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安也是一愣,剛才她只是想向石聖林賣個乖,為石聖林套出一點話,卻沒想到這石毫竟然如此大膽,連篡位的話也敢說出口。維安心下一驚,驚訝過後就是絲絲竊喜,這下她感覺自己似乎要立大功,走運了,於是連忙趁熱打鐵,更加賣力的問道。

「啊!石毫少爺,你竟然如此厲害,你竟然想當石家家主,你就不怕石家家主知道?這可是要誅九族的!」

「哼!現在我爺爺最近突破了,怕他個屁啊,那個廢物只是一個二級,最多三級的武者,我可是即將晉級七級的強者。」石毫滿臉傲氣,張狂無比,不復剛才平淡的模樣,口氣衝天的激動十分的吼道。

「哼,再告訴你們個秘密消息,我爺爺已經在準備了,準備聯合所有旁系長老,要求修改石家家規,以實力選擇下一代家主!哼哼!你說那個廢物到時候會是我的對手?」

「轟!」大花園內聽到這個消息的眾人震驚無比,這石毫今天是不是腦子壞了,這話他怎麼也敢說出來?於此同時,在大花園內的好多個石家的人突然暈倒,像是說好了一般,一個接一個的倒了下去。

這次不再像剛才那兩個管家一樣,倒下去每人理睬,這次暈倒的人,每人旁邊都突然出現兩個黑甲人,二話不說便拖著這些暈倒的人迅速離開。

而於此同時,這個消息也從城堡外,迅速傳到了城堡大廳內,瞬間大廳內本來觥籌交錯的眾人,遽然停下了聊天,面色閃過絲絲怪異之色,有的凝重、有的震驚,有的竊喜,有的慌亂,更有的臉上閃過絲絲戲謔。

他們知道,這次石家可能因為石毫的這一句話,即將變得混亂無比。而也在此時,石易和李江,突然帶著一群人來到了城堡大廳內,這群人裡面就有石毫的父親外事長老石江榮以及石偉翔夫婦。

人群中許多中老年人,有的聽到這個消息后,眼中閃過一絲憤怒和震驚,目光死死的緊盯著石江榮和一個和石江榮相似老者。而也有一部分則是頭上突然冒出冷汗,臉色刷白,眼神飄忽,走路都有點心不在焉。

石江榮的頭上也是突然冒出滴滴冷汗,眼中神色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反倒是那個和石江榮極為相似的老人,一臉平淡,好像剛剛說的和他沒關係一樣。

石聖林終於等到了這句話,心中興奮不已,本來他還準備以剛剛自己被攔的理由,把石豪狠揍一頓,然後廢了他。卻沒想到這貨竟然如此不堪一擊,連自己一點小小的引誘術都扛不住,什麼話都說了出來,給了自己絕好的理由,這下你還不死?

「啪!」突然,一巴掌打在正說的口沫橫飛,興奮不已的石毫肩膀上,打斷了石毫的狂言。

「嗎的!是那個混蛋敢。。。石。。石聖林!你。。你怎麼能進來?」被打斷了狂言,石毫極度不爽,他正說的興奮呢,誰那麼不知好歹?邊罵邊轉頭看去,看到是石聖林的那一瞬間,他心下為之一慌,說到底,他也只是個旁系的子弟,見到嫡系的少主,按規定是要立即行禮的。

「你的膽子不小嘛,竟然連篡位的想法都敢有,家主那麼想當嗎?是你爺爺的主意?」石聖林按著石毫的肩膀,笑眯眯的問道。

「我。。。」石毫一驚,這下怎麼辦?剛要開口解釋。

「啪!」卻沒想到石聖林根本沒給他任何解釋的機會,直接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他的臉上。打的這個所謂的天才一口鮮血噴出,滿嘴的牙都被打落一般,人更是直接在半空中飛了四五米遠才落了下來。

「你。。你竟然敢打石毫少爺,你個廢物,你是不是找死?」見到石毫突然被打飛,其他幾人頓時一驚,石蘭這個沒腦子的女人更是直接對石聖林吼道。

「哈哈!你竟然敢罵我,看來你也是想死了!」石聖林怒極反笑,這女人還真是找打。當下也是不客氣,一巴掌拍在石蘭那靚麗的小臉上,在石蘭驚恐的目光下,狠狠的一巴掌打的她騰空而起,飛到了石豪的身邊去做伴了。

見到石聖林突然出手,除了石熾,亭中的其他三人眼中具是閃過一絲精光,這樣讓他們都發現不了的速度,能是一個所謂的二級廢物打出來的?或者說這是七級以下的人能打出來的?

