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女出列道:「長老,根據他們說如今巨擘宗的那位神靈隕落,現如今巨擘宗應當群龍無首,失去對整個魔域的掌控,這真是我們魔情宗復出的最佳時機。」

「巨擘宗的神靈隕落?」

「開什麼玩笑,一尊神靈豈會隕落,這些傢伙就算想要撒謊也不知道編一個合理的。」

聽到巨擘宗神靈隕落,在場的魔情宗長老都嚇了一跳,沒有人願意相信杜瑤的話,他們感覺這女人一定是在胡說八道。

聖女沉聲道:「我認為他們應當沒有說謊,畢竟這事很容易查清楚,根本瞞不了多久。」

老者來回踱步,好一會兒才道:「必須真正確定事情的真偽,如果巨擘宗真的失去了神靈坐鎮,這就是我們魔情宗崛起的最佳時機。」

老者的話讓所有魔情宗弟子激動了,巨擘宗一直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對方擁有神靈坐鎮,讓他們投鼠忌器,根本不敢反抗。如果巨擘宗真的失去了神靈,那麼對於魔情宗來說,他們就算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如此一來他們魔情宗要想君臨魔域就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你去跟那個神狐一族的女人好好聊聊,務必確信沒有任何問題才行。」

……

「事情似乎很不妙啊。」

葉凡看著臉色陰沉的杜瑤,如果換做是他怕也不會有好心情。

狐芷哼道:「師傅想那麼多做什麼,那些傢伙根本不知所謂,如果他們真敢過分,讓師弟教他們做人就是。」

同為神狐一族的血脈者,狐芷就看得開多了,她完全就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這讓杜瑤又是羨慕又是惱火,大罵她不是東西,居然不知道替師傅分擔壓力。

狐芷可不是省油的燈,對於杜瑤的指責全都無視掉了,扔下一句反正不管我事,就扭著屁股離開。狐芷是走了,可杜瑤心中的怒火沒有消,她不由轉移火力,沖葉凡埋怨,說他不肯展示一下威力,震懾住魔情宗那些傢伙。

葉凡對於杜瑤的埋怨倒也沒有生氣,只是說這事不急,等這幫傢伙都跳出來,將事情做絕時在出手,那時候保證誰都不能說他們什麼。

杜瑤不是那種胡攪蠻纏的女人,之所以抱怨也只是發發牢騷,她很快就將這些煩心事拋開。

進入禁區目的可不是魔情宗,葉凡並不打算在這裡逗留,就在魔情宗商量如何處理跟他們關係時,他們已經準備動身。

「你們怎麼這麼快就離開?」

聖女攔住了要動身的杜瑤,她對於葉凡還是不怎麼待見,對杜瑤還有狐芷到很是親昵。

狐芷淡然道:「我們這次進入禁區可不是沖著魔情宗而來,如今既然已經知道魔殿所在,自然要儘快過去。」

聖女笑道:「通往魔殿的道路兇險萬分,你們根本沒有去過,還是由我們帶路比較好,這樣既安全又能節省時間。」

杜瑤淡然道:「用不著你們魔情宗道路了,我們自己去就行。」

杜瑤態度很是堅決,雖然有時候她顯得非常猶豫,但那是面對特殊情況,就好比碰上他的父親,至於魔情宗,在她的心中並沒有什麼地位,哪怕從現在開始脫離關係,對她來說也不是什麼天崩地裂的事情。

聖女自然要竭力挽留,不過杜瑤去意已決,可不會在乎魔情宗的態度,他們這一動身,魔情宗就不能不做出反應了。雖說魔情宗上下不願承認魔情殿的地位,但是杜瑤跟狐芷擁有最純正的神狐血統這是不爭的事實,哪怕就是做做姿態,也要送行。

葉凡一行要進入魔殿,魔情宗的人自然好奇,對於魔殿他們遠比葉凡一行更為了解,可他們並不知道這裡面有什麼東西,所以一直都不怎麼在意,但是從葉凡一行的態度來看,這讓他們意識到魔殿或許有令他們動心的東西。

