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方向的管碧雲,楊家方向的楊蟒,眼神也是陰冷到了極點,他們顯然已是猜到了,但這對於他們來說,卻是莫大的羞辱。

「再說一次?」成遊樂厲喝道。

「你們三個廢材…一起上!」武弘望著那成遊樂,眼中掠過了一抹冷漠。

嘩。

一道道難以置信的嘩然聲,如同驚濤駭浪般的呼嘯而開,漫天的竊竊私語聲,也是在此刻傳盪開來。

「衝刺選項!他選擇了衝刺!」

一道無法相信的聲音突然響徹,而後那難以置信的嘩然聲衝天而起,所有人的目光中,都是變得狂熱起來。

「好傢夥,真他娘的有種!」

「妄想一舉成名,這小子,這是在破罐子破摔吧…」

「他以為他是楚天歌么?我看打包票,這小子絕對會死得很慘…」

「我看也是。」……

聽得無數的竊竊私語聲,那管碧雲與楊蟒的面色也是在這一刻陰狠下來,最後連他們的眼神,都是變得瘋狂起來。

「竟敢激怒我們,小子,這天上地下沒人救得了你!」

兩人身形一閃,直接是出現在了成遊樂的身旁,頓時三道身影,齊齊逼近武弘,滔天的殺意,猛地擴散而出。

大戰,一觸即發! 楚家之中,城牆林立,暗門沿著書房進去,是一片明亮的地下室,在地下室中,有著一座百來平方的密室,密室之內,隱隱有著一些澎湃的氣息,這些氣息,彷彿帶著些許威壓,一種霸道的波動,緩緩的瀰漫開來,令得這片密室都是因為這股波動而變得扭曲下來。

而在這座密室中,一道身影一動也不動的靜靜盤坐,此人身穿黃色長袍,周身有著強悍的力量散發出來,在那種力量的包裹之下,他整個人猶如是絕世殺神一般。

此人並沒有任何的舉動,更沒有半點的表情變化,然而,若是有人在此,在他的身體上,便是能夠感受到一股極為危險的恐怖力量。

而也只有與此人交手的人方才能夠知道,在那種恐怖力量之下,足以構成一種無處不在的威。

「嗯?」

這般一動也不動,在下一霎之後,少年那微閉的雙眼,突然掙了開來,而在他雙眼的那一瞬間,身體上頓時有著極為兇悍的波動翻騰起來,不過,也不見得他有任何的動作,便是生生的消散開來,接著他的目光中,便是帶著幾分疑惑的望向爭鬥場的方向,那裡,他似乎是感應到了久違的勁敵,甚至這個勁敵的實力,並不在他之下。

「唰!」

而在他目光疑惑的時候,那地下室中,突然有著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一道瘦小的身影飛快行來,片刻后,便是到達了密室之外。

這道身影乃是楚家的一名後輩,他目光尊敬的望著那坐在密室中的少年,而後恭聲的道:「天歌大哥,此次排名賽怕是有些麻煩,家主擔心會出現意外,讓你做好最壞的打算。」

在楚家之中,能夠得到眾多族人敬畏的,除了楚天驕,那就是楚天歌了,而身在密室中的少年,正是排名賽第一人的楚天歌!

或許誰都不會想到,這楚天歌,居然如此的年輕,而且還是三印元宗的強者…

「麻煩? 假婚真愛100天 最壞的打算?出現什麼大變故了么了么?」聽得此話,楚天歌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有些漫不經心的問道。

「目前尚未出現大變故,只是汪家此次參加排名賽之人,乃是一名叫做洪吾的少年,據說此人輕易打敗了汪雨宇,而且,他也沒有將成遊樂放在眼裡,排名賽一開始,便是選擇了衝刺選項。」那道身影一五一十的道。

「哦,這麼說來,此人倒是有些本事了。」楚天歌聞言,面色終於是在此刻變了一下,聲音有些冷淡的道。

「呵呵,又一個妄想挑戰我上位之人啊…」楚天歌冷冷的一笑,但心中卻並未將此人放在心上,以他現在的實力,莫說是小小的排名賽,就算是在那群雄會中,他都能取得前十的戰績,至於這排名賽,說真的,他還真沒怎麼當一回事。

整個元道帝國年輕一輩中,能夠讓得他忌憚的,也只有他哥楚天驕而已。

「你去告訴我爹,只要有我在一天,這排名賽的第一,便非我莫屬,而四大家族之首,也必定是我楚家,這一點,無論挑戰者是誰,都將不會有絲毫的改變。」楚天歌輕聲道。

「是。」

聞言,那道身影立即恭聲回道,連忙轉身離去,而在離開時,他那眼神深處,浮現出了一抹激動與興奮之色,他自然是知道楚天歌話中的意思,看來接下來,楚天歌將要親自出手收拾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啊…

楚天歌望著那道轉身離去的身影,旋即搖了搖頭,喃喃道:「我楚家的威嚴,不容挑戰,我哥楚天驕能夠獲得天下人的認可,我楚天歌也同樣如此,無論你是誰,妄想挑戰我,下場只有一個字,死…」

……

轟!

