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箭棘獸也是同樣的發現了,當下暴怒的吼了一聲,目光死死的盯著不遠處樹上的蒼夙。

可惡的人類,居然敢阻止他,簡直是找死!

見已經被發現了,蒼夙聳了聳肩,大大方方的從樹上跳了下來。

藍耀兩人眼看著身穿一襲藕色長裙的蒼夙穩穩的站在地面上,衣裙隨著清風搖擺。

一張平凡無奇的小臉帶笑,翡翠色的雙眸閃過一抹算計的狡猾。

看似平凡的臉上莫名的又讓人覺得十分的驚艷,讓藍耀兩人覺得或許是那靈動的雙眸點綴其上而帶給人的一種錯覺。

感受著蒼夙周身散發出的強悍力量,藍耀兩人皆是一怔。

「居然是斗王強者?!」驚愕的感受著蒼夙身上渾厚的氣息,兩兄妹震驚的忽視了一眼。

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比他們還年輕許多的瘦弱女子居然是個斗王級別的強者!

在藍耀兩人震驚的時候,蒼夙已經緩緩眯眼,視線越過箭棘獸看向其身後幽深洞穴。

「那個洞穴里有什麼好東西?」微微偏過頭來,蒼夙笑眯眯的看著兩人問道。

「是脈靈奇礦,可以讓魔法等級快速的提升兩階級!」看著蒼夙,藍慕兒當下回答出聲。

眼前頓時一亮,蒼夙眼中的興奮難以抑制。

能夠提升兩階級的魔法等級,這個誘惑對於蒼夙來說確實不小。 想蒼夙本就已經是紫階中級魔法師,若是能夠再提升兩個階級便是高級魔法師!

舔了舔略顯的乾燥的下唇,蒼夙臉上露出邪氣的笑容,沖著藍耀兩人道:「來個交易吧,我可以救你們,不過事後那脈靈奇礦可就歸我了。」

「好,只要你能保住我們兩兄妹的性命,那個脈靈奇礦我們絕不碰一下!」看著蒼夙,藍耀一字一頓說的十分認真。

而隨著藍耀的話語落下,一邊的藍慕兒也是鄭重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了,交易成立,接下來只需要解決這個大塊頭就好了。」說著,蒼夙已經邪邪一笑,手中燃起桔紅色的火焰。

火焰釋放出令人心生畏懼的恐怖溫度,將這一片天地的溫度都提升了不少。

「中級紫階魔法師……」感受著蒼夙火焰的溫度,藍慕兒喃喃的開口道。

同樣身為魔法師,藍慕兒自然是知道中級紫階魔法師的可怕,想她修鍊了這麼多年也不過是中級青階魔法師,而蒼夙看上去年紀比她小上不少,卻能有如此的實力,確實是令人咂舌。

而這邊的箭棘獸見蒼夙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喉間發出不悅的吼叫,目光嗜血的盯住蒼夙。

