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現如今竟然又不惜豁出性命去纏著蓁蓁。

這一切都很矛盾。 「這個……」無論是聶氏的弟子們還是聶氏的高層,全都面面相覷。

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場四人對決,居然一開始就進入到白熱化階段,而且還形成了十分奇葩的以一敵三的局面。

按照他們原先的預計,四人混戰頂多會出現二人聯手,畢竟這四個人的修為雖有高低,但沒有一家獨大的人物,可這回三名聶氏弟子居然立馬聯手,這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

可仔細一想,卻又覺得情有可原,因為此前誰都沒有料到,聶甄居然會施展出這麼強悍的領域攻擊,令三人如臨大敵。

誰都不願意在這種狀態下與聶甄一戰,逼不得已,只能決定先聯手將聶甄解決掉了。

「想不到居然會出現這種局面……」

「這個聶甄隱藏得實在是太深了,他比之前與聶少陽一戰還要厲害……」

「不過這也不代表聶甄就比他們幾個要強了,只不過他的領域攻擊太詭異,其他三人不願意受到領域攻擊而已。」

「說起來還是聶甄自不量力,他居然同時用領域攻擊攻擊三人,這不是逼這三個人聯手嘛!」

聶戰天向三掌門道:「雖然這個聶甄的確有點本事,但是現在他們三人聯手,就是聶甄恐怕也……」

說到底,聶戰天還是十分不看好聶甄。

也不知道是因為聶甄修為確實是最弱的一個,還是聶戰天感覺到聶甄對自己的地位有威脅,反而對聶甄充滿敵意,總之他就是不希望聶甄入選。

擂台之上,聶雨菲等三人同時對聶甄釋放出自己的武技。

聶雨菲手持湛藍色的靈劍,向聶甄連續發出五六種劍招,招招要聶甄的性命。

而聶長虹則手持紙扇,不斷掃出一道道靈力氣浪,同時他連續施展了三種毒招,只不過似乎對聶甄一點作用都沒有。

而聶東斌緊握大刀,一刀刀斬向聶甄,全都是大開大合的攻擊,而且每一招的威力都十分強悍,居然足以堪比力武境七段強者的攻擊!

可是,面對三人強大無比的攻擊,聶甄居然巍然不動,手持殺神劍,施展殺神劍決,將三人的武技全部擋了下來,同時控制萬古殺焱,從四面八方向三人發動攻擊。

瞬間,整個擂台之上充斥著萬古殺焱,簡直就是火焰地獄一般。

「該死!就算他是煉丹師,這火焰的破壞力也太驚人了!」

夫人囂張我慣的 聶長虹修鍊木屬性靈力,所以對這種異火十分無奈,無論是之前的白霧,還是他的其他攻擊,居然全都被萬古殺焱摧毀,令聶長虹感覺十分無力。

「這廝身上鎧甲品級極高,我的血色刀芒居然無法破開!」聶東斌此時冷聲道。

聶東斌並不是喜歡多說話的人,可是這時候不是沉默的時候。

之前聶甄為了抵擋聶雨菲的武技,將自己背後露出了一個破綻,聶東斌本以為這是個好機會,誰知一道刀芒砍上去,魔王甲居然連半個印子都沒有留下!

誰知,聶東斌這話剛剛說出口,卻見聶甄猛然回頭,一道修羅瞳術瞬間刺入他的雙眼中!

「哇啊!」

聶東斌慘叫一聲,眼睛頓時迸出鮮血來,無論是他還是擂台上其他二人,全都措手不及。

聶甄的戰鬥力實在是太驚人了,哪怕是面對三人圍攻,居然都進退有度,前後居然都沒有受什麼傷,卻令三人手忙腳亂。

「這個聶甄實力果然很強,而且十分擅長以弱戰強的戰鬥。」二掌門一邊看著擂台上的戰鬥,一邊對三掌門道。

「恐怕不僅是功法和武技的品級壓倒三人,還與心態有關,聶甄此人一直以來都在外面戰鬥,沒有宗門作為靠山,危機感意識極強,這比起只在宗門內修鍊的天才,要強大太多了……」三掌門一針見血道。

「不行!不能再等了!如果我們三人聯手,連這廝都沒有拿下的話,那以後還有什麼臉面出來混?!」聶長虹大叫一聲,剛要發動一門新的武技,卻被一道萬古殺焱給逼了回去。

在這三個宗門天才看來,他們是被宗門悉心培養的天才,是站在年輕一輩最頂尖的人,如今還是三人聯手,別說是拿不下聶甄了,就是稍微糾纏一會兒,都是對他們前所未有的羞辱。

「必須施展壓箱底的手段了,如果再拿不下聶甄,我們有何面目見人?!」聶雨菲長嘯一聲,以身化劍,朝著聶甄劈出無數道劍芒。

「訣別一擊!」

聶甄大吼一聲,一個由修羅殺氣組成的龍頭衝擊波,朝著聶雨菲轟了出來,瞬間將她施展的劍芒全部吞噬。

「不要留情了!難道你們想要這麼多人看我們的笑話么?!」聶長虹大吼一聲,一掌拍在手中紙扇上,瞬間扇面被打成粉碎,只留下鋼製的扇骨。

「全力出手,殺了他!」聶東斌冰冷無比地說道,右手提起長刀,用刀刃在自己手掌中劃出一道血痕,任憑自己的鮮血滴在刀刃上,透露出詭異的紅芒。

「聶甄!你居然敢在我們這些宗門天才面前放肆,實在是膽大包天,今日就算你死在擂台上,也是你咎由自取!不過你能死在我們三人的聯手攻擊下,這也算是你的福氣了,你就好好受用吧!」

