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嫣走過來拍拍葉泊雨的肩膀,假裝老氣橫秋的說道:「行吧,泊泊雨哥,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會兒,養足精神再走,省得你老是神經兮兮的。」

葉泊雨哭笑不得,轉身在一塊大石頭上坐下,紫嫣卻不肯休息,來來回回在平台上看個不停。

葉泊雨閉目養神了一會兒,突然聽的紫嫣在一邊不經意的說道:「這個平台上的石頭真多啊,東一堆,西一堆的,是不是發生過地震啊?」

葉泊雨也不以為意,緩緩睜開眼,一路走來,內蜀道的棧橋上沿途都是大大小小的落石,平台上有一些石頭,確實也不引人注意,剛才沒有注意,現在聽紫嫣這麼一提醒,還真是如此。十幾丈見方的平台上放眼看去,到處都是高高低低的石頭,大堆小堆的,看似雜亂無章,其實細細看去,好像還有跡可循,而且每一堆石頭上邊,都隱隱冒著那麼一股陰氣。

「不好!」葉泊雨突然想起一事,驚得一下子跳了起來,大聲叫道:「紫嫣,我們大事不妙了。」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神鬼大陣—中》 平台之上只有幾十堆亂石,就算是內蜀道再陰森恐怖,也不至於讓葉泊雨如此害怕,原來是剛才聽紫嫣無意提醒,葉泊雨突然想起一段文字來:

「(陸遜)遂引數騎下山坡來,直入石陣觀看。部將曰:『日暮矣,請都督早回。』遜方欲出陣,忽然狂風大作,一霎時,飛沙走石,遮天蓋地。但見怪石嵯峨,槎枒似劍;橫沙立土,重疊如山;江聲浪涌,有如劍鼓之聲。遜大驚曰:『吾中諸葛之計也!』急欲回時,無路可出。」

葉泊雨熟讀三國,見此情景,一下子就想起三國里的這一段話,講的是東吳大將陸遜誤入諸葛孔明的巨石大陣中,無法脫逃,差點兒送了性命的事。

此時自己所處的這個平台,當然遠遠不及陸遜經歷的那個陣勢之大,但是陣里描述的那些情景卻與眼前一模一樣,所差只是大小而已。

「泊雨哥,又怎麼啦?你發現什麼了?」紫嫣看葉泊雨如此驚恐,忙走到他身邊問道。

「紫嫣,我們一定是誤入諸葛丞相的巨石大陣了。」葉泊雨急道:「這可如何是好。」

紫嫣睜大了杏眼,看四下里明明沒有任何動靜,實在搞不明白葉泊雨搞什麼鬼,搖頭不解。

「紫嫣,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三國里,陸遜被困到諸葛丞相的巨石大陣中,險些喪命的故事嗎?」葉泊雨說道。

「當然記得啊!我還記得你當時還大罵諸葛丞相那個岳父,叫黃什麼來著,是個大叛徒呢。」紫嫣大聲說道:「這,這跟那個故事有什麼關係?等等,你的意思是……」

葉泊雨點點頭道:「不錯,正是如此。我們也誤入了那個大陣。」

「那不對啊。你不是說那個大陣在夔關嗎,這裡是劍門關地下的內蜀道,二者隔著幾百里地呢。」紫嫣搖頭道。

「誰說諸葛丞相只布過一處巨石大陣。」葉泊雨苦笑道:「內蜀道如此重要,肯定會有厲害機關把守,誰知,竟然是這巨石大陣。」

紫嫣半信半疑,長劍一擺,說道:「管它什麼大陣,我們先出去再說。」

平台也就數十丈大小,走不了幾步就走到了盡頭,邁過最後一堆石頭就出了平台,葉泊雨和紫嫣兩人各持長劍,一步一步的想從平台上邁過去,走上前邊的棧橋。

眼看就要出去,紫嫣嘴角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就在此時,「等一下。」葉泊雨突然一把拉住紫嫣,大聲叫道,「你看。」

