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頑童話剛說完,沈傾便看到眼前出現了一個虛霧形成的身體。

還算是慈眉善目。

沈傾還在想著,便看到老頑童一團氣息直接撲倒了生命之樹上。

貪婪的允吸著。

沈傾還是小看了生命樹的功效。

老頑童就這麼的在沈傾的面前,沈傾一直都開著火眼金睛,所以很清晰的看到了老頑童的變化。

老頑童的靈魂似乎越來越凝鍊。

整個虛影也是愈發的真實了起來。

就這樣,四個人就這般的在生命之樹下,閉眼,修鍊。

日子一晃眼,便過去了一個月。

這一日,小白覺得修鍊實在的煩悶,便來找沈傾玩遊戲。

「沈傾,我要玩那個之前的那個五子棋,挺好玩。」

五子棋是小白跟著沈傾一起去地球上時,學會的。

之後,便會一直纏著沈傾,陪他玩五子棋。

不得不說,小白卻是是聰明絕頂了!

從教會她之後,沈傾是再也沒有贏過了。

沈傾覺得,若是小白代表華夏與參加世界五子棋賽,那必定是穩穩的冠軍了!

可惜,這樣的事情,只能是想想而已。

自然,沈傾很快便被小白打的落花流水,小白好像是樂此不疲。

就喜歡玩這樣的遊戲,然後看著沈傾。

哈哈大笑。

「咦!沈傾你快看!」

「看什麼啊,大吼大叫的?」

沈傾已經對小白這樣的行為是見怪不怪了。

」千里弟弟啊!「

聽到小白說單千里,沈傾立馬轉過身,看著單千里的位置。

這個被生命樹枝蔓包圍形成的繭,此時正在薇薇的顫抖著。

在動!

沈傾定了定神,發現它還在動。

沈傾和小白便站在一旁,細細的看著它。

從開始動,到後來的幅度很大,到最後的簡直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將近半天的時間都快過去了。

「沈傾,要不然你休息一會吧,我看著千里弟弟就好了。」

沈傾搖了搖頭,她必須親眼看著單千里出來才放心。

但凡是單千里的一丁點兒的動靜,她必須寸步不離的守著。

就在這時,沈傾和小白,便看到被枝蔓纏成的繭,此時如同一條條極其靈活的蛇一般。

沿著特定的紋路開始漸漸鬆散了起來。

不消一會兒,所有的枝蔓,便全部離開了單千里的身體。

此時的單千里雙眼緊閉,身體上沒有任何的衣服遮蓋,宛如是一個剛出身的嬰兒一般。

只是單千里的肌膚,有著一股子晶瑩剔透,就像是世間最為純粹的深海之水一般。

即便單千里沒有穿衣服,沈傾和小白,也沒有貿然的行動。

他們在等,等單千里醒過來。

只見單千里濃密的眼睫毛此時一張一合,微微的動著。

隨後便看到了單千里的眼睛緩緩張開。

一雙比星辰還讓人覺得清澈的眼睛,此時更是讓人看著覺得無法形容的美好。

單千里看到沈傾的第一眼,立馬撲了起來,一下子就掛在了沈傾的身上。

「傾姐姐」軟軟糯糯的聲音。

小白卻是在旁,咳咳咳了幾聲。

單千里這才轉過身,「小白哥哥,你回來了呀。」

「是啊,可是千里弟弟的眼中只有傾姐姐啊。」

「哪有哪有,這只是突然間的反應嘛」小白紅著臉辯解道。

「好了,先把衣服穿上吧。」

小白笑著說道。

「穿衣服?誰要穿衣服啊?」單千里看著沈傾,又看著小白,並沒有啊。

要穿什麼衣服啊/

「千里弟弟,難不成你要這樣不穿衣服,一直抱著你的傾姐姐嗎?」

「胡說,『小白哥哥才不穿衣……」單千里低頭,便看到自己此時赤果果的身體。

啊!一聲大叫,單千里瞬間消失在兩人的面前。

沈傾看著單千里消失的背影,「這速度真是極點了啊!」

小白正想說話,卻聽到沈傾繼續,「千里的這皮膚,真是好啊,讓我都羨慕不已。」

小白好想說,難道你一點也不害臊嗎?

