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的天,黑色的地,純粹單調的沒有任何變化。

當從劃開的空間裂縫裡走出來時,銀髮披肩的麥哈爾,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紅,黑交輝的天地之景,強烈的奇異,衝擊著屬於自己的世界觀。

這裡,或許,已然是另外一個世界!

「這裡…」

收回護體鬥氣的挲梭系主,同樣,被強烈衝擊著,有了點滴的遲滯。

從遲滯的神情里,不難看出,身為南聖庭蓋世系主的他,亦從來沒有來過這片世界,似乎不明白,這裡,是怎樣一種道不清說不明的神奇地帶。

背後逐漸併攏的空間裂縫裡,夏普聖主,並沒有留下隻言片語的解釋。

而在被景象衝擊的初始后,回過神的麥哈爾,金核境巔峰敏銳感知散開,令他第一時間察覺,就在這片奇異的天地里,天地元氣的濃度,幾乎是微不可見,用稀薄二字,根本無法形容黑土天地里,天地元氣的稀少。

甚至,麥哈爾有一種錯覺,這裡天地元氣的濃度,還不如子爵領!

「廢地!」

麥哈爾幾乎是脫口而出。

在這片比起子爵領元氣還要稀少的大地上生存,對於強者修鍊的幫助,幾乎是微乎其微,要知道,一般的強者,對於元氣的濃度,是有要求的。

就算麥哈爾一直輔以熱能精血修鍊,沒有太大的要求,可面對這樣的世界,猶然的,亦覺得這樣的環境,對於自身來說,是一片廢地。

細看之後,麥哈爾甚至覺得,普通人,莫說是在這裡修成神台之境,就算在這裡修成煉靈巔峰之境,都是問題。

「是廢土!」

原本有些發神的挲梭系主,在麥哈爾之後,忽然補充了一句。

波瀾不驚的臉上,若有所思,在麥哈爾察覺天地元氣稀薄時,下蹲著,白皙手掌觸摸上漆黑的大地,臉上漸漸從思索中,浮現淡淡的恍然之意。

「發現了什麼?」麥哈爾出聲問道。

儘管神道魂印掌握在自己精神之中,麥哈爾有感應之能,可挲梭系主終究是系主之尊,以現在的強度和手段,大能的思維,根本無法清晰感應。

「這裡是廢土!」挲梭系主又道了聲,「閣下可以出手試試。」

「出手?」

麥哈爾若有所思的點頭。

「轟!」

一拳砸出。

狂暴的拳風,夾雜著璀璨的星戮劍氣,一拳轟落在空氣之上,如平地上的驚雷,炸起烈烈的毀滅風浪,威能之強,堪比一般五重天神台境的全力。

只是,麥哈爾的臉色,隨之變得異常奇異。

敏銳的感知散發下,令麥哈爾能清楚的察覺,就在這一拳砸出,爆發堪比神台境五重天的威能肆虐時,在四周的天地間,仿若浮現一股玄奇壁障,將這堪比五重天的一拳,層層削弱,直令其跌落只有四重天之威。

「嘩啦啦!!」

拳風震爆,堪比四重天神台境一擊的一拳,肆虐起淡淡的風浪。

掠起出拳麥哈爾的銀星長發,一時之間,冷漠臉上掠起淡淡奇異。讓他不由自主的,就將目光落在早有預料一般的挲梭系主身上,等待下文。

「看來閣下不知!」

挲梭系主道了一聲,對於麥哈爾,也沒有賣什麼關子。

「廢土,是絕地,是死地!」挲梭系主開口,開始解釋,「因為在廢土,元氣稀薄,修為受制。若是沒有自行補充,就算是系主,也只能是普通之流,且在廢土之上,還存在著恐怖的妖族,和神秘的戰兵,危險極多。」

麥哈爾仔細聆聽著,沒有打擾挲梭系主的敘述,沒有插話。

「廢土的形成,在傳說之中,是偉大存在們大戰形成的地域。也有傳說,廢土的形成,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地域,不一而足,誰也不能證明。」

挲梭系主也不由流露淡淡的思索之色,廢土的形成,天下之間,或許真的無人知曉,就連南聖庭的秘辛記載之中,也解釋不清楚其來歷。

「但廢土出現的地方,只有兩處,公認的兩處!」挲梭系主嘆息一聲,目光敬畏,「第一處,是在帝國神道疆域的某地,盤踞著一片神秘的廢土絕地,就算伯爵級的絕世強者進入,也極少有人能活著走出來。」

「第二處,則是…在,帝國神道疆域之外!」挲梭系主沉聲道。

帝國神道疆域之外?

