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龍冷笑,這老傢伙居然想推脫,他笑道:「這沒關係,那丹方我這裡有,而且材料我也已經買好了。」

他轉身望向丁掌柜,丁掌柜連忙把靈藥取過來。

「立刻煉製鎮元丹,我已經等不及了。」羅龍道,羅雲的青槁掌毒很嚴重,要儘快幫他控制毒素的擴散。

「各位,如果沒什麼事,老夫先走了。」朱銳哼一聲,向地上的孫子朱宇明走去。

朱宇明哭喪著臉道:「爺爺。」

「啪,丟人的東西。」朱銳又給了他一記狠狠的耳光,抱起他離開了。

走了幾步,他又回頭望了望羅龍,哼道:「小子,這筆帳遲早跟你算回來。」

羅龍向他擺擺手,道:「隨時恭候。」

他知道這回和朱銳的梁子是徹底結下了,不過他並不在意,朱銳不過是他成長道路上所踩的一個小角色而已。而這樣的小角色,在他重新成為頂尖強者之前一定還會有很多。

羅龍從思緒中醒來,把目光望向黃炳,道:「黃會長,請吧。」

黃炳看了看地上的靈藥材料,道:「對我這個三品丹藥師來說,三品丹藥的成功玄很低,五份靈藥材料根本不夠,至少要二十份,還有,你現在催我也沒用,沒有一個月煉不出來。」 羅龍聽說五份靈藥材料不夠,還要煉一個月才能成功,他愣了愣,終於忍不住罵道:「什麼丹藥師公會會長,三品丹藥師?煉一粒鎮元丹居然敢說要二十份材料,一個月時間?我看你根本就是浪得虛名。」

他一開罵,周圍的人登時議論紛紛,黃炳是三品丹藥師,代表了清源縣的權威煉丹水平,這少年居然把他貶得一文不值,就像長輩教訓晚輩,毫無違和感。

黃炳本來就很委屈,聽了這話,也有些氣憤,道:「你不是我這個行業的人,哪裡知道煉丹藥的苦,鎮元丹屬於那種極為複雜的三品丹藥,像我這樣能用二十份材料,一個月內完成煉一份鎮元丹的三品丹藥師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劉元榮經常與丹藥師們打交道,自然知道這裡面的門道,當下也替劉會長辯解道:「黃會長說得沒錯。」

羅龍沒那麼多時間跟他們磨,當下道:「這樣吧,本大師今天親自教你,保證你五份材料,一天之內就可以煉製出至少一粒鎮元丹來。」

黃炳不由得目瞪口呆,他打量了下羅龍,怎麼看他也不像三品丹藥師,而且就算羅龍從娘胎里就開始學丹藥,也不可能超過三品。

「這回你誆不了我,你不可能是三品丹藥師的。」黃炳道。

丹藥師品級沒有達到三品就煉不了三品丹藥。

羅龍冷笑:「沒錯,我是還達不到三品丹藥師的程度,可是誰規定說只有一品、二品丹藥師就不能教三品丹藥師煉丹了?」

「這……」眾人都呆在那裡,這羅龍的想法總是不能以常理去揣度。

「好吧,既然羅大師發話了,那就到我丹房去試一試,還請多指教。」黃炳道。他心裡想,既然你執意只用五份材料,到時候煉不出來就怪不了我了。

黃炳給黃進發餵了一粒止痛的丹藥,抱起他,心裡詛咒著羅龍,領著眾人向丹藥師公會走去。劉元榮也跟了過來,他雖然不是丹藥師,但對煉丹卻一直很感興趣。

見羅龍等人離開,周圍的人也紛紛離開,一名紅葉鎮的武者怔怔站在那裡,他似乎見過羅龍和羅洪二人,好一會,他突然一拍大腿道:「對了,我想起來這兩名少年是誰了,他們是我們紅葉鎮羅家的人。」

「羅家的人?」眾人吃驚地望著那名紅葉鎮武者,「你確定?」

武者點頭道:「絕對沒錯,我見過他們,不過記不清他們的名字了。」

沒多久,紅葉鎮羅家就已經被清源縣各勢力傳得神乎其神。

前夫,請勿動情 羅龍等人跟著黃炳,不一會兒,眾人來到一座寬大而高聳的大樓前,整個大樓用特殊材料打造得雪白一片,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極盡奢侈之能。