魔情宗的人旁敲側擊,想要從葉凡一行口中打聽消息,不夠非常可惜,他們唯一知道的就是魔殿可以進行天賦傳承,其餘的根本不知道。

葉凡到不擔心魔情宗的人知道魔殿的天賦傳承,這東西不是誰都能用,也只有他才有機會獲得傳承,其餘人哪怕進入魔殿千百次,一次機會都不可能擁有。

前往魔殿的道路充滿艱辛,這絕不是魔情宗的人嚇唬葉凡一行,這裡的確充滿無數的危險,尤其是一個叫做死人蜂的峽谷,這裡存活著數十種恐怖的蜂,很多都能夠在人體內寄生,更為恐怖的就是吞噬人類血肉繁衍。

當然了,如果僅僅只是在人體寄生跟吞噬人的血肉繁衍並不算有多恐怖,在葉凡看來這些死人蜂真正可怖的還是它們的實力。

居然全都是天尊級別。

尼瑪!

葉凡差點崩潰,他要不是媲美神靈存在,如何能夠穿越死人蜂把手的峽谷,一兩個天尊對於半神來說那就是螻蟻,但是當天尊數量數十萬,數百萬,甚至能夠暴漲到數千萬,任何半神看到了都要腿軟。

當然了,死人蜂雖然恐怖,但是要穿越這片區域還是有辦法的,魔情宗的人就掌握了這種方法,要不然他們也不會知道魔殿的存在。對於如何穿越峽谷,魔情宗的人似乎待價而沽,他們想要從葉凡的口中得知魔殿的真正秘密所在,對於他們的妄想,葉凡自然是不予理會。

死人蜂非常恐怖,可再恐怖也不會比神靈恐怖,葉凡只要釋放出自己的劍意,一個念頭閃過的瞬間他就有把握將所有的死人蜂震死。

不過要飯並不打算立馬動用自己的真正力量,對於如何對付死人蜂,他其實還是有想法的,這種想法全都是源自於他手中的獸巣。要論對獸的了解,葉凡認為沒有人能夠超越獸巣,所以直接跟獸巣談才是最好的選擇。

「有沒有辦法搞定這裡的死人蜂?」

「如果我能夠進去自然能夠搞定,不過傳承之塔限制我進入其中,所以這事我幫不上忙。」

媚妖嫣然一笑。

「你雖然進不來,但是還可以有其他辦法吧。」

「當然有,就是我製造了一尊獸神,讓她跟在你身邊,這樣就能夠幫忙控制這些死人蜂了。」

媚妖笑得很是開心,這讓葉凡聽出了意思異樣來,不過他並未在意,而是道:「將人送來。」

「這個很好辦,希望你今後要多多跟她交流才行,只有這樣我才能獲得最大的好處。」

媚妖的聲音充滿了誘惑,這是一種野性的呼喚,隱約間能夠讓人熱血沸騰。

葉凡聞言嘴角直抽搐,跟獸巣製造的獸神親密接觸?他腦中瞬間就浮現無數野獸的身影,那一刻他嚇得心肝怦怦急跳。

雖說葉凡的口味被一種女神養得很重,但是絕對沒有重到這一步,說實話只要想想就感覺恐怖。

「主人想哪去了,獸神可是能夠變身成人的,她們的美麗絕對不會比任何美女遜色哦。」

媚妖的聲音在葉凡腦中回蕩,她絕對是一等一的超級大美女,可她是獸巣,生下來的都是各種野獸,所以葉凡雖然得到了獸巣,但是絕對不會像對待血巢那樣,可以直接上。

對於獸巣,葉凡還是敬而遠之,卻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他可不想一不小心就製造出恐怖的怪獸來,那樣非把他噁心死不可。

切斷跟媚妖的聯繫,葉凡就等著獸巣製造的女神登場,只是半天都沒有動靜,讓他一陣錯愕。

什麼情況?

葉凡發現除了恐怖的死人蜂外,沒有任何人形生物的蹤跡,他不由狐疑起來,以為獸巣製造的根本不是什麼女神,而是一頭詭異的妖獸。葉凡在心中祈禱,他可不想玩什麼心跳,這不是他懷疑獸巣會不會惡搞,而是他用於的幾個母巢似乎都有不良嗜好,天知道他們會弄什麼出來。

