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這怒焰之下,陶陽的身子就彷彿氣化,不見了。

江佑一感應了半天都不知道他的真身藏到了那兒,但耳朵裡頭是灌滿了他的聲音,「你竟敢以下犯上,簡直是罪無可恕!」

當然隨著這句話的少不了還有一通污言穢語,未免和諧咱們就不在這兒細講了,大伙兒自行腦補就是了。

不過單聽著那一通咒罵,江佑一的腦門子就已經布滿了汗珠。而且在他的識海裡頭的那蟲子並封也隨著尖叫了起來,裡頭尖叫,外頭咒罵,沒一會兒佑一他都覺得自己快喘不上氣了。

但勉強回頭看去,蘇芮跟田野倆人都老神在在,一副看戲的樣子,就像是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一般。佑一心裡當時就明了,陶陽這廝絕對是故意的。那聲音里有文章,他這不僅是要對付程斯思,順帶著還要給我一個下馬威!

「好你個兔崽子,爺爺我本不想招惹你,但你這是作死作到我頭上了!」江佑一悶哼一聲閉住七竅,封鎖識海后又放出了白靈。

白靈在並封跟前兒梗著脖子仰天一嘯,從並封身上就飛出了一縷灰濛濛的影子。那白靈張嘴一叼便把那影子給叼了住,並封當時便也消停了。而後佑一急急問道:「如今這是個什麼招式!」

並封也是咬牙切齒,「奶奶的,敢陰你大爺,小子欸,你給我等著!」說罷了此話,它就對佑一講道:「這就是一種言靈幻術,它直接作用於人的識海,製造幻覺,並且放大對方內心的恐懼。你是有我在這兒,所以那些幻覺,那種恐懼都讓我給承受了。」

江佑一點點頭,又問道:「有解么?」

「哼,太有了!」並封冷哼了一聲,「我可告訴你,跟爺爺我面前玩兒什麼你都別玩兒這種言靈咒術。除非你到了謝必安那種層次又或者你出其不意讓爺爺我大意嘍,否則你特娘的今兒非得知道什麼叫屁滾尿流!」

「欸,客氣點兒都是隊友。」江佑一勸道,「屁滾尿流不至於,多臟吶,還不文明。你記得讓他把拉的屎撒的尿吃干抹凈才行,咱們不能給環衛工人添麻煩知道么。」 第164章毒鳩之死設計阿卓

玄寒重水精英,是一種頂級煉體靈液。對於修習煉體功法的玄修玄獸均有著超乎尋常的妙用,那雪白色巨猿便是因為長期沐浴在這種靈液中、才有了超尋常的巨力。可惜這畜生走的是野路子、沒有系統的煉體功法,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靈液。否則就憑那水榭長老、根本就沒可能狙殺它。

一直以來王梟都在頭疼混沌星辰訣的修鍊進度問題,如今有了這玄寒重水精英、倒是可以稍解燃眉之急了。

這一小罐玄寒重水精英足有五六百斤,差不多夠將混沌星辰訣修鍊至十一重中段了。

收了玄寒重水精英之後,王梟便繼續啟程、沿著既定的目標出發了。

「呀呀」小半日之後,一團血色烏雲覆蓋之下。接近一看卻是一團足有里許直徑的血蝙蝠、數不盡的蝙蝠彙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團壯觀的血暈。

血暈之中、王梟手提著斬龍戰刀、身周刀氣縱橫、風刃呼嘯,根本不需要出手,臨近過來的血蝙蝠被這些勁力憑空撕扯成一團團血色渣滓。

「真是不知死活。」身形猛地向前飆射,宛若一道彗星一般掠空掃過、源途所過之處,無數血色蝙蝠「香消玉殞」,數個呼吸之後、王梟已經輕而易舉的衝出了重重圍困。「一群未開化的畜生。」王梟冷哼一聲,毫不停留、御空飛行,很快便將這群血色蝙蝠甩在了腦後。

一路衝殺下來,遇到的險境可謂不少、不過這些危險對於一般玄王來說或許比較麻煩,但對於王梟來說卻又算不得什麼。

沿途也遇到了三個藏有秘寶的禁地,王梟沒花多少功夫便將禁制破除,取了秘寶。

「嗡嗡……」腰間的一塊感應玉符忽然傳出了輕微的響動之聲。

「嗯?竟然是水天一線的人。」王梟臉上露出了一絲邪笑,轉了個方向、向著玉符指引的方向飛去。

距離王梟所在之地七八十里的一個小叢林中,兩名水天一線的高手匯同一名天蓮殿弟子狼狽不堪的聚集在一起。

其中一人卻是與王梟有過一面之緣的老妖婆、沈毒鳩。

「這次可多虧了沈師姐、要不然我倆還真就危險了。」來自天蓮殿的一名白袍男子擦拭著手中的寶劍,很是心有餘悸的道:「沈師姐不愧是享譽南隅的頂尖玄王、實力比我等高出太多了啊。」

