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一早,沈天衣便是趁著葉冷欣梳洗的時間,找上陳新月。

陳新月還懶懶的躺在床上,身上就穿著寬鬆的睡衣,那一條雪白的玉腿還蹬在被子外面,讓沈天衣看的一陣蕩漾。

一見沈天衣突然進來,陳新月也是不驚,只是嫵媚的笑了笑,道:「幹嘛呢,這麼鬼鬼祟祟的。」

「嘿嘿,新月姐,我有事跟你說。」沈天衣嘿嘿乾笑道。

「看你那樣子,我就知道你想得什麼心思。」陳新月嬌媚的白了一眼沈天衣,哼聲道:「你想留住葉伯父他們多玩幾天吧,然後帶我去你的別墅住,對不對?」

「額……」沈天衣沒有想到,自己的小算盤被陳新月摸得一清二楚呢,隨即也是笑道:「那你的意思呢?」

「哼哼,我才不去。我自己的房子還沒退呢,到時候伯母跟冷欣睡,你跟葉伯父睡!」陳新月哼哼著說道,不過臉上卻是蕩漾著戲謔的笑意。

「咳咳,我跟葉伯父睡?」沈天衣一想到葉飛宇那五大三粗的樣子,自己跟他睡一塊,很大可能會被擠掉床去啊!

「嘻嘻,是啊,姑爺跟老丈人睡一張床,不是很正常嘛!」陳新月撇了撇嘴,嘻嘻笑道。

「嘿嘿,是正常,可是你一個人去外面睡,我不放心呢!」沈天衣乾笑道。

「嘻嘻,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陳新月嘻嘻一笑,這時那葉冷欣的聲音在外面響了起來:「新月,你個懶蟲,快點起床啦,一會還得去車站接我爸媽呢!」

「哦,起來啦!」陳新月高聲應了一下,隨即羞瞪了一眼沈天衣道:「你快出去啦,我要起床了。」

「我又不是沒看過,嘿嘿。」沈天衣嘿嘿壞笑著,便是想要伸手過去,陳新月頓時驚慌的紅著臉起來,羞道:「別鬧,被冷欣看見了不好。」

「我幫你遮藏氣息,不然等會見了葉伯父,以他的眼力一眼就瞧出來你二品的修為,到時候你咋解釋呢?」沈天衣白了一眼陳新月,如是說道。

「哦,這樣啊,那你快點弄吧,我以為你又想使壞呢!」陳新月低笑道。

沈天衣嘿嘿一笑,隨即手掌隔著衣衫在陳新月的嬌軀上上下浮動一番,讓陳新月緊張不已,生怕沈天衣突然下手使壞。

「好了沒啊?」陳新月問道。

「嗯,馬上好。」沈天衣笑了一聲,隨即就欲撤離手掌,突然,那手掌猛然又是下滑開去,一把握住了陳新月的飽滿之處。

「啊……」

沈天衣猝不及防的偷襲一下,陳新月頓時驚叫一聲,但聲音響起后,沈天衣已經帶著猥瑣的壞笑,閃身出了房間。

「色胚子,大清早就作弄我,哼哼,看我晚上怎麼反弄你!」陳新月臉上帶著紅潮,氣呼呼的哼聲著,隨即也是開始脫掉睡衣,換起來衣服來,這時葉冷欣正好洗漱完畢,走了進來,一見房門開著,陳新月剛好脫了睡衣,露出一對大咪咪,頓時眼珠子一瞪,隨即立馬關起門來。

「死妮子,你膽大了啊,就這麼脫。」葉冷欣關上門后,便是白了一眼陳新月道。

「嘿嘿,這不是剛睡醒,沒注意到嘛,誰叫你出去不關門的。」陳新月嘻嘻笑道,隨即也是開始穿起衣服來。

「我出去沒關門?」葉冷欣疑惑的低喃一聲,貌似自己出去好像關了啊……不過也並沒有在意這個問題了,只是白了一眼陳新月問道:「剛剛你鬼叫什麼呢,嚇得我一跳。」

「我叫了嗎?」陳新月一臉疑惑的問道,「你聽錯了吧?我估計你是想見伯父伯母,心情太緊張了,嘿嘿。」

「……」葉冷欣狐疑的看了看陳新月,隨即又是輕步出門了去,看了看沈天衣不在房間,便是走向廳堂,路過洗手間的時候,正好聽到洗手間一串拋物線流水的聲音,頓時臉色一紅,輕呸了一聲。