一陣陰風從前邊刮來,紫嫣和葉泊雨不禁退後了幾步,隨即黑霧大起,幾十堆亂石上都出現了一個栲栳大小的綠色人頭,深谷里的巨浪也同時一陣怒吼,一個大浪沖了上來,趁著這股威勢,幾十個綠色人頭嘴一張,同時噴出一道黑氣,向葉泊雨和紫嫣噴來。「不好,腐屍毒。」葉泊雨驚叫一聲,拉住紫嫣躍起丈許高,躲過了毒氣。

兩人還未落地,綠色人頭又升起數十丈,張開大嘴,向葉泊雨和紫嫣咬來,紫嫣看見綠色的人頭張開血口,冷森森的白牙向自己咬來,嚇得驚聲大叫。葉泊雨長劍一揮,幾寸長的劍芒環形掃過,一招「天羅地網」,將身邊的綠色人頭都削成了兩段,掉在地上。

此時,又聽得地下一陣機簧聲響,石頭堆里升起一排長弩,「噗噗噗噗」一陣密集的聲響,數百支白骨箭向兩人射來,葉泊雨和紫嫣各自揮舞長劍,將白骨箭擊落在地。兩人落在地上,正要尋路出陣。

只見身邊黑霧大作,狂風吹起,連周邊兩步遠的距離都看不見,哪裡還能找得著大陣出口,葉泊雨和紫嫣互相連對方都看不見。

「紫嫣,紫嫣。」葉泊雨急的高聲叫道,但是,陰風大作,葉泊雨的叫聲連自己都聽不見。

葉泊雨擔心紫嫣安危,使開「血影神劍」,大開大闔,直往前沖。沒走兩步,就看到紫嫣的身影就在前邊,葉泊雨驚喜的大叫道:「紫嫣,我在這裡。」說著,就往紫嫣的方向沖了過去。

「紫嫣,紫嫣。」葉泊雨幾個箭步就走到了她身邊,正要伸手拉住她,突然紫嫣身影一轉,變成了一個鷹嘴長翎,肋下生有雙翅的妖神,拿著兩把銅錘就向葉泊雨當頭砸下,風聲倏然。

葉泊雨一驚非同小可,驚慌之下,來不及躲閃,只得舉起長劍抵擋,銅錘一下子砸在長劍之上。葉泊雨只覺得雙臂一麻,這兩把銅錘砸下來,直如泰山一般沉重,比起剛才那個戰鬼,何止厲害了十倍。

葉泊雨吃力不過,閃身跳開,回劍刺去,那個妖神卻一下子不見了蹤影,葉泊雨伸劍護在胸前,雙目炯炯,四下里來回觀看。

猛然間,背後又是一陣風聲,葉泊雨回劍一擋,卻擋了個空,自己胸前破綻大露,嗤嗤聲響,又是無數的弩箭射來。

情急之下,葉泊雨一個打滾,趴在地上才勉強躲開,心道:「這是什麼陣法,沒聽說過諸葛丞相的巨石陣里還有這麼許多怪物的,真要那樣,當時的陸遜還能活著離開大陣!」

葉泊雨心中著急,想跳到陣外,看紫嫣下落,當下長劍劍尖衝上,一招「一飛衝天」就想衝到大陣上方,誰知,還沒衝破黑霧,頭頂就一陣巨雷聲響,頭頂上陰雲閉合,幾道水桶般粗細的巨雷組成一道雷網,當頭劈了下來,葉泊雨半空中一個折身,輕輕巧巧的轉向另一側,想從另一側衝上去,可是這雷網好似無邊無際一般,連半點空隙都沒有。

