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之前劉星川還在思考為何伊伊發出的生命之光會被樹巫族人發現,原來生命之光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這也是伊伊睡了兩個時辰依舊感覺異常疲憊的原因,那是體內能量過度消耗產生的!

至於樹巫族人為何不能感知大火發生的時間和位置,現在只有一個可能:大火是突然產生,而且產生徵兆的時間太短,這可能是樹巫族推測術的死穴!

當然,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時,劉星川心中更加疑惑了:這些能夠自燃、並且會產生人臉的「怪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雖然劉星川心中很疑惑,但他也知道現在並不是思考的時候,甩了甩頭將思緒拉回現實,劉星川開始加大能量輸出力度。

片刻之後眼前的大樹已經完全被藍色的能量包圍,圍繞在大樹周圍的火焰因為沒有空氣和燃體,正在熄滅。

深深吸了一口氣,劉星川查看了一下體內的能量,讓他感到無奈的是,自己才包裹住兩棵大樹,能量便消耗了十分之一,這讓下去眼前的火勢根本抵擋不住。

此時的劉星川才知道當初伊伊包裹住所有燃燒的大樹,到底有多麼吃力,也正是因為這樣,劉星川對求無欲族長等人口中的生命之光感到異常好奇。

稍稍嘆了口氣之後,劉星川再次向周圍一棵正漸漸浮現人臉的大樹衝去。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過去,雖然森林大火併沒有被劉星川和巫神兩人撲滅,但值得高興的是,他們終於將火勢控制,並沒有讓其無限制的增長。

再次用能量包裹住兩棵大樹之後,劉星川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體內能量消耗得七七八八,已經不能再做什麼了。

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劉星川就地而坐,一邊努力恢復著能量,一邊注視著不遠處的巫神。

話說巫神的實力還真不是吹噓的,她用能量包裹大樹的速度跟劉星川根本不在一個檔次,更誇張的是,她居然能夠同時控制十餘股能量,包裹住不同方向的大樹,而且經歷這麼長時間,她的速度沒有絲毫衰減的速度。

不過劉星川知道,即使是巫神拼盡全力,也不可能熄滅整片森林的火焰,每次她用能量包裹住這棵樹的時候,另一棵又突然燃燒,當他控制住身前十米範圍的火焰之後,另一個方圓十米的大樹又突然著火,根本就像是永無止境一樣。

看到這種情況,劉星川深深嘆了口氣,現在唯一能夠期盼的就是伊伊,或許只有她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控制整個森林的大火,畢竟她發出的「生命之光」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包裹住所有的大樹,其速度之快,又比巫神高了不止幾倍。

當然,劉星川很明白,這並不是伊伊的實力有多厲害,而是她發出的生命之光好像本來就是自燃的剋星。

打坐半柱香時間之後,劉星川體內的能量已經恢復了三分之一,正準備向身邊一棵變幻出人臉的大樹衝去時,劉星川腦中突然靈光一閃,緊接著他狠狠的暗罵了自己幾句之後,劉星川身上的其實開始急速攀升。

眨眼之後,劉星川低吟道:「召喚術!」

隨著他話音落下,一股淡淡的花香傳開,劉星川整個身體完全被藍色花瓣包圍,顯得異常美麗。

看著召喚術成功,劉星川笑了笑,自己好久沒有打架,在這關鍵時刻連召喚術都差點忘了!

稍稍平復有些緊張的心情之後,劉星川飛快向周圍正緩緩變幻出人臉的大樹衝去。

在召喚獸藍精靈的幫主下,劉星川用能量包裹住大樹的速度明顯提升了數倍,而且連續包裹住數十棵大樹之後,劉星川發現自己體內的能量才消耗了一點點,這讓他很是高興。

其實劉星川現在根本不敢將自己體內的能量消耗得乾乾淨淨,因為他害怕能量耗盡之後,救了自己兩次的那位至少武神境界的女子會突然出現。

上次在水澗地域的守望之城,女子突然出現時候的情景劉星川還記得很清楚,當時女子二話不說,似乎完全是不受控制一樣對著周圍的人發動攻擊,要不是在關鍵時刻老伯出現幫忙水虞公主抵擋了一下,現在水虞公主肯定已經在與她的祖宗吃飯…

而現在自己這邊控制森林的火勢完全就靠巫神,如果哪位女子在自己能量耗盡之後突然出現,接著不受控制的胡亂攻擊,那這片森林很可能會化為烏有——有可能是她與巫神纏鬥耽誤了控制火勢,還有更大的可能是整片森林會被兩人爭鬥時候外泄的強大能量摧毀。

當然,這些也只是劉星川的猜想,這一切都基於自己能量耗盡之後,武神境界的女子突然出現,而且會不受控制一樣的向周圍攻擊。

雖然劉星川不敢肯定,但他賭不起,一旦猜想成真,那自己可就惹了大麻煩。

在他思維運轉的時候,身邊又有近二十棵大樹被藍色能量包圍,圍繞在他們身邊的火焰也開始熄滅。

「沒想到你居然能夠將召喚術學習成功!」看著劉星川在召喚獸下輕鬆的樣子,巫神突然出聲道。

她這話將劉星川說得一愣愣的,什麼意思?看不起自己?什麼叫「你居然能夠將召喚術學習成功」?

