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在稟明羅教練后,在他擔憂的目光中,愛羅走進了心理治療室。

校隊的心裡醫生是個很有魅力的中年女人,畢業於首爾大學心理學專業,一絲不苟的髮型貼服著皮膚,穿著一件職業褲裝,顯得瀟洒英氣。

見愛羅敲門進來,示意她坐下后,低頭有忙碌了一會,才抬頭溫和的笑著問道「你好!我是心理醫生金燦,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你好,我叫申愛羅,是體操隊的隊員。」愛羅隨即開口回答道,十分的配合,畢竟這是自己尋求的心理診療,並不是隊里強迫的,也就沒了那份叛逆心理。

「恩,我知道你,很優秀的選手。還在國際性的比賽中得過獎,是吧?」金醫生像是和愛羅聊家常一般的笑著說道。

「恩,」愛羅難得害羞的低下頭來。

「別緊張,咱們就像聊天一般。說說你有什麼煩惱吧。」金醫生誘導道。

「昨天,我去市中心買書,那裡好像在舉行什麼活動,人潮湧動。我就站在人群里,卻並不能感受到任何快樂輕鬆。反而有些呼吸苦難,胸口像是壓著石塊一般,特別焦躁。不敢注視那些熱鬧的地方。」愛羅想了想,把自己的情況有所保留的講了出來。

「這很正常啊,我有時候出現在人多的地方,也會有些不適應。這其實是一種自卑的表現,覺得自己不夠優秀,在意別人的眼光。現代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這樣的癥狀。你能再詳細一些描述你當時的感覺嗎?」金醫生笑笑說道。

「手腳冰涼,大腦運功的很快,感覺身旁的人動作很慢,有時候會有虛影的出現。」愛羅想了想,說的很仔細。

「會有虛影嗎?」金醫生問道,如果這樣,那麼並且就很嚴重了。

愛羅想著在後巷遇到的那個男人,緩慢的動作,還有看不清楚臉只有泛著的精光。肯定的點點頭「是的,不過這種情況只是偶爾出現,不是很頻繁。」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你就是有輕微的社交恐懼症。最近你身邊發生了什麼嗎?我們要找到病因,才好制定出方案來。」金醫生眯起眼睛香料一會問道。

「我的父母在半個月前出來車禍去世了」愛羅聲音低沉,略顯艱難的說了出來。

「哦,抱歉,提起你的傷心事。」金醫生立馬收起研究的目光。以平等的姿態看著對方,不能讓對方察覺到任何同請,這時的她,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

「沒事,已經過去了。」愛羅鬆了口氣,剛剛金醫生的眼光太詭異了,愛羅忍不住起來一身的雞皮疙瘩。

「恩,你大概的情況我都了解了,那麼我們就當作是聊天,和我聊聊你喜歡的事情,怎麼樣?」金醫生看起來頗有興趣。社會交際恐懼症主要是由一種怕心理引起,如怕見陌生人、怕難為情、怕被外界傷害等。交際恐懼症是在多年的日常生活、工作、學習中形成的,需要在長期的日常生活、工作、學習中克服,逐步培養對外界的適應能力,有意識地多接觸周圍的人和事。所以金醫生馬上在腦海里制定了一個治療方案。

「恩,我喜歡游泳」愛羅有著前世看心理醫生的經驗,沒有抵抗心裡,馬上進入了狀況,神情也舒緩了起來。

離開了心裡診療室。愛羅感覺渾身一松,感覺壓在心底的擔子也輕了不少,看看時間還早,訓練會再去學校吧。想著,愛羅往訓練場跑去。 吃過午飯,愛羅背著書包,來到站牌下等車,71路車會從市中心繞過來,而44路則是從附近的一個車站直接出發,兩張車都經過尚高。愛羅瞪了一小會,就見71路晃晃悠悠的載滿一車人駛了過來。在愛羅面前停下,刷的一聲,打開來車門。看著車裡坐的滿滿的人,愛羅真的很想等下一班,可是瞧瞧手錶,錯過這一班自己恐怕就會遲到。