雖然你和單千里是姐弟,可是你們沒有一點兒的血緣關係,

居然這麼光明正大的看著小千里的身體啊。

等到單千里返回來的,穿著一身天藍色的小長衫,一張白凈如玉的臉上,此時還殘留著紅暈。

「小千里,怎麼跑的那麼快?」

小白捉狹的看著單千里,笑著。

「小白哥哥壞,都不提醒人家。」

「千里,你這可就是冤枉哥哥了,還不是哥哥提醒你的,要不然你可得抱著你傾姐姐到什麼時候啊。」

「哼,不理你。」

單千里看著沈傾,「傾姐姐,我似乎凝成肉體了。」

「真的?」沈傾這才用火眼金睛打量著單千里,然後使勁捏了一把單千里有彈性的小屁屁。

「果然如此啊。」

「傾姐姐,我現在還可以飛啦/」

一聽這個,沈傾楞住了,單千里學會說謊了?

這可不是好事啊。

「真的會飛?」

小白問道。

「當然咯,小白哥哥你會嗎?」

小白裝作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想了想,然後很深沉的說,「我好像會吧。」

沈傾笑著看著小百合單千里,「你們可真是一家人啊,吹牛還組隊一起來啊。」

沈傾現在心情好,自然是不在乎。

「傾姐姐,你幹嘛不相信我?」小白嘟著一張小嘴,看著沈傾,似乎很委屈。

「好好,相信你。」

「我就知道傾姐姐不會不信我啦。」

小白說完,呼哧一下,身後便長出了一對玉石般的翅膀。

撲棱撲棱,單千里便飛了起來。

繞著沈傾一圈,還得意的看著小白。

小白一看單千里的得瑟勁兒,在看到沈傾目瞪口呆的樣子。

瞬間二話不說,身後也出現了一雙翅膀,這翅膀有些類似於鳳凰的翅膀,卻似乎又有不同。

這翅膀要比單千里的翅膀大多了。

。 小白翅膀一扇,身旁都帶起來一陣風,可見他翅膀的威力。

小白只是幾步,便飛到了單千里的身旁。

唯有沈傾,站在地面上,抬頭看著他們。

「經過多少往事,奔走南北西東,飄泊流離的遊子,走的好辛苦,又是一個想家的夜,月亮又送給我孤單。

淚眼望月心茫然,為何一年又一年,借我一雙翅膀吧。

我想要飛回家鄉,一杯一杯孤單的酒啊,催我如夢回家。」

沈傾突然間哼起來這首歌。

看著小白和單千里,可以飛,沈傾是由衷的開心。

雖然說她的心裡其實也狠羨慕。

正在沈傾回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小白突然飛了下來,一把將沈傾抓住,丟在自己背上。

然後和單千里並排著,開始飛行。

沈傾回過神的時候,便看到了小白丟自己的一幕。

隨後便坐在小白的背上。

三人就這樣,在這個被遺忘的仙境裡面,放肆的飛翔著。

因為飛翔,他們也見證了這個仙境的大而遼闊,這個仙境里的奇珍異獸。

連綿的山脈,其實更像是山丘,只是依舊鋪滿了花草。

這裡的異獸均沒有攻擊性,似乎很是和善,在看到他們的時候,會咧著嘴笑笑,然後離開。

飛了約莫大半天,直到累了,幾人才回到了生命樹下。

「傾姐姐,這顆樹,我很喜歡,可不可以折下來一枝,留做紀念?」

單千里總覺得這棵樹給他的感覺很是親切,這種感覺沒有東西可以替代。

就如同是回到了母胎之中一般。

被一種溫暖的感覺包圍著,就如同是魚兒徜徉在大海之中一般。

「不可以哦,千里,這棵樹已經是經過了數萬年,很有靈性,你可以問問看,如果他願意,自然會給你,但是我們不可以自己去折。」

單千里好像是聽明白了沈傾的話,直接跪了下來。

「樹爺爺還是樹奶奶,我是單千里,我很喜歡這棵樹,我保證做個好孩子,可以給我一枝您的枝蔓嗎?」

沈傾和小白聽著單千里的話,不由的笑了起來。

只是他們還沒有說話,便看到如同沈傾拿到的枝蔓一般。

這個過程再次重複了一邊,最後在單千里的胸口,化成了一個印記。

「嘿嘿,謝謝樹爺爺樹奶奶。/」

單千里很是開心,然後隨手對著胸口一點,胸口的玉瓶和生命樹枝便出現在了單千里的手中。

好像是隨心所欲一般。

「我也要。」

小白看著沈傾和單千里都有,也不由的開口道。

跪下來之後,小白也絮絮叨叨的說了一些話,然後一條枝蔓對著小白的腦袋砸了砸。

沈傾和單千里頓時大笑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