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更 攻擊五行繭房,引發巨大恐怖的海嘯這點江帆已經考慮到了,不過並不擔心,因為符神界和符魔界的近海岸早已撤離一空,沿海岸至少七八萬里內都是無人區了。

因為近海岸不能有人,蟲子怪物登陸變成了攻擊目標,只能盡量的遠離海岸,恐怖的海嘯不能對符神和符魔神造成傷害。

江帆進入符咒世界,估算著時間,外面大致過了十分鐘,江帆這才出來,一出來就立刻風之眼遙視周圍,沒發現異常,海面平息了許多,不過依然波濤洶湧。

江帆取出神器閃星進入,吩咐道:「閃星,趕緊的開啟探測系統,看看附近什麼情況,看看五行繭房怎麼樣了,也不知道五行獸怎麼樣了,符天和符地如何了!」

「主人,您看,這裡有兩個亮點,應該就是符天和符地,嗯,從亮點的光亮度看,這兩個傢伙應該是受了傷,不過傷勢不太嚴重!」女僕閃星指著屏幕分析道。

「哦,傷勢不太嚴重啊,哎,真可惜,豈不是沒什麼作用了!」江帆微微有些失望,鬱悶的嘆道。

「主人,也不能這麼說,沒有較大的影響,但不是沒有影響,在下估計應該削弱了符天和符地一層實力,他們本身就沒完全恢復實力,這樣又能延緩他們恢復的時間了!」女僕閃星不贊同道。

「其實按照符天和符地目前的實力,要是逃離一點也不會受到傷害的,應該是不捨得放棄對付五行獸,與五行繭房發出的攻擊僵持了下,這才造成傷害了!」女僕閃星又道。

江帆覺得有道理,心中略微平衡了些,看了看屏幕上,問道:「呃,怎麼沒見五行獸?五行獸是進入了五行繭房還是被滅了?」

「這個在下就不知道了,猜想會死,估計是重傷,應該進入了五行繭房,要證實的話只能等符天和符地離開,去五行繭房上空看看裡面的情況了,或許能發現什麼吧!」女僕閃星想了想道。

「希望別死翹翹了!」江帆期望道。

「五行繭房已經恢復平靜,繼續從裡面湧出蟲子怪物,符天和符地在五行繭房上空三千餘米逗留,應該是觀察五行繭房裡面的情況!」女僕閃星道。

「那就等他們離開吧!」江帆點頭道,取出紫灰色果凍似的軟性小球給空間獸發送訊息詢問,看看有沒有情況,至少確認一下是否安全,可別被符天封住,那就少了個對付符天的利用工具。

「兄弟,謝謝你啊,幸好你及時通報情況,我差點被符天逮著了,不是吞噬了一隻小空間獸,連續換了兩個位置躲藏,還真扛不住!」很快大空間獸回復訊息。

「那就好,對了,符天好符地現在在海洋這裡,符天受了點傷,接下來估計符天會回符魔界,但你還是要小心點!」江帆欣慰,發送訊息叮囑道。

「明白,我還有頂多三次換地方藏身的機會,你有情況還是要及時的告訴我,這樣我才能更好的躲過!」大空間獸回應道。

江帆應了聲收起紫灰色果凍似的軟性小球,又發出訊息詢問雙頭的情況,頓時歡喜不已,雙頭裂體獸又摧毀了七個工廠和屠宰場,已經藏到了海底洞穴中,守在那個黑漆漆的東西旁了。

令江帆鬱悶的是去符陰珠的通道還是沒有開啟,江帆叮囑雙頭幾句作罷,盯著屏幕監視符天和符地的動向,等他們離開。

大約七八分鐘后,屏幕上的兩個亮點開始迅速的移動了,江帆心中一喜,終於走了,一直看著兩個亮點從屏幕中消失,說明已經遠離三萬裡外了。

「閃星,我們去五行繭房看看!」江帆道,女僕閃星立刻啟動神器閃星浮出海面,騰空飛起很快的來到五行繭房上空兩千餘米懸停,江帆往五行繭房看去,頓時又驚又喜。

五行繭房中央懸在那的巨大的繭上趴著一隻五六米高大的金色巨人,渾身光溜溜的似乎沒穿衣服,很光滑,看著像是金屬機器人,顯然應該就是所謂的五行獸了。

「呃,那個金色的巨人就是五行獸?怎麼看著像人啊!」江帆忍不住道。

「是哦,怎麼是個人形?」女僕閃星有些狐疑道。

「誰知道,總之現在五行獸進入了五行繭房了,符天和符地應該更加恐懼不安了!」江帆笑道。

「主人,問問黑皮應該就能知道具體情況了!」女僕閃星建議道。

「對,那我們趕緊走,去找黑皮!」江帆深以為然道,也該回去了,神火不滅分身畢竟不是真身,由於是現在局勢變化了,說不定符天或者符地要找自己,一些情況不一定能應付得了。

