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這個時候。

「血無海師兄來了!」

一道驚呼聲在人群中響起。

下一刻,無數弟子紛紛望去,只見一道挺拔的身影緩緩走來。

血無海,依舊是那副打扮,白髮披肩,背負一柄血劍,他眉宇微微凸起,天生傲骨,隱隱間帶著一種凌厲的鋒芒。

放線釣帥鍋 血無海,血衣閣九大血衣衛中最強橫的存在。

他一出現,周圍不少女弟子都是美眸泛著異彩,就差一聲尖叫了。

畢竟,血無海這身造型,再加上他那天生的冷韻氣質,讓不少天劍門的少女們,都是有些春心蕩漾。

唰!

血無海縱身一躍,瞬間站在了生死台上。

他緩緩閉目,似乎對於一切都不感興趣,只是靜靜等待林寒的到來,然後將其擊殺,解散那所謂的什麼狗屁凌天閣。

而就在這個時候,遠處那開設賭局的弟子朗聲一喝道:「還沒有下注的各位師兄師弟,生死約戰就要開始,再不出手,就沒有機會了。」

「我壓十萬,買自己勝!」

驀地,一道帶著淡淡笑意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而幾乎就在這話音落下的一瞬間,無數人的目光,「唰唰唰」全部朝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紛紛射去。

踏…

踏…

踏…

伴隨著一陣輕微的腳步聲,一道青衫身影,背負一柄銹跡斑斑的長劍,緩緩從遠處的一個山峰中走來。

他身軀雖略顯瘦削,但卻是挺拔如槍,此時一步步走來,縱然相隔很遠,但那「輕微」的腳步聲,卻是清晰的在每一個弟子耳邊響起。

「深不可測!」

幾乎就在這一瞬間,不少眼力不凡的老弟子,都是眸子猛地一縮。

這林寒,短短一個月過去,實力絕對不知道比以前強橫了多少倍!

「是林寒閣主!」

「林兄終於歸來了!」

生死台周圍,荊天羽等一眾凌天閣弟子都是紛紛神色大喜。

「如今林寒的實力,已經不是我能夠揣測的了。」人群中某處,萬子陽唏噓一聲道。

「林寒,你一定不要有事……」百里露露沒有關注其他,她一直默默關注的,是林寒的安危,此時少女呢喃著,美眸緊緊盯著那從遠處緩緩走來的青衫身影。

「我壓十萬靈石,賭自己贏。」

林寒走到了那開設賭局的弟子面前,用手在賭桌上一一排出十張面額一萬的靈票,隨即,林寒對著那開設賭局的弟子咧嘴一笑,道:「可以嗎?」

「可…可以!」

那開設賭局的弟子也是一個老牌弟子,但此時看著林寒那「燦爛」的笑容,不知為何,他心中隱隱間感到一絲不安。

他看著自己壓在血無海那一邊的五萬靈石,突然間心中有了一絲動搖。

「就是這個青衫少年!」

「他就是林寒嗎?看上去文文靜靜的,竟然是今年我天劍門的新人王,而且還開創凌天閣,甚至是挑釁血衣閣這種老弟子派系,簡直是膽大包天。」

「嘿嘿,這下好戲終於要開始了,我還以為這新人小子會直接跑路呢,沒想到還挺硬氣,真的來應戰了。」

「裝模作樣,自討苦吃,說不定到最後連小命都丟了。」

周圍,不少人老弟子都是冷眼看著走來的林寒,議論紛紛。

沒有人看好林寒,因為他與血無海的境界差距,太大了。

「林寒,你終於來了。」

驀地,生死台上的血無海睜開了雙眸,他目光冷若鐵鉤,此時盯著台下的青衫身影,突然笑了笑道:「看來,你這段時間確實提升了不少,但…在我眼中,還遠遠不夠。」 但唯獨在顏色上,他厭棄死氣沉沉的東西。那會讓他想起他在地底下那些無數個數不清的日子……

陸浩辰伸出手微微遮住了艷陽,微眤著眸子。

眼前的房子一看就已經有了上百年的歷史了。 老婆大人,請愛我 木石混合結構,看著做工雖已過時,住起來卻應該是冬暖夏涼。這就是老房子和上了年紀的人的好處——貼心,實用。

