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樂笑道:「有些事情或許周王還未和你們說!因為同為北斗星尊弟子,所以皇室和周家異常親密。當年皇室推翻先朝的時候,周家在其中出了大力。要不是周家,皇室也不能做到這個位置上。也就是說,皇室其實是周家推上去的。當年皇室也有和周家共掌帝國的意思。不過被周家拒絕了!周家沒有大野心,一直遵循先祖遺言,讓世人後代都鎮守鶴城。」

「當年,周家也是有著長老團的,而且周家的長老團要強過任何一個主城長老團。就算是皇室,也不見得能和其媲美。但是後來因為長老團前去一處華夏遺地,全團消失,周家才沒落下來,周家也因此再沒有長老團,能撐住場面的,就直剩下一脈相傳的城主了。正是因為如此,皇室也漸漸和周家疏遠了起來。」羊樂說道,「直到這一代周王橫空出世,皇室的目光又才注意到周王。但是,此時的周家已經不是以前的周家了,帝國多了一個周王這樣的強者是好事,但是皇室又怕把握不住他,於是在鶴城開始安排一個個官員,鶴城到最後不是周王一人說了算了。」

聽到這句話,許楓倒是明白了。心想別的主城城主都如同一個土皇帝,而唯獨只有鶴城複雜。許楓心想,當初趙家的那一場陷害,就是算計周王。周王這樣的人物,趙家是殺不了的。但是他們能猜到皇帝的心思!要是周王因為陷害不滿反抗皇室的關押,那就是和帝國作對,皇室肯定要殺他!要是陷害落實沒有找到證據證明周王清白,那皇室自然不會容忍一個有異心的人。

許楓當時還奇怪,為什麼周王的實力能被趙家那樣的小人物陷害。現在才完全明白了過來,原來這其中還有著這樣的秘辛。之後皇室動用周王做武王,怕就是因為周王被關押的安分吧!

「難怪我沒有聽到周揚那傢伙說有長老團的事情,原來是這樣的緣故。」許楓笑道,「幸好如此,要不然周揚會更加囂張了。」

羊樂卻不可否置的說道:「武王也是一個有手段的人!至於有沒有長老團,以前沒有,誰知道現在呢?」

這一句話讓許楓愣了愣,隨即看著羊樂說道:「你知道些什麼?」

羊樂笑道:「也不確定,只不過族中那位大能曾經談話間不經意透露,說曾經碰到武王浩浩蕩蕩的帶著上百人,其中實力最低的都達到霸主。」

「嗤……」

不只是夏妃暄等人都深吸了一口涼氣,連許楓都險些沒有被嚇的站起來。一個霸主就是俗世的一方霸主了,可是周王居然帶著上百個最低實力都有霸主之境的玄者,那……

「好了!不說這個了!」許楓不好再說下去,要是這傳到皇室耳中,就算周家沒有造反的心,怕皇室都會認為周家有意圖。

「嘿嘿!」羊樂嘿然一笑道,「你們放心,只是族中大能才知道,他知道分寸,不會隨意泄露出去的。」

「那就這麼辦吧!一個月後,葉家商會和暗閣都入駐羊城。」許楓對著羊樂說道。

「放心!」羊樂站起來,許楓讓隨從去送他。

夏妃暄看著羊樂離開,她甚至還為反應過來,但是事情就這樣塵埃落地了。看著許楓平靜的面容,夏妃暄忍不住嘀咕了一聲,「害我擔心的半死,卻沒有想到他都計劃好了!」

許楓笑了笑也沒有說什麼,送走羊樂的隨從,這時候也走到許楓面前說道:「樓主!護法大人帶給了我一個消息!」

「什麼消息?」許楓問道!

「副樓主在距離羊城三百里的位置,發現了幾條靈脈。」隨從說道。

「靈脈?」許楓心中一喜,他正要找靈脈,「怎麼找到的?」

「聽說那裡是一片遺地廢墟,不過其中有著華夏文字。」隨從說道。

「華夏文字?」許楓驚訝,「你是說這廢墟和華夏族有關?」

「應該沒有吧,副樓主大人和護法大人不久前找了許久,除去查探出可能有著幾條靈脈之外,其他的什麼發現都沒有。估計只是正好有華夏文字而已,畢竟世上太多人以能刻印華夏文字為榮!」隨從說道。