聶雨菲發出一聲長嘯,手中仙劍一抖,空中居然出現了數萬道深藍色劍芒來,全都指向聶甄。

「湛藍劍獄!」聶雨菲一聲長嘯,那些劍芒齊刷刷朝著聶甄落了下來,無數劍芒瞬間像雨水般打來!

「聶甄,死罷!毒木叢生!」

聶長虹大叫一聲,手中扇骨全都被白色的靈氣覆蓋著,然後朝著聶甄射了出去!

「天獄血刀!殺!」

聶東斌怒吼一聲,血色刀芒朝著聶甄劈了出來,堅固無比的擂台瞬間被他的刀芒劈碎,朝著聶甄呼嘯而去。

三道武技,夾帶著毀天滅地之勢,從三個角度朝聶甄轟了過來,其威力驚天動地,鎮守四角的長老,同時將自己的靈力再度注入擂台上,以免巨大的爆炸影響到擂台外! 她不了解墨行淵的心思,自然也無從得知兩人分手的真正原因。

不過兩人與其說是分手,倒不如說是結束合作。

畢竟兩人在一起,也是因為一紙合約。

「嗯,我知道了。」

不管霍嘉齊信沒信,不過他還是沒有追問下去。

蘇歌握著手機不出聲,等了沒一會兒,果然霍嘉齊又問道,「兩人分手之後,還有聯繫嗎?」

蘇歌突然有點後悔接通霍嘉齊這個電話了。

因為這些問題,問得都很犀利啊。

並且很明顯霍嘉齊就是知道一些什麼,她如果否認一切,反而可能會掩耳盜鈴,適得其反。

更讓霍嘉齊誤會,蓁蓁和墨行淵還有些什麼。

「或許吧,不是很多人分手之後,還能繼續做朋友嗎?」

蘇歌盡量語氣輕鬆的道。

霍嘉齊既然這麼問了,肯定就知道蓁蓁和墨行淵是有聯繫的。

只是,他會相信兩人只是普通朋友那種聯繫嗎?

要說兩人雖然有聯繫,也不是見不得人的聯繫。

應該算是普通朋友都還不如的那種聯繫。

她是這麼認為,但霍嘉齊未必會這麼想。

「他們曾經,是不是非常相愛?」

又是一個犀利的問題,蘇歌默默的擦了把額頭的汗水。

「這個我不太清楚,蓁蓁是一個不怎麼會表達感情的人,也不怎麼跟人聊她的感情,至於墨行淵,外界都很了解,他就更不是一個會表達感情的人了,兩人到底相不相愛或者有多相愛,誰能知道呢。」

蘇歌盡量表達得模糊。

畢竟對於蓁蓁而言,霍嘉齊才是現男友,而墨行淵是前男友。

在現男友這裡,對於前男友的關係應該是越模糊越好吧?

「蓁蓁這幾天很忙,和他有關係吧?」

霍嘉齊說到這裡,明顯是低低嘆了一口氣。

蘇歌瞬間愣住。

霍嘉齊,知道蓁蓁在照顧墨行淵?

不……不可能吧……

長青醫院保密性一向不錯的呀。

而且對象是墨行淵……

長青醫院不應該會泄露墨行淵的身份才是。

「我不會那麼介意的。」霍嘉齊好像又重新振作了起來,「即便她這幾天很忙是因為墨行淵,我也不會介意。」

蘇歌當即不知道該說什麼。

所以他也只是猜測,並不知道蓁蓁這幾天在看護墨行淵?

或許她只是猜測蓁蓁因為墨行淵而冷落他,卻不知道蓁蓁和墨行淵,每天都在一起?

「我相信蓁蓁,她是個好女孩兒,她不會辜負我,所以我會耐心的,繼續等她。」

霍嘉齊的話蘇歌聽著莫名的心酸。

不是為霍嘉齊而心酸,而是為慕蓁蓁。

是啊,蓁蓁是個好女孩,她不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

既然答應和霍嘉齊交往,那麼她絕對不會就此辜負霍嘉齊的。

或許她現如今被墨行淵纏著脫不了身,可她一定有自己的計劃。

她不會……這麼一直晾著霍嘉齊的。

「霍先生,感情的事,很複雜,複雜的程度……我也說不清楚,總之,沒有一段感情是特別容易的,不管怎麼樣,我還是祝福你。」 「怎麼回事?!他們前後才交手了幾十招而已,居然就已經動用了壓箱底的武技了?!」

