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夜月天狼一族則是又喜又怒,喜得是當年大戰時丟失的幼崽被找到了,而且還過得很好,已經八階了。

怒的是一個修為低微的人類居然敢讓他們高貴的夜月天狼一族認她為主!

這隻夜月天狼無意間聽到,就偷偷跑了出來,一邊想見見夜翊,一邊想找回九嬌,結果,剛到萬獸之森沒多久,一不小心,被抓了。

不過隨後又在拍賣會上見到了它想見的,和想找回去的,倒是比兩族專門派出來找人的還快了一些,雖然他想找的兩者態度都不太好,但也算禍福相依。

「送你回家?你臉怎麼就這麼大呢?有本事自己回去!」要是沒之前它想殺容華和想跟容華契約的事,夜翊也不介意送送它,但現在,沒門!

說真的,夜翊也不覺得矛盾,都說了這隻夜月天狼幼崽想殺容華了,怎麼可能想和容華契約。

也是因為之前九嬌也是,先是想殺容華,後來又直接和容華契約。

「就是!」九嬌鄙視的看著那隻夜月天狼幼崽:「你有本事自己跑出來,怎麼就沒本事自己跑回去?還有啊,哪有你這麼蠢得六階靈獸?居然被一群築基修士給抓到了。」

這隻夜月天狼幼崽被抓的事,九嬌他們也打聽的差不多了。

倒不是『緣分』商行的保密性不夠,實在是為了滿足好奇的九嬌和夜翊,也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容華特意去了天機閣打探消息,花了靈石,自然就得到了消息。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嘛。」夜月天狼幼崽也很委屈,它本來只是攔住那些人問了問路,可他們烤出來的肉聞著挺香,它忍不住嘛,誰知道吃著吃著,它就暈了……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51章51暗夜訪客

九嬌看著它,眼神冷艷:「你當然不是故意的,你只是蠢而已。」

那隻夜月天狼幼崽被九嬌說的在籠子里縮成一團。

容華撐著下巴看幾個小傢伙你來我往,唇邊帶著笑意,正好被夜月天狼幼崽看到,於是它惡狠狠的盯著容華:「你笑什麼?!你在嘲笑我對不對?!你這個人類真是太過分了!」

「……」突如其來的躺槍讓容華有點懵,她只是覺得自家的獸都是萌物,都很可愛,不知不覺就帶上了笑意,怎麼就成嘲笑它了?

