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十幾位真正掌握盤龍宗命運的大能再三商議之後決定,從其他五品宗門勢力的秘境之中抽取足夠的本源之力,來晉陞盤龍秘境的品級。

這個決議通過之後,整個盤龍宗便高速的運轉開來,為了不讓人懷疑,從而達到神不知鬼不覺的目的。盤龍宗開始物色大量的卧底人員打入各大宗門之中,為的就是日後可以抽取秘境本源之力。

而他們最先的目標,就定在四大五品宗門身上。畢竟盤龍秘境是五品頂級的秘境,想要有足夠的本源之力晉級,也只有五品秘境的本源之力才有用。

經過上百年的準備,現在可以說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他們的第一炮就在清乾劍宗打響,可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清乾劍宗居然發現了他們的行動。雖然不敢肯定清乾劍宗是不是清楚他們的目的,但是他們不敢冒這個險。

所以一邊安排進入秘境的人員,一邊調兵遣將,準備等秘境開啟之後,對清乾劍宗發動毀滅性的打擊。

可是讓龍蒼穹吐血的是,進入秘境不到半天的時間,本源珠居然被奪了。更讓他震怒的是,居然有人能夠抹殺他留在本源珠裡面的本命元靈,從而徹底的讓本源珠易主。

就在唐宋抹除他的本命元靈之時,龍蒼穹也身受重創,一絲本命元靈被抹殺,心神相連之下,他的靈魂也遭到了損傷。當然,其實這種損傷不是太大,只要休養一段時間,就可以恢復過來。

可是龍蒼穹受不了這個打擊,所以心神劇烈震蕩之下,傷上加傷,這就比較嚴重了。

暴怒之下的龍蒼穹直接下令,對清乾劍宗發動了攻擊。

盤龍皇室在清乾城的人馬早就已經準備好了,這一次盤龍皇室調集了三位武尊高手,準備將集中李光年,只要幹掉了李光年,清乾劍剩下的兩個武尊高手就翻不起什麼風浪了。畢竟他們這邊,有一位武尊中期的高手,兩位武尊初期的高手。

可以說只要幹掉了李光年,他們的計劃就成功了一半。而另外一半事實上也不用擔心,只要拿下了清乾劍宗,還用擔心清乾秘境裡面的人逃得掉嗎?

但是令盤龍皇室的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原本是想偷襲城主府,卻不想清乾劍宗的人在城主府設下了一個巨坑,一個埋葬他們的巨坑。

清乾城主府作為一個五品大宗門的主城所在,城主府又是太上長老親自坐鎮的地方,怎能沒有一點布置。不但花費巨資布下了陣法,而且還將陣法連通了清乾劍宗的靈脈,也就是說,不但是清乾劍宗的宗門大陣,連城主城大陣,都有靈脈來供應元氣。

而且清乾劍宗還是有備而來,可以想見,當盤龍皇室的人發現中計之後,會是什麼下場。在陣法的作用下,再加上清乾劍宗三大武尊高手齊出,盤龍皇室偷襲城主府的高手全軍覆沒。

盤龍大帝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差點沒氣得吐血,更讓盤龍大帝難過的是,不但針對清乾劍宗的行動失敗了。甚至連針對其他三大五品宗門的行動,也相繼失敗。至此,他們才恍然大悟。

原來清乾劍宗並不是不清楚他們的行動,而是人家早就已經察覺了,只是為了一網打盡,所以一直都隱忍不發而已。這一次行動,盤龍皇室派出了四個小隊,每個小隊都由一位武尊中期,兩位武尊初期的高手帶隊,若干武王級別的高手還有武宗武者。

四位武尊中期,八位武尊初期,只逃回來武尊中期一個,武尊初期兩個,至於武王和武宗一個都沒有,死光光了。

強大的盤龍帝國盤龍宗,鼎盛時期有一位武尊後期,五大武尊中期高手,十二位武尊初期的高手,可謂是五品大帝國中的極品,也難怪他們野心勃勃的想要晉陞到四品大帝國。

可是這一趟卻葬送了他們幾乎一半的實力,讓盤龍宗元氣大傷。當然,他們殘留下來的實力,也比五品宗門要強大得多,就拿那個武尊後期的高手,就可以一人橫掃幾大宗門。可惜的是,他不能動。

只要盤龍宗的武尊後期高手敢對四大宗門出手,氣機牽引之下,肯定會驚動周邊敵對帝國的武尊高手,到時候盤龍皇室要面對的,可不就是幾大宗門的報復這麼簡單。

所以只要盤龍皇室的武尊後期高手還在,幾大宗門也沒有想過要報復什麼,只要把盤龍皇室打疼了,不再打他們的主意就好了。

龍蒼穹便是盤龍皇室唯一一位沒有參與行動的武尊中期高手,不過可惜的是,雖然沒有參與行動,卻也身受重傷。

盤龍大帝接到這些消息之後,整個人都獃滯了,最後求助了老祖宗之後,才發布了命令,從今以後盤龍皇室修養生息,恢復實力為主,如沒有必要,絕對不要招惹其他的五品勢力,特別是四大五品宗門。