「石。。石聖林,你。。你不要亂來,我可是十二管家的獨子,你要是敢打我,我父親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還有你闖大禍了,他可是大長老的孫子,大長老也是九級強者,你敢打他,大長老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石熾見到突然變得不一樣的石聖林,心下一慌,大腦不聽指揮的突然胡言亂語的吼道。

這貨腦子一定不正常,夠奇葩,聽到石熾話的眾人紛紛搖了搖頭,竟然拿人家的僕人威脅人家的主人,這樣的極品僕人究竟是怎麼培養出來的?人才啊!

「呵呵!放心,我不會打你的!」石聖林也被這貨的極品搞的一愣,然後輕笑著拍了拍這貨的肩膀,拿出一把匕首淡淡的笑道:「我會砍斷你四肢,然後等著你父親來不放過我。」

說完,在剛站起身,還沒從被石聖林一巴掌打飛的憤怒中醒過來的石毫和維安等人驚駭的目光中,快速的一揮手,手中的匕首迅速劃過石熾的四肢。

「啪嗒,啪嗒,噗!~~~」過了一秒鐘不到,在石熾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的兩隻手同時往下一掉,接著像是水閘開了一般,他的左右肩膀處突然噴出兩道血柱,身體也向後一倒,兩條腿也徹底和身體分離開來。

「啊!我的手,不要,我的腳,啊,痛,啊,,救命,救救我,~~~」

石聖林則是連看都沒看石熾一眼,轉身毫不停留的迅速向石毫撲去,他剛才可是接到了一個任務,親手殺死石毫,任務獎勵可是一顆九級破級丹,可以讓任何八級巔峰,瞬間晉級九級。

「混蛋!你竟然敢打我,你個廢物,你找死!殺了你,我也是自衛,自然有我爺爺頂著,我不信你爺爺敢與我爺爺死磕!」

石毫怒吼一聲,也是迅速拿出一件生物兵器,瘋狂向石聖林撲來。他修習的石家武技是一個叫做八荒刀的功法,現在已經修鍊到六層巔峰,自信能不費吹灰之力殺死石聖林。

「找死!今天哥就用巴掌拍死你!」

石聖林收起匕首,再次加速,瞬間出現在石毫的旁邊,在石毫驚駭和疑惑的目光中,再次狠狠的一巴掌甩在石毫的臉上。

「噗!」被高高拋飛四五米遠的石毫一口鮮血不要錢的狂噴而出。這次可是極為徹底和平衡,石毫僅剩的幾顆牙齒,瞬間被石聖林全部打落。

「啊!」看到石毫如此不濟,竟然完全不是石聖林的對手,石蘭頓時害怕的放聲尖叫,驚恐不已。

「呱噪!」對於敵人,石聖林可沒有任何別的想法,敵人只有死或臣服的區別。便又是一巴掌打在石蘭已經高高腫起的臉上,使得她的臉瞬間平衡,兩邊一樣高高腫起,沒有還我漂漂拳估計是很難恢復了。

「啪!」石蘭這個二十多歲,才只有四級實力的人,自然不是石毫能比的,瞬間便被石聖林一巴掌打昏了過去。

「你。。你。。」石毫驚恐的瞪大了雙眼,兩腿顫抖的看著一步步走來的石聖林。他不明白,以前那個膽小,懦弱,善良的石聖林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實力又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強? 「哼!廢物,今天本少爺就拿你的狗頭做生日賀禮!」石聖林冷哼一聲,左手一伸,剛好卡著石豪的脖子,把石豪緩緩舉了起來,手慢慢握緊。

石豪臉色瞬間通紅,四肢無力的掙扎著,眼白都翻了出來,漸漸只有出的氣,沒有入的氣了!就在石豪即將徹底死亡的時候,突然,石聖林的後面出現一個人影,狠狠的一拳向石聖林後背砸來。

「哈哈!等你好久了!」石聖林見此,沒有半點意外,冷笑一聲,左手依舊卡著石豪的脖子,右手則是握手成拳向後猛然擊去。

「砰!」轟然一聲巨響,石聖林的身體微微搖了搖,而那個偷襲的人影則是連連倒退,接連退了七八步,才堪堪停住了腳步,臉色難看,嘴角更是掛上了一道血絲。顯然剛剛哪一記硬拼,已經讓他受了傷。

「嘶!八級武者?」來人是一個約四十歲左右,和石江榮長得有幾分想象的人。此人正是石江榮的弟弟,石豪的二叔,石家外執事石皓源。

石皓源見剛剛偷襲都沒有拿下石聖林,臉色一變,一副情真意切的樣子對石聖林道:「放開石豪吧,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管有什麼事,也不需要殺人吧?」那表情,一般人還真會被他騙了,不過石聖林豈會讓他改變自己完成任務的決心?