三股極為兇悍的力量,如同火山噴發一般,瞬間在爭鬥場中呼嘯開來,在那種兇悍的力量之下,蘊含著難掩的殺意。

武弘望著那齊齊逼近,殺氣騰騰的成遊樂、楊蟒與管碧雲三人,眼中在此刻卻是有著一抹戰意湧現出來,而他的臉龐上,則是一點點的冷厲下來。

「原本只是想要點到為止,不過,既然你這麼不識時務,那我三人只好勉為其難送你一程了。」成遊樂眼神陰毒的望著武弘,陰森的道。

話聲一落,這成遊樂也是猙獰的一笑,目光陰狠,而後嘴角抽搐了一下,一柄銀月斧頭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他手一揮這斧頭,便是有著透出森森鬼氣,眩人耳目,看這模樣,顯然也是一件不錯的武器。

那管碧雲與楊蟒,實力明顯要比成遊樂弱上不少,不過,他們二人也是二印元宗的強者,力量倒也是相當的強橫,頓時間,三股強悍的力量,皆是對著武弘籠罩而去。

「不知道你想要什麼樣的死法,或許我們可以成全你。」成遊樂雙手揮動著手中的斧頭,譏諷的笑道。

「以一挑三而已,可什麼大不了的,與我交手,算是看得起你們了。」然而,面對著他的譏諷,武弘卻是不屑的一笑,嘲笑的道。

成遊樂三人面色變了變,旋即冷笑的道:「不知死活的小子,口氣倒是挺大,真不知道你是什麼豬腦子!」

武弘不置可否,只是那眼神深處,卻是逐漸有著冷漠之色攀升出來,旋即他雙掌突然伸出,冷厲的聲音,在爭鬥場中響了起來。

「打敗你們…其實很簡單。」

伴隨著武弘話語的落下,他手掌猛地迅速結印,然後喃喃的聲音,從他的喉嚨間傳開。

「破天訣!」

轟!

這片天地,彷彿是在此刻不安的震動了一下,然後所有人都是明顯感覺到,一股極為詭異的力量,突然從武弘的身體之上,猶如潮水般的蔓延開來。

這種力量,並非是來自於武弘,而是來自於龍鳳魄!

所有人驚詫的望著武弘,而當他們感受到那種力量的可怕時,剎那間,他們眼中的驚詫,便是開始逐漸的化作了一種無法遏制的震驚之色。

因為他們發現,那種力量竟是讓得他們動彈不得,彷彿是徹底禁錮了他們的身體一般!

整個爭鬥場,猶如是一座囚籠,而唯有武弘的力量,才能夠在這囚籠中馳騁。

唰!

爭鬥場四周,所有人都是片刻之後,頓時間面色劇變起來,他們感應到,自身體內的元氣,正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飛快消失,而且,這種元氣都是匯聚在了一起,猶如一條洪流一般,湧向了武弘!

很顯然,之所以會出現這等變化,是因為武弘的緣故!

「好可怕的手段!」

那布衣老者的眉頭,在此刻也是完完全全的緊皺起來,他目光緊盯著那爭鬥場的那道修長身影,自語的道:「這般手段,竟然不是神通,看來這洪吾的來頭不小啊…」

汪藍嬌那俏臉上,同樣是布滿了震撼,她斷然沒有想到,死馬當活馬醫的找尤佳麗幫忙,竟然找到了如此強大的外援。

「這洪吾是打算速戰速決吧?」汪藍嬌的美眸中滿是凝重,輕聲道。

「應該吧,現在我倒是有些相信,此人能夠令得我們汪家成為四大家族之首了,看來之前是我們低估他了啊。」布衣老者凝聲的道。

「轟轟!」

然而,就在布衣老者聲音落下之時,那爭鬥場中,頓時傳出了劇烈的轟鳴之聲,一道道異常可怕的力量,凝聚在了武弘的身體之上,席捲了這片天地,那種力量,令人心驚肉跳。

爭鬥場之中,那道身影,也是緩緩的抬起頭,望向成遊樂三人的目光中,掠過了一抹冷意。

漫天的目光,都是死死的盯著那道修長身影,然後一些人便是能夠見到,那道身影竟是手掌一握,而隨著他手掌一握,那異常可怕的力量,瞬間爆發出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可怕威壓。

