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識金斯,甘願以身犯險,直闖神傾部落!

五大部落圍殺,麥哈爾一人一劍,直面五大部落,染血當場!

遙遠的記憶,一點一點的湧上心頭,讓閉上雙眼的麥哈爾,腦海神台變得愈發清明。直到停留在剛剛,那一聲獸吼,引動神傾強者出動的畫面之上,就如晴天霹靂,將麥哈爾沉積依舊的疑惑,盡皆劈散。

神傾的強者們為什麼會出動?

那是因為,當面對強敵的時候,必須要有強者站出來面對化解,而不是逃亡,躲避,防禦。因為在他們的後方,還有千千萬萬弱於他們的人們,在等待危機的化解,等待強者們的出手,這是守護!

就像麥哈爾的記憶一樣!

一個人,一把劍,每一次面對的,都是超乎想象的敵人。在他的身後,總有人會得到守護,而這,也是他出劍,悍不畏死,一次次負傷的理由,也經歷一生經歷這般多事情的唯一共同點。

這是守護!

就算是麥哈爾想要擊殺白龍道君的念頭,最後殊途同歸的,也能被稱之為守護,守護麥哈大族,司空大族的仇恨,希望他們得到安息。

強大!

只有當,強大到無盡的時候,他就能守護他想要守護的東西亦或者人。只有守護,才會不顧一切的發瘋發狂,將敢於冒犯的白龍道君誅殺。 我真的不無敵 只有守護,才是通天大道,而不是像仇恨,報仇之後,就會崩潰的道。

「守護!」麥哈爾輕輕呢喃。

隨著話語的落下,那顆如同星辰的唯一本源從背後虛空顯化,撒下和蒼穹星河之巔,一模一樣的星光,與周身星源劍氣光華映襯綻放。

「我麥哈爾終究並非天賦絕倫之輩,若非有劍道印記存在,現今不知是何境界!」麥哈爾呢喃著,眸中一片清明,「最終,我麥哈爾的神道,終究會限制在印記之下,不得寸進,不會成為絕巔的強者。」

「我麥哈爾,也沒有那種通天徹地,和偉岸強者爭雄的野心!」麥哈爾自我敘述著,「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守護自己該守護的凈土!」

而這,就是他麥哈爾的意志,他麥哈爾的源神之道。

話語之後,顯化在虛空之上的星之本源,迸發出絢爛滔天的星光,光芒咆哮,將麥哈爾徹底融入本源之中,水土交融,不分彼此。

星光本源所蘊含著的滅世之力,在此時此刻,就像溫潤的小綿羊,沒有傷到麥哈爾的一分一毫。

隨著麥哈爾身形和星光本源的重合,蒼穹深處,由無盡本源組成的本源之海,慢慢憑空,顯化出冰山一角,懸浮在頭頂。

和星辰本源,形成遙相呼應之勢,將屬於麥哈爾的意志,傳入其中。

源神之道開闢,印證虛空,將成為屬於麥哈爾真正的道,成為他超脫之後,自天地回饋的路。

源神之道!

對於麥哈爾來說,就當看見神傾眾多強者,一道一道,沖向壁障之外,迎向那頭來犯的妖主級凶獸時,已然大徹大悟,於其再無阻隔。

心中,那道只差一個契機的種子,也就此落地生根,發芽!

一生無數的記憶,走馬觀花,一一閃現在麥哈爾腦海。使得他不由自主的盤膝坐下,明悟般的閉上雙眼,開始慢慢的體悟回憶起來。

林凰繼領,蓋伊家族來襲,麥哈爾一人遠走杜魯城!

蓋伊家族追殺,麥哈爾離開珍妮,憑以一人之力進城!

麥哈爾分裂推拒尤金幾大家族友好,一人獨對,杜魯門老祖!

結識金斯,甘願以身犯險,直闖神傾部落!

五大部落圍殺,麥哈爾一人一劍,直面五大部落,染血當場!

遙遠的記憶,一點一點的湧上心頭,讓閉上雙眼的麥哈爾,腦海神台變得愈發清明。直到停留在剛剛,那一聲獸吼,引動神傾強者出動的畫面之上,就如晴天霹靂,將麥哈爾沉積依舊的疑惑,盡皆劈散。

神傾的強者們為什麼會出動?

那是因為,當面對強敵的時候,必須要有強者站出來面對化解,而不是逃亡,躲避,防禦。因為在他們的後方,還有千千萬萬弱於他們的人們,在等待危機的化解,等待強者們的出手,這是守護!