葉泊雨無奈,只得又落下地來,那個鷹嘴雙翅的妖神早已等在旁邊,雙錘舞成兩道黑氣,沒頭沒臉的向葉泊雨攻來。葉泊雨抵擋了幾招,這個妖神也不知道什麼來歷,修為還在葉泊雨之上,幾招下來,葉泊雨就感覺抵擋不住,只得且戰且退,退回大陣。那個鷹嘴雙翅的妖神看葉泊雨退後,也不追趕,只是擋住陣口,不讓葉泊雨出陣。

葉泊雨知道妖神厲害,自己沖不出去,就想祭起小降魔杵,想找個機會先把鷹嘴妖神打翻了再說。哪知道,這個陣里似乎有什麼禁忌法寶的封印,自己的小降魔杵烏沉沉的,一點兒法力都沒有。

葉泊雨無奈,又轉身向另一側衝去,還拚命大喊著紫嫣的名字,正著急間,突然聽見身邊,傳來低低的一絲聲音,「泊雨哥,我在這兒呢。」葉泊雨心中狂喜,忙朝著紫嫣的聲音方向衝去,果然看去,不遠處的黑霧中,紫嫣正在手揮長劍,與一個手持月牙禪杖的頭陀戰在一起,那個頭陀招大力沉,紫嫣招法散亂,邊戰邊退,險象環生。

葉泊雨眼看情勢緊急,忙揮劍上去幫忙,兩人雙戰頭陀,跟頭陀一交上手,才發現這個頭陀好像比剛才那個長嘴雙翅的妖神還要厲害,月牙禪杖施展開來,水泄不進,葉泊雨跟紫嫣雙戰頭陀,都感到甚是吃力。

「紫嫣,我們快快後退,退後就沒事兒了。」葉泊雨使出全身勁力,架住降魔杵,對紫嫣大聲叫道。

「不行,要退咱倆一齊退。」紫嫣刷刷兩劍,又沖了上來,與頭陀戰在一起。

葉泊雨只想賣個破綻,逼退頭陀,自己和紫嫣好退出圈子,這樣頭陀就不會追趕他們兩人了。哪知,頭陀的月牙禪杖一旦使開,招招致命,兩人左支右絀,哪裡還有機會跳出圈子。

又戰了幾個回合,紫嫣漸感氣力不知,長劍與頭陀的月牙禪杖幾次碰上,雙臂酸麻,幾乎都抬不起手臂來了。葉泊雨看形勢危急,再過上幾招,自己兩人非都葬命在這個頭陀手下不可,心中一急,打定了主意,長劍一挺,中宮急進,紫嫣的長劍也正好刺向頭陀小腹,頭陀月牙禪杖從上往下兜了半個圓圈,想把兩人的長劍盪開,還未等頭陀月牙禪杖過來,葉泊雨就飛身躍起,長劍凌空直下,紫嫣也抽回長劍,低身向頭陀雙腿削去。

頭陀後退一步,月牙禪杖在地上一立,擋住紫嫣長劍,同時伸手向上一抓,空手就向葉泊雨的長劍抓去,葉泊雨就等頭陀這一招,身形下落,長劍自下而上向頭陀小腹挑去,這一招陰狠之急,是「血影神劍」中非常狠辣的一招,頭陀怒吼一聲,左手伸出,十指如鉤,一把抓住葉泊雨長劍,右手的月牙禪杖疾向葉泊雨胸口砸下。

葉泊雨大喊一聲:「紫嫣,快退下。」一個翻滾,長劍撤手,被頭陀一把抓住,幾下揉成一團,扔在一邊。趁這個機會,紫嫣聽葉泊雨吩咐,忙收起劍招,跳出圈子,葉泊雨向外一個箭步,也正要跳開,誰知頭陀的月牙禪杖迴轉,正好打在葉泊雨腿上,葉泊雨受傷栽倒在地,饒是葉泊雨是神劍之軀,也抵擋不住這一下,頓時全身酸麻,倒在了地上。那頭陀又是一聲大吼,雙手舉起月牙禪杖,雷霆萬鈞之勢向葉泊雨當頭砸下。