陸浩辰想到這裡,轉過頭來看向身旁的林北望,嘴角勾抹著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林北望瞥眼,莫名覺得他這笑容里「不懷好意」的。

「這是北望啊!」

一位老者顫顫巍巍的走過林北望的身旁,他本是要去人群那的。結果餘光里瞥見了這旁穿著黑色連衣裙的女子,眼睛便亮亮的,身子倒是努力移動到了林北望的跟前。

林北望見他走路吃力,便痞痞笑著往他跟前走去。心中卻在吐槽,這二叔公一把年紀了看年輕女性的目光還是這麼的銳利……不虧是當年姑蘇城情場上的花花公子啊。可惜啊,風流了一生,都沒有停在哪棵樹上結婚生子。

「二叔公啊,多年不見您還是這麼的俊朗啊!耳聰目明的,一點都沒有看出歲月在您身上停駐過的痕迹啊,呵呵呵……」

林北望一頓乾笑,小鹿般的大眼睛彎成好看的弧線。

陸浩辰瞥眼看向痞笑的林北望,嘴角卻隱著一絲笑意。

二叔公聽林北望那麼說,臉上笑出一堆褶子,他拍了拍林北望的手,「這麼多年都沒有見,我們的北望長得真的是越來越亭亭玉立了! 烈火紅顏 這麼多小孩子里二叔公最喜歡你了!你不知道你這個小淘氣包離開姑蘇城后,二叔公有多無聊寂寞啊!」

「呵呵呵……」

林北望痞痞笑著,心中卻想給自己擦擦額頭上細汗。天知道,她回姑蘇城最怕就是碰到這家族裡的四大長老。她小時候最怕他們給她上四書五經,逼她背家規族規了。還有那些個宗祠里無數個無聊寂寞的夜晚……

「北望啊,你這些年在外頭都學了些什麼回來啊?」

林北望看著二叔公那張和藹可親的笑容,眼睛直直的,咽了下喉嚨。她總不能告訴他,這些年都在外頭挖土吧……

二叔公的目光一直期待的看著北望。

北望知道的,這個二叔公和老爺子一樣的擁有著旺盛的好奇心,只是因為姑蘇家族的家規,他作為家族長老,不得隨意出姑蘇城,才使得旺盛的好奇心都無法得到滿足。只能寄情於各類年輕的女性身上。一把年紀了還穿戴的十分考究,花襯衫,禮帽,墨鏡是他的標配。仔細聞還能聞到他身上講究的香水味。

林北望想了想,痞笑著回答到,「鑒寶。」

二叔公聽此,果然眼睛更亮了。

「了不起啊北望,你都鑒定了哪些寶物?」

林北望聽到此,心中樂開花。

這問題她擅長的!

那些專業書里隨便抓出來一個截圖,都是段能吹的很久的故事了…… 血無海站在生死台上,白髮披肩,眉宇間有一種盛氣凌人的傲意。

此時,他居高臨下,看著林寒,道:「快上來吧,等我將你擊殺在這生死台上,然後你那什麼狗屁凌天閣就可以解散了,一群新人弟子還想翻天?簡直是幼稚至極!」

對於血無海的譏諷話語,林寒神色不動,直接縱身一躍。

唰!

下一刻,林寒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生死台上。

好恐怖的身法!

台下,不少本是不看好林寒這個新人弟子的老弟子,雖然冷笑,但他們又不是傻子,剛才林寒那隨意施展的身法,看似簡單,但卻是暗藏玄機,讓他們瞳孔不由微微一縮。

「轟」

一股強橫的氣息在血無海身上散發開來。

天罡境中階!

「這血無海一個月前不還是天罡境初階嗎?又突破了?」

底下,不少觀戰的弟子紛紛驚呼一聲。

而這個時候,荊天羽等一眾凌天閣新人弟子紛紛色變,目光之中都是露出一絲難看。

「轟」

而就在下一刻,林寒也是將自己的氣息緩緩釋放。

地罡境大成!