麥哈爾渾身一震,眸中驚天鋒芒洞射,為這個訊息感到深深震動。

「若這裡是帝國疆域,天象,絕不會是這樣…」挲梭系主的語氣里,隱隱充斥難以置信,「而除開帝國疆域,這裡,只能是帝國疆域之外。」

麥哈爾心中掀起波濤,為之震動,和挲梭系主大相徑庭。

「帝國疆域外的世界,充滿無盡的神秘,未知,就像未曾探索過的迷宮,危險重重,什麼都有可能發生。」挲梭系主眼神劇烈,心神為之動搖,「最重要的是,在帝國疆域外的世界,帝國內里,鞭長莫及。」

也就是說,哪怕在帝國內里,師尊是一位偉大的公爵存在,在這外面的神秘世界地域,都不一定會有大作用,除非自己回歸帝國疆域。

這裡,在挲梭系主看來,就像未曾開拓的蠻荒,危險無盡,系主若是稍不小心,都有可能隕落在這樣的世界里,連救援都無人做得到。(未完待續。) 冷麪總裁要借婚 帝國疆域外的世界?

這是從來沒有去過三公界領,和帝國帝都的麥哈爾,不能想象,不能涉足的天地,概因就算他有通天之能,也沒有時間去探索帝國疆域外的世界。

帝國疆域外的世界,有傳說,是妖族盤踞的亘古荒野,存在著數之不盡的恐怖妖獸。也有傳說,是異族仙道盤踞創建的帝國,隔著巨大天險和帝國開戰,更有傳說,帝國疆域外的世界,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虛無,什麼都沒有。

就算麥哈爾孤陋寡聞,對於帝國之事,秘辛,不太清楚。

可對於帝國之外的種種傳說,還是在耳濡目染中,聽聞過許多。但是,傳說傳的就算在真,若不親眼證實目睹,誰能知曉是否是掩蓋下的真相?

只能說,能從帝國疆域之內,走向帝國疆域之外探索的強者,古往太過少見!

「夏普聖主大人為何將閣下送來這裡?」

挲梭系主輕喃著,臉色有些凜然,眼神中多了某種強烈的警惕。廢土上的危機,已然過於恐怖,何況,這裡的廢土區域,還是在帝國疆域之外!

稍有不慎,麥哈爾隕落在此,他也會隨之隕落。

還好的是,夏普聖主給予了一枚空冥石,若是遭遇不可測的危機,還可以撕裂空間洞虛,第一時間返回帝國疆域內的區域,以躲避危險。

「帝國之外,帝國之內,鞭長莫及!」

這般想著,挲梭系主淡淡的又嘆了聲,注視著這片廢土,警惕愈濃。

隨著這句話的出口,原本似有所覺,站立在原地的麥哈爾聞聽,神色驟然動容,眼神之內,迸發一閃而逝的滔天精芒,繼而隱藏在眼底深處。

帝國之外,帝國之內,鞭長莫及!

寵妻無度:軍爺,悠着點 這,豈不是說,在帝國疆域外的世界,可以展現出一些,在帝國之內,無法展現的手段,或者被壓抑的東西…例如說,金斯的第二道信仰之身。

麥哈爾深吸一口氣,看著這片貧瘠,普通,死寂的地域,眸中清明。

「我現在首要,就是先突破伯爵之境,達到所能達到的極限!」麥哈爾腦中轉念,「帝國疆域外的這片廢土,是師尊夏普聖主,用來讓我體悟源神之道所用。對於現在只有金核之境的我來說,沒有必要,去過多探索。」