想到這裡,劉星川狠狠的瞪了巫神一眼,雖然現在這時候不適合爭吵,但自己瞪她兩下還是可以的。

看著劉星川的眼神,巫神笑了笑道:「不要這樣看我,在你學習召喚術的時候,如果不是運氣太好,你不可能成功的!」

聽到巫神的這句話,劉星川突然想起自己學習召喚術時候的情景,當初好像是為了救水韻兒,自己在藍精靈戰鬥的時候想與它簽訂契約,而就在藍精靈要拒絕時,水韻兒突然對其發動攻擊,召喚術也因此學習成功。

這樣看來當初好像真的是自己太走運了,而這件事一直沒有引起自己注意,現在巫神突然提起,仔細一樣之後,還真像她說的一樣,要不是運氣好,召喚術能否學習成功真不好說,畢竟自己當時也連續失敗了六次。

不過劉星川此時很疑惑,為何巫神會知道呢?難道又是推測的?

「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想了一會,感覺完全沒明白之後,劉星川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沒什麼意思,只是說以你的體質,想要學習召喚術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巫神看了劉星川一眼,淡淡的說道。

她這話讓劉星川更加疑惑的,自己體質是異目體,對於異目體學習召喚術來說並不存在她所說的「幾乎不可能」,可她說得如此肯定,那應該是有所根據,這根據又是什麼? 「我的體質?整個異目大陸幾乎所有人都是異目體,我可從來沒聽說過異目體學習召喚術異常困難的言語!」劉星川想了一會,很是疑惑的說道。

聽到劉星川的話,巫神很驚奇的看了他一眼,側著腦袋思考了一會之後,巫神淡淡的笑了笑道:「原來你還不知道啊!」

「知道什麼?」 王的女人誰敢動 劉星川此時更加疑惑了,不過他心中突然湧出了一個想法,難道巫神所說的與單眼異目有關?難道自己真是單眼異目?

雖然之前自己也懷疑過,但當時也只是推測,而且心中並不希望自己是單眼異目,所以這件事很快便被忘卻。

現在經過巫神的提醒,自己突然再次想起,結合水墨城主所說,單眼異目會在遭受重創的時候爆發出無上能,而自己在無意中爆發過一次強大的能量,雖然還不能肯定是無上能,但自己也從來沒有聽說過異目體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更何況水墨城主介紹京陵城大戰時說到,自己母親是單眼異目,如果水墨城主說的是真的,那自己很可能跟母親一樣也是單眼異目,畢竟自己遺傳母親的單眼異目體質還是能夠說通。

「沒什麼,我隨便說說!」巫神再次看了劉星川一眼,淡淡的笑道。

劉星川聽后沒有說話,看樣子巫神也不想告訴自己真相,可這又是為什麼?如果自己不屬於單眼異目,那巫神所說的「體質」是怎麼回事?

如果自己真的是單眼異目,那巫神不告訴自己的真相只有一個:體質為單眼異目並不是什麼好事,也可以說他代表著一種潛在的危難!

想到這裡劉星川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心中明白,第二種可能性很大。

「不要瞎想了,相比你心中的疑惑,眼前的事情更加重要!」看著劉星川呆在原地思考,巫神一邊控制能量包裹住正要自燃的大樹,一邊出聲提醒道。

聽到巫神的話,劉星川醒悟過來,現在最要緊的是保護身前的這些人面樹身「怪物」,其他的事情還是等到以後再說吧!