「二。叔!救。。救我,救命。。」石豪漲紅的臉,見到石皓源眼中閃過一絲希望,那無牙的嘴,連哭帶喊的嚎道。

石聖林冷冷的看了石皓源一眼,淡淡的說道:「呵!石豪一定會死,你來了,也把命留下吧!對少主出手者,誅九族!你們又犯一罪,真是必死無疑啊!」同時石聖林手也在緩緩的用力,他就是要激起石皓源甚至是他們家那個剛進級九級老頭的怒火。

「咔嚓!」

「石豪!混蛋,你該死!」石皓源眼看著石聖林竟然一點都不理會自己,在自己面前生生的卡死了石豪,雙眼一瞪,完全無法壓抑胸中的萬丈怒火,怒吼連連的向石聖林撲來。

石聖林隨手甩掉石豪的屍體,身體一轉,右拳舉起,低吼一聲:「哼!找死!拳出不敗!」接著只見他渾身散發出的一股唯我獨尊的氣息,使得周圍的人體內真氣一陣不穩,更是瞬間壓制住石皓源的戰意,憑空降低了石皓源幾分實力。

石皓源是八級中期的實力,剛才被石豪的爺爺派來這裡,救走這使得他們一下陷入被動的石豪,只要石豪一消失,他們自信還是可以壓下去這事的,到時候完全可以直接說石豪酒後胡言亂語,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現在石豪被殺了,石皓源也徹底陷入瘋狂,和石聖林直接在小花園內打了起來。城堡大廳的不少人瞬間臉色大變,石江榮一臉憤恨中帶著濃濃的殺氣,眼帶毫不掩飾的瘋狂之色盯著石偉翔他們,而石巴格大長老此時也拋掉了那一絲淡定和從容,一臉鐵青的盯著石易,眼中不斷的閃著道道寒芒。

「呵!想不到石家的廢物少爺原來是個隱忍者,隱忍了十幾年,倒是不簡單吶!」眼中藏著殺氣,石巴格大長老一臉鐵青的看著石易,陰沉的說道。

「嗯!不錯,即是在立威,也是在處理叛徒,特別是你這樣的,不要急,今天你們這一系,一個個都必死無疑!」石易則是淡淡的看了石巴格大長老一眼,像看一個小丑一樣,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目地,直接了當的喝道。

「轟!」

石易話音剛落,頓時本來站在石巴格一邊的人,一個個都臉色大變。突然間,便有一部分人像火燒屁股一樣,運起功法,快速的逃離了石巴格的身邊。這一來,石巴格身邊便只留下了二十幾人,這些人不用看,應該都是石巴格的死忠或者說是徹底綁在一起的。這些人實力都不弱,竟然都是八級以上的實力。

而此時城堡的後門也是突然打開,只見一隊隊身穿黑甲,實力皆在七級以上,胸前右黑甲上刻著一個大大的衛字,整整近五百人的黑衛小隊快速走了出來,他們每一個人前方還都用刀劍壓著一個捆綁起來的人。

「你。。你!石易,你好大的膽子,你竟然想殘害同族嗎?見到這些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圍在大長老身邊的二十多人瞬間臉色大變,一片死灰。

「同族?哈哈!你在說笑話嗎?」石易則是冷笑一聲,極為諷刺的看著石巴格。「是不是讓你這條狗姓石姓的時間長了,你就真的覺得你是石家人了?我石家從五百年前亂世開始,就一直是一脈單傳,從來每代偶爾有一兩個女子,其他的都只是一個男丁,五百年來,從來沒有變過,這誰不知道?」

石易站起身,一股王霸之氣油然而生,厲喝道:「你是不是忘了你太爺爺姓什麼?你的太爺爺,當年也只是我石家的管家而已,何來石家之說?所謂的旁系?哼,那只是一個笑話罷了!我爺爺賜你們這些奴僕以人格,以石姓,是希望你們忠心為我石家辦事,把你們從奴僕升為家人,卻沒想到你們這些卑賤的奴僕,竟然敢叛主,還妄圖覬覦石家家主之位,加害我的孫子,你說,我如何留你?」