葉泊雨被月牙禪杖勁風籠住,加上腿上結結實實吃了這一下,再也躲閃不開,只好眼睜睜的看著月牙禪杖向自己砸來。紫嫣遠在丈許之外,也來不及替他抵擋,眼看葉泊雨就要葬命在頭陀的月牙禪杖之下,不禁尖叫一聲,挺起長劍向頭陀和身撲上。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神鬼大陣—下》 平台之上只有幾十堆亂石,就算是內蜀道再陰森恐怖,也不至於讓葉泊雨如此害怕,原來是剛才聽紫嫣無意提醒,葉泊雨突然想起一段文字來:

「(陸遜)遂引數騎下山坡來,直入石陣觀看。部將曰:『日暮矣,請都督早回。』遜方欲出陣,忽然狂風大作,一霎時,飛沙走石,遮天蓋地。但見怪石嵯峨,槎枒似劍;橫沙立土,重疊如山;江聲浪涌,有如劍鼓之聲。遜大驚曰:『吾中諸葛之計也!』急欲回時,無路可出。」

葉泊雨熟讀三國,見此情景,一下子就想起三國里的這一段話,講的是東吳大將陸遜誤入諸葛孔明的巨石大陣中,無法脫逃,差點兒送了性命的事。

此時自己所處的這個平台,當然遠遠不及陸遜經歷的那個陣勢之大,但是陣里描述的那些情景卻與眼前一模一樣,所差只是大小而已。

「泊雨哥,又怎麼啦?你發現什麼了?」紫嫣看葉泊雨如此驚恐,忙走到他身邊問道。

「紫嫣,我們一定是誤入諸葛丞相的巨石大陣了。」葉泊雨急道:「這可如何是好。」

紫嫣睜大了杏眼,看四下里明明沒有任何動靜,實在搞不明白葉泊雨搞什麼鬼,搖頭不解。

「紫嫣,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三國里,陸遜被困到諸葛丞相的巨石大陣中,險些喪命的故事嗎?」葉泊雨說道。

「當然記得啊!我還記得你當時還大罵諸葛丞相那個岳父,叫黃什麼來著,是個大叛徒呢。」紫嫣大聲說道:「這,這跟那個故事有什麼關係?等等,你的意思是……」

葉泊雨點點頭道:「不錯,正是如此。我們也誤入了那個大陣。」

「那不對啊。你不是說那個大陣在夔關嗎,這裡是劍門關地下的內蜀道,二者隔著幾百里地呢。」紫嫣搖頭道。

「誰說諸葛丞相只布過一處巨石大陣。」葉泊雨苦笑道:「內蜀道如此重要,肯定會有厲害機關把守,誰知,竟然是這巨石大陣。」

紫嫣半信半疑,長劍一擺,說道:「管它什麼大陣,我們先出去再說。」

平台也就數十丈大小,走不了幾步就走到了盡頭,邁過最後一堆石頭就出了平台,葉泊雨和紫嫣兩人各持長劍,一步一步的想從平台上邁過去,走上前邊的棧橋。

眼看就要出去,紫嫣嘴角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就在此時,「等一下。」葉泊雨突然一把拉住紫嫣,大聲叫道,「你看。」

一陣陰風從前邊刮來,紫嫣和葉泊雨不禁退後了幾步,隨即黑霧大起,幾十堆亂石上都出現了一個栲栳大小的綠色人頭,深谷里的巨浪也同時一陣怒吼,一個大浪沖了上來,趁著這股威勢,幾十個綠色人頭嘴一張,同時噴出一道黑氣,向葉泊雨和紫嫣噴來。「不好,腐屍毒。」葉泊雨驚叫一聲,拉住紫嫣躍起丈許高,躲過了毒氣。

兩人還未落地,綠色人頭又升起數十丈,張開大嘴,向葉泊雨和紫嫣咬來,紫嫣看見綠色的人頭張開血口,冷森森的白牙向自己咬來,嚇得驚聲大叫。葉泊雨長劍一揮,幾寸長的劍芒環形掃過,一招「天羅地網」,將身邊的綠色人頭都削成了兩段,掉在地上。