羅洪眼睛都看直了,這丹藥師公會看上去比商會還要奢侈,丹藥師職業不愧為大陸上最炙手可熱的武道職業之一。

黃炳臉上現出一絲自豪感,指著大樓對眾人笑道:「這就是丹藥師公會了。」

羅龍不屑地道:「不過就是一間小破房而已,不知道我們的黃會長何來的優越感。」

黃炳被搶白,心裡極為慍怒,卻是不敢跟羅龍頂嘴。眾人都搖搖頭,羅龍生生把人家的高樓大廈說成是小破房,這也太氣人了,他們都認為羅龍嘴刁。

從大樓里走出幾名丹藥師模樣的人,躡手躡腳地把黃進發給抬了進去。

黃炳直接帶著眾人穿過院子,向丹房走去。經過院子的時候,幾名丹藥師學徒正在一個個搭好的石架上用地火烘製著不同的藥液,一個個滿身大汗,大家都知道這是培養他們煉丹的基礎,也沒覺得奇怪。

羅龍經過一個學徒的時候,發現這個學徒石架上的藥液在融合的過程中突然劇烈地沸騰起來,整個石架都在顫動,發出極為刺耳的聲音。他知道,再過沒多久這些藥液就會爆炸開來。這是因為這名學徒沒有用魂力均勻地控制地火和藥液融合的原因。

「快,把魂力加到最大,一邊控制好地火的平衡,一邊控制好各種靈藥的融合……」

見那名學徒還獃獃地不知道怎麼回事,羅龍一把將他拉開,將自己的魂力向地火和藥液中分別打入。過了一會,石架中的藥液又恢復了平靜,按正常的進程繼續融合著。

羅龍抽出魂力,拍了拍那名目瞪口呆的學徒道:「記得掌握好上下的平衡。」

那名學徒望著年紀比自己還小的羅龍,臉色漲得通紅,連忙向他說了聲謝謝,然後斷續他的歷練去了。

黃炳等人互望一眼,看來這羅龍確實有一定的煉丹經驗,不過能教一名學徒煉製藥液根本算不了什麼,眾人也沒放在眼裡。

穿過院子,來到一片丹房群當中,經過一間巨大的丹房的時候,黃炳有意停下來,對眾人道:「各位,這是我們丹藥師公會獨有萬丹寶爐,一次雖然說很難煉到一萬粒丹藥,但幾千粒卻是綽綽有餘。」

煉丹技術發展到現在,已經到了可以量產的地步,這對一些人數較多的大家族、大宗門有利,當然,這隻限於低品丹藥,高品丹藥程序和材料組成複雜得多,自然不可能生產這麼多。

說話間,一陣陣沁人心肺的葯香味從這丹房中傳出來,眾人只覺得心曠神怡。

劉元榮和黃炳是生意合作夥伴,黃炳經常替劉元榮煉丹,所以劉元榮早就見怪不怪了,不過羅洪卻是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丹爐,他忍不住往裡面瞧了瞧,郭燕兒對煉丹也不熟悉,也往裡面看了幾眼。

羅龍這回沒有再挑剔,畢竟這是煉丹的最新技術,他上一世掌管幻刀宗的時候,幻刀宗也用的是這種萬丹寶爐,只不過幻刀宗的大爐比這裡多得多罷了。

黃炳見羅龍這回不再出言諷刺,以為羅龍也沒見過,笑道:「反正不差這一時,大家進去看看吧。」

羅龍本來不想進去,他突然從這丹爐中飄出來的香味中聞到了什麼不對頭的東西,當下笑道:「好,進去看看。」

眾人進得丹房,羅龍仔細聞了聞,證實了自己的鼻子沒錯,皺眉道:「怎麼一股焦味?」

黃炳也感受到了,笑道;「沒什麼,這爐丹藥的外一層燒焦了,這是煉丹常有的事。」

煉丹都有一定的成功率,燒焦的丹藥數量如果在可控制的範圍內,黃炳也不以為意。

羅龍站在原處,把魂力散到最大處,仔細聆聽了一會,搖頭道:「不對,你這一爐的丹藥已經焦到了裡面,如果這樣煉下去,很有可能全部丹藥都報廢掉。」

黃炳笑了:「這不可能的,這一爐丹藥是我自己親自配好的藥材,我已經煉了好幾十爐這樣的丹藥也沒出過什麼大問題。」

主持煉丹的是一名二品丹藥師袁應,他是黃炳最為信任的手下,他看了看羅龍,臉上露出鄙視的神色,接黃炳的話道:「哪來的黃毛小子,竟敢在這晨危言聳聽。」

羅龍冷笑道:「危言聳聽?我告訴你,藥材的配置雖然沒有問題,不過水份少了一些,不,是少了許多。」

一說到水,黃會長的臉色變了變,他一個箭步走到袁應面前,抓住袁應的衣領,嘶聲問道:「袁應,我前幾天叫你把其中一半還不夠濕的藥材入爐前再用水泡一泡,你泡了嗎?」

袁應一聽,登時魂飛魄散,結結巴巴地道:「不……不好,我忘了。」

原來黃炳叫他泡藥材的時候他正好有點別的事,他本來想做好手頭上的事再泡的,不料後來竟然忘記了。

黃炳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這一爐煉的是二品丹藥,價值高得驚人,根據他以往的經驗,這種情況的結果只有一種,那就是煉丹徹底失敗,全部丹藥變成焦炭。