「那是,我們沈師姐如今可是水天一線第一玄王、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能晉級到玄皇境了。」另外一名水天一線玄王不無驕傲的道。

「什麼第一玄王?」老妖婆自嘲的笑道:「跟那個雲素、百里端雲差遠了,就是琴心小姐的那兩名護衛恐怕也是無敵玄王的水準了,和他們一比、我卻是算不得什麼。」

「嗡嗡……」就在此時,老妖婆和那名水天一線高手腰間的感應玉符同時顫動了起來。

「又有同門來了。」沈毒鳩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如此正好,多收攏一些人手,就算遇到無敵玄王也有一拼了。」

當下三人也不離開,就在密林中一邊休息一邊等候「同門」匯合。

小半刻之後,老妖婆忽然從盤坐的地上一躍而起。

「大家小心!」

「桀桀,老毒婆子、夠警覺的嘛。」王梟戲謔的聲音在眾人耳畔響起,接著、鬼魅般的人影宛若閃電般飄落。

「王梟,是你?」老毒婆子怨恨且境界的看著王梟,一柄墨綠色戰刀脫體而出落入掌中,卻是一柄質地不錯的本命神兵。

「可不正是我了。」王梟微笑的看著老毒婆,「老妖婦,我們還真是有緣啊。」

「水榭師弟的玉符怎麼會在你身上?」老毒婆子那宛若毒蛇的目光死死盯著王梟。

「很簡單啊,本座宰了他,搶來的。」王梟微笑道,「你這位師弟自私得很,明明知道難逃一死,卻不毀掉感應玉符。他應該是想讓我把你們這些同門都料理了,送去跟他作伴吧。」

「血口噴人,水榭師弟不是這樣的人。」另外一名水天一線的高手冷聲道。

「小子,你不會以為吃定我們了吧?」老毒婆子冷笑道:「老身承認你是天縱之姿,假以時日必定是一方豪傑,不過現在對上老身,估計還有些不夠看吧。更何況我們三人聯手……」

「真是井底之蛙啊。」王梟也懶得多說什麼、斬龍戰刀躍然在手,「老妖婆,你當年暗算我青薇宗高手,這筆賬、也是時候算算了,來吧、本座仁慈,賞你個痛快的。」

「動手,屠了他!」老毒婆子怒喝一聲,搶先出手、身形宛若炮彈一般向王梟射來,半途、左掌前伸、一記陰冥鎖玄手飛出、綠汪汪的手印直指王梟胸腔。

老毒婆子動手的同時,其餘兩人自然也不敢怠慢、雙劍橫空,一人劍氣如同波浪一般滾滾而來,一人則是劍之本源融合金之本源。二人的實力都只能算是第二等級的普通玄王,在本源之力控制方面卻是差了沈毒鳩不止一籌。

「陰冥鎖玄手?最討厭這種無聊的手段了。」王梟冷笑一聲,混合本源領域撐開、將三名敵人全完納入其中。

一入本源領域,三名敵人的實力差距立時顯現出來。那老毒婆子雖然也被壓制了、但憑藉第八重的水之本源力,竟然還能比較自如的行動,也能抵消不少本源領域的壓制。而其餘二人卻真是陷入了泥沼之中,行動速度何止慢了一半。

