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木瑤箐一種『反正都考不過,何需擔心的樣子』。

「咳!」木瑤箐本還想要說什麼,卻是瞧見李天辰竟然閉起了雙眸,完全是一副徹底放棄的樣子,只能將後面的話咽入到肚子當中,無耐的嘆了口氣,然後發動了奧迪A3。

一路無話!

約莫著二十多分鐘后,來到了學校。

李天辰推門下車。

神祕總裁,滾遠點! 「李天辰。」木瑤箐車子停好了,然後立刻從後面追了上來:「聽老師一句勸,不管以前的成績如何,都不要自暴自棄,答應老師,下午的時候好好的考。」

「知道。」李天辰點點頭。

「知道就好,那趁著上午還有一些時間,多看點書,惡補一下,雖然我不知道考的具體內容,可聽有人說起,考試的難度並不是很高,你一定行的,給自己爭一口氣,讓那些曾經看不起你的人瞧一瞧,你一定行的。」

顯然,為了鼓勵李天辰,木瑤箐連這種即將法都用出來了。

「謝謝!」

李天辰能夠感受到木瑤箐那種出於真心的關心之情。

都說眼神是心靈的窗戶。

從她的眼中,李天辰看出了那份關心。

李天辰來到班級的時候,班級正在上語文課。

周一的時候,趙曉輝被李天辰給揍了,現在雖然能夠上課了,可右臉上還是貼著膠布的。

若是換做別的老師上課,李天辰說不定還會在門口的地方來一句『報告』,可看到是趙曉輝……

李天辰就這麼走了進來,然後在趙曉輝幾乎要噴火的眼神中走過,徑直的座到了位置上。

藐視,這是赤裸裸的藐視。

若是換做以前,李天辰在他面前敢這麼囂張,趙曉輝絕對是暴跳如雷,罵過去了。

可現在,被打怕了,真心不敢了。 李天辰完全就懶的去管趙曉輝是什麼反應,徑直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書包塞進了抽屜當中之後,下意識的朝著蕭曉曉的位置看了過去。

蕭曉曉正好也看了過來。

兩人的眼神在空氣中交匯,這一次蕭曉曉並沒有像上一次那樣害羞的將眼神躲開,反而是露出了甜甜的笑意,更令李天辰詫異的是,她竟然舉起了粉拳,握緊而起,舉到胸口的位置,然後嘟著可愛的小嘴給李天辰做了一個加油鼓勵的動作。

「這小妮子。」李天辰淡淡的笑了。

他知道這小妮子給自己加油鼓勁,是因為下午考試的事情。

收回目光之後,李天辰倒也沒有取出語文書,而是直接是趴在了桌面。

睡覺!

你沒有看錯,他就是在睡覺!

這些天李天辰都是在修鍊的,不吃不喝也不睡覺。

他還遠沒有達到不吃不睡的地步的。

現在離下午的考試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對於李天辰來說,拿來睡覺補充睡眠正合適不過了。

「真是爛泥扶不上牆。」看著那趴在桌子上睡起大覺的李天辰,趙曉輝忍不住的嗤笑出聲:「這都什麼時候了,你第一時間不是想辦法惡補一翻,來一場臨時抱佛腳,竟然還拿來睡覺這麼浪費,自暴自棄到了這個地步,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下午就是決定你去留的時候了,就你這種成績墊底的垃圾,想考八十分以上?做夢吧。」

趙曉輝心中嗤笑,他可不認為李天辰有能力考到八十分以上。

不但趙曉輝這麼認為,就是班級上其他同學們都不認為他有這個能力的。

一百分的卷子考八十分,對於班上超過一半的同學來說,恐怕都不是什麼問題的,可是對於李天辰這個成績幾乎是墊底的傢伙來說,無異於是難如登天。

本來,大家聽說到李天辰要考試的這個事情的時候,都認為李天辰一定是非常的緊張的。

畢竟這是關係到李天辰是否要被退學。

可是,誰又能夠想到。

丫的,這傢伙竟然還有心情睡覺?

木瑤箐這一節是沒有課的,想到先前李天辰給她的保證,心理倒是有些許的安慰。

傲嬌與病嬌的日常 在她看來,若是不出意外的話,此刻的李天辰應該是在努力惡補才是了。

然而當她來到了班級外面,打算偷偷看一看李天辰努力的樣子的時候,令她大跌眼鏡的是,李天辰竟然在睡覺?

他不是在補習,而是在睡覺?

木瑤箐氣的肺都快要炸了。

這傢伙,他竟然睡覺?

語文課沒多久便是結束了。

下一節課,木瑤箐再次來到班級外面。

本以為現在李天辰應該開始看書了吧?

然而,依舊在睡。

在下一節課。

還在睡!

一直睡到了放學。

也就是說,他足足睡了一個上午的時間。

站在班級門口,雙手環保於胸,看著那趴在桌子之上一動不動,呼呼大睡的李天辰,木瑤箐失望啊。

真的是失望透頂!

本來早上她去接李天辰回學校的時候,李天辰答應她好好考,可是現在呢?

除了睡覺,還是睡覺。

不知道自己的成績本來就很差么?

不知道若是沒有考過八十分的話,便是要被退學了么?

你,為什麼就不能夠為自己爭一口氣呢?

你,為什麼就不能夠努力一回呢?

哪怕是為了你的鳳姨,你就不能夠努力一次嗎?

到了這個時候,木瑤箐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已經徹底的對李天辰失去希望了。

無耐的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之後,只能夠失望的離去。

中午的時候,李天辰並沒有去食堂吃飯,猴子叫了李天辰一次,李天辰擺了擺手就拒絕了,接著又繼續睡。

猴子看李天辰實在是困的不行,也就補打擾他了。

操場!

