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墨霖一驚。

“什麼人!”碧落和辛將子閃電一般的分開,目光遙遙的望過來。

墨霖懊惱不已的從藏身之處走出來,低聲的道:“我不是故意要打斷你們的……”

碧落的臉被紗巾蒙着,看不清楚表情,辛將子的臉色則一陣青一陣白,火冒三丈的道:“臭小子,你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現在纔出現,你是不是報復我以前欺負你的事情啊?”

“我可沒有……”墨霖連連擺手道。

“墨霖,你果然出現在這裏。”碧落終於冷冷的開口了,“我們已經等你三天了。”

“碧落姐姐,真沒想到墨家派你來抓我。”墨霖感慨萬千的道。

他想起去日落山脈之中尋找綿鐵時,正是碧落在辛將子的手中將他救走,也是那一次他終於見到強者之間的對決,堅定了他刻苦修煉的決心。

時光冉冉,轉眼一年的時間過去了。雙方的身份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實在是命運捉弄。

“墨霖,對不起了。鉅子有命,見到你之後,殺無赦。”碧落緩緩的舉起了雙刀,而辛將子也撿回了他的巨無霸,兩人略微分開一點,和墨霖形成一個三角形。

墨霖不想打,可他更不肯任人宰割。他已經不是當年天真的墨者,他是人民公敵,他是想要堅持自己理念的逆天者。

碧落動了,一出手就是她最強的殺招“魔花開”,短刀如同綻放的惡魔之花,帶着讓人迷醉的美麗,將人靜悄悄的扼殺在夢幻之中。

辛將子也動了,巨無霸的第一劍就凝聚了他血脈濃度七級的成果,湛藍的劍光如同一道瀑布,強勢無儔的斬向墨霖。

墨霖手一張,赤魂出現在手中。每當手握住赤魂,墨霖的血液都會不由自主的沸騰,他會想要殺戮,會想要反抗,會想要仰天長嘯。

魔花在身前綻放,藍色的瀑布是劍底的鋒芒,而墨霖的赤魂則是殺氣騰騰的夢魘。

他出劍,眼前立刻爆開一道血光,靈能在劍身之上涌動着,將赤魂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劍芒橫空,凋謝了魔花,逆流了瀑布,靈能颳起一陣風暴,將碧落和辛將子震退了數步。

“好厲害的靈能。”碧落和辛將子交換了一個詫異的眼色,他們沒想到墨霖的實力已經強到這種地步。

“這小子很強,不要留力了。”辛將子叫嚷着將巨無霸再度舉起來,巨大的劍身映射着月光,劍刃上一片湛藍。

碧落微微的點頭,短刀在手掌上翻飛個不停,墨霖認得那正是“分飛燕”的起手式。

看到分飛燕,墨霖就想到洛芊芊,眼中流露出片刻的溫柔,赤魂上的殺氣因爲他的影響,竟然也微微的一弱。

這一瞬間的破綻逃不過碧落和辛將子兩個身經百戰的強者,他們自然不肯放過這個良機,刀劍齊鳴,向墨霖猛衝過來。

墨霖不敢怠慢,赤魂橫在胸前,蕩起陣陣的血光,一波又一波的迎向兩人。

碧落和辛將子的身影在前衝之中忽然重合,然後迅即的分開,向着墨霖的左右兩側遠遠的撤開。

墨霖眉頭一皺,手指在赤魂劍柄的寶石上輕輕一點,赤魂的劍身立刻抖動起來,如同一條活過來的靈蛇,劍尖就是蛇頭,詭異的變化着方向,遙指着碧落和辛將子。無論他們從哪個方向衝過來,都有可能迎上墨霖發出的銳利劍氣。

碧落的身影在夜色中連連的閃動着,讓墨霖的眼有些花。雖然墨霖已經處在化身的境界,五識都放開到最大的限度,可是墨霖覺得碧落已經超過了風,用肉眼根本無法追趕上她的速度。