「喂,爸爸,你們到了哪兒了呢?」葉冷欣坐在廳堂的沙發上,便是給葉飛宇打了一個電話過去,臉上也是洋溢著開心的神色。

「哈哈,寶貝,還有半個小時,我們就到南門車站了,華瑞市的路我們不熟,你可得來接我們啊!還有帶上那小子一塊過來,哈哈!」葉飛宇響亮的聲音傳來,讓葉冷欣都是納悶的將手機偏離了耳朵一段距離。

「哎呀,咱們自己開車,問下路過去不就好了,幹嘛要麻煩小欣啊!」電話那邊,卻是傳來葉母對葉飛宇抱怨的聲音。

「嘿嘿,女兒孝順孝順咱們,也是應該的,對不,寶貝?」葉飛宇卻哈哈笑道。

「呵呵,當然是應該的。爸,那我不跟您多說了,我跟天衣馬上出門趕去車站等你們哈!」葉冷欣笑嘻嘻的說道。

「好的。嘿嘿。」葉飛宇掛了電話,葉冷欣也是滿臉開心,終於可以再次見到自己的父母,還有弟弟了!

對於葉家,只有父母兄弟,才是她最留戀的,即便是在葉冷欣兒時對她疼愛有加的葉空,在將葉冷欣當做貨物一般的嫁給無雙樓后,也是在葉冷欣的心中,慢慢的淡出了感情。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等沈天衣和陳新月兩人弄好,三人便是一起出門了去。

「冷欣,咱們要不要換台車呢?」看著自己的奇瑞,沈天衣卻是笑著問向葉冷欣,上次去葉家他開得可是龍騰,價值上千萬,如今卻是拿著七八萬一輛的奇瑞去接老丈人,倒是讓他覺得有些不妥起來,便是徵詢著葉冷欣的意見。

「不用了,呵呵,我爸媽才不是那麼勢利的人呢。」葉冷欣白了一眼沈天衣,笑道:「再說了,你可是以我朋友的身份去的,不用計較這些,等他們來了,我還得跟他們說說,上次你就是一個假的男朋友呢。」

「不是吧?」沈天衣瞪了瞪眼珠子,自己興沖沖的要去接老丈人,葉冷欣卻是這個時候跟自己劃清界限起來?雖然葉冷欣一直沒有親口答應下來,但那般樣子,卻是明顯已經認同了跟自己的男女朋友關係了才是啊!

「嘻嘻,上車吧,呆瓜!」葉冷欣見沈天衣呆愣的樣子,嬉笑一聲,便是拉開車門坐進了車門。陳新月也是嘻嘻一笑,跟著坐了進去。

沈天衣苦笑一聲,心道冷欣才是真正的曖昧高手啊,這樣應也不應的,讓自己以為葉冷欣都答應了下來,可是人家卻啥也沒說,要是狠心一腳踹開自己,貌似自己連喊冤的地方都沒有呢!

不行,咱得找個時間,必須得讓冷欣親口答應下來,哼哼。沈天衣心中想著,便也是坐進了車子。

三人一路上倒也聊了些話題,或許是因為葉飛宇父母將至的原因,葉冷欣顯得很開心,一路上笑著沒停。

開車二十多分鐘,奇瑞轎車便是駛進了南門車站,停車后,葉冷欣又給葉飛宇打了個電話,得到消息他們大約還有三四分鐘進站,三人也是不急了。

「咳咳,冷欣,等會伯父伯母過來,你真要坦白啊?」沈天衣有些惴惴的問向葉冷欣。

葉冷欣臉一紅,哼聲道:「當然要坦白啊,難道我們要一直這樣裝下去啊!」

「裝?」沈天衣故作一愣,隨即搖頭笑道:「你誤會我意思了呢!你看,咱們現在都是戀人關係了,是不是應該跟伯父伯母說明一下?上次你跟韓笑笑說了咱們可是假裝的,這消息說不定已經傳到伯父伯母耳中了呢,我的意思就是跟他們解釋清楚咱們這段感情的來龍去脈,嘿嘿。」

葉冷欣聞言,頓時臉色更加紅潤起來,羞道:「什麼戀人關係啊,誰跟你是戀人了哦,沈天衣,你不要臭美,哼哼,你還是趕緊想想,怎麼讓你的三個未婚妻和諧共處的好,不然你以後的日子可不好過呢!」