就像麥哈爾的記憶一樣!

一個人,一把劍,每一次面對的,都是超乎想象的敵人。在他的身後,總有人會得到守護,而這,也是他出劍,悍不畏死,一次次負傷的理由,也經歷一生經歷這般多事情的唯一共同點。

這是守護!

就算是麥哈爾想要擊殺白龍道君的念頭,最後殊途同歸的,也能被稱之為守護,守護麥哈大族,司空大族的仇恨,希望他們得到安息。

強大!

只有當,強大到無盡的時候,他就能守護他想要守護的東西亦或者人。只有守護,才會不顧一切的發瘋發狂,將敢於冒犯的白龍道君誅殺。只有守護,才是通天大道,而不是像仇恨,報仇之後,就會崩潰的道。

「守護!」麥哈爾輕輕呢喃。

隨著話語的落下,那顆如同星辰的唯一本源從背後虛空顯化,撒下和蒼穹星河之巔,一模一樣的星光,與周身星源劍氣光華映襯綻放。

「我麥哈爾終究並非天賦絕倫之輩,若非有劍道印記存在,現今不知是何境界!」麥哈爾呢喃著,眸中一片清明,「最終,我麥哈爾的神道,終究會限制在印記之下,不得寸進,不會成為絕巔的強者。」(未完待續。) 就在麥哈爾守護源神道開闢時,遠在神道疆域的某地,一道威嚴隆重無邊的目光,睜了開來,若有所覺的抬頭,隱約之中,望向廢土之地。

但神道疆域,和神道疆域之外,完全是兩個世界。

就算是世間最偉大的公爵存在,怕是也難以透過兩個世界的距離,真正看清疆域外界顯化的區域,不由的,收回了那道威嚴無盡的目光。

「以天地為盤,以眾生為棋,黃昏之戰,終將開始…」威嚴宛如天威般的淡淡之音迴響,在虛無世界里,不驚起分毫的波瀾漣漪。

夜子洲,十大最強伯爵領之一,南聖庭排名第五洲。

和尋常大洲不同,排名第五的夜子洲,是沒有白天的大洲。浩瀚的山河,一直籠罩在無盡的黑夜之中,就算有蓋世大能,想要從天穹上,將這種黑夜撕裂,可最後出手才發現,無論多強大的威能,都不能撼動。

久而,無法撕裂的黑夜,最終讓無數人習慣。

並誕生了稱霸夜子洲萬古的夜子家族,世代久居夜子洲,是當之無愧的霸主,就算在南聖庭內部,夜子家族中的份量,也是不輕。

但在這一日,稱霸整個夜子洲的夜子家族強者,看著家族核心山河外,那層層疊漲幻滅的通天陣法,一個個無不驚怒交加,很是憤怒。

他們甚至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整個夜子家族核心八方,就被層層恐怖的陣法籠罩,扭曲激蕩起陣陣波濤,將空間完全摺疊。

形成威能無限的阻隔屏障!

將夜子家族的所有強者,全部籠罩限制在這片夜子山河內,不得外出半步。就連絕世強者都無法涉足這片籠罩陣法,有絕世輕觸一下,當場就被攪成粉碎。在隕落兩位絕世之後,整個夜子家族,無人膽敢接觸。

「太大膽了!」

夜子家族中,有老一輩的絕世強者心驚,凝重不已。不知道是什麼勢力,竟敢對他夜子家族出手,要知道,他們可是南聖庭的家族。

敢對他們出手,也就是在對整個南聖庭出手,含義太過恐怖!

但能將夜子家族隔絕在此,偏偏說明,他們有這樣強絕的手段。這樣的勢力,自然不會是傻子,可是向整個南聖庭開戰,這可能嗎?

帶著凝重的心緒,一些夜子家族的強者,逐漸沉默。

他們在等待,等待家族之內,屬於老祖級別的蓋世系主存在給出答案,他們終究只是強者,沒有定鼎乾坤的話語權,和無上修為。

一道灰色修長的身影,從黑夜的虛無里走出,走向茫茫夜子群山。

透過無數強者一無所知的目光,無聲的,走入群山核心。滿頭灰色的發,在夜色里,拉的老長。輕輕的,佔據了整片世界,彷彿,整個世界都已然沉淪在代表枯寂的灰色里,令內里,夜子群山改天換地。