“不能讓她再靠近了。”隨着身影的閃動,碧落越來越近,墨霖終於按捺不住。他向後疾退,一直退到山崖之前,將脊背緊緊的貼住身後的巖壁,免得腹背受敵。

眼看碧落追擊而來,墨霖手中赤魂一揮,將一塊巨石如同豆腐般的削落下來,不等巨石落地,他一腳踢出,將巨石凌空的踢向碧落。

巨石帶着呼嘯的風聲,幾乎將碧落嬌小的身體完全蓋住了。

辛將子暴喝一聲,已經衝到墨霖的身前,巨無霸猛地斬來。墨霖見他來的兇猛,不敢硬擋,一矮身藉着劍風輕輕的盪出去。

“轟!”一聲巨響,巨無霸將墨霖身後那塊山崖斬的粉碎,他一擊不中,反手又是一劍追來,巨劍在他手中絲毫不顯分量,可只有首當其衝的墨霖才知道受到的壓迫力有多麼巨大。

巨劍當頭,墨霖不可能再留手了。這些日子來的修煉成果一一涌上心頭,真正的實力勃然爆發出來。

朱評漫對墨霖的進步讚賞有加,但他一直對墨霖有個更嚴格的要求,那就是無論多麼雄偉的大廈,一定要有堅實的地基,否則外表看起來富麗堂皇,也只能是外強中乾不堪一擊。

因此墨霖一直勤於修煉基本功,這一兩個月以來,他着重修煉的是根輪和密林靈能的融合。

想把兩種性質不同的靈能掌握的得心應手可不簡單,朱評漫能夠貫通七脈輪是經過上百年的潛心苦修。墨霖纔剛剛接觸武道不過一年,雖然屢經奇遇,可要他這麼快就融會貫通,也未免有點太難爲人了。

正是因爲在靈能的控制上還有問題,墨霖才難以發揮出更強的戰鬥力,尤其是他在單一脈輪的開發上也比不上專一修煉單獨脈輪的世家強者,久戰之下,劣勢就顯露出來。

還在和辛將子的巨無霸糾纏,背後風聲涌動,那塊巨石果然奈何不了速度奇快的碧落,她迅捷的來到墨霖的身後,短刀毫不猶豫的向他背上**。

千鈞一髮之際,墨霖點亮腰腹間的明點,身體向下猛地一旋,頭頂上巨無霸“呼”的掠過,將墨霖的頭髮削去一綹,不過巨劍帶起的勁風也影響了碧落的攻擊,她略微一個遲緩,被墨霖狼狽的就地一滾避開來。

碧落瞪了辛將子一眼,一躍從巨無霸的劍鋒上掠過,腳尖在巨無霸寬大的劍鋒上一點,借力凌空擊向墨霖。

墨霖還沒爬起來,聽到耳後短刀破空而來的風聲,心中暗暗叫苦,密輪的靈能全力發動,他的左手臂整條變成橙色,迫不得已之下要發動殺傷力最強的絕招“拙火蛇芒”。

碧落這一擊可是用了全力,雖然她心中略微有一些黯然,也覺得墨霖並不是十惡不赦的罪人。可身爲墨者,她最大的天職就是忠誠的執行任務,不能有半點的遲疑。

眼看短刀就要刺中墨霖,“滴溜溜!”一陣呼嘯聲響起來,有暗器斜刺裏向碧落的額頭襲來。

碧落心頭一驚,不知是什麼厲害的暗器,只能一個鷂子翻身閃到一旁。

手中寒光一閃,碧落的短刀在空中將那尖叫着的暗器斬落。暗器被削成兩半落在地上,碧落定睛一看,肺差點氣炸。那“暗器”竟然只是個哨子。

墨霖得到這片刻的喘息,手臂上的拙火蛇芒也黯淡下來,他返過身來,心中驚詫不已,深知日後和人對決,一定要一開始就施展出全力,免得再落入這樣的狼狽局面。

“何方高人?”碧落失去了最好的機會,恨恨的望向一旁的樹叢。

一個人影慢慢的走出來,輕嘆一聲道:“好久不見了……”