沈天衣聞言臉色一苦,冷欣怎麼就忘不了這件他解決不了的事情呢。

「嘻嘻,冷欣,你就別逗天衣了。要不然等會見了伯父伯母,他可得表現失常,到時候失望的人怕會是你哦!」陳新月見沈天衣招架不住葉冷欣,便是出言幫道,只是心中也是鬱悶的很,自己怎麼就糊裡糊塗被沈天衣勾住了呢,要不然自己也能嘗到這種被沈天衣追求的滋味了。

「他敢,哼哼。」葉冷欣見陳新月這麼說,心裡也是微微一緊起來,頓時脫口道。

「嘻嘻,聽見了沒有,要在你未來的丈人丈母娘面前,好好表現呢!」陳新月對著沈天衣嘻嘻笑道,眼裡卻是蕩漾著一絲微不可查的酸意。

「嘿嘿,一定一定!」沈天衣嘿嘿笑道。

「好呀,你們兩個一起欺負我呢!」葉冷欣終於瞧清了局勢,頓時佯怒的跺跺腳,瞪著兩人。

「我是一個美麗,擁有大大魅力……」這時,葉冷欣的手機卻是突然傳來一陣彩鈴的聲音,隨即葉冷欣便是接了電話。

「哈哈,寶貝,我們到了,你們在哪兒呢!」葉飛宇笑哈哈的聲音傳來,讓葉冷欣一陣驚喜,回道:「爸,你們就停在長途汽車邊上,我們過來找你們。」

「嘿嘿,好!」

「我爸他們到了,嘻嘻,走,咱們去找他們去。」葉冷欣將手機拿在手裡,便是開心的說道。

「那還等什麼,走吧!」沈天衣笑道。

陳新月卻是戲謔的對著一臉興奮的葉冷欣笑道:「冷欣,你以前不是喜歡用震動嘛,怎麼換彩鈴了啊?」

「嘻嘻,你不帶呀!」沈天衣笑著白了一眼陳新月,便是拉著陳新月跑向長途汽車那邊。

「嘻嘻,我是一個美麗,擁有大大魅力,你賣騷了哦!」陳新月嘻嘻哈哈的笑道。

「臭新月,叫你笑話我,中午罰你洗碗,嘻嘻!」

「那是沈天衣的事情,我可不幹,嘿嘿……」

看著兩人在前邊邊跑邊笑,沈天衣跟在後面,嘴角也是勾著一抹舒心的微笑,但願,這兩個女人能夠一直如此開心的相處吧……只是不知道,等葉冷欣知道了自己和陳新月的關係后,她會如何對待自己和陳新月,這一直是沈天衣心中最擔心的地方。

陳新月和葉冷欣的關係,乃是極好的姐妹關係,若是因為自己而產生莫大的隔閡,沈天衣真心覺得對不起的不是其中一人,而是直接傷害了兩個女人!

「但願,一切能夠朝著好的方向去吧!」沈天衣低嘆一聲,跟進了腳步。

「哈哈,寶貝,老爸在這兒呢!」

老遠的,便就聽到了葉飛宇招手搖喊的宏亮笑聲,讓葉冷欣臉色微紅,畢竟她都二十三歲了,還被自己的父親稱呼寶貝,在公眾場合自然覺得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爸!媽!小弟!呵呵!見到你們真開心呢!」葉冷欣飛一般的跑過去,便是開心的笑道。

「姐姐。」葉少天也是青澀的笑喊了一句,即便是面對自己的姐姐,也有一點羞澀的樣子。

「嗯,少天,你高考考得怎麼樣呢,應該十拿九穩吧!」葉冷欣笑嘻嘻的問道。

「嗯,考上姐姐的學校,應該不成問題。」說到這裡,葉少天卻是自信的笑道,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

「嘻嘻,那太好了。」葉冷欣開心的笑道,要是葉少天也進了華瑞大學,正好可以給她作伴了。

「小欣,你看你太禮貌了,關顧著跟我們說話,也不知道介紹下你的朋友呢!」葉母笑罵一聲,目光也是掃向沈天衣和陳新月。根據葉飛宇的描述,葉母倒也知道沈天衣這個人,但不知道是不是就是眼前這個年輕微笑的小夥子,心裡也是有點急切的感覺。