神器閃星立刻進入高速飛行狀態,當然也很謹慎,隨時探測周圍,免得遇到符天或者符地敗露了。

神火不滅分身還在和黑皮仆獸一起尋找亡靈,收穫不小,又是收復了三萬多亡靈,十幾分鐘便來到附近萬餘里。

江帆收起神器閃星,正想著如何悄悄回去,黑皮仆獸卻忽然說主人緊急召喚它,匆匆離去。

江帆大喜,正好省去麻煩,雖然黑皮仆獸沒說什麼原因符天緊急召喚,但可以想得到,一定是與剛才圍攻五行獸受傷有關了。

江帆放心大膽的與神火不滅分身會合,符地沒有聯繫,江帆也不在意,符地肯定急著去煉製異形獸,便收起神火不滅分身,風之眼查看監視周圍,喚出枯骨靈王召喚亡靈,這樣快捷。

有枯骨靈王召喚亡靈就是快,江帆半小時便將幾千里範圍的亡靈全部收服,差不多了,現在已經收了十幾萬亡靈,應該不用再浪費時間找亡靈,要不要繼續,只有看符天接下來的動作了。

如果黑皮仆獸繼續在身旁,那沒辦法只有繼續,希望符天另有安排,這樣就有機會抓緊時間修鍊,江帆沒動用神器閃星迅速離去,喚出飛翼銀龍騎上飛行,過些時間聯繫黑皮仆獸看看什麼情況。

大約半小時后,江帆覺得差不多了,取出精血符球聯繫黑皮仆獸,不禁鬱悶了,黑皮仆獸再問自己在哪裡,過來了。

江帆無奈,只得停下來等待,很快黑皮仆獸趕到,江帆問道:「黑皮兄弟,符天大神急著召你回去何事?」

「哎,情況不好啊,主人受了點傷,有人搞鬼,主人和符地那傢伙攔截五行獸的時候,忽然有符魔神器炸開攻擊了封印罩呢,破壞了主人的計劃!」黑皮仆獸憤憤道。

「是啊,那情況是不是很糟?」江帆心中竊喜,裝作驚訝的樣子問道。

「也不用算太糟,主人想出了補救措施,我不陪你了,主人要我去煉製血煞滅世符備用!」黑皮仆獸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黑皮兄弟,你走了我怎麼辦?」江帆腦筋急轉忙道。

「兄弟,我看你找亡靈的效率很高,根本用不著我幫忙,我也幫不上忙,不需要我陪著嘛!」黑皮仆獸怔了怔,想當然的笑道。

「我靠,鬼才要你陪,你當你是美女啊!」江帆汗顏,鬱悶的問道:「你去煉製血煞滅世符,肯定需要一些時間,要是有什麼事我找誰?」

「比如萬一我又遇上空間獸了,能僥倖逃脫一次,第二次不一定逃得了,或者發現珠子的線索了,需要幫助,該怎麼辦?我的事小,壞了符天大神的事大!」江帆又道。

「呃,不好意思,我忘了說了,有事你還是用我給你的精血符球求援,不過聯繫的不是我了,是大怪,它暫時負責外面所有的事!」黑皮仆獸頓時被提醒了,訕訕道。

「哦,可以聯繫大怪啊,可是我與大怪不熟,它不會不搭理吧!」江帆點點頭,故意擔心道。

「這個你放心,我已經打過招呼了,大怪絕對不敢懈怠的,不然它吃罪不起!」黑皮仆獸不以為然的寬慰道。

「那要幾天才能再見到你?」江帆一副不舍的神情問道。

「有主人相助,要不了幾天,估計也就兩天的樣子吧,我一出來立刻聯繫你就是!」黑皮仆獸想了想道。

「對了,其實現在你現在不用擔心遇上空間獸了,那傢伙已經藏起來了,相信這幾天不會出來的!」黑皮仆獸又道。

「空間獸藏起來了,符天大神沒解決掉空間獸?」江帆一副驚訝的神態問道。

「是啊,空間獸還挺狡猾的,主人沒找到它,倒是發現了兩處出現過空間裂縫痕迹的地方,說明它製造空間裂縫至少有三次了,因此應該傷了元氣了,暫時不用擔心它!」黑皮仆獸道。