“是你……”碧落呆住了,她手中的短刀本來已經蓄勢待發,可一看到這個人,就再也沒辦法移動半分。

墨霖也錯愕的看着那人,他本以爲趕來的是朱評漫,卻沒想到竟然在這裏看到了黃泉。

黃泉依舊平靜,他依舊帶着一切盡在掌握的輕鬆淡定,只不過他總是掛在嘴角的笑容卻顯得有幾分的苦澀。

“是你!”一旁的辛將子也愣住了,他張大嘴巴看着黃泉,手中的巨無霸顫抖起來,似乎非常的激動。

墨霖這才發現黃泉和碧落,辛將子之間認識,而且他們的關係似乎不一般。

“那時年少,你穿青衫我愛笑。韶華易老,牆裏鞦韆牆外道。上窮碧落下黃泉,以你爲傲……”碧落低聲的吟唱起一首旋律略微有些傷感的歌謠來。

“你竟然還記得呢。”黃泉淡淡的道,“十幾年了,時間過的真快啊。”

“這是我爲你寫的歌,我怎麼會忘記。”碧落幽幽的道。

墨霖不禁乍舌,聽他們之間的對話,黃泉和碧落似乎是情侶的關係呢。他不禁望向辛將子,果然見他滿臉通紅,好像一座隨時都要爆發的火山。

黃泉似乎知道墨霖很疑惑,衝他慚愧的一笑道:“我和碧落曾經是情侶,讓你見笑了。”

墨霖這才知道自己和黃泉的境遇竟然如此相像,同樣是被墨家拋棄,同樣有個心愛的女孩留在墨家,同樣的天涯相隔。

“十年不見,你爲什麼又要出現?”碧落問。

“這位墨霖是我的朋友,他剛剛幫了我一個大忙,我一定要報答他。”黃泉道

碧落的目光流轉着,眼角似乎有晶瑩的淚水在打轉:“若不是因爲要報答他,你恐怕也不會出現在我的面前,是嗎?”

醫見鍾情 黃泉沉默了片刻,終於道:“是的。”

“很好……很好……”碧落的聲音有些顫抖,“你果然是個做大事的人,絕情絕義。”

“對不起……”黃泉也有些黯然。

“一句對不起就足夠了嗎?”碧落慘笑一聲。

“碧落,不要跟他廢話了,這個負心漢不值得你再爲他傷心。”辛將子怒吼一聲,衝到黃泉的身前。

“我要跟你決鬥。”辛將子將巨無霸舉起來,大劍的劍尖幾乎要碰到黃泉的鼻尖。

黃泉不爲所動,只是道:“我們爲什麼要打?如果是爲了碧落的話,那就不必了。我和碧落早已經沒有關係了。”

碧落面紗下的表情不得而知,辛將子卻先“呸”的啐了一口道:“放屁,你說沒關係就沒關係了?這十年來碧落對我不理不睬,都是因爲牽掛着你。你既然沒死,爲什麼不給她寫封信,爲什麼不告訴她你還好,你這沒良心的混蛋辜負碧落的一片癡情,我是要替她鳴不平!”

他說完,巨無霸迅疾的架在黃泉的脖子上,冰涼的劍刃和黃泉的動脈親密接觸着。

見黃泉沒有躲閃,辛將子怒道:“你爲什麼不躲不還手,難道你以爲我不敢殺你嗎?”

“我要怎麼躲?我從墨家離開的時候已經被廢了七脈輪,一身的武道都還給墨家了。”黃泉昂起頭來,對着辛將子苦笑道。

“你……”辛將子愣住了,若是和黃泉真刀真槍的決鬥,他絕不會留情。可若讓他殺掉一個全無武道的普通人,即便那個人是他的情敵,身爲兵家戰士的驕傲也絕不容許他這麼做。

“這又是何苦呢……”碧落嘆了口氣,“辛將子,不要爲難他了。當年的事情,他沒有錯,我也沒有錯,只是老天的捉弄而已。”

辛將子怒氣洶洶,卻還是聽了碧落的話,將劍收回去。

黃泉卻搖了搖頭道:“這世上的錯都是人做的,卻非要怪罪給老天,算不算是自欺欺人呢?”