「你們看,樓頂上面有人。」

「她想要幹什麼,是跳樓嗎?」

「好像是高三一班的楊麗麗!」

「沒有錯,就是楊麗麗。」

「她這是要幹什麼,跳樓么?」

「我的天啊,他真的是要跳樓。」

教務樓並不是很高的,總共也就只有四層,在那樓頂之上,楊麗麗站在頂樓邊緣護欄外面,明眼人一眼就能夠瞧出,她這是要跳樓的節奏。

一時之間,全校都轟動了。

無數的人聞訊趕來了這裡,聚集在了教務樓之下。

「楊麗麗同學,你別衝動,有什麼事情你先下來在說,有什麼事情我們坐下來好好的談,是不是遇到了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你告訴老師我,我給你出謀劃策。」作為高三一班的班主任,自己的班級出現了學生跳樓事件,史珍香現在可是非常的緊張。

不緊她緊張,學校的那些領導們同樣是非常緊張的。

要知道,一但真的在校園當中出了人命,別說是學生的家長,就是教育局都不會放過這學校的。

而作為楊麗麗的班主任,史珍香是非常緊張的,一旦楊麗麗出事了,第一個要追責的就是她這個班主任了。

史珍香一邊在和楊麗麗交涉,另一邊學校的保安也在樓下拉來了大網,也許還不太放心,又從保安室取來了不少的棉被墊在大網下面。

「楊麗麗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之間想不開了?」

「不知道啊,前些天還見到她好端端的,怎麼就尋死覓活了起來。」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因為王楚風的緣故,我聽說王楚風家裡破產了,他和王楚風也分手了,應該是受不了分手的打擊吧。」

「很有這個可能。」

因為聚集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難免會有人開始議論。

議論的內容也是五花八門!

說什麼的都有,當然說的最多的就是因為受不了和王楚風分手的打擊。

「李天辰,我要見李天辰。」樓頂之上,楊麗麗發了瘋似的吼了起來:「李天辰,我愛你,我們和好吧,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錯,只要你能夠原諒我,以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麼,我就從這裡跳下去。」 「我去,楊麗麗竟然不是為了王楚風而跳樓,而是為了李天辰那個傢伙?」

「她和李天辰不是早就分了么?怎麼可能為了李天辰而跳樓?」

「沒有搞錯吧?她不會喊錯了名字了吧?」

當楊麗麗喊出來的名字竟然是李天辰的時候,下面聚集的那麼多人,只要是知道楊麗麗和王楚風以及李天辰的人,無一不是感覺到詫異。

若是他們記得不錯的話,一個多月之前楊麗麗便是將李天辰給甩了,然後和王楚風在一起了,既然和王楚風在一起了,怎麼現在又對李天辰要死要活的?

現在這楊麗麗鬧的又是咋樣?

眾人心裡非常的不解。

嬌妻不可欺 「李天辰,你出來,我要和你和好,我知道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們和好吧。」頂樓之上,楊麗麗那凄慘的喊聲再次傳了過來。

有不少的學校保安和校領導們已經跑到了樓頂,可沒人敢靠近楊麗麗。

大家看的出來,這個女人應該是情緒失控了,真有可能從這裡跳下去。

「麗麗,你別著急,你要見李天辰是吧,我這就叫人把他叫過來。」史珍香一邊安撫著頂樓的楊麗麗,一邊喊道:「李天辰呢?他人呢,快,快去把他抓過來!」

史珍香的聲音剛剛落下,人群當中便是有人立刻喊了出來。

「看,李天辰,李天辰來了。」

順著這人手指的方向,眾人不由的轉過頭去,便是在那教學樓的方向瞧見一個孤傲的身影,右手插在牛仔褲的口袋,左手則是拎著書包的傢伙緩步的走了過來。

不是李天辰又能夠是誰?

瞧見李天辰來了,史珍香第一個就沖了過去:「李天辰,你來的正好,麗麗為了你,不想活了,我不管你和她以前發生過什麼,現在你們又是什麼關係,現在你必須得聽我的,我命令你過去把楊麗麗安全的從樓上帶下來。」

「你比秦壽生還大嗎?」李天辰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她。

「他是副校長,我當然沒有他……」起初史珍香還沒有意識到李天辰這話是什麼意思,可說到此處的時候這才反應了過來。

意思是告訴她,連副校長我都揍的他哭爹喊娘了,你算老幾,還命令我?

笑話!

李天辰將書包往肩膀上一甩,沒有去理會這個女人,徑直的朝著前面的人群走去。

隨著李天辰走了過來,前面的人群立刻就主動分開。

「李天辰來了,你們都讓開。」

「楊麗麗就是在等李天辰的,現在李天辰來了,讓李天辰將楊麗麗帶下來。」

眾人看到李天辰而來,都以為他是聽到楊麗麗的呼聲而來的。

然而,令的眾人詫異的是!

李天辰穿過人群之後,並沒有在樓下停留,甚至都沒有抬頭看楊麗麗一眼,而是徑直的走向前面的教務樓,朝著教務樓的一樓會議室當中。

看著李天辰竟然朝著會議室的方向而去,所有人都很是不解。

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上頂樓嗎?

怎麼跑會議室去了?

史珍香直接就沖了過來,在會議室的門口將李天辰給攔了下來:「李天辰,你什麼意思,你怎麼到會議室來了?」

「哦,不是說下午對我考核嗎?木老師告訴我考核的地點就是這會議室啊,下午兩點考核,嗯,我來的不晚,現在正好一點六十了,可以開始了。」李天辰淡漠的一笑。

史珍香肺都快要被氣炸了。

這個時候,不是該先救人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