「不可思議,難道聶甄真的有這個實力,可以驚動這三人的聯手攻擊?」

「好可怕的威力!三大武技聯合起來的威力何止是一加一等於二啊!」

「如果不是四位長老將擂台限制住,恐怕我們這些人全都得化為飛灰了吧……」

「聶甄……他會死的吧……」

聶氏三大天才的攻擊聯合起來的威力,恐怕就算是皇境一段強者都要暫避其鋒芒,沒有人會認為,聶甄在這樣的攻擊下還能堅持下來。

「一切的變化來自於聶甄施展的領域攻擊。」三掌門斷言道。

二掌門點頭贊同道:「不錯,原本他們三人都沒有把聶甄放在眼裡,就算是聶長虹,也只不過是因為自己毒計失手,才對聶甄懷恨在心而已,其他二人甚至都沒打算動手。」

「可是聶甄一使出領域攻擊,瞬間令三人連起手來,他的領域神通太可怕了,恐怕就算是皇境強者的威力都得被他削弱,這樣可怕的對手,他們怎麼可能留著?」

雖然沒有說話,可聶戰天的心中對這個說法則是無比認同,這個聶甄實在是太詭異了。

先不說聶甄的靈力雄厚程度比起他的修為強了實在太多,足以堪比元境九段強者,而且聶甄的領域攻擊太誇張了。

他現在還只是元境五段,如果他進入皇境,這個領域釋放出來,誰是他的對手?

不說聶雨菲他們,就是聶戰天有機會遇到聶甄的話,恐怕同樣會找機會下死手的。

「既然他們解決了聶甄,那麼這次的人選恐怕就是聶雨菲的了。」聶戰天判斷道。

「喔?戰天何出此言?」兩位掌門看向聶戰天。

聶戰天悠然道:「二位掌門,此次他們為了在最快的時間裡拿下聶甄,幾乎這些年來修鍊的所有底牌全都用出來了,如果這些底牌全部暴露出來的話,那就沒有了突然性,彼此有防備的情況下,當然是修為最高的聶雨菲勝算最高了。」

二掌門捋了捋鬍鬚道:「我並不這麼認為。」

「哦?難道二掌門覺得聶東斌勝算高么?」聶戰天疑惑道,聶東斌招數兇猛,簡直招招見血封喉,從戰鬥方式來說,聶東斌比聶雨菲還要生猛,如果說的聶東斌拚死一戰的話,說不定真的能戰勝聶雨菲。

至於聶長虹,他最擅長的就是自己的各種毒藥毒計,可這些招數他全都朝聶甄施展過一遍了,另外二人一定有所預防,下次想要得逞,就不可能了。

而論戰鬥能力,聶長虹雖然修為比聶東斌要高,但論戰鬥能力,卻是他的短板。

「呵呵……」二掌門搖了搖頭,淡淡笑道:「我賭,聶甄這回多半是要勝出了。」

「嗯?!」聶戰天震驚,他沒想到到了這一步,二掌門居然還站聶甄會贏,這讓他心中對聶甄是更加忌恨了。

「呼哧……呼哧……」

擂台上,三人同時落到地面上,不斷喘著粗氣。

他們的武技全都已經釋放完畢,擂台上塵煙瀰漫,碎石飛揚,到處都是縱橫交錯的靈力氣浪,恐怕就算是皇境強者,都無法透過這層靈力氣浪來查看內部的情況。

「這貨死了吧?」聶雨菲一邊喘著氣,一邊小心地凝視著靈力氣浪之中。

「肯定死了……我們三個人的必殺技,無論是誰的招數,聶甄都未必能接得住,更何況還是三人聯手!如果在這種武技下他還能活下來,那我們也不要繼續打了!」聶長虹斷言道。

聶東斌冷哼道:「哼……到底只是元境五段而已!」

「呵呵……現在只剩下我們三個了!咱們再來決一勝負吧!」聶長虹看向他們二人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就聽到靈力氣浪中央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吼聲。

純禽大叔壞壞噠 「嗷唔!」

無論是擂台上的三人,還是四周圍觀的聶氏弟子們,同時面色巨變,誰都沒有想到,就在大家全都以為聶甄已經粉身碎骨的時候,聶甄居然突然發出震天的長嘯聲。

唯有兩大掌門,似乎早有預料一般,只是微笑著看著擂台上的一切。

只見靈力氣浪之中,居然被一股赤黑相間的靈力給完全震散。

擂台上,改為無數修羅殺氣在肆虐,龐大的殺氣令擂台上的三人幾乎要睜不開眼。

而在擂台四周的四名長老,急忙異口同聲道:「全力注入靈力!」

當下,四人再度向擂台加註靈力,這次是全力出手,才好歹讓那些修羅殺氣不至於溢出擂台四周。

只不過,原本就已經破碎不堪的擂台,此刻更是被修羅殺氣震得千瘡百孔。

「哈哈哈!我在丹皇盛會上煉丹月余,修為早已大幅進展,只差一個契機就能突破到元境六段,只可惜這個契機一直沒有遇見,誰成想今日你們三人聯手一擊形成的壓力,居然令我突破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