「呃,符天大神竟然沒有找到空間獸啊,太可惜了!符天大神還在繼續找它嗎?可不要放鬆了,一鼓作氣把空間獸這個麻煩解決了才好!」江帆失望,期待的問道。

「哎,主人本來是打算窮追猛打的,可是五行獸已經進入了封印罩,接下來的事有些麻煩了,主人不得不調整計劃,只有暫時放棄解決空間獸了!」黑皮仆獸悻悻的嘆道。

「不是吧,符天大神和符地聯手都沒能阻止五行獸?」江帆忙試探的問道。

「應該是可以阻止的,五行獸被打傷了,卻出現了意外,有符魔神器炸開,激發了封印罩的反擊,阻礙了一下,讓受傷的五行獸進入了封印罩中!」黑皮仆獸解釋道。

「這符神魔神器出現的也怪,顯然是有誰故意做的手腳,可惜沒時間追查這件事了!」黑皮仆獸既是憤怒又是無奈的嘆道。

「哦,受傷了的五行獸進入了封印罩中還能解除得了腐符死咒?」江帆追問道。

「那倒不會,不過封印罩中的環境十分特殊,五行獸傷勢在裡面恢復的會較快,估計三天就完全恢復,那時就能解除裡面的腐符死咒,因此主人才要我煉製血煞滅世符!」黑皮仆獸答道。

「呃,煉製血煞滅世符做什麼?」江帆心中一動,繼續問道。

「趁那個五行獸沒有恢復實力之前,強行進入封印罩,再次重創五行獸,並斬斷封印罩中的繭和地面果實的聯繫,讓繭無法成熟,給主人爭取時間!」黑皮仆獸道。

「還可以強行進入封印罩!誰進去?是你還是符天大神?進去了是不是很危險!」江帆大吃一驚,腦筋急轉,忙問道。

「能不能進入封印罩那得看實力,主人和符地其實都能進入,不過裡面相當危險,基本是會死在裡面,因此主人和符地都不會進去!」黑皮仆獸悻悻道。

「主人和符地不進去,剩下的不管是誰進入封印罩就是死!不過主人沒讓我進去,是讓戰將老大進去,不然的話,兄弟,我們就再也見不著了!」黑皮仆獸十分心悸,又是欣慰道。

「哦,明白了,難怪要煉製血煞滅世符了,符天大神和符地聯手將融合了血煞滅世符的戰將老大送入封印罩,這是要犧牲戰將老大啊!」江帆頓時恍然,鬱悶了,符天竟然要用這種極端的手段。

「呃,黑皮兄弟,符天大神犧牲一個得力的手下,勢力又被削弱了,豈不是讓符地白白的撿便宜?符天大神不是吃大虧了!」江帆腦筋急轉質疑道。

「主人才沒那麼傻呢,符地也要付出代接的,主人和符地已達成協議,接下來符神界的工廠安全問題就交給了符地的手下三屍凶負責了,工廠重建已經開始,不能再有閃失了!」黑皮仆獸笑道。

「並且符地必須煉製出一個異形獸送給主人,這也算是對損失戰將老大的補償吧,雖然異形獸要比戰將實力弱些,但符地也是要付出不小的心血!」黑皮仆獸又道。

「我靠,現在符天和符地聯手更加緊密了,符地也開始攙和到煉製血魂封印漿的事,還真是麻煩了!」江帆頓時鬱悶了。

「呃,據我所知,符地煉製異形獸需要有好的煉製基體,符神界和符魔界好像沒有這種煉製異形獸的基體吧,符地有什麼煉製?不會是忽悠符天大神的吧!」江帆忽然心中一動,問道。

「是啊,是沒有好的煉製異形獸基體,只能湊合了,符地早就把海洋魔獸中的章魚,電鰻,海葵三隻獸主抓了,就用它們煉製異形獸,雖然最終實力要弱些!」黑皮仆獸感慨道。

「我靠,難怪有一段時間沒見海洋魔獸的三隻獸主的動靜,原來早就被符地給抓了!」江帆明白,解釋了一直以來心中的一個疑惑。

「黑皮兄弟,那你趕緊去吧,別耽擱了煉製血煞滅世符這件大事!」江帆覺得沒什麼要問的了,便打發道,想找個地方進入符咒世界修鍊提升實力。

「嗯,我也該回去了!」黑皮仆獸應了聲卻是沒走,似乎在猶豫著什麼,江帆奇道:「黑皮兄弟,你怎麼了,還有什麼事?」

「是啊,有件事主人讓我跟你說說,只是說了你別激動,要顧全大局,保重自己才好!」黑皮仆獸顯得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

「什麼意思?你趕緊說,我不激動就是!」江帆頓時心中一緊,感覺有些不好,忙道。

「兄弟,你也知道不管是誰,都得給主人效力,你在符魔界的手下因為要做事,暫時免除了他們的勞動,這是個特列,其中二十餘萬白族,真的有些多,畢竟大多數沒用上……!」黑皮仆獸道。