就在劉星川準備再次發起能量的時候,突然一股強大的能量急速向這邊衝來,緊接著一陣陣流光閃現,求無欲族長、伊伊、楊志俊、水韻兒、水虞公主還有一大群樹巫族弟子出現在兩人身前。

剛剛站穩腳步,伊伊快速向劉星川走來,看了巫神一眼之後,關心的問道:「沒事吧?」

劉星川對著伊伊笑了笑表示不用擔心之後,遲疑的說道:「你們那邊的解決了?」

伊伊點了點頭道:「解決到一半的時候,收到你們這邊發出的消息,所以耽誤了一些時候!」

劉星川微微想了一會之後,對伊伊道:「那你現在還能不能撐住?」

聽到劉星川這樣問,伊伊微微皺了皺眉,思考片刻之後道:「不知道,只能儘力了!」

說完之後伊伊正準備再次使用生命之光的時候,劉星川突然將她攔了下來。

頓了片刻之後,劉星川走到求無欲族長身前道:「按照巫神的說法,只要用能量包裹住自燃的大樹兩個時辰,它們的危險就會暫時解除吧?」

求無欲族長看了劉星川一眼,他並不知道劉星川說的是什麼意思,稍稍想了一會之後,微微點頭。

劉星川笑了笑道:「既然這樣,那現在也不用伊伊出手了,你們樹巫族這麼多高手,用能量包裹住這些自燃的大樹兩個時辰還是足夠的!」

此時求無欲族長算是明白了劉星川的想法,這傢伙不是吃虧的主啊!不過說實話,剛剛自己還真沒想到這一點,自從知道伊伊是森林守護者之後,自己似乎也開始有了對生命之光的依賴。

暗叫一聲「慚愧」之後,求無欲族長對著劉星川笑道:「思維轉換還挺快的,嘿嘿,話說這兩天我看出一件事,你對伊伊姑娘的關心似乎遠遠超過了對其他兩位姑娘!」

求無欲族長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讓劉星川大跌眼鏡,沒想到看起來神秘無比的樹巫族族長也會開這樣的玩笑。

「我只是在想如果伊伊的能量用完昏迷,沒有她的感知能力,森林再次發生大火你們該怎麼辦!」看了伊伊一眼,劉星川笑著解釋道。

求無欲族長聽了劉星川的話微微點了點頭,安排一起前來的樹巫族人前去滅火之後,求無欲再次走到劉星川身前,看著劉星川和伊伊半天沒有說話。

「怎麼了族長?」劉星川發現族長似乎有什麼話要說,但正在猶豫,便開口問道。

再次思考了一會之後,求無欲族長深深吸了口氣對著伊伊說道:「我希望伊伊姑娘能夠留在樹巫族!」

聽了求無欲族長的話,劉星川笑了笑,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

「不留,辦完事之後我就要跟小川他們一起離開!」聽到求無欲族長的話,伊伊馬上拒絕道。

伊伊的表現,求無欲族長和劉星川幾人都猜到了,當初伊伊從迷霧森林中到來月明谷、水澗地域尋找劉星川,肯定不會就這樣離開的。

微微嘆了口區之後,求無欲有些無奈的說道:「你們知道這些能夠自燃的大樹到底是什麼嗎?」

聽到他的話,劉星川微微一愣,自己一直在疑惑,這些能夠自燃,而且會出現人臉的大樹自己從來沒見過,其實聽都沒聽說過。

看到劉星川幾人疑惑的神情之後,求無欲族長再次嘆了口氣,有些傷感的說道:「他們其實都是樹巫族族人!」

求無欲族長說出的這句話將劉星川幾人都嚇了一大跳,樹巫族人?不可能吧?大樹怎麼會是樹巫族人?

「其實樹巫族人都是由這些人臉大樹演變而來的,大樹存活五百年之後,便會自動變成人形,而且也擁有相當於七級魔人的實力!」求無欲族長淡淡的說道。

頓了頓之後他繼續道:「只是近兩千年,不知是什麼原因,一些存活時間即將達到五百年、離化成人形只差一步的大樹突然出現這種奇怪的自燃現象,我們沒有絲毫辦法,後來上一任巫神將自己的生命當做祭品,終於推算出森林守護神的存在!」

劉星川終於明白為何第一次見到森林大火時,整個樹巫族沒有人出來救援,終於明白為何在伊伊預測到森林即將發生大火時他們如此緊張、甚至不惜出動樹巫族的所有力量,也終於明白為何樹巫族會出現高手比菜鳥多的格局! 「推測術還要用生命當做祭品?」劉星川聽了求無欲族長的話,有好奇的問道,據自己所知推測術也是一種修鍊功法,除了修鍊做火入魔之外,還沒聽過使用自己修鍊的功法需要用生命當做代價的情況。

劉星川的話讓求無欲族長愣了一愣,片刻之後他有些為難的說道:「並不是所有的推測術都需要用生命做祭品,上任巫神推測出森林守護神是很特殊的例子!」

聽到求無欲族長的話,劉星川點了點頭,這還差不多,如果所有的推測術都需要用生命當做祭品,那樹巫族早就從異目大陸上消失了。

不過此時劉星川心中還有一點疑惑,既然上任巫神連伊伊的存在都能推測,那為何現任巫神不能夠推測出還沒有化為人形的樹巫族人何時會自燃?自燃到底會出現在哪一範圍?以及自燃的原因?