「該來的,還是要來!」

一聲蒼老的嘆息之音響起。

就在這道灰色修長身影走入夜子核心時,內里,一道又一道偉岸通天的身影從中走出,有老有少,軀體上無不充斥著滄桑,久遠氣息。

一共十三人,當先為首者,是一個白髮蒼蒼老者。

老者白髮稀疏,臉皮褶皺七老八十,渾身瘦成皮包骨,像極了暮年的老者,弱不經風,眼神無聲渾濁,看不出半分的神彩和精神。

「夜子老怪!」

灰色修長的身影,淡淡開口,顯出待老朋友般的平和。

「漢天聖主!」

當先為首,被稱作夜子老怪的白髮老者,面對著眼前這道灰色修長的身影,忍不住嘆息道,語氣里,滿是老人般的感懷之情。

夜子老怪身後,夜子家族的十二位恐怖存在,無不震驚動容。

漢天聖主,是硬生生用神道修為打上巔峰的恐怖系主,神道修為莫測,放眼天下,都是數一數二的無上強者,更掌握著整個北聖庭。

而北聖庭,和南聖庭,向來都是生死向相!

「夜子老怪,沒有了當年和吾北聖庭上一輩系主爭鋒,英姿勃發的偉岸姿態。」灰發披肩的漢天聖主道了一聲,無端的眸子里,滄桑半顯。

「歲月更迭,萬古變遷,吾已經老了!」夜子老怪嘆息一聲,當年在戰場相見時,漢天聖主還只不過是北聖庭的一個天驕而已,「漢天聖主的真身都已然降臨,是忍耐不住,要對南聖庭出手了嗎?」

「是!」灰色修長的身影沒有避諱,徑直的點點頭,「聖庭的偉大傳承已經出現,重現輝煌巔峰的榮光,已成定局之勢!」

「笑話!」白髮蒼蒼的夜子老怪身後,有一位滄桑少年冷哼一聲,「漢天聖主說這樣的話,是在表明,南聖庭將亡在北聖庭之下?」

此話一出,虛空全場驟然死寂,夜子老怪臉色更是一變。

「砰!」

悶響震天,少年還未反應過來,一道枯瘦的拳頭,就落在了他的胸前,重若萬鈞砸出一個凹陷,令少年吐血倒飛,臉色一陣蒼白。

少年所立原地,白髮蒼蒼的夜子老怪,收回手掌,臉色有些難看。

「老祖!」

四周的眾人,驚呼出聲,一道道連忙上前,接住臉色蒼白下來的少年。眾人就算心計深沉,在此時,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夜子老怪卻是哼了一聲,向著灰色修長身影歉了歉身,道:「漢天聖主,小輩不太懂事,還望聖主大人大量,不要見怪。」

「見怪?」漢天聖主呢喃,灰色修長的身影,無端變得偉岸,冷漠,無情,「這些小輩,若是在外界,可是名震一方的系主!」

「嗤!」

話音剛落,衝天滾燙的熱血,飛灑晴空。

圍攏在滄桑少年身旁的眾多系主們,還未反應過來發生什麼,卻見少年的右臂咔嚓斷裂,被某種恐怖大力撕扯拋向空中,揚灑起漫天的血腥。

誘寵傻妃:呆萌王爺很腹黑 「啊!」

以少年之尊,在此時,亦忍不住神魂劇顫,慘叫出聲。

一時之間,四周眾系主們,無不勃然變色,為少年的遭遇震驚,太過於殘暴。(未完待續。) 白髮蒼蒼的夜子老怪嘆息一聲,北聖庭這位執掌大權的無上系主,一生經歷,完全是憑藉一身神道修為,打出郎朗乾坤,其威嚴不可犯。

「可知道,你們的老祖,為什麼對吾這位敵對的北聖庭聖主,沒有任何的敵意嗎?」灰色修長的漢天聖主,收回探出,不沾染塵埃的手掌,自問自答道:「那是因為,現在的吾,可以將你們全部屠盡!」

全部屠盡!

最後短短的四字,透露出來的,卻是令十餘位存在,足以失神的滔天血腥。此時此刻,他們才終於醒悟過來,他們的老祖夜子老怪,從始至終,竟都沒有流露一絲的敵意,和要出手的意願,訊息,只是在說話。

南聖庭和北聖庭向來都是不死不休!

