聖經中級鬥技對戰六級符印,正常情況下,這是一個沒有任何懸念的比較,勝者自然是六級符印,但是並不是六級器符師的天行施展的六級符印,又會有什麼結果等著他。

楚軒知道天行不是六級器符師,楓蓉也猜到了,只是這裡面的細節她不了解。

再次望向天行的時候,只見到他的雙眼,已經完全殷紅,他的痛苦,至少要讓對方同樣承受,因為一句話,付出最慘重的代價吧。

碰撞,激烈,轟然一聲。

… 他將鑰匙和彈匣收進口袋裡,全速朝著出口走去。

槍聲再一次響起,一顆子彈就這麼划傷了自己的臉。

周昂一驚,快速躲在一個掩體的後面並且悄聲無息地探出頭尋找射向自己的人。

可這悄聲無息並沒有維持多久,隨即而來的便是再一次,槍聲的響起以及被划傷的臉。

周昂將頭收了回來,心裡一驚。

他找不到射向他的那個人的位置!

他跑到一個離自己最近的掩體,開始思考要怎麼辦。

敵人在暗我在明,這是一個極其不好的現象啊。

如今,他處在被動的位置,如果想要成功逃脫出去,就只能夠保住性命,也就是殺死那個位置不明的人。

周昂神色一暗,再一次探出頭,快速地掃了一眼會場,隨即將頭收了回來,雙眸閃過一絲瞭然。

慢慢地舉起手上的槍,周昂朝著一個方向連射了好幾槍,站起身來,卻沒有了槍聲。

而周昂射向的位置,躺著了一個屍體。

屍體手上拿著一把狙擊槍,周昂視力不錯,看見了屍體手上拿著的狙擊槍,心裡暗想,難不成每個人拿到的槍都是不一樣的嗎?

不過現在不是去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現在他要趕緊逃出去這個會場,因為出口就在自己的眼前了!

周昂快速地朝著會場的出口跑去。

抵達大門,周昂用鑰匙打開了以後,迅速關上了門,靠在門邊不斷地喘著氣,從心底蔓延出心有餘悸的感覺。

這個時候,他還不知道,自己闖進了什麼地方。

新的這個地方很冷,周昂看了一眼周圍,發現到了有空調所以造成了這個新的地方很冷。

周昂收回了視線,靠在門邊休息。

不知道為什麼,周昂總感覺到有一些昏昏欲睡。

他強迫自己打起精神來,可不管怎麼樣,他還是感覺到很累,想要入眠。

一開始的時候他是想著說不定是因為剛剛經歷了一場硬戰,所以才會這麼疲憊。

現在,他可不會這麼想,因為他看見了和他剛剛不小心混進密室里的時候,同樣也出現的白色氣體!

周昂想要站起身來,離開這個地方,奈何他的身體有些發軟,根本就站不起來。

周昂就這麼靠在門上,最後雙眸一閉,再一次昏迷過去。

等到周昂醒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到了一個新的地方了。

這個新的地方有些類似於監獄,和第一關空間有些相似。

唯一不同的一點是,那封閉的空間沒有窗戶,而這個地方有窗戶。

周昂心裡暗想,放置窗戶,不怕他通過窗戶逃出去嗎?

周昂看向自己的身子,發現到所有傷口已經被包紮好,並且換上了一件乾淨的服裝。

看來,接下來可能還有硬戰要打,否則那些在暗處的人怎麼可能會幫他包紮傷口呢?

對於那些在暗處的人,他們的惡趣味,落敗有些無語。

他們似乎很喜歡看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殘殺。

周昂微微笑了笑,這群人可真是……欠揍啊。

周昂心裡想著,他們最好祈禱他們不會遇到他,否則他不介意揍他們一頓!

坐在屏幕前的女人突然打了一個寒顫,我去,究竟是哪個仇家在詛咒她?

女人將視線放回在周昂的身上,隨即按下了一個按鈕,屏幕便突然一黑。

她站起身來,將空調和燈光全部關好后,女人踏著高跟鞋,慢慢地離開了監控室。

接下來,磊哥就要端上甜品了,她該去協助磊哥了。

……

周昂發現到身上那視線不見了,猜到了可能正在看著他的人已經離開了。

暗暗鬆了一口氣,周昂站起身來,走向了監獄的窗戶,將手搭在窗戶旁的鐵條。

一碰到這鐵條,周昂神色一變,突然明白了那些人這麼放心放置像監獄這樣的設計了。

因為這根本就不是用鐵製成的,而是用合金製成的!