至此,盤龍帝國翻開了倒退的一頁。 當然,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盤龍皇室遭到重創的消息還是泄露了出去。一時間,與盤龍帝國有舊怨的帝國,都蠢蠢欲動了起來。要不是忌憚盤龍皇室還有一位武尊後期的絕頂高手坐鎮,估計早就已經展開行動了。

不過也還好,五品大帝國之中,擁有武尊後期高手的非常少,最起碼與盤龍帝國有舊怨的幾個帝國之中,就沒有一個,所以盤龍皇室的位置,暫時來說還是坐得穩的。

外面打得熱火朝天的時候,清乾秘境第四層,唐宋的事情也快要完了。當本源之力吸收到了一定程度之後,山谷裡面的毒障再也支撐不住,所以化為一陣煙霧,似是被什麼吸收掉了一般,整個山谷,徹底的暴露在大家的目光之下。

整個山谷大概方圓千米,雖然站在山頂一看下去有點一目了然的意思,可是下面的植被非常的茂盛,參天巨樹非常的多,所以除了周邊露出來的一角,其他的地方還是看不太真切,想要看清楚,只有走下去,靠近才行。

毒障消失的一瞬間,唐宋的靈識便已經將整個山谷都籠罩,敏銳的發現最後那些迷霧並不是消失,而是被一件物事給吸收了。「果然,這些毒障迷霧並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另有玄機。

「大哥,可以下來了嗎?」王浩然一見迷霧徹底的消失,便迫不及待的道。

唐宋點了點頭,道:「下來吧,你們都下來,然後自己進去尋找機緣,誰找到的就歸誰。」除了那件散發七彩神光的寶物,其他的唐宋還真的沒有必要吝嗇,而現在他已經鎖定了七彩神光寶物的位置,剛剛最後那些毒障迷霧被吸收,正是那件寶物。

叮囑完了之後,唐宋直接縱身下了山谷,然後向靈識鎖定的地方潛行過去。

還好,這裡因為常年毒障籠罩,所以並沒有靈獸在這裡生存,所以唐宋很順利便抵達了靈識鎖定的位置。

看到那散發著七彩神光的東西時,唐宋確實是很意外,是一面旗子,一面散發著七色光芒纏繞其上的旗子。此刻那旗子插在地上,除了纏繞著的七彩神光之外,沒有任何的玄妙之處。

「難道這山谷中的一切都是這面旗子製造出來的?」唐宋有點不相信,一面旗子而已,真的能夠製造瀰漫整個山谷的毒障迷霧嗎? 男神說他很愛你 實在是,現在這旗子上面纏繞著七彩神光,一派神聖的模樣,很難讓人往毒障上面聯想。

要不是唐宋最後時刻靈識鎖定,也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王浩然他們下來之後,就直奔唐宋所在的地方,至於其他的人,則都非常老實的沒有過來找不自在,而是在外面尋找靈藥和材料。