丹藥師公會主要靠替各大商會煉丹謀利,雖然生意夥伴們對煉藥師們比較大度,只要有錢賺,允許他們煉丹出現一些小問題不追究。但這樣一整爐幾千粒的二品丹藥全部報廢的話,黃炳不僅要面對可怕數字的賠償,就算他有那個能力賠償,他的丹藥師公會之名盡毀,沒人再會跟他合作,今後也沒法在清源城混下去了。

更可怕的是,上層公會要是知道了這事,黃炳在公會裡再也無出頭之日,他的前程盡毀。而這一切,都毀在袁 想到自己的一世英名盡毀在袁應手裡,黃炳有一種想要把袁應千刀萬剮的衝動。

「你找死。」

他一腳把袁應肥大的身軀踢出十幾米遠,直撞在牆上,撞得直吐血。袁應知道自己闖大禍了,不敢反抗,從地上爬起來,一個勁地跪在地上喊饒命。

輔助袁應煉丹的還有五名一品丹藥師,這時也一起跪下求饒。

黃炳向袁應揮掌欺上,獰聲道:「我殺了你。」

「殺了他也沒有用,還是想辦法解決問題吧。」羅龍突然道。他可不想黃炳這時候發狂,清源城丹藥師公會裡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三品丹藥師來替他煉鎮元丹了。

袁應一聽,從地上爬到羅龍身邊,抓住羅龍的褲角哭求道:「這位少爺,不,這位大師,你救救我吧。」

羅龍厭惡地一腳把他踢開,冷冷道:「像你這樣玩忽職守的丹藥師,根本就是該死。」

黃炳聽羅龍的語氣似乎他有辦法,不由得收起手掌,疑惑地問道:「難道你有什麼辦法?」

羅龍道:「辦法倒是有,不過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你可要考慮清楚了。」

他前世煉丹無數,什麼情況沒有見過?只是現在這種情況十分特殊,他也只能儘力挽救。

黃炳雖然不大相信羅龍,但這時他已經束手無策,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當下咬牙道:「反正都是死,賭一把了,你說。」

羅龍眼睛里現出堅毅的表情,一字一句地道:「把煉丹的地火加到最大,死命拉風箱,三個時辰后開爐。」

「啊!」

本來就已經有許多丹藥開始變焦,按照羅龍的說法,把地火開到最大,豈不是加快丹藥的變焦過程?

黃炳和袁應愣在原地,只覺得羅龍這樣做似乎不合常理,其他五名煉丹的弟子更是呆在當場。

羅龍見了他們的表情,知道他們都不相信自己的做法,冷哼道:「好,既然不相信我,當我沒說。」

他緊接著道:「現在你們的丹藥面臨全部報廢的結局,已經沒有選擇。如果聽我的話也許還有一半的丹藥可以煉成,如果不聽,等等全部丹藥都會燒成焦炭。該怎麼做你們自便吧,言盡於此。」

說完一推羅洪,道:「走,咱們走。」

「羅大師,別走。」黃炳連忙道。

他有些囁嚅地道:「不是我不相信羅大師,我是擔心按您的做法這丹爐會……」

之後的話他卻沒有說出來,自然是擔心萬丹寶爐突然爆炸,不但他公會損失巨大,而且還會有生命危險。

羅龍早就明白他的心思,笑道:「這丹爐號稱萬丹寶爐,裡面的材料和工藝錯綜複雜,要是你三個時辰就可以燒爆它,也太小看他的發明者了。這般燒法,最少也可以堅持十個時辰。」

當年幻刀宗幾十上百座的萬丹寶爐,羅龍經常親自督促煉丹,自然對它熟悉無比。

黃炳不知道羅龍為什麼這麼熟悉這萬丹寶爐,但卻覺得他說得句句在理。他再不猶豫,一咬牙對五名弟子道:「聽羅大師的,回到你們各自的位置,把火加到最大。」

五名弟子答應一聲,各就各位,把地火加到最大,奮力拉動身前的風箱,黃炳不再需要袁應,親自動手,也拉動了平時很少用的第六個風箱。

呼呼呼,丹爐下的地火越來越大,瞬間吞沒了半個爐鼎,爐鼎底部以可見的速度迅速燒紅起來,這紅紅的光映紅了黃炳等人的全身。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眾人聞得丹爐里迅速變焦的藥味,不禁暗暗懷疑羅龍的做法。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黃炳全身幾乎虛脫了,身上的汗幾乎都被烘乾,平日里他養尊處優,哪裡受過這樣的苦,但為了挽回自己的聲譽,他也是拼了。