深吸口氣,愛羅面無表情的踏上了公交車。抓住窗邊的扶手,吐了口氣,感覺沒那麼難受,看來這個密度自己可以接受。剛剛站穩,車子就慢慢的往前駛去。

車上很安靜,沒有人大聲的喧嘩吵鬧。愛羅帶上耳機,看著窗外的風景。聽著裡面好聽的法語歌。順帶練習發音。

車廂靠後一些的位置,一個黃頭髮的少年看著也帶著耳機窗外,旁邊的位置坐著一個嬉皮笑臉的男孩,瞧見愛羅,立馬興奮的像是打了雞血的拐著一旁不在狀態的男生。「誒!銀聖,快看!美女誒!還是咱們學校的呢!」

知銀聖被煩的受不了,扯下耳機憤怒的說「啊西!你瘋了嗎?」順著他的手勢往前望去。看到一個穿著自己學校校服的長腿美女,長長的頭髮披散在背上。只看背影就是一副很美的畫。翻了個白眼對著一旁的男生說道「哪裡好看了,一般背影好看的人,臉都長得不怎麼樣。」說著帶上耳機扭頭看向窗外。

「知銀聖,別這樣,小光只是鬧彆扭而已,你哄哄就好了,女孩都這樣。」這個說話的男孩是尚城高中四大天王之一的金折凝。

「不要和我說小光了,我的女朋友是韓千惠,你聽到了沒!」知銀聖一臉的悲憤,那個奪走我的初吻的醜女。想想就覺得很氣憤。啊!我要瘋了!知銀聖內心糾結的就差去撓頭髮了。

「mo???銀聖,你不會玩真的了吧?那小光怎麼辦?對了,昨晚你是去找那丫頭了嗎?」金折凝擠眉弄眼的做著怪樣。

「金折凝,你想死嗎?」知銀聖黑著臉回頭捏起拳頭看著金折凝沉聲說道,眼裡全是火光。

「好!好!好!我不說了。」趕忙伸手擋著臉的金折凝急忙求饒。

一旁的幾個女生看著兩人的動作,都擠在一起興奮的小聲尖叫著,「啊!好帥!」

這一切都和愛羅無關,這時她正沉浸在美妙的歌聲中。

很快的,學校就到了。愛羅跟著人流走了下去,摸摸頭髮,感覺差不多要幹了,訓練完洗個澡連吹乾的時間都沒有。愛羅邊走邊掏出橡皮筋把這一頭的亂髮給綁起來。

一群少男少女笑笑鬧鬧的往學校走去。這就是青春啊。活蹦亂跳的青春。愛羅想著,走進了學校。

來到教室里的愛羅一如既往的低頭看書,不主動和任何人交談。班長金賽琳抱著一摞書,艱難的走了過來,把書全部放在愛羅桌子上,「申愛羅同學,這是你需要的書,我全給你拿來了。「說完用亮晶晶的眼神看著愛羅。

「恩,我會小心保護的。」愛羅看著金賽琳說道。看著她亮晶晶的眼睛,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謝謝。」說完低頭繼續看書。

金賽琳表情有些尷尬。不是應該熱情的拉住自己的手千恩萬謝,然後請我吃東西,之後發展成一起上廁所的好閨蜜嗎?