此時,又聽得地下一陣機簧聲響,石頭堆里升起一排長弩,「噗噗噗噗」一陣密集的聲響,數百支白骨箭向兩人射來,葉泊雨和紫嫣各自揮舞長劍,將白骨箭擊落在地。兩人落在地上,正要尋路出陣。

只見身邊黑霧大作,狂風吹起,連周邊兩步遠的距離都看不見,哪裡還能找得著大陣出口,葉泊雨和紫嫣互相連對方都看不見。

「紫嫣,紫嫣。」葉泊雨急的高聲叫道,但是,陰風大作,葉泊雨的叫聲連自己都聽不見。

葉泊雨擔心紫嫣安危,使開「血影神劍」,大開大闔,直往前沖。沒走兩步,就看到紫嫣的身影就在前邊,葉泊雨驚喜的大叫道:「紫嫣,我在這裡。」說著,就往紫嫣的方向沖了過去。

「紫嫣,紫嫣。」葉泊雨幾個箭步就走到了她身邊,正要伸手拉住她,突然紫嫣身影一轉,變成了一個鷹嘴長翎,肋下生有雙翅的妖神,拿著兩把銅錘就向葉泊雨當頭砸下,風聲倏然。

葉泊雨一驚非同小可,驚慌之下,來不及躲閃,只得舉起長劍抵擋,銅錘一下子砸在長劍之上。葉泊雨只覺得雙臂一麻,這兩把銅錘砸下來,直如泰山一般沉重,比起剛才那個戰鬼,何止厲害了十倍。

葉泊雨吃力不過,閃身跳開,回劍刺去,那個妖神卻一下子不見了蹤影,葉泊雨伸劍護在胸前,雙目炯炯,四下里來回觀看。

猛然間,背後又是一陣風聲,葉泊雨回劍一擋,卻擋了個空,自己胸前破綻大露,嗤嗤聲響,又是無數的弩箭射來。

情急之下,葉泊雨一個打滾,趴在地上才勉強躲開,心道:「這是什麼陣法,沒聽說過諸葛丞相的巨石陣里還有這麼許多怪物的,真要那樣,當時的陸遜還能活著離開大陣!」

葉泊雨心中著急,想跳到陣外,看紫嫣下落,當下長劍劍尖衝上,一招「一飛衝天」就想衝到大陣上方,誰知,還沒衝破黑霧,頭頂就一陣巨雷聲響,頭頂上陰雲閉合,幾道水桶般粗細的巨雷組成一道雷網,當頭劈了下來,葉泊雨半空中一個折身,輕輕巧巧的轉向另一側,想從另一側衝上去,可是這雷網好似無邊無際一般,連半點空隙都沒有。

葉泊雨無奈,只得又落下地來,那個鷹嘴雙翅的妖神早已等在旁邊,雙錘舞成兩道黑氣,沒頭沒臉的向葉泊雨攻來。葉泊雨抵擋了幾招,這個妖神也不知道什麼來歷,修為還在葉泊雨之上,幾招下來,葉泊雨就感覺抵擋不住,只得且戰且退,退回大陣。那個鷹嘴雙翅的妖神看葉泊雨退後,也不追趕,只是擋住陣口,不讓葉泊雨出陣。

葉泊雨知道妖神厲害,自己沖不出去,就想祭起小降魔杵,想找個機會先把鷹嘴妖神打翻了再說。哪知道,這個陣里似乎有什麼禁忌法寶的封印,自己的小降魔杵烏沉沉的,一點兒法力都沒有。

葉泊雨無奈,又轉身向另一側衝去,還拚命大喊著紫嫣的名字,正著急間,突然聽見身邊,傳來低低的一絲聲音,「泊雨哥,我在這兒呢。」葉泊雨心中狂喜,忙朝著紫嫣的聲音方向衝去,果然看去,不遠處的黑霧中,紫嫣正在手揮長劍,與一個手持月牙禪杖的頭陀戰在一起,那個頭陀招大力沉,紫嫣招法散亂,邊戰邊退,險象環生。