「嘻嘻,爸,媽,這是我的好姐妹,陳新月。」葉冷欣拉著陳新月的手,便是介紹起來。

「伯父好,伯母好。」陳新月禮貌的叫道。

「呵呵,新月啊,我常聽小欣提起你呢,這些年,多謝你在華瑞市照顧我們家小欣呢。」葉母笑道。

「嘿嘿,果然人以群分,你看,跟咱們寶貝成好姐妹的,果然也是一個大美女呢!」葉飛宇哈哈笑道。

「說什麼葷話呢,老沒正經的。」葉母聞言,頓時一瞪眼,讓眾人卻是笑了起來。

「媽,他……他就是沈天衣。」葉冷欣介紹沈天衣的時候,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臉蛋紅紅的,一副害羞的樣子。

「呵呵,伯母您好。」沈天衣也是笑著叫道。

「呵呵,小沈,你也好啊,也謝你多照顧我們家小欣哦,我這姑娘,從小就嬌氣,你可得多擔待點,呵呵。」葉母笑眯眯的看著沈天衣,有種越看越滿意的意思。

「媽,您說什麼呢,我哪有嬌氣了,都是他欺負的我。」葉冷欣不依的嗔道。

「咳咳,小子,你眼裡只有你漂亮的丈母娘,咋都不問候我一聲啊,我女兒長得好,那也是有我基因好不好?哼哼。」這時,那葉飛宇卻是不爽的哼了哼,看著沈天衣的目光都有點斜斜的了。

「呵呵,伯父,我這不是還沒來得及嘛!」沈天衣乾笑道,這個未來丈人,倒也是大大咧咧的風趣人兒。

「行了,都別笑話孩子們了,就你這大嗓子,誰都不用問候就知道你身體好的很了。」葉母瞪了一眼葉飛宇,便是笑道。

「呵呵,媽,咱們都上車吧,回去再說唄!」葉冷欣笑道。

「嗯,也好。呵呵。」葉母笑道。

「新月,我跟我媽坐一塊哈,你跟沈天衣在前面開車領路吧,嘻嘻!」葉冷欣笑了一聲,便是拉著自己母親上了葉飛宇開來的寶馬。

以葉家的財力,葉飛宇擁有一輛普通寶馬自然沒什麼。

「小子,前面領路去。」葉飛宇對著沈天衣哼了一聲,便是大大咧咧的坐了駕駛位置,而葉少天也是靦腆一笑道:「姐夫,新月姐,我也先上車了。」

「呵呵。」沈天衣點了點頭,隨即也是跟陳新月開始向著自己的車位走去。

馬路上,一輛黑色奇瑞在前,一輛白色的寶馬緊緊的跟在後面,就像怕是迷路一般。

「這小子,上次開的的不是龍騰嗎?怎麼突然來了個奇瑞?」葉飛宇開著車,不由得疑惑的嘀咕了一聲,「難道這小子上次是充胖子?」

「爸,您啥時候眼光也這麼物質了啊!」葉冷欣正與自己母親交談,卻是聽到了葉飛宇的嘀咕,頓時哼了一聲道。

「嘿嘿,不是老爸物質,只是這小子兩次差別也太大了吧!」葉飛宇抓抓頭髮,嘿嘿乾笑著。

「是啊,小欣,這到底怎麼回事呢?」葉母也是奇怪的問道,龍騰跟奇瑞,這差別的確也太大了點。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見父母都來追問,葉冷欣也是有些後悔,早知道就讓沈天衣早點起床,把龍騰開過來了。這會兒,她卻也是不好說了,也不知道父母知道不知道上次的沈天衣,其實還是她的冒牌男友……

「爸,媽,如果沈天衣其實很窮,你們會嫌棄他嗎?」車裡都是一家人,索性葉冷欣也是咬著嘴唇,便是如此問道,不管怎麼說,紙是保不住火的,早點坦白也是早點知道父母的態度。葉冷欣是這樣打算的沒錯,可是她並不知道,其實沈天衣那是真正的富得流油……