看著站在自己桌子旁發獃的金賽琳,愛羅疑惑的開口問道「還有事嗎?」

「哦!沒,沒了。」金賽琳木木的轉身回來座位。

愛羅拋開心裡的不解,低下頭去。

這節課就在愛羅溫習高一的課本中過去了,看著這些陌生的知識,愛羅頓時覺得自己需要老師的幫忙。在本子上記下自己不懂或是不全懂得知識點。在悠揚的下課鈴聲中,愛羅合上本子,吐了口氣。準備去辦公室找女王大人。

「就是這個班,就是這,快來拉」門口傳來一個粗狂的聲音,引起了一陣騷動。

愛羅坐在座位上看著門口的騷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圍著這麼多人。還沒等愛羅搞清楚狀況,就見人群如同被海神分開的海水般朝兩邊翻湧,從中間走出了一行四人。

一個毛手毛腳的男生背對著教室指手畫腳的誇張的說著些什麼,對面領頭的是一個淺黃色頭髮的陽光男生,眉眼如畫般俊朗,可是滿臉不耐煩生生破壞掉了這份俊秀。他的身後跟著兩個長得十分清秀的男孩。幾人如波塞冬駕車掠過海浪般分開人潮走了進來。

愛羅聽著身旁的女生聚在一起一臉驚慌興奮的小聲尖叫「啊~~~是四大天王,好帥~~~」

四大天王?愛羅無語的低著頭整理書籍,還真是小孩子的玩意啊!

那個背對著大夥男孩轉過頭來大聲的叫到「你們班的轉學生是誰?站出來!」

mo?轉學生?那不就是我了嗎?愛羅一臉疑惑的抬頭望向來人。

這時,全班同學都用詭異的目光在愛羅和四天王之間來回巡視,發生了怎麼?轉學生怎麼會和他們扯上關係?這是什麼神展開?四天王看上咱們班的美麗轉學生了嗎?還是轉學生悄悄的勾搭上了四天王?

即使沒人回答,可是從大夥的眼神中,領頭的那個濃眉大眼的搗蛋鬼金哲凝還是看到了角落裡的愛羅。畢竟校園裡美女是不常見的。更何況是這麼漂亮的大美女。

金折凝看到愛羅,立馬化身為純正的北京戶口的京巴,或則說看到狗骨頭的二b狗狗哈士奇也可,眼睛亮晶晶的狗腿的巴巴跑過去,一屁股坐在了愛羅前面的空位置上,興奮不已的說道「嗨!美女,做個朋友吧,我們是學校的四大天王哦!雖然我不怎麼喜歡這個稱呼,可是,誰叫老大喜歡呢,沒法子!」說著無奈的聳聳肩。

愛羅瞧著站在這個開朗男孩身後,一臉陰鬱的男孩,不厚道的捂嘴笑著。

知銀聖瞪著面前這個明目仗膽說自己壞話的小子,你丫的想造反啊,伸出拳頭一拳抵在金折凝的頭頂上,陰測測的說道「怎麼?對我意見很大?」咬牙切齒的聲音充分顯示了此時知銀聖內心的暴躁。

「沒!沒!」金折凝瞬間嚇尿了。

知銀聖放開金折凝,站直身子看著愛羅一臉平靜的介紹道「你好,我是知銀聖,這個口無遮攔的是金折凝。門口不想進來的那兩個長頭髮的是金賢成,另一個叫車成載。現在輪到你介紹自己了。」

愛羅看著面前那個一臉理所應當的男孩,覺得腦門上全是冷汗,這人可真夠自以為是的啊。

抱著筆記本站起身來冷冷的說道「我叫申愛羅,很高興認識你們,我還有事,先告辭了。」可是那含冰的臉卻沒有一絲很高興的模樣。愛羅轉身朝外走去,腦海里想著的卻是,已經耽擱了這麼長時間,不知道能問幾道題啊。

不得不說,帥帥的四大天王的上場,並沒有如他們所料的那般在愛羅的心底留下太大的影響。不僅沒有帥氣,而且還很幼稚呢。

在辦公室找到李老師,說明來意。李老師並沒有直接幫愛羅解惑,而是拿著鋼筆轉了會,才開口說道「申愛羅,你是國家隊的體操選手,都已經退學了,為什麼還要回到學校來,難道你認為你有這個能力去兼顧兩者嗎?要知道,一年後的高考還有兩年後的奧運,都需要你的全力以赴。」