這一刻,不少新人弟子都是紛紛一震,隨即便是驚喜。

要知道,一個月前的新人弟子考核時候,林寒不過才初入地罡境吧。

但如今,他卻是踏入了地罡境大成行列!

「好快的突破速度!」

周圍,不少老弟子都是紛紛讚歎。

「哼,地罡境大成又怎麼了?就算血無海沒有突破,依舊是天罡境初階,也一定能一招將這林寒擊殺,更別說,現在血無海再次突破,踏入了天罡境中階!」

也有不少人冷笑連連。

他們都是壓了血無海勝,自然希望林寒被血無海在生死台上狠狠鎮殺。

而這個時候,距離這生死台遠處。

一個偏僻的石台上,兩道身影正站在那裡。

一人身穿金衣,眸光隱隱間散發一種迫人的強大刀意,正是當日解救林寒的刀飛揚。

而其身旁站著的,也是一個年輕男子,他一身白衣,手中握著一個摺扇,長相斯文儒雅,像是個書生一般。

此人,不是他人,正是血衣閣的閣主,陳羽生!

沒有人會想到,血衣閣這種一聽上去就是充滿殺戮和血腥的弟子派系,閣主大人竟然是一個如此溫文爾雅的年輕書生。

「你更看好誰?」陳羽生突然出聲了。

「林寒。」刀飛揚淡淡一笑,語氣雖然平淡,但卻是帶著一份強大自信。

「為什麼?」陳羽生眸光一閃。

「因為…他是主人看中的人。」刀飛揚說著,拍了拍陳羽生的肩膀,笑了笑道:「我先走了,對了,待會林寒殺了那血無海,希望你不要出手為難,不然…我會殺了你。」

話落,刀飛揚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原地,陳羽生本是溫文爾雅的面容露出一絲難看,他看向刀飛揚的背影,突然道:「若是我的第一血衣衛將那林寒殺了呢?」

「相信我,血無海會死的很慘。」

刀飛揚擺了擺手,隨即縱身一躍,便是消失在了此處。

「地罡境大成,哼!」

陳羽生目光突然露出一絲陰翳,冷森森一笑道:「刀飛揚,我不知道你的自信從哪裡來,不過,我不能出手,不代表著,我不能提前『出手』。」

說到這裡,陳羽生看向遠處那生死台上站著的血無海,陰厲一笑,隨即呢喃一聲道:「血無海啊血無海,我可是將那枚恐怖的丹藥都交給你作為殺手鐧,足夠碾死那新人小子一百次了,你可不要讓我血衣閣丟臉啊……」

而此時,遠處的生死台上。

林寒和血無海相對而立。

亂世梟妃:殺神王爺來撐腰 「區區地罡境大成,呵,螞蟻般的東西…我不明白,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敢站在我的面前。」血無海看著不遠處林寒,目光滿是冷森森的殺意。

「誰是螞蟻,現在斷言還為時過早。」林寒面色無波,淡漠道。

「故作高深!小子,殺你,用劍是對我的侮辱,我一掌將你鎮殺,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蚍蜉撼樹,自不量力!」

血無海看著林寒那副淡漠的樣子,不知為何心中升騰起一股無名火,他暴喝一聲,天罡境中階的氣勢鋪天蓋地爆發,他縱身一躍,頓時如同一隻大鷹,猛地朝著林寒這隻「羔羊」抓去。

唰!

但下一刻,林寒同樣沒有拔劍,他縱身一躍,竟然也是一拳朝著那血無海轟去。

「嘭!」

一掌一拳轟然碰撞在了一起,爆發出一片恐怖的力量餘波。

誰強誰弱?

這一瞬間,場下眾人紛紛目光死死盯著台上。

蹬蹬瞪!

蹬蹬瞪!

兩道身影交錯而過,竟然互相朝著後方爆退了十幾步,隨即停下。

第一次試探交手,兩人平分秋色!

「怎麼可能!」

但這個時候,底下無數人眼珠子差點都是瞪掉了下來。

雖然兩人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但要知道,這兩人,一個是地罡境大成,另一個,可是天罡境中階的強者啊。

「這林寒,莫非是天生神力?」有人發出驚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