死人蜂絕對是一道屏障,在葉凡不動用神靈的力量前,想要穿越過去還真不容易,畢竟密密麻麻衝來的死人蜂就算是上位半神也不一定扛得住。

「你們在這裡耗著也不是辦法,我們魔情宗有穿越這片山谷的辦法,只要你們跟我們合作,一切都不是問題。」

奕寒走上前來,他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眼中的光芒透著災樂禍。

杜瑤淡然道:「該怎麼辦不用你們管,事情我們自己會搞定。」

奕寒嘿嘿笑道:「死人蜂可是非常的恐怖,等你們進入峽谷就會發現,那裡擁有數量恐怖的死人蜂,如果沒有特屬於手段,任何半神都別想穿越過去。當年我們魔情宗可是耗費異常可怕的代價才找出通過這片區域的方法,如果你們不想要藉助我們的手段,是不可能過去的。」

奕寒乃魔情宗內宗弟子,這傢伙的實力很強,乃是一名中級半神,雖然跟上位半神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對於連中級半神都沒有的魔情殿,這個實力還是很強大的。

魔情宗的弟子可以說有恃無恐,他們根本不擔心葉凡一行能夠安然無恙的穿越過去,所以最終依靠他們魔情宗就是唯一的選擇。

唯一的選擇?

葉凡嘴角綻起冷笑。

見葉凡一行不為所動,奕寒不由聳聳肩,一臉遺憾的道「何必這麼固執了,既然你們堅持,那我也就不說什麼了。當然,如果你們實在想不出辦法,我們還是會引路的,畢竟魔殿內的東西只要是武者就會感興趣。」

奕寒完全就是有恃無恐,他不相信葉凡一行能夠順利穿越峽谷,最終依靠他們就是唯一的選擇。

「你打算怎麼做?」

待奕寒離開,杜瑤湊近葉凡,她自然清楚自己男人有辦法過去,所以她根本就不急。

葉凡挑眉道:「我已經請人來幫忙了,只是還沒有看到人的蹤影,咱們還是等一等吧。」

杜瑤微微挑眉,她一直跟葉凡在一起,想不明白他到底請了誰,不過她沒有追問,而是主動招呼眾人就地紮營,完全就不急著闖峽谷。

……

葉凡一行人不急,魔情宗的人自然也不急,他們不少都一臉冷笑的看著這邊。

大國金融 「師兄,這些傢伙還打算藏著不說嗎?」

一個魔情宗弟子來到奕寒身邊,他的臉上掛著冷笑。

奕寒淡然道:「魔殿隱藏的秘密肯定非常重要,所以他們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說出來的。」

「嘿嘿!沒有我們的幫助,他們不可能穿越這片死人蜂籠罩的峽谷,看來我們需要更多的耐心才行啊。」

魔情宗弟子一個個都非常淡定,他們在禁區生活太久了,對於這裡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的了解,他們認為葉凡一行都很天真,死人蜂恐怖異常,正常情況沒有半神可以穿越,不管等多久,嘗試多少次,最終的結果其實還是一樣的。

……

「轟!」

忽然,整個峽谷震動起來,巨大的嗡嗡之音想起,那感覺非常恐怖,似乎有無數的死人蜂正朝著谷外飛來。

怎麼回事兒?

這一刻魔情宗弟子全都嚇了一跳,他們雖然不經常來這個地方,但是對峽谷中的死人蜂可是非常了解,瞧這架勢,怕是有數量驚人的死人蜂衝出來。

跑!

魔情宗的弟子反應很快,他們很清楚一旦死人蜂衝出來,那絕對是一場可怕的災難。這次跟來的魔情宗弟子還是不少的,足有上百人,其中半神的數量有十多個,最強的一個乃是終極巔峰境界的半神。

在意識到死人蜂要出來之後,這些魔情宗的弟子第一時間選擇撤退,他們可不怎麼厚道,根本沒有通知葉凡一行。當然了,如此明顯,其實根本用不著通知,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夠看到。

葉凡自然注意到了,甚至還要在魔情宗弟子發現前注意到,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是獸巣的人。

葉凡的感知還是很明銳的,他對獸巣創造的生物很清楚,就在峽谷騷亂出現時,他就發現屬於獸巣的力量氣息。

「咯咯咯……」

忽然嬌笑聲從峽谷中傳來,很快既看到一道身影從峽谷衝出來。

畫面非常驚艷,葉凡看到有一個女子正腳踩東西飛出來,如果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她腳下的東西就是峽谷中恐怖的死人蜂。

駕馭死人蜂?