這點自知之明,他們還是有的。

唐宋是跟他們客氣,可是你們不能拿人家的客氣當成好欺負,那會讓你們一無所有,這是武宗後期的武者在王浩然他們追著唐宋的步伐離開之後,對他的同伴說的話。

然後大家都老老實實的留了下來,不敢對裡面的寶物有絲毫的覬覦之心。

王浩然等人很快便到了唐宋身邊,見唐宋傻站著看著一面旗子發獃,疑惑的道:「這就是那件寶物?」

唐宋點頭道:「不錯,看上面的七彩神光,雖然光柱已經消失,可是上面不斷縈繞,確定無疑。」

王浩然很敏感的意識到唐宋的疑惑,道:「這山谷中的毒障迷霧是這旗子製造的?」

唐宋道:「是,在毒障消失的最後一刻,我就靈識鎖定了這裡,最後毒障迷霧都被這旗子給吸收了。」

王浩然走近幾步,可是還是不敢太靠近,仔細的看了一遍又一遍,才回頭道:「這旗子類的寶物還真是第一次看到,居然還可以放迷霧毒障,這到底是什麼類別的寶器啊?」

唐宋翻了個白眼,道:「我怎麼知道,不過估計等拿過來煉化之後就知道了。」

王浩然提醒道:「小心一點。」

唐宋點了點頭,道:「應該沒問題了,這麼久都沒有動靜。」

老牛突然開口道:「主人,要不我去拿吧?」

唐宋安慰道:「沒事,不用擔心。」

嘴裡雖然這樣說,可是唐宋卻還是步步為營,畢竟這旗子釋放出來的毒障迷霧太厲害了。毒性,腐蝕性都很重,沾到一點都可能丟掉小命。

為此,唐宋從玉佩世界中把從李宗仁那裡搶來的風雷棍拿了出來,以備不時之需。當然,長棍還可以拿來探路。

拿著風雷棍,伸到旗子上面,沒有動靜,旗子上面的氣息沒有什麼變化,依舊是七彩神光纏繞,彷彿仙器一般。

唐宋直接用棍子在旗子上面一撩,插在地面之上的旗子凌空飛起,幻化一個真元大手,將旗子抓在手中。沒有任何的異常,唐宋等人都鬆了口氣。

等旗子真正的拿在手中的時候,唐宋這才真正的仔細端詳起來。

「快拿來看看!」王浩然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這旗子了。

唐宋將旗子交到王浩然的手裡,心裡卻是泛活開了,這旗子外表沒有太複雜,上面沒有雕龍畫鳳,只有很簡單的材料紋路。卻始終神光縈繞。

而且旗面只有兩個巴掌大小,製作材料唐宋不認識,旗杆非金非玉,材料唐宋也沒有見過,肯定是高級貨。

雖然看起來很簡單,不過旗子拿到手上的一刻,唐宋的腦海里想起了一個名詞,旗門陣桿,也就是說雖然只是一面旗子,卻可以用來布陣旗門陣。

旗子轉了一圈之後,再次回到唐宋的手上,王浩然道:「大哥,你覺得怎麼樣?」

唐宋道:「我有些想法,但是不知道對不對,你呢?看出什麼來沒有?」

王浩然皺眉道:「我覺得這可能不是一件簡單的寶器,可能是布置陣法的一個部件。」

「何以見得?」唐宋沒想到王浩然也有這個感覺。

王浩然道:「你說這旗子最後吸收了迷霧毒障,可以肯定這山谷中的毒障都是旗子釋放出來的,再者我看這旗子不像是用來戰鬥用的,倒更像是用來布置陣法的。只是具體的我也不知道,畢竟我也沒有修鍊過陣法之道。」 唐宋點了點頭,贊同道:「其實我也有跟你一樣的感覺,只是這個想法想要得到驗證,得有豐富的陣法知識。所以現在不能貿然的煉化,等出去之後再說。」

王浩然點頭道:「我也是這個意思,這東西不確定因素太多了,不能冒險。」

確定了之後,唐宋便將旗子收進了玉佩世界之中,讓一行人大為泄氣,原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寶貝,拿到手之後,卻是大失所望,跟想像中寶物的相距太遠了。

不過很快,大家都收拾起失望的心情,然後開始掃蕩起山谷之中的靈藥和材料。雖然短期之內他們用不到太多的靈藥和材料,但是武道之路,越到後面,這些東西就越重要,這是唐宋從王浩然那裡了解到的。

唐宋可沒有天魔聖宗這樣的萬年聖宗支撐,所以一切都得自己準備好,現在有機會,當然不會放過了。

反正他有玉佩世界,裡面可以裝下無窮的東西。而且唐宋還試著將這秘境之中的靈藥移植到玉佩世界之中,準備做一個試驗,看能不能利用靈藥散發出來的靈氣,滋潤乾枯的玉佩世界。

如果這個試驗成功,那麼說明唐宋的推測是正確的,以後只要找到元晶礦脈,把元晶礦脈移植進玉佩世界,那麼玉佩世界就會有重獲新生的一天。

要知道玉佩世界可是一個真正的洞天世界,而且這個洞天世界的範圍非常的廣闊,至少到目前為止,唐宋還沒有探出玉佩世界的極限在哪裡。

不過唐宋可以斷定,玉佩世界,絕對不是凡間武者能夠修鍊出來的洞天世界。三生輪迴訣,是從玉佩世界之中傳承的,要不以後就叫玉佩世界三生洞天好了。

唐宋心裡給玉佩世界取了一個名字,就叫三生洞天。

現在的三生洞天因為龍淵劍所以有一小片天地獲得了新生,這片區域範圍不是很大,只有方圓千米之地而已,這也是老牛在裡面的生存範圍。現在唐宋把這塊區域內都栽種上靈藥,然後叮囑龍虎獸,不能貪吃了。

龍虎獸進入了三生洞天之後,便開始接受三生洞天的改造,只要將利用三生洞天的完整世界法則構建出真正的肉身,她就可以真正的出現在外界了。

所以儘管這裡面很寂寞,活動的範圍也只是方圓千米之內,可是想想以後的自由,也只是報怨了一下便接受這個現實了。

王浩然他們自然不知道三生洞天的情況,見唐宋連靈藥的泥土都被他挖起來,然後送進洞天世界,不禁道:「大哥,你不是吧,連泥你也要?」

唐宋翻了個白眼,道:「把泥帶著,多一些份量,這個解釋你滿意吧?」

王浩然目瞪口呆,這個解釋也太強悍了,這簡直就是在污辱人的智商啊!