「你別說啰嗦那麼多,直接說重點,符天到底想打什麼主意?」江帆眉頭皺起,急切的打斷道,語氣變得不怎麼客氣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你看看,我說了不要激動,才說你就激動,耐心一點聽我把話說完,事情總有個前因後果嘛!」黑皮仆獸訕訕道。&頂&點&小說

「那好,你說吧!」江帆越發的覺得事情一定不簡單,似乎要打白族的注意,冷靜了下催道。

「採集能量石,尤其是尋找珠子的線索,但好像真正用得上的人估計也就幾萬人,頂多不過十萬人,白族至少一半以上的人是閑著的,不過總數不大,主人也就沒說什麼!」黑皮仆獸繼續道。

「主人這是網開一面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你在符神界的蒙克族人就不同了,八百餘萬人啊,這閑置的也太多了……!」黑皮仆獸又道。

「我靠,符天要幹什麼?想要蒙克族人也加入勞動?」江帆頓時明白了,一蹦老高打斷黑皮仆獸的話,怒喝道,心中鬱悶致死,蒙克族終於被盯上了,難怪黑皮仆獸會要求見面說事了。

「兄弟,你大喊大叫什麼?好好的說話不行嗎?這是主人的命令!你這態度也就是我,換做其他來絕對沒我好說話!」黑皮仆獸不高興了,警告道。

「呃,我失態了,你繼續說吧!」江帆怔了怔,轉念一想也是,和黑皮仆獸叫個什麼勁,叫了也白叫,壓了壓怒火,放低姿態道。

「這才對嘛,要冷靜,我不是說了要你顧全大局,保重自己的嘛!」黑皮仆獸這才比較滿意道。

「現在符神界除了一些少數土族部落,所有符神都在控制之中,符神界已經開始著手解決躲藏在深山中的土族部落了,發出了最後通牒,兩天之類必須主動出來報道,否則殺無赦!」黑皮仆獸道。

「你控制的蒙克族已是全部跑光光,躲進深山中去了,符神界的負責人陸飄羽符神主已經把這事報給了主人,覺得這事一定是你指使的,這件事你沒做好,主人很生氣!」黑皮仆獸埋怨道。

「符天想怎樣?」江帆神情凝重起來,忍不住問道,沒去辯解,辯解也沒意義。

「主人要我傳話給你,你趕緊命令蒙克族從山中出來趕去符神界報到,介於人數多,時間可以寬限到三天之內,三天一過,來報道的作罷,沒來的就全部處死!」黑皮仆獸立刻變得了冷酷道。

「全部來了,你的罪過也就免除,來了部分你要受到懲罰,要是都沒來,你就是背叛主人,主人不但要全部處死蒙克族,你也難逃一死,另外包括你所有的手下!」黑皮仆獸又道。

「你替主人辦的事會有人接手,告訴你一聲,符神界已經選出了三名符神皇到主人那報道去了,主人會在很短的時間內讓他們達到符神主境界!」黑皮仆獸強調道。

我靠,麻煩大了!江帆心中猛地一沉,意識到大事不妙了,這可怎麼辦?全部出來的話似乎解決了危機,但後果也很嚴重,八百萬人出來,必然被分散到各個區去控制起來,就無法召集起來了。

而且蒙克族也有大量的老弱病殘婦孺兒童,這些人肯定要被送到屠宰場送死了,這個數量估計也得兩三百萬。

其他的蒙克族人也不安全,蟲子怪物還在繼續進攻,肯定有地方會被蟲子怪物攻陷,蒙克族人就要被蟲子怪物屠殺,要是編入大軍對抗蟲子怪物,也是九死一生。

整個符魔界和符神界的危機什麼時候能結束還不知道,只怕折騰到最後,蒙克族能活下來的寥寥無幾了,自己是蒙克族族長,這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至於其他符神和符魔神管不了那麼多,自己已經仁至義儘儘了一份心,蒙克族一定要保住,還有白族,楊爽老哥的那些忠實手下,這些都是與自己有關係的

不答應的話就是與符天決裂,符天就要對自己動手了,這事似乎還無法拖下去,怎麼辦?江帆腦筋飛速盤算起來,面色陰晴不定。

「兄弟,說實話,我們打交道也有一些時間了,相處的很不錯,我也非常看好你,你還是從了主人的好,保住自己,其他的一切都是浮雲!」見江帆不吭聲,黑皮仆獸勸說道。

「只要挨過了這段危機,主人解決了空間獸,滅掉了符地,符神界和符魔界也就平靜了,到時主人一定不會忘記你的,肯定論功行賞,那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多好!」黑皮仆獸又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