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仙草皺眉看向密室石門,宮清影和幽冥燁同時睜眼。

便看見密室石門上,出現一個與先前秘境入口一樣的傳送門。

「秘境探索的時間到了!」幽冥燁起身掃了一眼傳送門。

從袖袋中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紅色古琴,遞給宮清影道:「小狐狸,我不便與你同時現身,你把它帶出去就行了!」

幽冥燁將古琴放在宮清影的掌心,身體化作一道紅色煞氣沒入古琴中。

宮清影眨了眨清眸,將古琴放進一個白色乾坤袋中。

她雙手撐著袋口,將視線轉移在紫藤仙草上:「紫大仙,你怎麼辦?」

「本大仙……」紫藤仙草氣嘟嘟地嘟囔:「能屈能伸!」

說罷,化作一團紫氣沒入乾坤袋中。

宮清影雙手結印,將偽裝成青銅煉丹爐的赤火玄陽拿了出來。

透過丹爐的鏤空縫隙,便看見那熊熊燃燒的神獸蛋。

她冷酷道:「我知道你不是宮家的神獸蛋,只要你陪我演場戲,我保證放你離開!」 蜷縮在蛋殼裡的雲華虛弱地看著宮清影。

原來她早就知道他不是宮家的神獸。

還這麼欺負他,真是可惡至極!

但聽她說要放自己離開,心中掠過一陣竊喜。

故意變化聲線,詢問道:「你要我如何做?」

「收斂火焰,變成隕石模樣,順便釋放點神獸氣息!」

宮清影話甫落,便看見神獸蛋上的火焰已經消失。

幽冥燁的紅色法印吸附在蛋殼上,形成一張紅色蛛網將它牢牢捆住。

漸漸地附著蛛網的紅色蛋殼,被黑色隕石包裹起來。

隱隱約約,散發著駭人的神獸威懾力。

宮清影鬆了口氣,將它放置在專門用來裝神獸蛋的乾坤袋中。

接著,她施法恢復先前面黃肌瘦的清冷模樣。

並將七階巔峰期的靈力,如數引至曙傲然給她的聚靈珠中,強行將修為壓制回二階武者。

她又從隨身空間里拿出匕首,利用影力控制著匕首,在身上劃下無數傷痕,直到鮮血淋漓,又故意在胸口狠狠地拍了一掌,吐出好幾口鮮血。

確定自己身受重傷,氣息奄奄。

宮清影才一鼓作氣,朝傳送門撲了過去。

由於宮清影身上傷痕纍纍,在她經過傳送門時。

傳送門通道上的靈氣被浸染成鮮紅色。

宮仁傅眼疾手快,未等宮清影摔倒在地,便快速將她接住。

宮清影的出現讓所有人十分意外,還以為有羽翼尊者,她就不會受傷。

可是。

她面容憔悴,傷痕纍纍、衣衫襤褸的樣子,又是誰造成的?

眾人疑惑不解!

甚至連曙傲天和南城青也猜不透!

在宮氏夫婦墓穴的主殿,所有進入秘境的人,只剩下他們。

宮清影暗算他們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誰還有能耐傷她?

難道是宮仁爵布下的殺陣?

也就是說,宮清影已經成功拿到神獸蛋了?

「清影,你快醒醒?」宮仁傅接下宮清影,便握住她的手腕,確定她受傷不輕,立刻拿二品護心丹和回靈丹讓她服下。

很快,宮清影蒼白的面容有所好轉。

她憔悴地看著宮仁傅,虛弱道:「三叔,清影不辱使命,將神獸蛋帶回來了……」

她說著,將放置神獸蛋的乾坤袋,顫顫巍巍地遞給宮仁傅。

「太好了!」宮仁傅神情激動無比,伸手想要接過乾坤袋。

宮清影胸口一陣劇痛,蒼白的小臉抽搐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將乾坤袋縮回去。

宮仁傅尷尬地將手頓在半空中,他迫切地看著乾坤袋。

虛偽道:「三叔不在乎神獸蛋,只要你平安歸來就好!」

說著,便伸手想要奪過乾坤袋。

宮清影攥得更緊,痛苦地蹙眉道:「只是,只是,清影沒用,宮家另外九名弟子,全部隕落了!」

「他們沒有全部隕落!」宮仁傅難為情道:「宮臨軒帶著宮哲和宮晞臨陣脫逃,三叔已經替你教訓過他們,等回府,我會讓他們來跟你道歉!」

「臨陣脫逃?」宮清影心裡咯噔一下,還以為宮家弟子全死在秘境了!

她暗自嘀咕:早說啊,害她演這場苦肉計!

還演得那麼逼真! 宮清影故意壓低與宮仁傅的談話。

但在場者皆是各方勢力高手,誰沒有聽得一清二楚?

宮清影已經成功得到,流傳多年的不歸山秘境的神獸蛋!

曙皇緊盯著宮清影手中的乾坤袋,神獸威懾力不斷從裡面四溢出來。

吸引著所有武者的注意!