葉泊雨眼看情勢緊急,忙揮劍上去幫忙,兩人雙戰頭陀,跟頭陀一交上手,才發現這個頭陀好像比剛才那個長嘴雙翅的妖神還要厲害,月牙禪杖施展開來,水泄不進,葉泊雨跟紫嫣雙戰頭陀,都感到甚是吃力。

「紫嫣,我們快快後退,退後就沒事兒了。」葉泊雨使出全身勁力,架住降魔杵,對紫嫣大聲叫道。

「不行,要退咱倆一齊退。」紫嫣刷刷兩劍,又沖了上來,與頭陀戰在一起。

葉泊雨只想賣個破綻,逼退頭陀,自己和紫嫣好退出圈子,這樣頭陀就不會追趕他們兩人了。哪知,頭陀的月牙禪杖一旦使開,招招致命,兩人左支右絀,哪裡還有機會跳出圈子。

又戰了幾個回合,紫嫣漸感氣力不知,長劍與頭陀的月牙禪杖幾次碰上,雙臂酸麻,幾乎都抬不起手臂來了。葉泊雨看形勢危急,再過上幾招,自己兩人非都葬命在這個頭陀手下不可,心中一急,打定了主意,長劍一挺,中宮急進,紫嫣的長劍也正好刺向頭陀小腹,頭陀月牙禪杖從上往下兜了半個圓圈,想把兩人的長劍盪開,還未等頭陀月牙禪杖過來,葉泊雨就飛身躍起,長劍凌空直下,紫嫣也抽回長劍,低身向頭陀雙腿削去。

頭陀後退一步,月牙禪杖在地上一立,擋住紫嫣長劍,同時伸手向上一抓,空手就向葉泊雨的長劍抓去,葉泊雨就等頭陀這一招,身形下落,長劍自下而上向頭陀小腹挑去,這一招陰狠之急,是「血影神劍」中非常狠辣的一招,頭陀怒吼一聲,左手伸出,十指如鉤,一把抓住葉泊雨長劍,右手的月牙禪杖疾向葉泊雨胸口砸下。

葉泊雨大喊一聲:「紫嫣,快退下。」一個翻滾,長劍撤手,被頭陀一把抓住,幾下揉成一團,扔在一邊。趁這個機會,紫嫣聽葉泊雨吩咐,忙收起劍招,跳出圈子,葉泊雨向外一個箭步,也正要跳開,誰知頭陀的月牙禪杖迴轉,正好打在葉泊雨腿上,葉泊雨受傷栽倒在地,饒是葉泊雨是神劍之軀,也抵擋不住這一下,頓時全身酸麻,倒在了地上。那頭陀又是一聲大吼,雙手舉起月牙禪杖,雷霆萬鈞之勢向葉泊雨當頭砸下。

葉泊雨被月牙禪杖勁風籠住,加上腿上結結實實吃了這一下,再也躲閃不開,只好眼睜睜的看著月牙禪杖向自己砸來。紫嫣遠在丈許之外,也來不及替他抵擋,眼看葉泊雨就要葬命在頭陀的月牙禪杖之下,不禁尖叫一聲,挺起長劍向頭陀和身撲上。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神鬼大陣—下》 就在此千鈞一髮之際,半空之中傳來一聲清嘯,不知從什麼地方飛出一朵金蓮,架住了頭陀的月牙禪杖,紫嫣的長劍也隨即刺在了頭陀的小腹上,卻連一個白印兒都沒看見。