而唐宋應付了王浩然之後,便不再理會他,繼續他的移植大計,到了最後,他不但把靈藥移植進去,連一些比較罕見的植物都給移植了不少進去,弄得王浩然徹底的迷糊了。靈藥帶土進去還可以說是移植進洞天之中,可是植物也移植進去,這就沒必要了吧?

難不成這洞天之中還缺少植物嗎?

要知道,武者修鍊成的洞天,隨著境界的提升而變化,每提升一個大境界,上天都會降下巨大的能量,幫助武者完善洞天。而能夠在武者死亡之後還保留下來的洞天世界,絕對是已經完全完善的洞天世界,也就是最起碼都是武神境,甚至是更高級別的強者留下來的。

這類強者的洞天經過了幾次大境界的突破,裡面的世界法則已經基本完善,除了沒有生命誕生之外,像山川河流,普通的植物之類的,絕對不會缺少。

除非是出現了意外的洞天世界。

當然,眾人之中也只有王浩然會有這樣的懷疑,因為所有人之中,也只有他知道一點關係洞天的知識,其他人,也只是在傳說中聽過這個名字而已,宗門之中就算是過多的記載都沒有。

因為他們的宗門品級太低了,完全夠不到那個層次。

不過王浩然雖然心裡有懷疑,可是卻沒有問出來,既然唐宋不說,他就不問。

十來個人在山谷之中掃蕩了一天一夜,才差不多將整個山谷內的天材地寶給掃蕩內。除非是沒有看到的,只要是看到的,成熟的直接摘采,而沒有成熟的,則直接移植進三生洞天之中。

不過很顯然,僅憑山谷之中的靈藥,是不可能將三生洞天已經獲得新生的方圓千米的地方都種植完,所以唐宋掃蕩完了山谷之後,馬不停蹄的下了山,然後繼續尋找之旅。

唐宋並沒有回三層或者二層尋找,雖然層次越低,面積越寬廣,可是清乾秘境已經存在數千年,開啟無數次,下面幾次更是被翻爛了,就算還有死角相信也不多了,而且找起來更難,還不如留四層。

這時候他倒是懷念起了在五層的日子了,當初怎麼就沒想到這個辦法呢?可惜錯過了好機會啊!畢竟在五層的時候,所有沒有成熟的靈藥,他都沒有動。畢竟沒有成熟的靈藥,摘下來的用處也不大。

隨著時間的推移,距離離開秘境的時間越業越近,唐宋也不想再回五層折騰了。因為五層雖然面積比四層小不少,可是天知道他們傳送上去的時候,會傳送到什麼地方去。

更重要的是,王浩然還要在第四層獵殺靈獸。第四層的靈獸比起第五層來說,明顯多了不少。一邊獵殺靈獸,一邊尋找靈藥,這才符合他們的利益。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進入秘境第六天了,明天就是出去的日子。現在唐宋的三生洞天除了堆積如山的靈藥和材料,還有栽滿了千米方圓的各種品級種類的靈藥。雖然這些靈藥都還沒有成熟,但是依舊散發著濃郁的元氣。

龍淵劍釋放元氣,靈藥吸收,然後又散發出來,改善三生洞天的環境,形成了一個有益的循環。 季嫣然情緒有些低落,隨著離開秘境的時間越來越近,她與季嫣然分別的日子也提上了日程,按照以往的習慣,秘境時間結束之後,他們在清乾劍宗待的時間不會超過三天。也就是說,她與唐宋還有三天的相處時間。

當然,要是確切的說,連三天都沒有。或許這三天之中,他們也只能見一兩次面而已。一想到這個,季嫣然就高興不起來,她已經習慣了唐宋在身邊的日子,如果沒有了唐宋的陪伴,她不知道還能不能習慣。

她多麼希望能夠從此和唐宋呆在一起,最好永遠都不分開。

唐宋見季嫣然情緒低落,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活潑,道:「怎麼了,看你不高興的樣子,誰惹你生氣了?」

季嫣然很想說你,可是話到嘴邊又忍了回去,只是道:「沒什麼,只是覺得時間過得好快,一眨眼我們就要離開秘境了,我還真是捨不得。」

唐宋笑道:「這可不行,秘境每開啟一天,就要消耗海量的能量。就這幾天,就消耗了秘境十年儲存的能量,再不出去,清乾劍宗的大佬們非得哭不可。」

季嫣然就有些沮喪,這個唐宋還真是一個榆木腦袋,這麼明顯的話都聽不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