“你想說什麼?”辛將子吼道,又把巨無霸舉了起來,這一回劍鋒懸在黃泉的頭上,隨時都會落下把他斬成兩截。

“我想說的是,錯的不是我,也不是碧落,而是墨家。十年前墨家拆散了我和碧落,十年後的今天,墨霖就好像另外一個我。看到他,碧落你難道不覺得熟悉嗎?”黃泉無視辛將子的威脅,緩緩的道。

碧落嬌軀一震,似乎被黃泉的話給打動了。

“碧落,別聽他胡說八道,這小子負了你,害你飄零十年,你不能再信他。”辛將子憤憤的道。

碧落沉默了許久,終於低聲道:“墨霖,那天你跌落懸崖,芊芊以爲你死了,一夜之間白了頭髮。如果你還念着昔日的感情,記得給她寫信。”

說罷,她的身影一晃,投入林中,不見了蹤影。

“碧落!”辛將子狠狠的瞪了黃泉一眼,收起巨無霸,匆匆追去了。

墨霖被碧落的話驚呆了,他喃喃的道:“芊芊……怎麼會這樣?”

***************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墨龍變小詞典好久沒跟大家見面了,今天說下章節名:上窮碧落下黃泉。

最開始寫碧落這個人物的時候,就想要寫一個三角戀的故事,三個人都爲了愛情而辛苦,糾纏在一起。在起名字的時候,忽然想到“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這一句,覺得簡直就是這個故事最好的註腳,便把黃泉和碧落這兩個詞拿來當名字。至於辛將子這個名字,如果是看過七劍下天山系列的朋友,一定會聯想到那個乖戾而厲害的辛龍子吧?

對了,墨霖落下懸崖之後洛芊芊一夜白髮那段,有哪位朋友看出我是在向哪位武俠大師致敬了嗎?

PS:最後還有一句閒話,17K這周舉行讀者見面會,送免費點卡還管午飯,有北京地區的朋友可以去參加,聯繫方式在首頁有,不然就去羣裏找我也可以,我幫你跟編輯報名。 回到營地,墨霖默默不語,就連月瑤問他黃泉怎麼和他在一起都沒聽到。

黃泉只能自己跟月瑤,還有朱評漫和小白兩個老傢伙解釋他是如何出現的。

當墨霖在酆都城外鬧出大動靜的時候,黃泉也帶領着黎明死士們潛入了大牢之中。

本以爲只剩下一個烈火神女鎮守大牢,他們一定能夠成功劫獄,可沒想到的是,在最關鍵的時候,陰陽家的家主鄒鴻忽然出現了。

鄒鴻一出現,黃泉幾乎絕望了,因爲雙方的級數相差太多,無論他有多少的計謀,在壓倒性的實力面前,都只是不堪一擊的小把戲。

沒想到的是,鄒鴻不但沒有把他們一網成擒,還將他們的朋友放出了大牢,更打開南門,讓他們迅速離去。

直到現在,黃泉都不清楚鄒鴻爲什麼這麼做,他只記得鄒鴻最後對他說的那句話。

“相信墨霖,只有他才能拯救這個世界的失衡。”

正是因爲這句話,黃泉沒有跟隨黎明死士們一起回扁鵲城,他有一種野獸般的直覺,直接鑽進了莽莽的雁蕩山之中。在轉悠了三天之後,終於找到了墨霖,也順便見到了他一直躲着的碧落。

黃泉一邊說着他的故事,不時的望向墨霖。他理解墨霖此刻的心情,十年之前,他就如同墨霖一樣,甚至比墨霖更慘。

他沒有朋友,不再擁有武道,只有一條爛命和被墨家拋棄的命運。他深思了一夜,終於確定他不配再擁有碧落的愛情,從此義無反顧的走上了不歸的天涯路。

“墨霖,你一定能想通的。”黃泉心中默默的想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