更何況,正如挲梭系主所說,這片黑色無垠的廢土之上,有可能存在著想象不到的危機,若是沒有強絕的神道修為傍身,有隕落之危。

當務之急,還是先突破伯爵之境,達到極限在說。

一念及此,麥哈爾看向挲梭系主,冷然道:「現在,我會帶閣下去一個地方,若是稍有泄漏之心,或者念頭,閣下都會有隕落之危!」

挲梭系主微微一震,麥哈爾冷然的話語,沒有過多殺意,但話語之內,那種堅定無可更改的意志,讓人毫不懷疑,麥哈爾是否會說到做到。

一股吞噬大力猶然傳開。

挲梭系主耳中隨之響起麥哈爾的低喝:「不要抵抗!」

眼前世界幻變,一息之後,龐大無垠的億萬里山河,就以震撼,毫不掩飾的姿態,轟入挲梭系主的眼帘,在心神之內,掀起滔天的震天浪濤。

「這是一個…世…界?」

滿臉震撼的挲梭系主,斷續呢喃著,駭然出聲。

注視著這片蒼翠,綠樹成陰,生機勃勃的億萬里山河,挲梭系主可以肯定,他此生從來沒有見過這樣龐大的獨立世界,比起聖天還要大無數倍。

對於震撼無比的挲梭系主,麥哈爾指了指,道:「北方,是飛雪妖帝掌控的妖族區域,南方,是一位狄龍伯爵掌控的人族區域。閣下的本尊,和第二道身,分別去指點他們修鍊,等待我突破后的出關。」

說著,麥哈爾微微動念,挲梭系主周身立時被一股神秘的天地氣息籠罩,令其環繞在內,外界生靈,根本無法看清,看透內里挲梭系主本尊。

做完這一切的麥哈爾,大步穿梭,無影無形的走向神傾國度。

原地黑暗虛空上,感受著大陸世界的挲梭系主漸漸回神,注視著周身天地氣息,蓋世的系主之威轟然撕裂,撞擊在其上,激蕩起劇烈洶湧的漣漪。

頃刻,挲梭系主變色,天地的氣息竟在系主威能撕裂下,半分未散。

一念及此,挲梭系主心中發寒,這樣的氣息籠罩,或許有遮掩之意。但大多的,定是麥哈爾震懾他挲梭系主的一種手段,表明麥哈爾的態度。

想到這裡,又看向這片億萬里山河的世界,挲梭系主心神微微搖晃。

不得不說,麥哈爾已經有了令他敬畏的資格,身為時代之子的妖孽巨擎,有夏普聖主這樣的師尊,還有這樣一件,比起聖庭聖天還要廣大的山河級聖器,簡直過於恐怖,未來幾乎是一片通暢,前途,無法限量。

他挲梭系主都要黯然失色!

第三層百倍流速的區域里,春去秋來,在麥哈爾北聖庭,南聖庭之行時,又瞧然逝去了近五十多年的歲月,發生了驚世的國度蛻變。

對於這些,麥哈爾沒有過多留意,此時的他,徑直遵循著天地的流動,無聲無息的進入了當年神傾部落的核心之地,那片移進來的灰色祭壇。

在這裡,麥哈爾沒有見到金斯的第二道身,反倒是見到了金斯的超凡本尊。

藍發飄逸,眸光深邃有神,蘊含著恐怖壓抑的神光。一身氣息幽深莫測,就那樣盤坐在那裡,就有一股令麥哈爾窒息的恐怖氣機,彷彿,眼前的金斯超凡本尊,成為了一個內斂氣息的蓋世系主,份外的令人心悸。

看著麥哈爾的到來,神奕俊朗的臉上,不由露出淡淡笑意。

以時代之子的驚天底蘊,突破至伯爵之境,讓金斯徹底擺脫了孱弱的陰影。從一個弱小的神台境,真正走入了強者的殿堂,哪怕是放在帝國之中,也已經不算是弱者。

「鬼谷呢?」

麥哈爾問了一句。

「鬼谷?」金斯呢喃一聲,微微搖頭,「鬼谷已經陷入閉關,五十多年了,一點動靜也沒有,以我的判斷,就算在閉關個五百年都不奇怪。」(未完待續。) 鬼谷子的閉關,時間,漫長的有些出乎預料。