而在那股可怕威壓傳出時,低沉的聲音,在爭鬥場中傳盪開來。

「龍鳳變。」 看到他這種表現,周圍眾人發出一陣鬨笑。

「孫掌門怎麼派這麼個軟蛋上場?難道是想讓逍遙城一場嗎?哈哈哈……」

然而很快他們就知道自己錯了。

連退了好幾步的王明江突然露出一個詭譎的笑容。

緊接著,他周身黃色光芒一閃,一個人形的傀儡出現在他身旁。

「我的天哪!!是統領級人傀!!」

如果說王明江的樣子是猥瑣又怯懦。

那他身邊這個人傀就是氣息強大到讓人膽寒。

鐵頭臉上志在必得的囂張一瞬間變成了面如死灰。

而孫又昌則低低的笑起來。

他看了對面那個容色傾城的少女一眼。

別急啊!這才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

第一場,鐵頭敗的毫無懸念。

他垂頭喪氣地走到慕顏面前,「對不起小姐,我太沒用了。」

慕顏卻是不以為意,淡淡道:「沒事,我料到了。下一場……」

「小姐,讓我去吧!」屠夫上前一步,躬身到底。

慕顏蹙了蹙眉,手指輕輕敲擊著天魔琴,發出嗡嗡的樂聲。

屠夫沉聲道:「逍遙城中修為最高的就是我和老大,可老大不擅長單打獨鬥。我知道凌波殿的人必然會帶傀儡,我不一定能贏。但我至少能為小姐為逍遙城,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慕顏抬起頭,露出幾分愕然:「你知道了?」

屠夫微微一笑,跪下朝著她磕了一個頭,又朝衛冕磕了一個頭,才縱身飛上擂台。

生死擂台第二場。

凌波殿派出的是個開山境高階的長老。

但它的傀儡實力直逼開山境巔峰,而且還足足有三隻。

到了此時此刻,眾人才見識到凌波殿身為八宗之一的實力。

一個開山境高階修士,再加上三隻開山境巔峰的傀儡。

屠夫這一場戰鬥的艱辛可想而知。

他最終傷痕纍纍,幾乎站都站不起來。

可卻將戰鬥整整拖延了兩個時辰。

……

屠夫踉蹌著飛回逍遙城陣營,還沒來得及跪下,整個人就已經撲倒。

慕顏將一顆丹藥送入她口中。

還未說話,就聽到這個向來鐵骨錚錚的男子發出低啞愧疚的聲音:「小姐,對不起,我要是能撐的更久一些就好了。」

慕顏輕輕嘆了一口氣,柔聲道:「不,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可是,我們已經輸了兩場,而您等的……」

「接下來,我們不會輸了。」

慕顏打斷他的話,將人交給蕊娘,才緩緩走上前。

「下一場,我……」

她的話還沒說完,突然耳邊傳來一個清脆稚嫩的聲音。

「娘親,下一場讓小寶上好不好?」

慕顏猛然轉身,就見之前高燒昏迷,後來一直沒有蘇醒的小寶竟然站在他面前。

手中拿著的辟邪劍發出嗡嗡聲響,彷彿隨時會出鞘。

……

第三場生死擂台開始。

孫又昌此時悠然自得地坐在太師椅上,欣賞著對面逍遙門眾人恐慌害怕的神情。

只需要再贏一場,對面的這些人就會全都成為他腳下的一條狗。

王級戰將是他的。

逆天的絕色輔助琴師是他的。 轟!

異常可怕的力量,衝天而起,這片天地都是在此時不斷的劇烈顫抖起來,一股股霸氣絕倫的威壓籠罩開來,令得周遭的空間都是接連的碎裂開來。

爭鬥場中,無數道目光滿是驚異的感應著這種力量與威壓,眾多強者眼神都是變得極為的凝重,這般層次的力量,根本不是一名九斗元皇的強者所能夠擁有。

「這少年,當真是有些了不得啊…」無數道目光,望向場中的那道修長身影,面色忌憚的自言自語起來,他們完全能夠感覺到,武弘此次所施展出來的攻勢,究竟是有著多麼的可怕,很顯然,他的確是具備了挑戰衝刺選項的資格與底氣。

而這種資格,雖說出乎了很多強者的意料,但面對著三名實力如此凌厲的對手時,沒有點真正的本事,明顯是不行的,若非如此,恐怕他就不會去挑戰衝刺選項了,因為那樣勢必會激怒成遊樂三人。

「雖說如此,但那成遊樂三人,可不是什麼軟柿子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