緊接著一聲清雷震散了籠罩在大陣上的黑霧,平台上黑霧消散,又恢復了一開始晦暗的景象,頭陀也一下消失不見了。

紫嫣一眼看見葉泊雨倒在地上,顧不得其它,忙跑過去,一手將葉泊雨輕輕扶起,葉泊雨腿上結結實實中了頭陀一記月牙禪杖,站不起來,軟軟的癱在紫嫣懷裡。對著紫嫣淺淺的笑了一下,低聲:「紫嫣,我沒事的。」

紫嫣手扶著葉泊雨的傷腿,一邊從懷中掏出傷葯,一邊低聲說道:「你剛才剛什麼?不要命啦!」

葉泊雨微微一笑,正要說話,突然看見從前邊的黑暗中緩步走出一個身穿道袍,手執扁拐的老道,老道身高丈許,身背大紅葫蘆,鶴髮童顏,紅光滿面,五縷長須飄揚腦後。

葉泊雨知道剛才救自己兩人的就是這個老道,一看就知道老道來歷不俗,忙在紫嫣的攙扶下掙扎著站起身來,拱手說道:「晚輩葉泊雨、紫嫣,多謝道長救命之恩。」

那老道甚是和藹可親,沖兩人莞爾一笑,伸手將葉泊雨扶起,笑道:「兩位快快不要多禮,起身說話。」

葉泊雨和紫嫣這才抬起頭來,葉泊雨只見老者渾身上下沒有絲毫逼人的神威,知道面前這個老道已經是返璞歸真、神威不露的境界。又說道:「道長,在下兩人誤入內蜀道,被剛才大陣所困,要不是道長出手相救,那後果可是不堪設想。不知恩公大名。」

老者看看兩人,又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一番葉泊雨,點點頭道:「果然是天地造化,玄機難悟啊。看來,他們沒有選錯人,哈哈。」

葉泊雨和紫嫣聽得一頭霧水,不知道老道說的是什麼意思,「他們」又是誰。紫嫣最快,忙問道:「道長,他們是誰啊?什麼沒有選錯人。」

老者對著紫嫣笑笑道:「好一個漂亮的女娃兒,反應好快。可惜老道不能告訴你,女娃兒。」

紫嫣撅起了小嘴,轉過身去做了個鬼臉,低聲嘀咕道:「為什麼啊,還不能告訴我們,這麼神秘啊。」

葉泊雨說道:「紫嫣休要胡鬧。且聽道長吩咐。」

老道看了一眼葉泊雨的傷腿,伸手從後背上摘下那個紅色的大葫蘆,拔去葫蘆蓋,傾出一顆龍眼大小的藥丸,遞與葉泊雨,說道:「此乃是老道自己煉製的三轉碧藕金丹,雖無大用,但止血鎮痛確實一絕,汝當速速服下。」

葉泊雨忙伸手接過,藥丸拿在手裡,清香撲鼻,不及細想,忙一仰頭服下。紫嫣待要阻止,卻已不及。

葉泊雨只覺得一股清流從丹田中升起,瞬間走遍奇經八脈,剛才受傷的腿馬上有了知覺,可以活動了,葉泊雨試著一活動,靈活如常。葉泊雨忙謝過老道,紫嫣這才放下心來。

老道放回葫蘆,緩緩說道:「實不相瞞,這個大陣乃是小婿諸葛孔明當日設下的神鬼八卦大陣,是用來防止魏軍從內蜀道攻入蜀地而用。誰知,今日你二位竟然會誤入此陣。」

「神鬼八卦大陣!」紫嫣喃喃說道:「好厲害啊。」不知道她是說諸葛孔明厲害,還是說大陣厲害。

老道聞言,捻須笑道:「這個女娃子所言極是。此神鬼大陣封印了五位遠古妖神真身,乃是孔明當年下蠻荒,七擒孟獲時收復的妖神,厲害無比。加上陣中藉助五行之力,大陣可以隨敵人意念隨意幻化萬象,加上埋伏的諸葛神弩,神雷火器不計其數,就算是煉神返虛的半仙之體,如果不懂的破陣之法,也萬難走出此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