「本源領域,你是無敵玄王!」老毒婆子心中大駭,「不可能,你才十七歲,入門才一年多、不可能的。」

「有什麼不可能的。」王梟冷冷一笑,斬龍戰刀揮出、將臨近的陰冥鎖玄手手印劈碎,身形曼舞、瞬間整個本源領域之內都布滿了王梟的幻身,刀隨身走、勁氣滌盪。

「啊……啊」兩聲慘叫過後,兩名普通玄王隕落當場。

沈毒鳩卻是來不及解救,只能奮起雌威、將手中墨綠色戰刀揮舞的滴水不漏。

「水天一色」戰刀宛若一浪浪水波,捲起的水之本源力和刀罡融合在一起,將王梟布下的本源領域攪的晃動不止。

「哼,困獸猶鬥!」王梟冷哼一聲,卻也沒施展出法天象地神通,只用本源領域和絕強的爆發力便將老妖婆牢牢的壓制在了下風。

二十餘個回合之後,斬龍戰刀掠過、一顆大好頭顱拋飛而起。

飛起的頭顱目光怨怒且不甘的看著王梟,「為什麼、為什麼會這麼強。我本已經可以踏足玄皇之境,為何還要壓制修為不突破,來趟這渾水、我不甘吶!」

「不愧是頂級玄王、已經極度接近無敵玄王的存在,若不是靠著混沌星辰訣的爆發力,只靠本源領域的話,估計還得花一番手腳。」王梟微微有些讚歎道,本源領域進入七重八重天之後、只要修鍊功法不過分垃圾、進入玄皇級的幾率還是很大的了,這老妖婆卻是可惜了。

「希望水老師,李嬸他們別碰見那百里端雲他們、否則結局只怕不比這老妖婆好多少。」王梟心中忽然有些擔憂起來。

青楠有青鴛聖守護傍身,遇上無敵玄王、即便打不過、憑藉青鴛聖靈也能輕鬆逃脫,如果再加上臨行前王梟給她的夢魘金蟬蠱王,只怕百里端雲也未必能從她手中討得好去。倒是李嬸和水凝心有些麻煩。

「司徒霸,我們青薇宗都有那些人來了?」通往五行神山核心區域的路上,一襲水藍色一群、仿若出水清蓮一般的卓雅與一名來自司徒家族的長老一前一後的趕路。

那司徒霸看向卓雅的眼神有些閃躲,時不時的有一絲陰狠卻又猶豫的目光飛出。

司徒霸是司徒家二長老、卓雅曾隨師尊逍遙丹聖見過此人。

不久之前,老傢伙深陷一處困境,恰逢卓雅經過此地、便出手救下了他。如果沒有司徒無量的反水、司徒家無疑是站在青薇宗這邊的,卓雅不知詳情、還以為是同盟高手、竟然答應了這老傢伙一路同行的要求。

「這個,貴宗的水凝心水教習、血刀李琦靈,戰神王梟、另外還有一位無敵玄王雲素加盟,除此之外尚有二十餘名玄王高手。」司徒霸微笑的解釋著,「事先我們司徒家和青薇宗已經結成同門,可惜那東南域的李家卻是反水投向了皇族一方……」

「啊,戰神王梟?」卓雅微微一驚,「難道王梟師兄如今也是玄王修為了,還有雲素……」

「那是自然。」老傢伙為了誘拐暗算卓雅,一番話說的真真假假,將王梟的事迹刪刪減減說了一番。

重生暴力千金 「真沒想到,師兄竟然這麼厲害,看來我的抓緊修鍊了。」卓雅暗自點頭道。

「小丫頭,你小心些、這老東西沒安好心。」玉佩器靈的聲音忽然在卓雅腦海中響起。

卓雅聞聲,臉上卻是不動聲色、心中卻多了一絲警惕。

就在此時,司徒霸腰間的一張感應玉符卻是微微顫動起來,「太好了,左近有我同族高手,卓雅小姐、我們一同過去看看,興許能碰上你們青薇宗的高手呢。」

「好吧,你前面帶路。」卓雅沒有絲毫猶豫的應承道。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165章阿卓的實力百猿山

「二長老,這位是?」一條赤紅色的河流旁、一名身著黑袍的司徒家長老唯唯諾諾的站在一名面帶金色面具的高手身後,那金面人卻正是琴心的兩名護衛之一。

司徒霸領著卓雅從空中緩緩飄落,一見那金面人、司徒霸臉上便現出了驚喜之色,「沒想到金護法也在,那真是太好了。」

「嗯」金護法疑惑的看了看忽然出現的卓雅,這看似輕柔無比的小妮子、卻給人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好了,既然你們齊聚一起、那本座就先行一步了,相信合你們三人之力、應該也有能力應付一些危險了。」

「金護法,且慢……」司徒霸見金護法要走,連忙出言制止。

「哼,你還有何事?」金護法冷眼看著司徒霸,「難道要我帶你們幾個累贅上路嗎?」

「不是,我們怎麼敢勞煩護法大駕、只是……」司徒霸說著,忽然不動聲色的一掌向身旁的卓雅拍了過去。

「找死!」卓雅得器靈的提醒,早已經有了防備、司徒霸一出手便迎來了猛烈的反擊。纖秀的手掌飄飄洒洒,彷彿沒有半點威力、看似速度不快,但卻帶著一股莫名的令人心悸的力量直接穿透虛空與司徒霸的手掌碰在了一起。