許楓點了點頭說道:「不管有沒有,去看看就知道了。」

隨從就等許楓這句話,馬上高興的點頭:「我去安排!」

看著兩個隨從離開,許楓對著夏妃暄說道:「你是回京城,還是和我一起去?」

許楓問這句話的時候,都等著被夏妃暄拒絕,可是讓許楓沒有想到的是,夏妃暄居然說道:「我跟你去吧!」

看許楓獃獃的看著她,夏妃暄疑惑的問道:「我不能去嗎?」

許楓搖搖頭,「只是沒有想到你會願意跟我去。一直以為你都是恨不得離我遠遠的。」

一句話讓夏妃暄面紅耳赤,想到許楓以往對許楓的態度,又忍不住撲哧一聲笑裡面起來:「誰叫你以前那麼討厭?」

「那你的意思是,現在不討厭了?」許楓笑眯眯的看著夏妃暄,嬌媚無端,很是誘人,讓許楓感覺舒心。

「現在只是沒以前討厭!」夏妃暄咬著她誘人的紅唇,散發的誘人光澤。

……

許楓讓一個隨從回去告訴蕭依琳還要晚些回京城,這才帶著夏妃暄和另一個隨從前往羊樂說的地方,趕路有些急。畢竟蕭依琳下個月就要走,許楓也想和她多呆一些時候。

「你怎麼來了?」許楓到達廢墟所在地的時候,胡偉驚訝的看著許楓,「不是去處理羊城的事情嗎?處理完了?」

許楓看著面前的少年,皮膚古銅色,正是許楓嚮往的那種健康色,骨架卻比許楓要大一些,所以看起來也比起許楓更加成熟,這讓許楓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丫的,你告訴我你騙了多少少婦了?」

這一句話讓胡偉鄙夷的看了許楓一眼,也沒有說什麼,指著腳下的廢墟說道:「有沒有辦法把這些東西搬開?」

許楓順著胡偉的手指看過去,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大坑,大坑之中是一片廢墟,古牆殘碑,一看就是一座城池的廢墟之地。只不過歲月的痕迹,讓其埋葬在下面。

「讓人挖不開?」許楓問道。

「我不想和傻子說話!」胡偉看了許楓一眼,隨即冷漠的說了一句,帶著幾分鄙夷之色。

聽到這句話,許楓差點沒有跳出來罵胡偉兩句,心想你才傻子,你一輩子傻子。看著胡偉那雷打不動的冷漠,許楓心中自我安慰,心想就當被狗咬了。這麼一想,許楓頓時就開心了起來。

「什麼材料?居然挖不開?」許楓看著大坑之中的殘牆,一道力量轟了下去,這一轟下,掀起看上百米的泥土。

當這些泥土塵埃落定,許楓看著那些古牆,居然只是斷了不到十米的距離。這讓許楓驚訝不已,剛剛他一擊的力量可是有著名宿之境。要是普通的牆壁,百米也能輕易轟的粉碎。可是這古牆居然只是斷了十米左右。

這麼堅硬的古牆,要是想要挖得話,普通玄者不知道要費多少力氣,還不見得能挖出來。

許楓身影一閃,落到大坑中央,在大坑之中的玄者見到許楓,對著許楓恭敬的喊道:「樓主!」

許楓點了點頭,隨著他們說道:「那些印有華夏字的東西在哪裡?」

暗閣成員馬上帶著許楓前往,許楓定眼看過去,在大坑的邊緣位置,石牆上印著一行行華夏文字,不過損害的厲害,許楓也看不懂什麼意思。

「這裡的石牆更堅硬,挖出這麼一些,已經耗費了不少時日了。」胡偉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在許楓身邊,「這石牆下有靈脈是百分之百確定的,可是搬不走這些東西,那也得不到。」

許楓感知了一下,發現這裡的靈氣果然比起外界濃厚一些,而且都是這些石牆下滲透出來的,那應該是下面有著靈脈了。

「不是聽說你得到武巫族的道器嗎?也破不開?」許楓問著胡偉說道。

「那是道器,用來殺人的東西,不是用來搬石頭的。等我接受了武巫族的聖器或許可以。不過,我有實力接受聖器,也就不用擔心破不開了。」胡偉淡淡的說道。

許楓點了點頭,對著胡偉說道:「讓所有人都上去,我來試試!」 眾人聽到許楓的話,一個個閃身離開了大坑。他們也想看看,這個一直沒見過出手的樓主,有沒有辦法把這一片廢墟搬開。胡偉也看了許楓一眼,默默的站到一旁!