「吼!!」沖著蒼夙一聲咆哮,箭棘獸腳掌狠狠的一踏地面,小山一般布滿尖刺的身體急速的朝著蒼夙衝來。

「小心點,那傢伙身上的尖刺十分的堅硬……」心頭大驚,藍耀剛出聲提醒便看到蒼夙勾唇一笑,身後猛地伸出淺青色的鬥氣化翼。

飛到箭棘獸上空,蒼夙看著遠處已經有些泛亮的天空,自言自語道:「都快天亮了,看來還是要速戰速決啊。」

說著,蒼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著下方因為攻擊落空而越發暴躁的箭棘獸。

「吼!!」顯然已經是暴怒到了極點,箭棘獸一雙眸子赤紅,周身泛起衝天的青色光芒。

青色的光芒幾乎飛入雲中,將箭棘獸整個包裹在了其中。

隨後,箭棘獸乾脆狠狠一個踏腳,身形如同陀螺一般從地面沖向空中的蒼夙。

而這邊,蒼夙淡然的看著箭棘獸,體內的火系元素逐漸的滲透出來。

看著那越發接近的箭棘獸,蒼夙目光淡然,指尖輕輕的在空中橫著劃過。

只見蒼夙手指所過之處,一道細長宛如長鞭的火焰緩緩的浮現。

火焰越發的延伸,隨著蒼夙的一個輕點發出嗡嗡的響聲狠狠的沖向下方的箭棘獸。

只聽一聲利器穿透肉體的聲音響起,隨後強烈的焦臭氣味也是猛地從箭棘獸體內湧出。

身上的青芒像是遇見了剋星一般節節敗退,直到最後在火鞭的衝撞上消失在天際之中。

「吼!吼吼吼!!」而此刻,箭棘獸嘴中也是發出一聲響徹天際的痛苦慘叫,身上那堅硬尖刺被如同利器一般的火鞭狠狠掃成數段。

沒有任何反抗的時間,細長的火鞭便整個穿透了箭棘獸龐大的身體,狠狠的砸進了其腳下的樹林之中! 「轟隆」一聲巨響響徹整個森林,激起無數的鳥獸。

火鞭帶著已經被劈成了兩半的箭棘獸狠狠砸入地面,頓時火焰沸騰,灰塵漫天!

而此刻,蒼夙面色也帶著一絲蒼白,顯然是剛才的那一擊對她的消耗也是不小。

但是,這卻並不影響蒼夙周身散發出的強悍氣息。

目光淡然,一張平凡無奇的小臉卻是令人無法移開視線。

周身散發出冷肅嗜血的氣息,蒼夙的衣裙迎風飛揚,腳下是一片熊熊燃燒的森林。

箭棘獸身上還燃燒著點點桔紅色的火光,焦臭的氣息更是帶著一絲死亡的味道,蔓延而出。

此刻的蒼夙背後淺青色的鬥氣化翼輕輕的一個揮動,整個人如同火焰女神一般緩緩降落在地。

在兩兄妹的目光下,蒼夙輕輕的攤平手掌。

只見那燃燒著森林的桔紅色火焰此刻彷彿受到了牽引一般迅速地竄向蒼夙的手心,隨後融進了蒼夙的體內。

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蒼夙在兩兄妹驚愕震驚的目光下轉過視線。

被蒼夙盯住,藍耀和藍慕兒皆是打了個冷顫。

他們身上也是有著一些寶物,若是蒼夙現在突然決定將他們兩個給殺了,他們也是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在兩人略帶著一絲懼怕的目光下,蒼夙手指在納戒上輕輕一抹,隨後拿出一些療傷的丹藥甩給了兩人。

「你們的傷太重了,用這個調理一下,不然很快就會被其他魔獸給殺掉的。」

心想著權當是給兄妹倆全權交出脈靈奇礦的補償,蒼夙不等兩兄妹道謝便在兩人略帶著一絲驚訝的目光下轉身大步朝著洞穴的方向走去。

摸著手中的藥瓶,藍耀和藍慕兒兩人也不是傻瓜,自然能夠看出蒼夙甩給他們的是中級的療傷葯。

「隨手一甩就是中級丹藥,這個小女孩難不成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有些納悶的說著,藍慕兒取出蒼夙給的丹藥,輕輕的嗅了嗅令人振奮的丹香。

「管他的,反正我覺得這小傢伙不錯!」說著,藍耀已經徑直的將丹藥吞進了肚子里。

「什麼小傢伙,哥,那個小女孩可比我們強多了,你可別得罪了她!」說著,藍慕兒也是吃下了丹藥。

朝著地上一座,藍耀盤腿準備修鍊,以便吸收丹藥的藥力,「你別說,這傢伙不但實力強,而且還挺講義氣的,要是可以的話真想把她拉攏過來。」

「別鬧了,按照她的那個實力,我們給她當手下還差不多。」也是同樣的在藍耀的身邊盤腿坐下,藍慕兒眼睛一閉進入了修鍊狀態。

這邊,藍耀也是嘿嘿一笑,隨後也是閉眼開始了修鍊。

這邊,蒼夙一路算是暢通無阻的進入了洞穴,隨後徑直的取出洞穴中那一顆泛著七彩熒光的礦石後走了出來。

而蒼夙一出來卻是意外的對上了藍耀兩兄妹的笑臉。

南衍喜歡 微微挑眉,蒼夙看著兩人徑直道:「怎麼,等著打劫我么?」

「怎麼會,你救了我們,我們兄妹兩是不會做這樣背信忘義的事情的!」說著,藍耀大方的沖著蒼夙伸出了手來:「之前多謝你救了我們兩兄妹,我叫藍耀,這是我妹妹藍慕兒,不知道這位小姐你叫什麼名字?」 伸手和藍耀回握了一下,蒼夙看著兩人真誠的樣子,當下微微一笑道:「我叫蒼夙。」

