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與此同時,另外一邊,秦君臨也是來到了自己在東海市的別墅,在這裏通過遠程會議,處理著北境的各項事務。

秦君臨萬萬沒想到,自己前腳剛離開北境,後腳北境各國又開始製造事端。

短短半天時間,北境就有好幾座城池,遭到了北境各國地下勢力的襲擊,秦閥的隊伍傷亡慘重!

「什麼?怎麼會這樣?」

「你們難道就一點消息都不知道嗎!」

秦君臨憤怒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朝着視頻會議裏面的秦閥眾將領咆哮了起來。

這些秦閥將領也是愁眉苦臉,面對暴怒的秦君臨,一句話不敢多說。

「我需要你們給我一個解釋!」

秦君臨怒火併沒有得到宣洩,朝着眾人繼續呵斥道。

一名將領猶豫了一下,這才道:「很可能,我們總部裏面有各大勢力的人,能夠第一時間知道大人的去向。」

「北境各國的人,一定是確定了大人已經離開,沒有人第一時間坐鎮,所以才敢發動襲擊!」

「而且,他們的人肯定是事先就埋伏好了,等著最好的時機出現。」

秦君臨緩緩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長長出了口氣。

目光一閃,道:「那天策軍呢?不是已經將他們派去前線了嗎,讓天策軍去對付北方各國不行嗎?」

一名將領苦笑道:「我們已經安排了,天策軍正在前線坐鎮,只是……北方各國的人認得出天策軍,他們根本不和天策軍硬碰,而是打游擊戰,在我們的底盤上不斷搗亂!」

說白了,就是柿子挑軟的捏!

知道天策軍的兇悍,不願意和天策軍硬碰,直接饒到後方來,對實力較弱的秦閥隊伍進行襲擊,破壞。

聽完這些話,秦君臨又是氣得火冒三丈。

連北方各國都認為,他們秦閥的戰士不如天策軍?

既然如此,那他也不會善罷甘休,一定要給北方各國一點顏色看看!

「我知道了,等我回去之後,會親手收拾北方各國的!」

秦君臨眼中閃過一抹實質般的含義,旋即,結束了這次會議。

會議結束后,他立即意識到,自己在東海能夠停留的時間不多了。

必須儘快搞定林允兒,然後再回北方親自坐鎮。

此刻在秦君臨看來,報復秦風,依舊要比坐鎮北境,對付北方各國要重要的多!

秦風才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敵人,雖然這個敵人已經被踩在了腳下,但是他覺得還遠遠不夠。

他要用嘴瘋狂,最殘酷的方式,狠狠報復秦風,讓秦風徹底絕望,嘗嘗地獄的滋味!

「秦風,你等著,早晚有一天林允兒會是我的女人!」

「我會讓你親眼看到,你最心愛的人,在床上被我征服的模樣!」

光是想到那畫面,秦君臨心中就感覺無比的刺激,興奮。

而且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認,這一次見到林允兒,感覺林允兒比以前漂亮多了,身上多了一種溫柔,賢淑的氣質!

。挾天子以令諸侯,又是挾天子以令諸侯!

前一秒劉平還在心裏痛罵沮授是個老匹夫,然而在聽到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後,劉平的內心起了驚天的波瀾。

如果自己沒記錯,這應該是沮授第二次向人提出這個建議了吧。

不光劉平心中波瀾大起,其他人的震驚同樣不小。

事實上,沮授的聲音雖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二百零九章路線圖與劉平的怨念 這時候跟張氏鬧沒什麼好處,不能進去那就不進去了。

雖然不太喜歡這個所謂的規矩,但也只能後期再想辦法去改變。

裏面還有族長,就算柳叄老實應該也不會吃虧。

隔了一會兒,柳二便率先從裏面走了出來,臉上掛着得意洋洋的笑。

張氏見狀知道事情應該成了,急忙迎了過去着急地說道:「怎樣?」

柳二掃了王竇兒一眼,拉着張氏往外走:「成了,快走吧。」

王竇兒心想不妙,族長都在裏面幫忙了,難不成還把柳叄給坑了?