許楓輕呼了一口氣,慢慢的回憶起當初慕容上祖舞動的軌跡。許楓心神沉入其中,靈識海中的晶瑩靈魂也跳動不已。

暗閣成員看著許楓在大坑之上舞動不斷,一個古怪的看著許楓,不明白他做什麼?難道跳舞能把這廢墟給移動開來嗎?

胡偉皺了皺眉頭,但是很快就入神的看著許楓舞動的痕迹,許楓每次帶起一道弧度,天地都有著淡淡的漣漪散發開來,這些漣漪要不是實力夠強,都看不到。

到最後,許楓舞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四周的靈氣向著許楓的方向聚集了起來,力量恐怖而滂湃,匯聚在許楓的周圍,化作巨大的靈氣蠶繭。四周的空間,在這一刻也扭曲了起來。

風雲變色,遮天蓋地的威勢讓暗閣成員愣愣的看著許楓,許楓此時也一道道手印打了出去,手印化作光芒沒入到靈氣蠶繭之中,蠶繭居然縮小,沒入許楓手中消失不見,而在許楓周邊的空間,更是如同摺疊衣一樣,層層疊加,宛如女人的連衣裙,漂亮又讓人心悸。

暗閣成員看著這一幕,心底震動,口中咽口水,此時的許楓處於摺疊空間的中央,其身上爆發出驚天之勢,全身的力量在這一刻都灌輸到他的手掌上,在許楓的手掌處,不管是摺疊如同衣裙的空間,還是四周湧入的靈氣,都沒入許楓的手掌中心。在許楓的手掌處,有著一個漩渦。漩渦不大,但是胡偉看過去,卻看不到盡頭,宛如一個無窮無盡的空間一般。

激蕩天下的氣勢湧出,震動的虛空爆發出驚雷巨響,威震一方!

「乾坤扭轉!給我起!」

許楓怒喝一聲,一掌向著下面的廢墟拍了下去,眾人頓時感覺覆蓋而下的氣勁如同一處世界一般,要把下面的一切都納入世界之中。這樣的錯覺,即使是胡偉都有。

許楓一掌拍下,在廢墟之地,緩緩的裂開一道裂縫,裂縫越裂越大,到最後裂開了數百米之長,裂縫把許楓包圍在中央。

「起!」許楓再次大喝一聲,中間的大陸,居然生生的被一股力量拉起來似地,不斷的身高,廢墟大陸的斷裂之聲不斷。

這一塊大地生生的被許楓伸手給抓了起來,不斷的上升,移動的速度並不快。可是卻震撼眾人的眼睛,一個個愣愣的看著他們奈何不了的廢墟,此時卻被人一手給抓了起來。這要何等力量?

許楓此時也咬著牙齒,額頭之上布滿汗水,體內的力量瘋狂的湧出,努力的控制著手中凝聚成來的力量,把比起山丘還要重的大地給搬移起來。

「九疊乾坤訣,乾坤轉動,移山倒海!」

在許楓的喝聲下,這宛如一座高山的大地,被生生的拔起來,而後許楓一咬牙,手臂猛的一甩,這升到半空的高山被甩到了一旁,然後砸在了地面之上,只聽到一聲巨響,而後地面被震的宛如地震,再次裂開了一道道裂縫。

而做完這些,許楓整個人也虛脫一般,要從虛空掉下來。掉到一般,見跟著他來的隨從激射過來想要把他抱住,許楓嚇了一跳,強自提起幾分力量,激射落到夏妃暄身邊。

隨從見自己抱空微微錯愕,看著落在夏妃暄身邊的許楓,似乎明白了一點什麼,這讓他低聲罵了一句道:「當我就想抱男人不成?」

眾人看著被許楓一己之力給挖出的一塊絕大廢墟,不由愣愣的看著他們的樓主,心中震撼不已。心想,這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做到這點?

「神通?」胡偉疑惑的看著許楓,胡偉很清楚,要是沒有大能的實力,根本做不到這點。而許楓卻做到了,剛剛他施展的力量,有著道痕,很有可能是神通。

許楓點了點頭道:「算不得真正的神通,只是會一點精髓而已,用來移山倒海倒是可以。」

九疊乾坤訣許楓雖然沒有修鍊到慕容上祖一掌一世界的地步,可是卻也懂得幾分精髓。無法凝聚出世界般的力量,但是移山卻還是可以的。利用空間扭轉爆裂出裂縫,然後用扭轉乾坤之勢移山,勉強成功了。只不過,這廢墟的堅固遠遠出乎他的預料,即使使用最適合的九疊乾坤訣,還是把他體內的力量消耗的所剩無幾!