夜翊瞪眼:「你在說什麼?!姐姐什麼時候嘲笑你了?」

九嬌語氣涼涼,借用了容華說劉真的話:「腦補是種病,得治。」

夜月天狼幼崽又一次縮成了一團,嗚嗚嗚,明明它們才該是一夥的,結果不論是那隻化形的同族也好,還是它看著長大的小九也好,都向著那個人類……

說九嬌是這隻夜月天狼幼崽看大的還真沒錯,因為它雖然還是幼崽,實際上卻已經一百多歲了,只不過血脈越高貴的獸族,成長期越長罷了。

九嬌卻不想搭理那個正在傷心的夜月天狼幼崽,對容華說:「飼主,我們也出去吧,別讓人家等急了,以為咱們怕了就不好了。」

這個人家,自然是劉真和其他打算趁火打劫的人。

容華點了點頭,還沒說話,就聽見那隻夜月天狼幼崽語氣帶著急切的說:「那,那你們先放我出去啊,我也能幫忙的。」

它是真不想待在這個籠子里了,而且它也怕容華他們走的時候不帶它。

九嬌瞪它:「幫忙?你確定不是搗亂?」

夜月天狼幼崽回瞪:「不要把我說的那麼拎不清好不好?」

雖然它不喜歡容華,但也看得出來,夜翊還有九嬌和容華相處的那麼自在,容華肯定對它們不錯。

那看在夜翊和九嬌的份上,如果它不願意,容華肯定不會強迫和它契約,但如果它落在其他人類手上,那也是肯定的,肯定會被契約。

所以,為了自由,它也得幫著容華啊。

不過,夜月天狼幼崽說完,就看見九嬌和夜翊懷疑的視線。

夜月天狼幼崽又委屈又生氣:「小九你那是什麼眼神?我好歹也是看著你長大的,我那隻同族不了解我懷疑我也就算了,你怎麼也這樣?」

九嬌一噎,有些尷尬:「誰讓你那麼蠢的。」

「我不蠢!」接二連三被九嬌說蠢的夜月天狼幼崽很不高興,「再說了,就算我蠢,那和你懷疑我有什麼關係?!」

九嬌眼裡劃過心虛,隨即又理直氣壯:「我說有就有!」

「你這是無理取鬧!」 北北的夏 夜月天狼有些惱。

「你才無理取鬧!再說,我就讓飼主把你丟給外面那些人類去!」九嬌也惱了。

掌事 「不行!」說話的卻是夜翊,他轉頭認真的看著九嬌,「生氣歸生氣,但不能亂說話。」

九嬌和夜翊對視一眼,偏過頭悶悶的說:「知道了。」

這時,容華好整以暇的開口:「說完了?那我們還走不走?」

「當然走。」

……

容華抱著君臨,身後跟著夜翊和九嬌還有那隻被解開束縛的夜月天狼幼崽,兔兔則回了混沌界,剛出包廂,就能感覺到有神識落在她身上,心下冷笑一聲,面上卻不動聲色。

那神識掃過容華面容,當即就有大部分退去,顯然,是覺得為了一隻夜月天狼幼崽,招惹上容華這位青雲派真傳弟子,大乘強者,九階煉丹師之女很不划算。

而且,對身邊有兩隻高階靈獸的容華,也沒有一擊必殺的把握。

拍賣行外。

剛剛走出來的容華,就看見對面負手而立,容貌俊逸,氣質看著平易近人,眼中卻隱著高傲自大的男人,這人,正是方才和容華競價的劉真。

見容華走出來,劉真目光轉了一圈,在那隻夜月天狼幼崽身上頓了頓,最後落在容華身上,看似平和,實則高高在上:「真道是誰在與真競價,原來是容師妹。」

容華微微挑眉:「師妹二字實不敢當,畢竟天下皆知,令尊看家父,向來不大順眼,被劉道友稱一聲師妹,著實讓我毛骨悚然啊。」

劉真眉眼中劃過一抹陰霾:「罷了,既然如此,那便以道友互稱,總該如了容師……道友的意了。」

語氣中帶出的幾分無奈讓容華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呵呵,見著劉道友,我總算懂了,什麼叫人生如戲,全靠演技了。」