「蒼夙小姐,之前可真是多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和哥哥一定都會死在這裡了。」看著蒼夙,藍慕兒微微一笑,一雙細長的眼睛異常迷人。

見眼前兩人並沒有因為自己的長相而輕視自己,蒼夙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讚歎。

不以相貌判斷一個人的好壞,看來眼前的這對兄妹的為人確實不錯。

「不用客氣,叫我蒼夙就好,再說了,我也不是白救的。」說著,蒼夙晃了晃自己裝著脈靈奇礦的納戒。

「這脈靈奇礦雖然珍惜,可是卻是抵不過我們兩兄妹的命,蒼夙,要是以後有緣再見,你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只要我藍耀做得到,就一定給你辦到。」沖著蒼夙一拍胸脯,藍耀當下說道。

看著藍耀這幅模樣,蒼夙也是不由的失笑,「那若是以後有需要的話倒是真的需要麻煩你們兄妹了。」

看著兩兄妹都是由衷的笑著,蒼夙瞥了眼已經蒙蒙升起的太陽,沖著兩人繼續道:「真是不好意思了,我還和別人有約,恐怕是不能和你們多聊了,我們有緣再見吧。」

聽言,藍耀兩人當下點了點頭,隨後眼看著蒼夙身後伸出鬥氣化翼,呼嘯的朝著森林的那頭掠去。

直到蒼夙的身影完全消失后,藍耀兩人才逐漸的收回了視線。

「斗王強者啊,你看看那鬥氣化翼,真是讓人眼饞。」嘿嘿一笑,藍耀有些羨慕的說道。

「大哥你不是已經九星斗靈了,想必很快就會升級成為斗王強者了。」當下,藍慕兒笑道。

「你這小妮子真是,要是真那麼容易豈不是人人都是斗王強者了?」說著,藍耀揉了揉藍慕兒腦袋,笑道:「好了,快走吧,再不出發可就趕不上四天後的四國大會了。」

「恩,也是,那我們快走吧!」

說著,藍耀和藍慕兒皆是快速的從原地衝出,迅速的朝著森林那邊衝去。

而這邊,蒼夙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百里陌欒等人所在的位置。

而蒼夙前腳剛著地,那一直焦急不已的蓋爾伯特便是趕緊的迎了上來,「我的蒼夙小姐啊,您可算是回來了!」

看著蓋爾伯特一臉焦急的樣子,蒼夙不以為然的挑了挑眉,「怎麼了蓋爾伯特,一副等不及的模樣。」

「還不是蒼夙小姐你半路上把我甩下來了!」嘴上這麼說著,蓋爾伯特還心有餘悸的打了個寒顫。

想他把蒼夙跟丟了以後膽戰心驚的回來了以後自家主人那黑著臉的樣子簡直是太可怕了。

「好了好了,蒼夙小姐,你快上去吧,咱們該出發了。」說著,蓋爾伯特小心的瞥了一眼百里陌欒所在的房間。

看著房間窗戶內陰影處的人影,蓋爾伯特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著蓋爾伯特變臉變得這麼快,蒼夙點了點頭,隨後老實的走了。

瞅著蒼夙的背影,蓋爾伯特真心不知道為什麼百里陌欒會這麼寵著蒼夙小姐。

想著,蓋爾伯特也是回到了自己的崗位。

休息了一夜的獅鷲王獸振翅飛起,長嘯一聲后朝著四國大會的舉辦地蒙耀國飛去。 趕路的時日過去的飛快,蒼夙一行人很快便到了蒙耀國境內。

蒙耀國和西卡國不同,因為蒙耀國一面臨海,而海的那邊就是東大陸,兩個大陸的交易流通全部都要經過這裡。所以相比於西大陸上的其他三國來說,蒙耀國的東方色彩明顯是要濃艷許多。