「什麼時候才能達到上祖大人那種地步,達到一掌一世界,那移山倒海就根本不在話下了。」許楓深吸了一口氣,心想以後還得慢慢的回憶修鍊當初慕容上祖的舞動身影。

看著深不見底的大坑,胡偉對著暗閣成員喊道:「隨我一起下去!」

許楓沒有動作,看著胡偉帶著一眾人一躍而下。而許楓卻在瘋狂的吞噬著靈氣。而就在許楓等待著胡偉等人的接過的時候,在這個大坑之中,突然有著幾條轟隆之聲,滂湃的靈氣從大坑之中衝擊而出,靈氣濃厚如同液體,一股覆蓋在許楓身上,許楓瞬間把實力恢復了三成。

而就在許楓驚訝的時候,胡偉等一眾人從其中激射而出,對著一些暗閣成圓大喊道:「沒有達到朝元之境的玄者,全部退後。」

許楓見胡偉那張冷漠的臉都有著幾分變色,不由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底下交錯的靈脈有著數十條之多。」胡偉的身影中有著顫音。

巨星的彪悍媳婦 許楓一怔之後,也面色大變,盯著胡偉說道:「數十條之多?」

胡偉點頭說道:「他們的實力下去也是送死,靈脈雖然不是凶獸,可是想要收取,爆發的靈氣衝擊不是他們能承受的了的。你力量恢復了沒有,你我一起下來,把它們收了。」

許楓點頭,對著胡偉說道:「一個小時之內,能完全恢復。」

「快點!」胡偉說了這句話之後,就沒有再說什麼,看了一眼許楓身邊的夏妃暄,對著她說道,「你距離這裡遠一些。」

「啊!哦!」夏妃暄趕緊後退,和暗閣的成員站在了一起。

下面的靈氣滾滾湧上來,在這股靈氣的幫助下,許楓恢復的比起平常還要快幾分。不到半個時辰,就達到了巔峰。

「走!」胡偉見許楓好了,手中出現了一把長槍,長槍黑光纏繞,散發的氣息讓許楓感覺面對一頭絕世凶物似地。許楓心想,這就是胡偉的道器了吧。

見胡偉如此小心,許楓也手持星陣圖,縱身和胡偉跳入其中。

其中雖然黑暗,可是對於許楓和胡偉的實力來說,這點黑暗並不影響他們的視線。兩人激射而下,很快許楓就看到胡偉說的數十條靈脈。

數十條靈脈在他之下,閃爍著光芒,五彩繽紛!靈脈相互纏繞,生生不息。

「五行俱全?」許楓驚訝的看著下面宛如巨蟒一樣纏繞的靈脈。

胡偉點頭說道:「這些靈脈的擺放都有著規律,怕是有人用靈脈擺的陣法,好大的手臂。數十條靈脈,而且是五行俱全,這就是古族看到也會眼紅。」

許楓點頭,如此靈脈足以造一個洞天福地。就拿許楓的星陣圖來說,要是能取得五行俱全靈脈,這星陣圖的生靈空間也能有著雛形。就算放入生靈在其中,也能保證他一時半刻死不了。

「管他什麼大陣,這靈脈我們都要了。」許楓目光熾熱的盯著底下數十條靈脈,這樣的東西都比的上一件絕品道器了。看到了怎麼能放過。有了這數十條靈脈,到時候再找來一種殺伐之陣,布成大陣,就算是大能也要讓他飲恨當場。

「小心一點!一條條的剝離出來,要不然這些靈脈被驚動爆發的靈氣衝擊,怕是你我都承受不了。」胡偉提醒許楓。

「我從左邊,你從右邊!先小心試探,這雖然不想殺伐大陣,但是小心一些總不會錯。一有異動,先逃。」

兩人一左一右激射而下,胡偉手中道器一轉,在其中頓時激蕩出一股覆蓋天地的戰意,戰意無敵,威壓其中一條靈脈而去。很顯然,這些靈脈是死物,並不能察覺到這股戰意的敵意。只不過,它爆發出來的靈氣,還是濃厚了幾分。