合金是由兩種鐵融化,合成在一起的一種鐵。這種鐵比平常的鐵來得更為堅固,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種鐵在市場上不常見啊,即使有,價錢也是高得驚人。

周昂眸底一暗,看來這群人的身份,不是普通的好啊!

周昂站起身來,耳邊再一次響起了那機器人女聲的聲音,「恭喜通過第二關。這是一個以合金建成的監獄,不過鑒於玩家良好的表現,在此送上一份獎勵,一把逃離這座監獄的鑰匙,一把手槍,幾副彈匣以及一張地圖,祝玩家好運。」

周昂看向監獄的大門,果不其然,監獄的門打開了!

周昂邁開腳步,推開了監獄的大門,踏出監獄。

出了監獄,周昂一眼掃過去,右邊是一條死路,只有左邊那條路可以行。

周昂朝著左邊,一直直走,很快就看見了一個鎖著的門。

鎖著的門旁邊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放著一把鑰匙,一張地圖,一把手槍以及幾副彈匣,正如剛剛那機器人女聲所說的「獎勵」一模一樣。

周昂用鑰匙打開了門以後,拿起手槍,然後把那幾副彈匣和地圖放入口袋裡。

直走以後,入眼的有兩條路,周昂借著地圖的便利,很快就選擇了左手邊那一條路。

周昂走向了左手邊那一條路以後,很快就到了盡頭。

這盡頭擺著一面玻璃,入眼的便是玻璃後面那正昏迷,被綁了起來的陳婷!

周昂舉起手槍朝著玻璃一射,但子彈卻卡在了玻璃上,讓周昂意識到了一點,這玻璃是防彈玻璃!

周昂驚訝地看著這面玻璃,有些驚訝這座密室里竟然也會有這樣的玻璃。

他看向玻璃後邊,發現到除了陳婷以外,有一個酒吧台,室內一人也沒有。

就在這個時候,從後方出來了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而那個男人是救了他和陳婷的那位店長!

只見那位店長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而那位店長旁邊坐著一個十分嫵媚的女人。 紅色攻擊,狀如刀,揮舞間,霸氣立現,說不上有多麼磅礴,但是歷練卻是那麼的純粹,超越了原本的火焰等級.

對於火焰體質,楚軒了解得不算很清楚,他也沒有可以去了解過。其實天行這紅色的鬥氣之火,是人類第四大霸氣的火屬性體質——天紅之炎。

交戰的雙方,只有一人已經做好了絕對的準備,這準備包括自己的重傷。

兩股力量激撞在一起,穩定的鬥氣或是鬥氣之火,都只是往四周偏移,而沒有直接散開,使得力量不會被lang費掉。

誰能夠將力量把握得更好,誰就顯得更加強大一些,這與等級沒有必要的關聯,但是能夠超出等級太多而把握力量的人,真的沒有多少。

場面極度華麗,這一刻,楚軒與楓蓉,或是戰鬥中的雙方,都選擇了屏息。

比起楚軒來說,楓蓉根本就不曾注意過那個叫做萬隆的情況,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天行的身上,勝負對她來說,是最不重要的。

因為身體承受的苦痛太過巨大,天行的表情極度不自然,但是他的目光還保持著最犀利的狀態。

來自喉嚨之中的乾燥與灼熱,遠處的天行悶哼一聲,力量已然提升到極致。

「不,怎麼可能,我,我的力量,我……」

最後的衝擊讓人無法選擇逃避,從雙手處傳回來的壓力,讓萬隆瞬間明白,這力量是他無法抗衡的,但是從內心的表面上,他又是那麼的不願意承認。

伸直的雙臂先是抖動,而後無論怎麼阻止,還是往回縮了回去,而這個動作卻是對身體的保護,但在力量的狂暴宣洩下,全身每一個地方都不要想著逃開。

「這件事如果你不願意就此結束,那我奉陪到底。」

低吟一聲,對於這場戰鬥,天行有著自己的思考,他知道這件事不會就此結束,但是他對這場戰鬥,決不後悔。

「嘭。」「嘭。」

兩道身影,被爆開的力量衝擊,以著極快而可怕的速度朝著截然不同的方向被砸退了回去,身體都是毫無防備與地面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

突然,一道身影從楚軒的身邊爆射而出,筆直的朝倒飛出去中的一方靠去。

「楓蓉……」

望著那爆射而去的身影,楚軒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在剛才的戰鬥轟響結束之後,楚軒也知道交戰的雙方,只怕沒一個還能站起來的。

值得一提的是,這場戰鬥,尤其是最後一次對戰,處於優勢的一方絕對是天行,六級符印的力量,完全壓制對方。

身體的負荷實在是超出了承受的範圍,所以天行會和萬隆同時倒飛出去,但是從倒飛出去的時候兩個人的表情就能夠明白,誰才是勝者。

地之境三段,五級器符師圓滿,這兩種力量都不應該是地之境七段的對手,但是天行做到了,他成功的將萬隆轟成重傷,這還不足以證明,他才是勝利的一方?