一頓爆喝,石易喝的石巴格一方啞口無言,他們不是棒子,不會賴!而且這事才五百年,各大家族都有記載,現在都有好多活過五百年的老怪物,這樣的事根本無法狡辯。

大廳下面一些其他家族老人則是不屑的看了石巴格一眼,在他們眼中石巴格就是一個剛突破九級後期便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石家若是真的只有一個九級後期的強者,就不會一直是十大家族中排第一的家族了。而那些小輩不知道這隱秘,現在聽的興趣盎然,一個個眼中閃過道道光芒,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你。。原來你一直把我們旁系當作奴僕?你一直沒尊重過我們?」大長老在石易喝完后,頓時氣得手直抖,臉色狂變,指著石易怒喝道。在他旁邊的那些長老,也是一個個臉露憤恨之色,雙拳緊握,似乎恨不得撲上去拚命一般。

而站在石易這邊的長老,也是有幾個臉露絲絲不自然。在他們看來,自己就是石家分出來的旁系,和別的家族一樣,哪想到原來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自己根本就是人家的僕人,那麼以前自己的長輩怎麼不告訴自己呢?

他們這樣想,卻從來沒想過。大家族賜姓后,一般都是說以後就是一家人,雖然只是旁系,但是這為何要告訴下一代呢?告訴他們不是一家人,不是平白分散家族凝聚力嗎?為了一個大家族的凝聚力,他們的先輩怎麼會告訴他們這個事?而且他們先輩也不會想到自己的後代,竟然出現忘恩負義之徒,竟然敢謀奪家主之位。

另一邊,石聖林和石浩源戰鬥的地方,突然間出現好多黑甲護衛,這些人身上的氣息明顯要比黑衛弱一點,應該是石家另一隻部隊,黑護小隊。

「哈哈!小子,你死定了,看我不拿下你為我侄兒賠命,黑護上,給我拿下這小子。」看到圍上來的黑護,石浩源臉上滿是猙獰的笑道。

那些黑護卻對石浩源的話充耳不聞,一動都不動,反倒是天空中,又出現一個身穿黑甲,胸前沒有黑護和黑衛的專屬字樣,而是刻著一柄大刀的人。

此人一來,便看了石浩源和石聖林一眼,淡淡的開口道:「家主有令!拿下叛徒石浩源!」

「哼!石浩源的命,我要了!你們誰也不許動手!」

看到那些黑護要動手,石聖林厲喝一聲,全力一拳砸開石浩源,不再用他喂招,而是拿出自己的飛劍。本來要動手的黑護,頓時一驚,紛紛停住了腳步,不敢有絲毫的舉動。這神秘的統領大人雖然厲害,是九級強者,但是這大少爺卻更加兇殘,沒見到得罪他的人,動不動就全家都不放過嗎?

「嗯?」那個人臉色愕然之色一閃而過,完全沒想到自己的命令,竟然這些黑護也敢違抗,這小傢伙究竟有什麼魔力能讓讓自己麾下的人都噤若寒蟬?想到這,他便饒有興趣的看起了石聖林的戰鬥。

「你運氣不錯,少爺我決定一劍殺了你!」石聖林拿出飛劍,右手握劍,左手拿著劍柄,緩緩側平放,對著石浩源淡淡的低聲道。

石浩源精神一震,面出一絲凝重之色,眼中更是閃過絲絲緊張,平舉起手中的大刀,凝視著石聖林,靜待他出招。

現在他心中可不平靜,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外界盛傳的廢物少爺竟然有和自己相當的實力,甚至說不定還更甚一籌。本來對方空手,自己都不是對手,現在人家拿出劍,自己還是對手嗎?還能拿下他,保證自己離開嗎?石浩源第一次對自己能從這個傳說中的石家「廢物」少爺手中逃命,感到了一絲懷疑。

如果說本來他準備拿下石聖林是為了給自己侄兒報仇,那麼現在看到突然有不聽自己號令的黑護出現,他知道大勢已去,現在他能想到的就是挾持石聖林,保證自己安全離開。 「尊劍出,無劍擋!」

石聖林突然爆喝一聲,身形一閃,拖出一道道殘影,直接達到了讓那個九級強者都看不清身影的地步,瞬間便穿過了和石浩源之間的五米距離,突然出現在石浩源的後面。

而那些實力不足的,更是只看到一道劃破天空的劍光閃過。而石浩源更是一直保持這那個姿勢,連表情都沒變一下,只是他眼中卻射出了無比絕望的神色,眼中更有絲絲後悔,也許在後悔自己怎麼會和他為敵呢?