她正想往裏走,不料和柳叄打了個照面。

「三哥,你們分家了?」

「分了。」

柳叄的心情有些低落,說實在的,如果不是失望透了,他也不會同意分家。

「那……你沒吃虧吧。」

「有我在,哪能啊。」

族長從裏面緩緩地走了出來。

原來柳二不願意承擔王竇兒所謂的債務,一毛錢也沒給柳叄。

這個王竇兒並不在意,本來就是她隨口胡說的,她壓根沒想過要柳叄的錢。

地的話,柳二倒是很大方,給了不止六分地,不過並不是什麼良田,而是一片柳家荒廢的果園,就在柳璟一家現在住的院子附近。

不過那裏的果樹突然得了病,一下全死了,至此便荒廢了下來。

那一年全村人的果樹都得了差不多的病,相繼死去,村裏有很多這樣的荒廢果園。

地雖大,但是裏面全是果樹枯木,若是要用來耕種或者變成宅基地都是件麻煩事。

裏面的樹,樹根深扎,錯綜複雜。

要挖起一棵樹都要費老大勁,更別說一個果園裏有幾十棵的果樹。

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

族長本還想用族長的威嚴壓一壓柳二,但是柳叄既然已經答應了這樣的分家條件,族長也拿他沒辦法。

柳叄出來的時候跟族長說了,這一切都是他的主意,跟族長無關,讓族長無需擔憂。

「是哪裏的地?」

聽說柳二很大方地給了接近一畝的地,王竇兒當即眉頭一緊。

「不遠,就在你現在的家附近。」柳叄說道。

王竇兒回過頭找族長的時候,族長已經偷偷溜走了。

這族長還真是不靠譜。

王竇兒和柳叄一路返回,去了柳二分給柳叄的地。

到處都是人那麼高的雜草,他們只能一路走一路割草,好不容易弄出一條路來。

走進果園內也好不到哪兒去,一樣到處都是雜草叢生,裏面的果樹沒一棵有葉子,都是枯木。

「沒關係的,等我好了,我就過來砍樹,一點點來,總有一天能把這裏的果樹全部砍掉。」

王竇兒嘴角抽了抽,柳叄還真是樂觀。

光靠他一個人,要弄到什麼時候。

「算了,我們先回去吧,三嫂他們准該擔心了。」

王竇兒他們回到小院時,錢員外父女還在。

錢員外在跟柳璟下棋,殺紅了眼,額上滿是汗。

幾個孩子也從屋裏出來了,都在緊張地觀戰。

錢員外思考了很久才下了一子,剛放下就被柳璟的黑子堵住了,一下吃了他周圍的好幾顆子。

「你現在認輸,還可以的。」柳璟氣定神閑地看向錢員外。

錢青青幫錢員外擦掉他額上的汗,有些緊張地低聲說道:「爹,咱們不認輸,對不對?」

錢員外咬牙點頭:「對。」

「這是在幹嘛?剛不是說只切磋一下嗎,怎麼氣氛變得這般緊張?」

錢管家急忙走了過來,讓王竇兒小點聲,不要打擾了二人的棋戰。

馬氏把王竇兒和柳叄帶到廚房,這才敢開口:「剛錢姑娘出來的時候見錢員外輸了,便有些難過。

然後錢員外要求再下一局,老四不肯,他說沒意思。」

王竇兒點頭,以柳璟的境界,跟錢員外下是不太有意思。

就連她自認為不錯,柳璟都能毫不客氣地殺她個片甲不留。

「後來錢員外硬要跟老四下棋,還說如果他不跟自己下棋,他就取消跟你的合作。」

王竇兒撇撇嘴,這錢員外的好勝心還真是強,為了一盤棋連這種話也說得出來。

「老四見錢員外堅持只好答應了,不過他也提出了一個要求,就是如果他贏了,錢員外就要把他的馬車送給你。」

王竇兒愣了愣,眼裏漸漸地浮起了一抹暖意。

「現在是錢員外父女對戰老四,我看有點懸。」馬氏說道。

她十分擔憂,如果柳璟輸了,王竇兒的合作就黃了。

那可關係着一千兩銀子,是她這輩子都沒見過的那麼多銀子。

「不用擔心,柳璟不會輸的。」

王竇兒在廚房裏搜尋了一頓,拿着茶葉和開水出去,準備給他們沖茶。

錢員外父女商量了一會兒才下了一子,柳璟看向棋盤,突然面露彸怔。

錢員外父女臉上一喜,心想這次勢在必得了。

「喝口茶歇一下。」

王竇兒重新給柳璟沏茶,柳璟看到王竇兒回來,嘴角一勾接過茶杯喝了一口水。

「怎麼辦,你突然回來,擾亂了我的思路,輸了怎麼辦?」

王竇兒看着他:「那你會輸嗎?」

「說不準,」柳璟頓了頓,「那你希望我輸嗎?」

「當然不希望啊。」

「那我就贏給你看。」

柳璟伸出右手握住王竇兒的手,一臉溫柔。

錢家父女:「……」

喂喂,你們打情罵俏也挑個恰當的時機好不好,我們都在看着呢。

「柳兄弟,你這一子想得有點久了吧。」錢員外說道。

「下棋不語,不催。」

柳璟左手拿着棋子,輕輕一放。

「輸了。」

「嗯?」

錢員外臉上本還掛着自信滿滿的笑容,突然面色一凝低頭看向棋盤。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他輸了,一點退路都沒有,徹徹底底地輸了。

他跟錢青青商量了這麼久,還以為這次准能贏了。

他也沒想過要取消合作就是想逼柳璟再跟他下一盤棋罷了。

沒想到他會輸了,還輸得這麼徹底。

「錢員外,時候不早了,要不留下來用膳?待會我再讓人用我的馬車送你們回去?」

柳璟失笑地看着王竇兒,她又調皮了,把我字說得那麼重,真不給錢員外面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