恍然大悟過後,十餘位無上的存在,忍不住動容失色。就連剛剛幫助南聖庭說話,被活生生扯下一臂的滄桑少年,此時也忍不住移開目光。

「夏普聖主,此時,在突破公爵之境!」

並未在被扯下一臂的少年身上停留,夜子老怪徑直開口,目光落在了灰色修長的臉上,渾濁的眸光,一眨不眨,生怕錯漏了某個細節。

「公爵?」灰色修長的身影呢喃,在夜子老怪的注視下,顯出少許嘆息,「南聖庭夏普聖主之資,吾漢天比不上,衝擊公爵他有這個天賦!」

灰色修長的身影,胸懷坦蕩,對於南聖庭夏普聖主,自愧不如。

這一點,就算相互身為敵人,漢天聖主也不得不承認。如若不是南聖庭有夏普聖主這尊定海神針般的存在,以他之力,早已殺上南洲聖山。

美男,請到碗裏來 「且以夏普聖主之天賦,在這些年內,就足以涉足公爵領域!」北聖庭當代最強的掌權者,漢天聖主稱讚著,毫不掩飾自己的讚歎。

能看清這一點,說明已經預料到了這一點,注視著讚歎的漢天聖主。夜子老怪心神沉重,跌至谷底,有了一個近乎荒誕近乎震撼的猜測。

「但,夏普聖主,他沒有機會了!」

灰色修長的漢天聖主,最後,深不可測的道出了這樣一句。

暗夜下,白髮蒼蒼的老者抿上嘴唇,顯露少許隱藏不住的震動。儘管早已有了猜測,可當這句石破天驚的話語道出時,還是忍不住心神搖曳。

內里蘊含的訊息,實在是,太過於恐怖!

就連原本移開目光的眾人,亦忍不住動容,無法想象,北聖庭會用上何種神秘莫測的手段,來對付南聖庭宛如定海神針般的夏普聖主。

驚才絕艷的夏普聖主,可是已經半隻腳踏入公爵層次,隨時有可能踏足公爵,開闢出神道疆域,帝國之中,第四道公爵界領,影響眾生。

但,漢天聖主敢言此,就絕不是妄言空話。

「看來,是吾等坐井觀天,小瞧了北聖庭!」夜子老怪淡淡著,褶皺的臉上,恢復了平靜,又問,「在聖山之上,可是還有一位偉大的帝國公爵,正在指點夏普聖主的修行,以期其能儘快成為新的公爵。」

「公爵的確是公爵,可,不過是一道投影化身!」漢天聖主似笑了笑,「想要困封還是可以做到,等公爵反應過來時,整個大局已定。再敢出手,就算是偉大的公爵存在,也要被帝國的規則所限。」

夜子老怪不由沉默下來。

可以說,現今南聖庭和北聖庭開戰的話,佔據優勢的核心,就是夏普聖主,和從帝國之中,前來指點夏普聖主偉大公爵。偏偏,無論是夏普聖主,和前來指點的偉大公爵,北聖庭都有神秘的手段解決。

而一旦解決,整個南聖庭,將會處於絕對的弱勢。

故,也是夜子老怪和漢天聖主,有此兩問兩答的主要原因。

深吸一口氣,夜子老怪沒有過多的猶豫,道:「若是北聖庭真有能力,恢復當年聖庭的巔峰輝煌,吾夜子家族,願再入麾下。」

「很聰明!」灰色修長的偉岸身影,點點頭,稱讚一聲,「夜子老怪,你們該慶幸你們的家族,曾經是聖庭內的舊部。若非如此,夜子家族的下場,會和排名第六,第七的兩個大洲一樣,全族隕滅!」

淡淡的話語里,無端掀起,撲鼻令人窒息的血腥。

灰色修長的身影,當代北聖庭的掌權者漢天聖主,望了一眼夜子諸人。不在多話,一步步的走向虛空深處,消弭離開了夜子家族。

直到漢天聖主離開,眾位存在們,方才長舒了一口氣。

就算是看不出神情的夜子老怪,也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氣,鬢角滲汗。哪怕漢天聖主從始至終沒有散出威壓,可面對這樣一位真身降臨的聖主級存在,稍有不慎,夜子家族就會被屠殺乾淨,全族皆隕。

換做平時,系主級存在是有可能逃脫,可面對早有準備的漢天聖主,任何逃脫的手段,都不可能在此時適用。

「想不到,排名第六,第七的大洲,已然遭遇了毒手!」聯想到剛剛漢天聖主所言,夜子老怪瞳孔就忍不住一縮,「現今夏普聖主正在進軍公爵之境,根本無法抽開身來理會南聖庭之事,想來就是看準了這樣的機會,漢天聖主才沒有顧忌的,動用真身降臨。」

只要逐個擊破南聖庭五大洲,就代表著南聖庭,至少有一半的底蘊,不能在動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