孤注一擲。

整個屋子裡瀰漫著難聞而令人窒息的焦味,羅洪早就跑出了丹房,郭燕兒也退到了門口。羅龍沒有動,他必須隨時觀察丹爐的情況。

終於,時間到了第三個時辰。

「把火熄滅了。」羅龍突然叫了一聲。

黃炳也叫道:「熄火。」

六個方向的地火幾乎同時熄滅,丹房裡登時暗了許多。

砰砰砰……

丹爐里發出一陣陣沉悶的爆炸聲。

「完了完了。」袁應臉上露出絕望的神色,丹藥全毀的責任在於他,關係重大,他知道黃炳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黃炳臉色如灰,暗淡無光,爆丹了,他所聞到的還只是焦糊味,看來羅龍的辦法也不行,丹爐里的丹藥全廢了。但羅龍事先已經說了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就是想埋怨羅龍,也不好意思開口。

另外五名弟子怨毒地望著羅龍,想要殺他的心都有了,他們煉丹的資歷尚淺,之前並沒有意識到嚴重後果,按他們想法,這爐丹藥要是煉下去,說不定還沒什麼事。

過了一會,丹爐里的爆炸聲漸漸平息了下來,羅龍命令道:「打開丹爐。」

黃炳有氣無力地對弟子們道:「打開吧。」

轟地一聲,丹爐被打開,一股更重的焦炭的味道從裡面撲面而出,幾名弟子打撈時,只見外層的丹藥居然全部變成了一塊連一塊的黑炭。

眾人的目光緊盯著焦炭,然後如劍一般緊緊盯著羅龍,黃炳只覺得自己被捉弄了,他冷冷地對羅龍道:「這就是你的狗屁辦法?」

面對眾人想要殺人的目光,羅龍臉色如常,對那幾名弟子哼道:「你們繼續往裡面挖。」

那幾名弟子望向黃炳,黃炳還能有什麼辦法,他揮揮手道:「挖吧。」

弟子們繼續往下清理,突然,一縷清香從爐鼎中傳出。

羅龍早就聞到,但他沒有吭聲。

袁應突然大聲道:「成丹的香味。」

他一直期待有奇迹出現,讓自己能夠擺脫命運的桎梏,所以全身最為緊張,這時也是第二個聞到。眾人聽說,都儘力聞了聞,果然,在焦味中似乎還夾雜著另外一種熟悉的味道。這味道很細很淡,但它確實存在。

「沒錯,是丹藥的香味。」黃炳喜出望外,和袁應幾乎是同時往丹爐中望去。只見丹爐中全黑的焦炭當中露出了一點點的青黃色,然而就是這一點點青黃色,成了黃炳的救命稻草。

他伸出手用力一撬,一粒渾圓完整的丹藥出現在他手裡。他再看丹爐里,裡面不知道還埋著多少粒這樣的丹藥。

「快把丹爐里的丹藥給我整理出來,看看還有多少。」黃炳急切地對幾名弟子道。 丹藥師公會幾名弟子用最快的速度把丹爐里的焦炭給整理了出來,果然,丹香越來越濃,丹爐里青黃一片,閃著喜人而耀眼的光芒,一粒一粒,十分醒目。

看上去燒成一團漿糊似的焦炭,中間居然完完整整包裹著幾千粒的二品丹藥,品質還不低。如果沒把外殼打破,根本看不到。

黃炳拿起幾粒丹藥仔細端詳了下,不禁道:「居然還有一半成丹率,這不是在做夢吧?」

就是平常煉丹,有一半成功率已經算是馬馬虎虎的了,更何況是現在這種情況下。

袁應和眾丹房弟子互望一眼,都露出喜悅的笑容,一把懸在心中的劍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心想最少這條命是保住了。

黃炳叫人裝好丹藥后,走到羅龍面前,向羅龍施了一禮:「羅大師,大恩不言謝,今後你有什麼吩咐,老夫刀山火海再所不辭。」

羅龍哼一聲,並不賣帳,冷笑道:「算了吧,我也沒打算救你,只不過是怕你趁我不注意時在鎮元丹里做什麼手腳而已。」

黃炳冷汗直冒,忙道:「不敢,不敢。老夫是真心感謝。」

他不禁問道:「羅大師你是怎麼感覺到這爐丹藥不對勁的?」

羅龍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一個優秀的煉丹師,一定要培養一種對丹藥特殊而敏銳的感知力,有了這種感知力,只要煉丹的時候出了一點點小紕漏他都能察覺出來。但這種感知力要經過千百次錘鍊才能形成,你不過三品丹藥師,還早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