這些疑惑讓劉星川微微皺了皺眉,側著腦袋稍稍思考之後,劉星川猜測的說道:「我想樹巫族的推測術應該有三點缺陷,第一,推測術不能推測樹巫族人,包括後來加入的族人,第二,推測術不能推測出具體的時間、地點,第三,推測術需要時間醞釀!」

劉星川這話一說出來,求無欲族長和一邊的巫神臉色都變了數變,沉吟片刻之後,求無欲族長無奈的笑道:「說的不錯,不過這些都是樹巫族的秘密,你是怎麼知道的?」

劉星川笑了笑,第一點從他們尋找伊伊便可以看出,如果他們的推測術能夠推測自己的族人,那些即將化為人形樹巫族人自燃的原因早就明了了。

如果他們的推測術能夠推測出具體時間、地點,那自己和伊伊幾人來到樹巫族的時候他們便會知道,根本不用在伊伊發出生命之光的森林中尋找。

至於第三點,按照巫神的說法,她能夠推算出自己、水虞公主、水韻兒的身份,但卻不知道自己幾人來到樹巫族的目的,這隻有一個解釋,推算還在進行,巫神沒有得到準確的答案!

看著劉星川只是微笑,並沒有回答的意思,求無欲族長也笑了笑沒再逼問,而一邊的巫神看著劉星川,眼色中閃出一絲欣喜。

「族長大人、巫神大人,自燃的族人已經完全被能量包圍,暫時脫離了危險!」就在這時候,二巫使突然飛到劉星川幾人身邊,恭敬的說道。

求無欲族長點了點頭,正準備說話的時候,猛然他臉色一變,微微皺了皺眉之後,惡狠狠的說道:「三星樹巫師傳來消息,樹巫師和土巫師之間又起了爭執,這群傢伙真是麻煩,關鍵時刻也不給我消停一會!」

聽到求無欲族長的話,劉星川愣了一愣,自己早就知道樹巫族存在十二樹巫師和十二土巫師,可來到樹巫族這麼長時間,卻從來沒見過他們,連族長祭祀的時候他們都沒有參加,這倒是有些奇怪。

「為何樹巫師和土巫師沒有參與救援?」想了一會,劉星川看著一邊正在生氣的求無欲族長,好奇的問道。

求無欲族長微微嘆了口氣,平復心情之後道:「樹巫師和土巫師之間因為推測術不和,這段時間他們喋喋不休的爭論,連祭祀都不參加了!」

聽到求無欲族長的話,劉星川很是疑惑,一般情況下,樹巫師和土巫師是不可能違背族長意願的,一旦違背,肯定會被族長重罰,可聽族長的話他好像並沒有這意思,這又是怎麼回事?

「這有些不對吧?他們不參加祭祀,族長大人居然不對其處罰?」就在劉星川疑惑的時候,一邊的楊志俊突然出聲道。

他這話一說出來,一邊的水韻兒、水虞公主還有伊伊都點了點頭,很顯然,他們也對樹巫族混亂的管理感到無語。

再次嘆了口氣之後,求無欲族長無奈的說道:「處罰?怎樣處罰?按照族規他們全部都要被處死,你們說我能這樣做嗎?」

聽到這裡,劉星川微微嘆了口氣,這事情還真不好解決,本來樹巫族族人自燃的原因還沒有找到,樹巫族面臨空前的危機,要是在這時候將地位僅次於族長的十二樹巫師、十二土巫師全部處死,那必定會引起樹巫族族人的恐慌。

不管怎樣說,樹巫師和土巫師作為樹巫族的頂樑柱,跟隨他們的人肯定不在少數,就算是在平時想要動他們恐怕都很難,再說即使沒出現恐慌,也沒人跟隨十二樹巫師、土巫師,樹巫族猛然失去大量高手也肯定沒落。

「呵呵,按照族規處罰,樹巫族肯定沒落,不按族規處置,肯定引起另外一群人不滿,畢竟樹巫師和土巫師這個位置會有不少人惦記,嘿嘿,族長大人這是遇到難題了!」笑了笑之後,劉星川淡淡的說道。