石家城堡大廳內,外來的各大勢力幾百賓客正安穩的坐在大廳一邊,淡淡的看著石家處理家事。大廳內此時極度安靜,誰也沒開口說話,石易和李江在高台安坐,一人端著一杯茶,靜靜的品著。

幾百個被抓的人,正被黑衛們用刀劍強壓著,不敢發出任何聲響,大長老那邊的二十幾人,更是一個個鐵青著臉,眼睛噴火的看著安坐的石易和石偉翔夫婦。

動手他們完全不是對手,逃跑的話,笑話,一個剛進入九級後期的武者,你還想在兩個早在九級後期徘徊很久的人手中逃跑?

此時的大廳寂靜無聲,大家似乎都在等待著什麼。

「踏!踏!」

一陣有序的腳步聲傳來,一個身穿金龍炮,上綉一條五爪金龍,一手拿劍,一手拿著兩顆還在不斷滴血的人頭的少年走了進來。

「二弟!」

「浩源!」

就在石聖林剛踏入大廳,眾人紛紛被他手中的人頭吸引,當看清那兩顆人頭是誰的時候,石江榮和大長老一愣,然後便是失聲痛呼。

「想要嗎?打贏我!就還給你們!」石聖林一眼看去,看到兩個面色極為悲痛的人,咧嘴一笑,手一松,放開兩個人頭,任由他們滾落一旁,抬了抬劍道。

「小畜生,你該死!」石江榮怒吼一聲便向石聖林撲來。他就這麼一個兒子,現在都絕後了,這讓他已經瘋狂的無法控制自己了!

「來的好!哈哈!」石聖林長嘯一聲,左腳一踏,以比石江榮還快的速度沖了上去,狠狠一劍向石江榮的臉劈去。

「叮!」

石江榮雖然已經極度憤怒,但是這卻沒有完全打亂他的理智,右手一揮,手中的生物兵器很快成型,擋住了石聖林的飛劍,看生物兵器上那鋒利度和主要獸核,儘是一個七級的生物兵器。

石聖林見一劍被擋,便快速伸出左手,狠狠向擋住自己一劍的石江榮胸前擊去。

「哼!找死!」

石江榮眼中狠色一閃,也是一拳伸出,狠狠的和石聖林來了個硬碰硬。石聖林看石江榮竟然敢和自己硬碰,自然拿出八分力氣,狠狠的一拳和石江榮的左拳撞在一起。

「砰!咔嚓!」

一聲巨響,石聖林微微一晃,倒是石江榮直接被石聖林一拳打飛,退後了七八步才堪堪停了下來。他的左手更是一直在顫抖著,上面傳來了一陣陣的劇痛。

「哈哈!再來!」

石聖林哈哈大笑,再次撲上,一劍橫斬,向石江榮喉嚨劃去,腳下不停,右腿一抬,更是用力向石江榮的小腹踢去。劍叫橫斬秋水,腳叫橫渡虛空,都是傳承來的招式,雖然不是那絕殺武技,但是在凡間也絕對是頂級武技,石聖林現在就是在不斷磨練,讓自己可以徹底融會貫通這些招式。

石江榮不愧是經驗豐富的八級強者,雖然實力比不上石聖林,但是其戰鬥經驗極為豐富。右手一抬,手中大刀和石聖林的劍一撞,便準備借力向後退去,想避過石聖林的狂踹,但是事情哪有那麼簡單。

石聖林在飛劍和石江榮劍撞上來的那一刻,便右手輕輕一抖,功法一轉,用上了吸字訣,牢牢的把石江榮的劍吸在劍上,讓本來準備接力後退的石江榮大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石聖林的一條腿向自己小腹踢來,連抬腿防禦都來不及。

「江榮!小子大膽,還不住手!」石巴格一驚,頓時狂嘯一聲,便向石聖林撲來,右手抬起,一掌狠狠的向石聖林後背隔空拍來。

「哼!找死!」

石易早就在注意石巴格的行為了,看到他一動,當下也是怒喝一聲,后發先至的來到大長老身側,一拳向大長老腦袋打去,顯然是想一擊斃命。

石巴格大怒,眼看石易威勢無比的一拳擊來,只能無奈的變換招式,右手一翻,和石易對了一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