劉真眉眼間陰霾之色更甚:「容道友當真伶牙俐齒。」

容華還沒說話,就聽夜翊不耐煩的開口:「這話你已經說過了,就不能換點新奇的?」

劉真目光看向夜翊,眼裡暗芒一閃:「這便是容道友那隻化為人形的夜月天狼幼崽吧?看著可真是讓真羨慕。」

九嬌懶洋洋看著他:「羨慕?那你就慢慢羨慕吧,反正你也只能羨慕羨慕了。」

劉真又看著九嬌,眼裡暗芒越加濃郁,語帶嘆息:「容道友的運氣如此之好,兩隻高階靈獸幼崽盡在手中,為何還要和真搶那隻夜月天狼幼崽呢?」

「莫非道友向來都是無論看上什麼,也不管是否別人需要,就徑自搶到自己手中不可?道友如此,當真是過份了啊。」

聞言,方才圍上來看熱鬧的修士看著容華的眼神不由多了些異樣。

雖然玄天大陸上,殺人奪寶,搶人機緣是常事,但沒人希望這樣的事落在自己身上。

而容華現在雖然修為不高,但她有兩隻高階靈獸,她要真想搶別人東西,大陸上大多數修士估計都逃不過。

容華卻是一聲嗤笑:「劉道友總說我伶牙俐齒,殊不知劉道友自個兒也有一副好口才,瞧瞧這話說的,顛倒黑白的旁人都信了。」

「明明我與劉道友是正當競價,劉道友棋差一著輸給了我,卻輸不起來找麻煩,最後旁人眼中,倒是我搶了劉道友的東西?還是個貪得無厭,見著好東西就想搶的?」

「嘖嘖,劉道友這副口才,才是讓人佩服啊。」

容華幾句話下來,圍觀的人都有些訕訕,他們想看熱鬧,但這看熱鬧也有風險啊,這不,就差點做了人家手裡的刀?

雖然修行之人,名聲乃身外之物,但品行卻是被正道所看中的,哪個門派也不希望自己收個人品有問題的弟子,這名聲壞了不要緊,要是被人認為品行有問題,鬧大了說不得得被逐出師門。

容華幾句話,被人用異樣神色看著的,就成了劉真,他險些沒繃住自己平易近人的表情。

容華一下一下給君臨順毛:「劉道友可還有話說?若是沒有,我便先走了。」

話音未落,容華已經轉身離開,跟在她後面夜翊,九嬌和夜月天狼幼崽在經過劉真時,都給了他一個鄙視的眼神。

氣的劉真險些出手打人,最後也只能目光陰鷙的看著容華的背影。

本來想諷刺容華幾句以發泄發泄他心裡被搶了夜月天狼幼崽的不甘,結果,反倒更氣了。

這容華果然像白師妹說的那樣惡毒!劉真咬牙切齒的想。

回到在炎火城租住的小院。

「剛剛那個男人明顯不懷好意,還是儘早殺了比較好。」買回來的夜月天狼幼崽趴在地上。

「還用你說?不過是方才大庭廣眾之下,不好動手罷了。」幾句爭執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動手殺人只會給姐姐惹來麻煩,不過……夜翊眼裡閃過陰鷙之色,已經有入夜之後,悄無聲息的去殺了劉真的打算。

「我們的事自己會處理,銀杉你還是想想自己比較好。」九嬌瞥了一眼那隻夜月天狼幼崽,也就是銀杉。

銀杉哀怨的看了九嬌一眼:「我們從你出生到現在認識了五年,在你眼裡,還不如這幾個你才認識半年的?」這個事實真是太打擊人,太讓人傷心了。

九嬌不搭腔,它現在只要一想起來這個蠢狼是因為貪吃結果被幾個築基修士給弄暈賣了的事實,就忍不住心塞的不行。

深夜。

衣衫劃破空氣的細微聲音響起,有幾道身影落在了小院里。

其中一道身影拿出一個陣盤擱入靈石啟動,透明的光罩擴散開來籠罩住整個院子,閃了閃后消失不見。

下一秒,整個小院燈火通明。

那幾道身影一驚,就發現容華抱著君臨站在門前,身邊站著抱著九嬌的夜翊,身後是沖著他們齜牙咧嘴,眼神森冷的銀杉。

夜翊已經恢復銀髮金眸的模樣,他冷冷的目光在來人身上轉了幾圈,最後停在某個人身上:「劉真,我們還沒有去找你,你倒是先找上門來了。」

容華也是看了一圈除了劉真,其他三人都是化神修士:「劉道友,想不到你居然如此看得起我。」

劉真也不再保持白日里的平易近人,陰冷一笑:「沒法子,誰讓容道友身邊跟著兩隻高階靈獸?哦,道友買了這隻夜月天狼幼崽之後,就是三隻了,真怕要真是獨自前來,那真是有來無回,就只好找些幫手了。」