不過,想來也有些道理,鬼谷子的靈魂一道,在金核境時,可是超越了麥哈爾,超越了金斯,兩位時代之子的人物,其中的恐怖之處,可想而知。

靈魂終究有著屬於自己的獨特性,外人只能管中窺豹,不得其全貌。

這般想著,麥哈爾點點頭,在金斯面前,盤坐了下來。提起了外界,南北聖庭之事,以及當年的君清殿下,楓行雲,以及至高傳承,夏普聖主。

十領會盟,執神大會,以及挲梭系主,和帝國之外的世界。

「帝國外的世界?」金斯呢喃一聲,眼中掠過精芒,「這可是神道疆域,帝國,根本無法干涉,干擾的一處化外之地。且,難以探查得知!」

麥哈爾點頭,正如金斯所說,這是帝國無法干涉的疆域。

一些在帝國疆域內,無法展示,施展的隱秘。在這樣的疆域里,完全沒有顧忌,因為,這裡可不是屬於帝國覆蓋範圍內的神道疆域。

「出去?」金斯呢喃著,看了一眼麥哈爾,「看來,你的想法我已經猜到,是想讓部落之人,逐漸開始融入外界,開始回歸了!」

麥哈爾點頭,在塔內百倍時間流逝下修鍊,成長之速固然比外界要快,可那是在透支自己的壽元,且對於修為的增強,也開始不太顯著。

要知道,神傾部落的強者們,是能藉助妖獸之力的。

可對於現在剛剛開闢的第三層世界來說,並沒有那麼多的強大妖獸,將神傾部落的強者們滿足,大多的強者們,甚至沒有一頭屬於自己的妖獸。

「這件事我會開始布置!」金斯神秘笑了聲,「第二道信仰之身,踏入大能的時機指日可待,而一旦踏入大能,對於信仰之事,就沒有這般的需求了。需要我的第二道身,另闢蹊徑,走上另外的一條路!」

出去這個結果,對金斯來說,不亞於新的正途。

「外界太過危險!」麥哈爾補充著,看見金斯這般神態,不由笑了聲,「金斯,還是多培養一些,能媲美伯爵,或者說是,能容納伯爵戰力的強者罷。到時候帶他們去第一層,待我出關!」

「我會的!」金斯目光湛湛,「除開當年鬼谷部落,和神傾部落融合的千人,一定要帶走外。其他的,會著重挑選一些忠誠,天資高者。」

麥哈爾點頭,神色中,有了淡淡的滄桑之意。

當年鬼谷,神傾兩大部落融合的千人,已然開枝散葉,百年間,留下四五代,近十多萬的後代,人數之龐大,繁衍之快,當真是不可想象。

若是在過百餘年,千餘年,他們這些人,或許會成為傳說!

不過,時間的流逝,歲月的隔閡,這是一件避免不了的事情。麥哈爾,金斯,鬼谷子唯一能做的,就是讓當年千多位熟悉之人,全部破入伯爵之境,不至於成為記憶的塵煙,天地里的黃土,從中超脫出來。

「只有我們這些老古董離開,那些小輩中的強者,才能脫穎而出!」金斯自嘲笑著,沖淡著這種滄桑,「一代新人換舊人,這是萬古更迭,生命不息的規則,也只有這樣,方才是世界循環的守恆。」

麥哈爾認可的點頭。

也正因如此,日後,若是要收集頂尖的熱能精血,麥哈爾才能毫無顧慮的,從這些人中殺戮,這一點,也是培養他們的原因之一。

「我們的主場是外界!」金斯總結,「這裡我們只做旁觀者!」

旁觀者,從來都是,妖神古塔的百倍流速作用,只是他們提升修為的一種方式而已。他們的目光,是放在帝國之中,而不是這片億萬里山河。

井底一域!

倘若他們和那些後來者一樣,眼中的世界,只有第二層,和第三層,就算知曉了外界,也不一定會離開這裡,那是因為後來者的根,在這裡。

但他們的根在外界!

「待我們離開,他們…也該出來了……」

拒嫁豪門:首席總裁請滾開 麥哈爾,和金斯不約而同的看向南方,和北方。

正因為守恆,麥哈爾三人,才會有意引導培養出飛雪妖帝,狄龍伯爵兩方代表的妖族和神道,與現在神傾部落掌控的異人國度,開始抗衡。

若是金斯,麥哈爾,鬼谷子一直橫亘在此,他們根本沒有機會。

「這些事讓我來!」 冷帝在側吾恩寵無盡 金斯回神,微笑看向了麥哈爾,「現在的你,應該突破境界,達到我現在這個程度。」

「轟!」

天崩地裂。

上一秒還和麥哈爾談天說地的金斯,藍發無風狂舞,恍若化作一坐太古的神山,威壓天穹八方,重若千萬之均,神光璀璨,壓向麥哈爾。

令金核巔峰之境的麥哈爾,心神搖曳,臉色一陣變化搖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