「寶貝,你這說的叫什麼話,爸爸是那麼物質的人嘛!找女婿要是看錢的話,那個韓亮就不錯了!」葉飛宇感覺自己好像被自己女兒看輕了一樣,撇撇嘴,鬱悶的說道。

「是啊,小欣,這年頭錢是重要,可是咱家也並不缺錢,日子夠過就行了,關鍵還得人好才是。再說了,沈天衣有本事的話,還怕以後會一直窮下去嗎?」葉母也笑道。

見父母都是這麼一說,葉冷欣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露出輕鬆的笑容來,大世家最想要的便是門當戶對,好在自己的父母並不是那麼嫌貧愛富的人。

不過,這也是葉飛宇看到了沈天衣的身手,如果沈天衣是一個真正的一窮二白三沒本事的大學生,那情況就未嘗可知了。當然,這些現在都不是問題了。上次沈天衣幫葉冷欣度了一關,也是將自身的光彩展現了出來,才讓他容易被葉飛宇夫婦接受下來。

奇瑞車上,沈天衣和陳新月都是坐在前排,不過陳新月的心情卻是似乎並不是很好的樣子。

「新月姐,怎麼了?」沈天衣見陳新月一直不說話,便是笑問道。

「呵呵,沒什麼。只是看到了伯父伯母,也想到了我的爸爸媽媽二人,以前雖然哥哥很混事,但至少在二老身邊,也有個照應,如今哥哥也來了華瑞市,不知道他們老兩口在家怎麼樣了。」陳新月輕聲說道。

「呵呵,這個簡單啊!」沈天衣笑道,「新月姐,你會開車嗎?」

「不會呢。從學校出來后,就一直忙著工作,工資也攢著沒捨得花,都寄給父母了。現在學駕車,從開始到結束,沒有七八千也不容易搞定的。而且以前我也沒有足夠的時間。」陳新月說道,隨即又是疑惑的看向沈天衣,問道:「你怎麼問起這個了?」

沈天衣笑道:「那你現在有充足的時間去學駕駛了,等你拿到駕照,我送你一輛車,呵呵,到時候你想伯父伯母的時候,隨時都可以開車回去看看唄,要是不放心,在這邊買個房子,你把他們接過來照顧,那也是可以的啊。」

陳新月聞言,頓時雙眼一亮,心中也是很意動,可是一想到就算是隨便一輛車,也得六七八萬的,可不是一筆小錢,更別提房子了,動輒就是百萬來的說……

「呵呵,不要擔心錢,錢我多著呢。」沈天衣見陳新月興奮過後又是黯然下去的眼神,也明白她心中所想,便是戲謔的笑道。

「哼,幹嘛?想要包養我啊。」陳新月見沈天衣這麼臭屁的說著,頓時哼了一聲,沈天衣那樣子在她眼中,就好像是在說,哥很窮,窮的只剩下錢……

「暈,怎麼是包養啊,你可是我未來的正牌媳婦呢,新月姐,不要看輕自己哦,我說過的,我一定會對你負責,其實,你跟冷欣在我心中的地位都是一樣的,我從來沒有區別對待過,只是現在冷欣很多事情不知情,表現上我可能多照顧她一些,這點希望你能夠多多諒解我。」沈天衣一邊開車,一邊很真誠的說道。

「真的是一樣的?」陳新月聞言,頓時眼圈有點紅紅的感覺。說實話,她一直以為沈天衣是因為那種意外,對自己有歉意才會對自己好的,這一點,讓她心裡其實很不自信。

「當然是一樣的,我保證。」沈天衣說著,空出一隻手來,也是握著陳新月溫軟的手掌,緊緊的相握在一起。

「嗯,我相信你。」陳新月臉一紅,輕聲應道。

「那去學車?」沈天衣笑道。

「當然了,我男人的錢,不花白不花,嗯哼。」陳新月哼笑了一聲說都。

「……」回到藍月公寓的時候,眾人相繼下車,便是笑呵呵的直奔葉冷欣的房舍。葉飛宇沒有真的問出來沈天衣為啥不開龍騰開奇瑞的事來,他雖然表面上看上去粗枝大葉,但對於人情世故自然很懂得。

「寶貝,你這房子也太小了點吧!這麼簡陋,住著能舒坦嗎?乾脆聽爸的,讓爸媽給你買套大點房子好了。」葉飛宇一進門,便是皺眉說道,兩室一廳的房子,對於葉家來說,當然算小的了。

「爸,您就不要操心我這事了,我這裡住的舒服著呢。來,喝茶吧,呵呵。」葉冷欣端著兩杯熱茶便是葉飛宇和葉母送了過來,一邊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