「咔咔」一連串骨頭碎裂的響聲之後,司徒霸彷彿一個破抹布包一般倒飛出去、七竅噴血,灑滿長空。

「你……,怎麼可能?」司徒霸踉蹌著站穩身形,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小丫頭,年余前、這小丫頭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小玄士,自己一個手指都能滅掉的存在,怎麼轉眼間卻擁有了如此恐怖的實力。

「桀桀,真是有意思、沒想到又冒出了個高手。」金面護法眼中閃過了一絲凝重,冷厲的目光中還有著一絲髮現獵物的欣喜,「司徒霸,這是怎麼回事兒?她是誰?」

「她是青薇宗逍遙丹聖的小弟子卓雅,年前不過還是一個小小的玄士,哪知道消失一段時間之後竟然成了玄王。」司徒霸連忙解釋道:「金護法,這小丫頭的天資看來比那個王梟還要恐怖,留下她是一大禍患。」

「青薇宗?」金護法眼中閃過了一絲奇異之色,「這個窮山惡水的小地方、竟然接二連三的出了兩個妖孽,真是奇了怪哉、看來這真是個風水寶地啊。」

「司徒霸,這是為何?」卓雅有些不解的看著司徒霸,「難道你司徒家也反了青薇宗了?」

「嘿嘿,青薇宗、很快就沒有什麼青薇宗了。等古遺迹探險塵埃落定、就是你青薇宗滅亡之時。」司徒霸不無得意的道。

卓雅聞言、俏麗的臉上顯出了一絲與她清純性子極不相稱的煞氣,「好啊,既然你們想滅青薇宗,那我就先滅了你們!」

聲音剛落,便見卓雅整個人的氣息忽然一變、變得冰冷無比,整個人的膚色也變成了雪白色,宛若白瓷一般,額頭之上、一顆雪花印記忽然忽然。

周圍數十丈內的溫度瞬間跌破冰點,其一雙秀足之下的紅褐色石子瞬間覆蓋上了一層霜華、爾後竟然禁不住低溫的冷凍,紛紛爆裂開來。

奇異的寒流籠罩之下,司徒霸和另外一名司徒家玄王長老只覺得軀體快要被冰凍了,體內的玄氣竟然有了凝滯的跡象,流轉速度變慢了不少。二人心下大駭、連連驅動玄功才稍減了不適之感。

「嗯哼?又是聖靈傳承,真是越來越讓人驚喜了。」金護法滿是驚愕的看著忽然像變了個人的卓雅。

只見金護法雙手向前微微一探、一對金色抓套瞬間覆蓋雙手,爾後一道薄薄的金光鋪設開來。

「金之本源領域?哼!」卓雅冷哼一聲一柄湛藍色長劍落入手中、劍尖虛划,一個布滿寒霜的世界同時降臨、飄灑的雪花在寒冰領域中肆意飛舞,宛若細小的刀鋒、無堅不摧。

同樣是本源領域、但卓雅的冰寒領域卻有著雪心聖靈的加持、就像雲素所擁有的月之心聖靈一般。混合之下、倒不如說成冰雪領域更為貼切。

你道卓雅為何能在短短一年左右的時間從一個還未進入本源之力門欄的小丫頭一舉成了擁有本源領域的無敵玄王級強者。

其一是因為她本人天資不錯,又恰好適合上古至尊強者雪心之主的功法、猶如一塊璞玉經過雕琢之後,自然會發揮出令人炫目的光芒。

其二卻是那雪心之主留下了系統性的傳承,另外還有那器靈的言傳身教。而最重要的是、雪心之主留下的許多至寶起了關鍵性作用。無論是提升修為的、還是提升境界的寶物都是敞開了供應的,除此之外還有每隔一段時間的高強度對練。

與之相比、王梟得到的沖雲府傳承雖然絲毫不差。但是那沖雲道人卻是吝嗇得緊、除了功法傳承之外,幾乎沒有給王梟任何輔助性寶物、光有個沖雲府在那兒還沒本事帶走。相比起王梟、小丫頭卻是幸福得多了。