若不是眾目睽睽,只怕會有很多人出來搶奪。

幾乎每個人都隱忍著神獸致命的誘惑,只因羽翼尊者曾出現在秘境中。

看來江湖盛傳『宮清影是羽翼尊者愛徒』的消息,已經坐實。

眾人紛紛緊盯著傳送門。

宮清影出來后,她的師父也該隆重登場了。

可是,宮清影話落沒多久。

靈氣四溢的傳送門便徹底消失在狩獵榜上。

隨之,銀光閃爍的狩獵榜化作變成一塊黑色的廢石。

傳送門關閉,狩獵榜黯然失色,也就意味著秋狩正式結束。

台下一片嘩然……

不歸山秋狩,宮仁傅邀請各方勢力,鄰邦皇室來了數百人。

除狩獵魔獸淘汰或是被殺者,進入秘境的還有十方實力,總計一百人。

結果,活著出來的。

只有曙國太子曙傲然,南嶽三皇子南城青,和宮家四名弟子。

這樣的結果,實在讓人毛骨悚然!

秘境機關重重,各方勢力損失慘重,就連有羽翼尊者保護的宮清影亦身受重傷。

宮家其他三名修為低下的弟子,怎麼可能是單純的臨陣脫逃?

台下議論紛紛。

嘈雜的聲音在耳畔嗡嗡作響。

宮仁傅見宮清影攥緊乾坤袋,眼神有些不悅。

他點頭哈腰道:「是的,他們臨陣脫逃了,等回府三叔會把他們交給你,隨便你怎麼處置都行!」

好!

宮清影沒有立刻回答,見身著皇袍的曙皇正緩步朝她走來。

她大度地改口道:「沒事,只要他們平安就好!」

宮清影將乾坤袋遞給宮仁傅:「三叔,神獸蛋就交給你了!」

曙皇急忙開口制止:「慢著!」

宮仁傅瞪著他道:「皇上,這是宮家家事,似乎與你無關!」

「朕不要神獸蛋,只是想問問清影,尊師去哪裡了?」曙皇犀利的眼神投射著探索的目光,好似在算計著什麼陰謀詭計。

「師父有事先走了!」宮清影乖巧如實地回答。

無辜的眼神不經意間瞥向曙皇身後,便對上那雙透著銀色面具,勾著陰笑的眼眸。

是……曙傲天!

他,居然沒死!

宮清影渾身一怔,咬牙切齒。

她不該聽信紫藤仙草的話,她應該親自將他撕成碎片的!

不遠處。

南城青正極度怨恨地瞪著她!

宮清影眼神閃過一絲狠絕。

很快便化作楚楚可憐的不舍:「師父臨走時,叮囑我要把神獸蛋交給三叔,說神獸蛋是宮家的鎮府至寶,不能佔為己有!」

「……」曙皇頓時語塞。

台下各方勢力,皆是沖著羽翼尊者威震八方的尊名前來膜拜。

宮清影故意借羽翼尊者,將神獸蛋定性為宮家鎮府至寶!

那麼,他便再無借口,奪為己有!

「既然如此,朕恭喜愛卿喜獲神獸蛋!」曙皇展顏賀喜。

「臣,叩謝皇上!」宮仁傅裝模作樣地叩謝。

宮清影含笑點頭:「多謝皇上!」 曙皇轉身看向台下眾人,朗聲道:「神醫宮家成功奪得此次秋狩魁首任務品:神獸蛋一枚,請國師上台鑒別神獸類別!」

「臣,遵旨!」又是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

宮清影隨聲看去,只見一個身穿黑色道袍,黑髮高束的男子,手持白色拂塵朝她走來。

他看起來鼻尖耳窄,棕色眼睛閃著陰險狡猾的光芒,兩縷長長的八字鬍隨風飄蕩著。

國師走到宮清影面前,微微頷首道:「還請大小姐將乾坤袋拿出來!」

宮清影對上那雙狡猾的眼睛,猶豫了一下,看向宮仁傅,他沉重地朝她點頭。

「給你!」宮清影這才將乾坤袋遞給國師。

國師伸手接過便將其放至半空中,他隨手在乾坤袋注入一縷青色靈氣。

眾人拭目以待,台下鴉雀無聲。

宮清影抬眼看去,便看見曙傲雪和宮熏正恨之入骨地瞪著她。

不遠處的宮臨軒和宮晞,剛對上她的眼睛便愧疚地移開視線。

宮清影心情變得複雜惆悵起來。

……

「咦?」國師注入靈力許久也沒有感應到神獸蛋的類別。

他鬱悶地變幻幾次手印,甚至打出數個太極陣圖,也沒有絲毫作用。

宮清影留意到他的太極陣法與先前曙傲天護衛的陣法一致。

想必他們來自同門,說不定那幾名黑衣護衛便是國師的弟子。

全是一丘之貉!

台下浮煞門門主閻紅袖見他無計可施,便開口道:「讓本門主試試!」

話甫落。

妖嬈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台上,黑色的煞氣直接灌入乾坤袋。

少傾過後,閻紅袖疑惑地收回黑色煞氣。

紫水神宮宮主紫妍君亦飛上台,注入靈氣鑒別神獸蛋。

仍舊無所收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