求無欲族長聽後點了點頭,對於劉星川的話他很同意,這也正是他心煩的。

頓了頓之後,劉星川疑惑道:「可我沒想通,樹巫師和土巫師之間到底在爭論什麼?」

「還能爭論什麼,這群人整天爭論的是樹巫推測術和土巫推測術到底哪一個更強大,特別是最近出現的族人自燃,更是他們爭論的焦點,兩方對族人自燃的原因各持己見!」巫神揮了揮手,有些不滿的說道。

劉星川聽后想了一會,很奇怪的問道:「將他們兩方的辦法都試驗一次不就行了!」

巫神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事情沒那麼簡單,他們兩方有一方提出的辦法一旦試驗失敗,後果將不堪設想!」

巫神這話讓劉星川皺了皺眉,事情發展成這樣還真棘手,輕易試驗一旦失敗後果不堪設想,如果不試驗,首先兩方的爭論不會終止,更嚴重的是,有些不明白緣由的族人還會認為族長和巫神不顧自燃族人的死活,連小小的試驗都不肯。

不過這件事說起來還真有些蹊蹺,首先自燃是突然出現的,而且暫時找不到原因,這有些奇怪,再者在這關鍵時刻樹巫族兩方頂樑柱因此爭吵,引發族人之間相互猜疑,更巧的是其中有一方提出的方法根本不能輕易試驗。

這所有的東西結合起來,事情恐怕就不是簡單的爭論了! 「不是說推測術不能推測樹巫族人嗎?那他們還爭論個屁?一個個提出解決自燃的方法都是臆想得來的吧?」聽到巫神的話,楊志俊馬上嗤之以鼻道。

「與其爭論不休,還不如一起努力暫時控制族人的自燃!」此時水虞公主也出聲道。

巫神聽后看著幾人沒有說話。

求無欲族長想了一會,有些擔心的說道:「這正是問題所在……」

「混蛋,怎麼打起來了?」求無欲族長話說到一半,猛然大聲喝道,將一邊的劉星川等人嚇了一大跳。

「呵呵,回去看看吧!」聽到求無欲族長的話,巫神淡淡的笑道,她的語氣中沒有絲毫憤怒,好像還有著些許的欣喜,這讓一邊的劉星川再次迷糊了。

頓了頓之後,巫神繼續道:「所有樹巫族人馬上趕回樹巫族!」

說完之後巫神又轉頭對劉星川幾人笑道:「就麻煩你們幾個留在這裡守護著這片森林了,呵呵,樹巫師和土巫師之間的矛盾畢竟是樹巫族內部事情,你們還是不要參加了!」

聽到巫神的話,楊志俊瞪了她一眼,在一邊小聲嘀咕道:「什麼內部事情!族人自燃的事情都被我們知道了,還有什麼怕泄露的?」

劉星川此時也很迷糊,按道理說巫神和求無欲族長並不會介意這些,不然之前就不會主動要求自己幾人前來幫忙滅火,要知道這樣做可是了泄露樹巫族的秘密。

而現在僅僅只是樹巫師和土巫師發生衝突,這件事情相比樹巫族秘密來說只能算小事,可他們為何會故意丟掉自己幾人?葫蘆里到底賣的啥葯?

看著楊志俊不滿、劉星川疑惑的表情,巫神和求無欲族長也沒有解釋,對著幾人笑了笑之後,整個樹巫族族人猛然消失不見,當然,這其中不包括那些還沒有化為人形的族人。

側著腦袋想了一會之後,劉星川感覺樹巫族其實並不是外界傳說的那樣平靜,至少自己幾人來到這裡之後,奇怪的事情接連發生,這其中巫神和求無欲族長兩人的行事風格也讓人捉摸不透。

想到這裡,劉星川微微嘆了口氣,每次都是這樣,自己的事情還沒開始入手,便被別人的事情包圍,這到底是自己太愛管閑事還是自己逃不過錯綜糾纏的命運?

「在想什麼呢?」看著劉星川思考得入神,伊伊不自覺挽住他的手臂,好奇的問道。

思緒猛然被拉回現實,淡淡的笑了笑之後,劉星川道:「在想尋找蘇珞該從哪裡下手,呆在樹巫族的這段時間,我稍稍查探了一下,這裡所有人的稱呼都是根據地位來的,像什麼巫神啊、三星樹巫師之內的,根本沒聽過任何人的真實姓名!」

頓了頓之後,劉星川繼續道:「答應水墨城主來樹巫族幫忙找人,也是想趁機找到殺死庄爺爺的兇手、以及參與摧毀京陵城的另外兩個城市,可現在倒好,自己的事情一件沒辦成不說,還被糾纏到了樹巫族的爭端中!」

聽到劉星川的話,伊伊也微微點了點頭,看了劉星川一眼,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可話到嘴邊又被她噎了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