這對於胡偉沒有影響,許楓落在一旁,力量湧出,向著靈脈挑了過去,想要把這一條給挑出來。

胡偉的長槍挑到上面,這條靈脈眼看挑出了三分之一,胡偉冷漠的臉上也帶著幾分喜意。可是,在就要被挑出一半的時候,一股猛烈的吸力把靈脈吸了回去,數十條靈脈瞬間被驚動,暴動起來,纏繞的靈脈一股股靈氣沖其中衝刺而出,宛如洪水決堤一般。

「退!」許楓見狀大聲喊道,腳踏著逍遙遊的步伐,猛的激射而上。

胡偉的速度也不滿,長槍一揮,帶出一道黑光,他的人也如同閃電向著外面爆射而出。

如同決堤洪水的靈氣同樣不滿,衝擊而出雖然帶著滂湃的力量,直轟兩人而去。

許楓力量爆涌而出,星陣圖當在之前,爆發的力量想要擋住靈氣衝擊,而胡偉更是長槍舞動,組成密不透風的槍影,想要擋住這股力量。

「轟……」

一聲巨響,許楓和胡偉都被震的拋飛,砸出了數百米,砸在兩遍的洞壁上,生生的陷入其中。以許楓和胡偉的身體強度,倒是沒有受什麼傷害,只不過兩人心中卻駭然不已,這只是數十條靈脈被驚動隨意爆射出來的力量,要是他們狂暴起來,又會何等恐怖?自己怕是要被當場滅殺吧?!

第三更,求下月票 「這些靈脈環環相扣,動一條會驚動其他的數十條!」胡偉看著許楓說道,「根本沒有辦法一條條剝離!」

許楓看著環環相扣組成龐大陣法的靈脈,對著胡偉說道:「你身具道器,也沒有一絲辦法?」

胡偉說道:「身具道器沒錯,可是先不論我能不能爆發出道器的全部實力。就算能爆發,也不適合!我手中的道器主殺伐,用來殺人不錯。可是,想要挑開這些靈脈卻做不到。」

許楓看了一眼胡偉手中的長槍,長槍幽黑森冷,其中有著一股股殺伐之氣湧出。許楓倒是不知道胡偉到底能掌控這道器多少力量。普通的道器,其中都孕育著道法,所以就是大能碰到手持道器的人都要小心翼翼對待的。要是在一個合適的人手中施展道器,更是爆發出超強的實力。只不過,胡偉手中手持的道器主殺伐,想要剝離出這環環相扣的靈脈卻也極難做到。

「聽說你是域外許家的子弟?」胡偉突然問著許楓。

「你知道?」許楓驚訝的問著胡偉,心想九幽族和慕容古族這麼快就傳出來了?

胡偉點了點頭說道:「暗閣得到一些消息!倒是讓我意外!」

「你知道域外許家?」許楓笑著看著胡偉,域外許家還是相當神秘的,一般的人根本不知道。

「武巫族和許家有過一段恩怨,知道的或許比別人還多。」胡偉說道。

許楓點了點,他沒有問武巫族和許家有什麼恩怨,只是說道:「既然你知道那也免得我下次和你說,我是許家的少主。可能過些時候要去西疆。」

胡偉雖然得到消息知道許楓是域外許家的人,可是消息中並沒有說許楓是許家的少主。這個身份讓胡偉都震了震,他知道許家少主代表什麼意義。

輕吐了一口氣,胡偉看著許楓說道:「既然你是許家少主,那許家沒有給你道器聖器什麼的?」

許楓擺了擺手說道,「光桿司令,只有一個名頭,並沒有得到實際的好處!」

胡偉看了許楓一陣,見許楓沒有說謊,這才嘆了一口氣:「這緩緩相扣的靈脈組成的並不是殺伐之陣,反倒是像是鎮壓什麼。要是有鎮壓封印類得道器,倒是可以展示定住它,我再用道器一條條的挑動剝離,有五成成功的可能!可惜……」

聽胡偉這麼說,許楓不由想到許楓體內的古鼎:「那也未必!」

「嗯?!」胡偉疑惑的看著許楓。

從許楓的身體中,緩緩的飄出一座古鼎,許楓的靈魂力量融入古鼎之中,依舊查探不了一絲一毫的異狀。許楓原本以為,自己的靈魂力量凝聚成型,應該能著手煉化古鼎。但是許楓想錯了,這古鼎雖然和他極其親密,但是許楓用來煉化它的力量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不管多少靈魂力量煉化,都是被古鼎隨意吸收,消失的一乾二淨。到最後,許楓也絕了煉製古鼎的心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