找這三位化神修士幫忙,他可是開出了每人三枚七階丹藥並六百萬下品靈石的價錢。

頓了頓,劉真又說:「容道友也不用想著逃了,這座小院可是被真用八階陣盤封了起來,保准這裡面打破天,外面也聽不到一點風聲。」

「所以,容道友還是乖乖聽話的好,真也不貪心,只要容道友將那隻今日買下的夜月天狼幼崽交給真,真便離開,如何?」

話是這麼說,但劉真清楚,容華是絕對不會將銀杉交出來的。

畢竟,容華既然放了銀杉自由,那肯定是和銀杉契約了的。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52章52被嚇壞了的銀杉

天道見證,契約既成,非死亡不能解除,所以,要解除契約,必須得有契約雙方中一方死去。

劉真想要夜月天狼幼崽,自然得讓容華這個契約者死去了。

億萬繼承者追妻:九十九次說愛你 不過,劉真想要的,也不只是自己錯過的夜月天狼幼崽,還有容華的命,以及夜翊和九嬌。

這個,劉真清楚,容華清楚,在場的,無論是人,還是獸,都清楚。

容華嗤笑一聲:「劉道友明明打著殺人奪寶的心來,話卻說的如此虛偽,何必呢?直接動手不就好了。」

話音剛落,曾經在獸潮中用過的紫色長弓出現在容華手中,挽弓搭箭,箭尖上雷光閃爍,沖著劉真要害而去。

以容華如今辟穀大圓滿,半步凝丹的實力,自然是對上劉真比較容易。

至於那三位化神修士,抱歉,她實力不濟,還是不去送死了。

在容華動的同時,夜翊他們也動了,在容華和劉真碰上之前,就已經和那三位化神修士動上了手。

對獸族來說,同階之內,只要不碰上容華這類妖孽,它們穩虐人類修士,越階而戰也不是問題。

很顯然,劉真請來的這三位化神修士也算不得人類中的妖孽天才。

所以,即便九嬌和銀杉只有六階,對上化神修士也沒問題。

至於夜翊,那就完全是壓著對手打了,九嬌則是和對手戰成平手,偶爾佔上風,畢竟,夜翊和九嬌,也是獸族中的天才妖孽。

至於銀杉,就普通了,略微處於下風,想贏很難,但要纏住對方的話,還是不成問題的。

見容華說動手就動手,劉真一驚,也不閃避,修鍊之人以弓箭法寶作為武器時,一箭射出,通常會以神識鎖定敵人,所以他躲閃也沒用。

就算一時躲開,這箭也會追著他,直到射中才會罷休。

一把彎刀出現在手劉真中,火系靈力層層纏繞在是七階靈器的彎刀上,一刀劈在疾馳而來的箭桿上。

刺啦。

彎刀與箭桿相撞,擦出耀眼的火花。

叮。

對峙良久,羽箭上靈力耗盡,掉落在地上。

劉真卻是神色一變,目光陰冷的看著容華:「容道友好大的手筆,居然以四階靈器為箭。」

靈力化箭的攻擊力自然比不上羽箭上附著靈力后射出的攻擊力。

而攻擊性靈器的品階越高,自然攻擊力越高。

四階羽箭上附著靈力被射出,再加上極速之後的衝擊力,劉真險些沒接住。

一個築基修士,借著靈器之便居然險些傷了他,這讓劉真心下不由暗暗惱火。

「過獎。」容華一邊說著,一邊三箭齊發,沖著劉真眉心,脖頸,心臟三處致命點。

至於方才那隻落了地的箭,自然已經回到她不知何時背上的箭袋中。

劉真神色陰沉的閃過,不過後面急急追著的靈箭,撲向容華。

卻見容華不閃不避,唇角勾起抹意味深長的弧度。

只聽叮鈴一聲鈴響。

劉真只覺識海一陣模糊。

容華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串鈴鐺,輕輕搖晃,卻是當年溫珏送她的拜師禮,認主之後就一直被她放在丹田溫養,這才是第一次拿出來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