而且,蒙耀國的王后,也就是蒙耀國太子的母親,也是來自東方大陸的美人。

從進入蒙耀國以後,蒼夙一行人便坐著蒙耀國王室派出的馬車朝著首都弗拉花城進發。

坐在車上,蒼夙看著那邊的百里陌欒,開口問道:「我們為什麼不直接架著魔獸飛去帝都?」

「在弗拉花城內除了王室和特定的家族外是一律不允許使用飛行魔獸的。」說著,百里陌欒淡淡的瞥了一眼蒼夙,繼續道:「再說了,我們還需要去和西卡國的其他人匯合。」

「其他人?」皺了皺眉毛,蒼夙顯然是沒有想到西卡國居然還派出了其他人來參加四國大會。

「護國大將軍風池鑰。」說著,百里陌欒看了眼蒼夙,「怎麼了?你居然不知道么?」

「你又沒有和我說過我怎麼知道!」想到要和那個好戰分子一起去參加四國大會,蒼夙就不由的抽了抽嘴角。

「我還以為你知道的,不然在出發前我為什麼要和你說那麼多有關於風池鑰的事情?」漆黑的雙眸閃過一道暗光,百里陌欒輕笑道。

我還以為那時候你是在試探我啊!

心裡這麼咆哮了一句,蒼夙面上卻是維持著鎮定,「下次這種重要的事情早點說……」

「重要?」面色微微一沉,百里陌欒坐直身子,漆黑的瞳孔危險的一眯,「風池鑰對你很重要?比我對你來說還重要?」

被百里陌欒那樣的視線看著,蒼夙心頭沒有來的一慌,隨後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你又犯什麼病?我和他都沒有見過,重要個屁!」

理所當然的扯了個謊,蒼夙一臉嫌棄的望著百里陌欒。

聽言,百里陌欒當下一笑,安心的拍了拍胸脯,滿臉燦爛道:「那就好,看來還是我對你比較重要。」

「……」一臉不可理喻的望著百里陌欒,蒼夙撇撇嘴,也懶的再和百里陌欒爭辯。

見蒼夙不出聲,百里陌欒不但不惱,反倒是嘴角帶著妖治惑生的笑容,默默無言的看著蒼夙。

但是沉默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的,蒼夙等人就來到了蒙耀國靠近弗拉花城最近的城市,拉坦城。

剛入城沒多久,車夫便駕著馬車徑直的帶著蒼夙幾人來到了拉坦城中最為火熱的酒樓。

徑直的被恭敬的領到了酒樓的最上房,蒼夙跟在百里陌欒身後,一進房間便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身上依舊雷打不動的穿著那件銀色的鎧甲,風池鑰深藍色的頭髮此刻顯得有些凌亂。

臉上都是有些過度奔波后的疲勞,但是卻是依舊不能影響風池鑰大好的心情。

想風池鑰本是應該和蒼夙他們一起乘著魔獸過來蒙耀國。 可風池鑰卻是為了找當初由蒼夙假扮的盜賊而硬生生的又在西卡國耽擱了兩天。直到第三天拖得不能再拖了才終於朝著蒙耀國,而且,還是靠著自己用鬥氣化翼硬生生的飛了過來。

雖然鬥氣化翼要比飛行魔獸快上許多,可是卻是極為的損耗鬥氣,這個風池鑰能從那麼遠的地方趕過來,這毅力也是十分的驚人。

就在百里陌欒前腳剛踏進房間,風池鑰便一個抬頭,充斥著血色的琥珀色雙眸當即閃過一道亮光。

「百里啊,你快來,我要好好和你講一講這幾天我在帝都調查的結果。」當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風池鑰剛伸手拉住了百里陌欒便一眼看到了百里陌欒身後的蒼夙。

當下眨了眨眼,風池鑰拿出以往和百里陌欒相處的架勢,嘿嘿一笑道:「百里啊,你這是哪裡找來的丫頭,怎麼這麼……」

不能嘴裡的那句『不好看』說出來,風池鑰便一眼盯住了蒼夙翡翠色的雙眸。

翡翠色的雙眸泛著點點靈動的光芒,好似深潭一般另風池鑰下意識的就將蒼夙與他當日在國庫中所遇見的人所遇見的那名大召喚師聯繫在了一起。

眸中當下閃過一道光芒,風池鑰的面上卻是不動神色,「百里啊,這位是……?」

不等百里陌欒介紹,蒼夙便面不改色的伸出手來,落落大方的笑道:「你好,我是薔薇蒼夙。」

「原來是薔薇家族的大小姐,我是風池鑰,我這人有時候不會說話,還請蒼夙小姐不要怪罪。」說著,風池鑰笑著握住了蒼夙的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