「小娘們,來吧!」金護法冷哼一聲,右拳一揮、一個金色虎頭飛出張牙舞爪的向卓雅撲了過來。

「鏘鏘鏘」金之本源領域和冰雪領域相互糾纏碰撞。被納入領域之中的兩名司徒家長老卻是成了被殃及的池魚,雖然他們有心幫忙、卻起不到多大作用,反而成了累贅。

到了無敵玄王這個層次的對戰,也只有諸如水凝心、李嬸這一層次的頂尖玄王才有資格掠陣,至於普通玄王卻只有乾瞪眼的份兒了。

「啊……」小半刻鐘之中、兩聲慘叫相繼傳來,司徒雄和另外一名司徒家高手相繼隕恨。二人翻翻滾滾、一路殺到了赤色水域的上空。

境界上二人幾乎旗鼓相當,但卓雅卻有著雪心聖靈、自然要強過金護法不少。再加上雪心之主傳下來的劍術秘法、卻是將那金護法牢牢壓在了下風。

不過這金護法也不是易與之輩,一身拳法滴水不漏、刁鑽狠辣、卻也給卓雅造成了不小的壓力。

「今天你一定得死!」卓雅恨極了此人,鐵了一顆心要將其誅除,「殺了你,師兄就少一個威脅,哼哼,敢和青薇宗為敵、你必須死!」

「嗤……」湛藍色的劍氣直衝天際,衝破了本源領域的壓制、帶著一縷血光在赤色江面上拖出了一道看不到頭的水牆。

「啊!」一隻帶著金色拳套的手臂拋飛出去,接著、金色流星衝破冰雪領域的壓制,不要命的向遠處逃去。

「別追了,追不上的。」人形玉佩中傳出了一絲讚許的聲音,「此人用了自損的禁術。」

「便宜他了,沒想到我的最強一劍竟然只斬下了他的一隻手臂。」卓雅有些不滿的收回了長劍,全身氣息一變,重新恢復成了以往的模樣。

「抓緊時間吧,先去取了你師尊遺留下的東西,然後去五行神山。」玉佩器靈連聲催促道:「這些人既然來了,肯定會去五行神山爭奪那方天五行印的,到時候就能見到你那個什麼師兄了。」

「終於,找到路了。」經過小半日的遊盪找尋,王梟的探索之地終於與之前拿到的地圖有所重合了、接下來按圖索驥的尋找,卻是更方便了。

「離匯合還有一天多時間,先順道去百猿山看看。」王梟想了想,直接御空而起、向著正東方方向飛去。

百猿山,是除了遺迹核心區外,王梟最為在意的地方,核心區域據說藏有方天五行印全本秘典和一部地級頂階功法。而這百猿山卻盛產一種鍛體靈液、卻是正好用來修鍊混沌星辰訣。

源途下來,總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危險、許多奇奇怪怪的厲害生物不停的襲擊。但這些危險差不多只能對普通玄王境水準的高手構成生命威脅,對於王梟來說卻是算不得什麼的。

小半個時辰之後,一個高聳入雲的巨山出現在王梟眼前,騰空而起千丈之高后。便能看見雲端之上的光景,那巨型山峰的頂部卻是一個平頂、十數里方圓,草木鬱鬱蔥蔥、各色靈異果實墜壓枝頭,真是一個難得的世外桃源。

放眼看去,平台中央的一個小平原上卻有著一個高高矗立的白玉雕琢而成的祭壇,祭壇中心是一個丈許見方的池子,池中一灣殷紅色猶若果酒的液體散發著誘人的香氣,老遠便能聞到。

祭壇之下,十二頭足有兩人來高的白色巨猿各自手持一根看不出質地的白色棍子,警惕而又肅穆的觀察著周圍的動靜。

祭壇下方、卻有著百餘頭大大小小的白色猿猴在草坪上嬉戲玩鬧,其中一個小土坎上、一頭毛髮隱隱泛著金光的巨猿仿若王者一般躺著,幾頭小猿猴正在給它揉捏著。

遠遠地,王梟便能感覺到這群傢伙身上的凶煞之氣,和一般的玄獸完全不同。

凶獸、這是完全迥異與玄修和玄獸的物種,它們天性暴戾兇殘、即便實力再高,靈智也不會開化的物種,天生不感悟本源之力、卻能憑藉實力利用本源之力。不修玄氣、卻有著恐怖至極的肉身,其肉身堪比金鐵神兵、爆發起來威力極強。

本文由小說「」閱讀。 要說並封為什麼敢誇下如此海口,咱們還是得先說一說這個言靈秘術的歷史由來。

咱們說過,太古諸王用萬物之靈創造出了泰坦、矮人與侏儒,而後自然之子對矮人與侏儒施加了血肉詛咒,讓他們退化成了巨人族、精靈還有先民。巨人、精靈還有先民又在自然之子的帶領下,用萬物之靈毀滅了泰坦,並讓太古諸王陷入了沉睡。

在那之後,巨人與精靈帶走了萬物之靈,而先民則繼承了泰坦的部分遺產。

這個遺產就是文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