如果魔情宗的弟子看到這一幕絕對會驚得掉下下巴,而葉凡看到的瞬間則是非常明亮。

這是一個女神。

葉凡的眼力還是非常驚人的,他又驚又喜,沒想到傳承之塔居然讓獸巣放進來一尊神靈級別的獸神。

女子神的非常的性感迷人,一張臉蛋嬌媚如火,看得葉凡一顆心都忍不住狂跳。

重返九零:錦鯉小辣妻 目光落在女子的身上,葉凡發現她的背上有羽翼,看上去就是一個鳥人,同樣在她的屁股後邊一條尾巴搖曳著,很是歡快。

美女獸神的造型非常的性感,葉凡看到的瞬間發現自己居然衝動了,似乎很想衝上去給她一劍,讓她不要這麼性感妖嬈。

「讓公子久等了。」

美女的笑聲很是輕快,一個閃身,她就來到葉凡的面前,整個人輕飄飄的落在他的面前。

葉凡臉上立時露出笑容來,能夠有一尊神靈從旁協助,這是一個好現象,這表明今後自己可以將神靈級別的女神招進來。

茵茵咯咯笑道:「公子啊,你需要這些死人蜂嗎?」

美麗的女神笑容嫵媚,她玉手一揮,瞬間無數的死人蜂就舞動起來,隨著她的玉手舞動而變換著各種飛行姿態,看上去讓人驚嘆。

葉凡的眼睛眯起來,雖然沒有看到過死人蜂的威力,但是這東西可以在人體內寄生,那就絕對恐怖,尤其它們統統都是天尊以上的存在,甚至在圍繞著美麗女神旋轉的死人蜂中,他還看到了一些半神級別的。

葉凡完全可以想象,當祭出死人蜂時會有多麼可怕的殺傷力,想來一定能夠將敵人吞噬。

「你還能夠控制其他野獸嗎?」

「當然。」

茵茵笑得非常開心。

葉凡的眼睛瞬間就亮了。

……

怎麼回事兒?

魔情宗弟子發現死人蜂並未追殺出來,他們不由驚疑不定。

難道將那些傢伙吞噬就滿足了?

帶著這樣的心情魔情宗弟子開始摸過來看情況,很快他們就傻眼了,在他們眼中應當掛掉的葉凡一行正被無數的死人蜂圍繞著,本來這事必死之局,但是此刻這些死人蜂根本沒有進攻的意思,似乎是在保駕護航。

什麼情況?

魔情宗弟子有些傻眼,這種情況還是他們第一次遇到,一時間全都懵逼了,瞪大眼睛看著,似乎正在見證什麼奇迹。

奕寒的眼睛眯起來,他絕對吃驚,因為他發現死人蜂被人操控著,這一發現讓他感到一種毛骨悚然的寒意。

如果真有人操控,那對於魔情宗來說無疑將是異常恐怖的事情,如果有人慾對他們不利,豈不是可以放出無窮無盡的死人蜂?

只要想到鋪天蓋地的死人蜂殺來,奕寒就直打寒戰,他非常清楚,這種情況出現,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災難的,而掌握了死人蜂,葉凡一行的實力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初他們想要藉此要挾對方的計劃自然要破產。

這時候奕寒自然沒心情去管什麼計劃破產,他真正關心的就是葉凡一行到底是如何掌控死人蜂的,如果這種手段被他們掌握,那他們魔情宗的實力同樣可以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怎麼辦?

奕寒一咬牙,決定跟杜瑤一行見面,看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七十年代喜當娘 「喲,你們不是都逃命去了嘛,怎麼全都回來了?」

狐芷笑得有些冷,魔情宗弟子都很是尷尬,畢竟尷尬死人蜂殺來時他們跑得太快了,樣子自然非常狼狽。

奕寒輕咳一聲道:「死人蜂非常恐怖,這裡抵觸峽谷,一旦它們殺出來,我們可擋不住。」

狐芷冷笑道:「原來如此,你們不將這個消息通知我們,不會是存在讓我們充當炮灰,替你們拖延死人蜂的腳步吧。」

狐芷非常不客氣,直接就揭人痛腳,這是一點都不顧及雙方其實算是同宗弟子。

奕寒很是尷尬,急忙轉移話題道:「死人蜂看樣子並沒有攻擊你們,看來你們定是有辦法操控死人蜂了,這真是讓人驚訝啊。」

狐芷冷哼道:「這就不關你們什麼事情了,現在我們打算動身穿越峽谷,如果不怕死你們就跟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