伸出雙臂,楓蓉將倒下去的天行牢牢的抱入懷中,她很堅強,堅強到沒有流下眼淚。

「別擔心,我沒事……」

意識彌留之際,天行對楓蓉如此說道,只是在這句話之後,身體的極度不平衡,已然讓他直接昏迷,不知什麼時候才能醒來。

對於天行現在的情況,楓蓉不用刻意的查看也能夠明白,他傷得真的很重,而她要做的,只是絕對細心的照料。

扭過頭來,楚軒正好過來了,楓蓉就扭過頭看了他一眼,有些事情,還要交給楚軒去做。

「楓蓉,天行他……」

楚軒也算是以最快的速度過來的,只是在反應上沒有楓蓉快,速度也比不上,而且在最後十米還選擇了減速。

那表情是如此的冷靜,冷靜到冷淡,冷淡到冷漠,楚軒真的不知道自己現在說些什麼才是最完美的。

「你過去,將那個人送回去,交給一個他認識的。這件事,已經暫時結束了。」

吩咐楚軒的時候,楓蓉可以說是面無表情,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楚軒明白自己現在到底要做些什麼。

扭過頭,又看了一下天行,對於他的情況,楚軒只是一個猜測,但之後的事實,才能讓他知道,現實比想象中的還要殘酷。

正要走,楚軒心下一頓,他還有一個問題,楓蓉說將那個人送回去,交給一個認識那個萬隆的人,但是自己並不知道誰認識萬隆,而萬隆又認識誰。

「他屬於哪個幫派?」

猶豫了一下,楚軒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他想的,卻是將這個叫做萬隆的交給他們的幫主。

「風幫。」

已然平靜,表情毫無變化,但是這兩個字,卻在楚軒的心裡翻起了波濤,這消息算不上有多麼震撼,楚軒也不至於去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拳頭緊握,這個萬隆竟然是風幫的,與楓蓉天行還有自己是一個幫派的,這算是始料不及的,卻不是不可接受的。

一個幫派之中出了這樣的人,這與幫派雖然有關係,但是責任不在幫派。

沒有再詢問什麼,楓蓉也已經將天行抱起,朝著某個方向去了。

目送著楓蓉離開,楚軒才選擇走向那個萬隆,這麼長的時間動都沒有動一下,但也不至於用得上生死未卜四個字。

不過是將萬隆送回去,不至於讓他待在野外,會有生死危險,至於怎麼將萬隆弄回去,楚軒也有自己的想法。

慢慢的走了過去,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分鐘還多,如預料的一般,那個萬隆暈倒在那裡,手指都動不了一下,身上顯得十分狼狽,傷口也比較明顯。

紫雲翼縱起,楚軒飄飛過去,一切動作都是那麼的隨意,好像他要抓在手裡的,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衣服雖然已經有些殘破,但是還基本壯實,楚軒單手一握,抓著他的領子,輕輕用力,紫雲翼扇動,凌空而起。

沒有將對方拖在地上拖回去已經算是楚軒的仁慈,當然那種事他還不屑去做。

朝著龍魂塔的方向飛了過去,找不到幫主,只要到有人的地方問一下,還是能得到一些信息的。

速度比較平緩,自高而下,楚軒看著地面上的那些人,即便是在龍魂院,鬥氣之翼也稀有到稀奇的程度。

楚軒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會直接看到幫主子文,而不用去詢問任何人。

如此巧合,但卻不能讓楚軒有任何高興的可能,他現在還在擔心著天行的情況,對於楓蓉,他擔心的還要更多一些。

「你等一下。」

從高空之中,楚軒慢慢的逼近,毫不客氣,也沒有任何尊重的語氣的對風幫幫主叫到。

聽到有人叫自己,子文抬起頭往天上看了一下,那個飛在天空的少年,他知道是誰,而他手裡輕輕的提著的那個人,他要更熟悉得多。

「具體的情況,你可以等他醒來之後詢問。」

語氣冷淡,在楚軒心裡,從不承認什麼幫主,現在有鬧出了這件事,他自然不會對子文有什麼好的語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