李老師的一番話很直接,也很粗暴,要是換成一般青春期的女孩,早就哭泣著跑了出去了。可是愛羅這個頂著16歲外皮內心卻是26歲歷盡磨難的成年人,卻可以平靜對待,自己沒有得罪過李老師,那麼她這般直白的話背後定有其用意,更何況,她說的都對,如果愛羅沒有覺醒血脈,說不定真的應付不了,現在愛羅雖不說過目不忘,可是記憶力與思維能力,還有有別於其他少年的自制力,都幫愛羅增添不少信心。

想了想,愛羅說道「我想試一試,我願意用我最大的努力去顧全這兩件事,學習並不是為了想得到些什麼,只是覺得像我這般的年紀,不去學習,就是放棄自己。體操時我沖小的選擇,也許我曾經有過放棄的想法,可是我依舊堅持了下來,它已經是我身體里的一部分,不可剝離的一部分。」

李智英看著面前這個一臉堅定的女孩,她的眼裡全是大無畏的勇氣,心裡暗自點頭,卻依舊冷著臉說道「人生是一分一秒的積累起來的,浪費時間就是不把自己的人生當回事,你現在的每一個選擇,也許是正確的,也許只是另一種浪費而已,愚蠢和懶惰的人將來是一樣的悲苦,都會苦於社會的差別待遇與不公平。你回去好好想想,是要繼續堅持你現在這個或許愚蠢又或許明智的選擇。還是回去繼續你的穩定發展的事業。筆記本留下,放學來辦公室取,我會把答案寫下。」

「是,老師再見。」低頭道謝后,愛羅安靜的退了出去。

李智英看著愛羅出去,嘴角溢出一絲微不可察的笑意,從抽屜的最低下抽出一本厚厚的筆記本,打開來翻到最後,想了想,寫下一句話「冷靜、理智,有超越一般人的情商。目標不定」

筆記本的頁首用一行加深的大字寫到「申愛羅檔案」。 回到教室,那幾個『天王』已經不在了,愛羅推開門,立馬瞬間由喧嘩變得寂靜無比,愛羅挑了挑眉,安靜走回座位坐下,剛剛坐定,一旁從未說過話的一個胖胖的女生像是身上有虱子一般坐立難安的扭著。

動作之大,愛羅想無視都做不到,嘆了口氣,和氣書本轉頭問道「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胖女孩像是瞬間得到解放了一般,拉著椅子就往愛羅這邊來了,坐下后興奮的看著愛羅說道「申愛羅同學,我想問你是怎麼認識四大天王的」

班裡的其他人見了這個景象,全都像是被解開定身咒的孫猴子一般涌了過來,都紛紛開口問道:

「你們認識多久了?」

「知銀聖在追求你嗎?」

「聽說他剛剛和金小光分手,是不是因為你的緣故啊?」

看著像是被打了雞血的同學們,就連平日里高傲的金班長都站在一旁張嘴躍躍欲試的也想提問,嚇得愛羅感覺開口解釋道「沒有,你們都誤會了,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們」

大家都不理會愛羅微弱的解釋,依舊問著各種各樣的問題,還順便給自己找一個自己喜歡的答案。

愛羅被大家圍著默默流淚,這都是什麼事啊!全都是被那幾個傢伙害的,可惡~~~~

不得不說,四大天王剛剛出場就被愛羅給恨上了,前途堪憂啊~~~~

下節課就是李智英的數學課,她伴隨著悠揚的上課鈴聲踏進了教室,見大家全圍在教室后挨著窗檯的角落,眉頭一皺,走上講台放下教案,用板擦敲了敲桌子。大家瞬間做鳥獸四散狀坐會座位。

李智英目光嚴厲的巡視了一遍教室,低頭邊打開教案邊說道「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以後再發生,這裡是教室,不是綜藝節目的現場,」說著抬頭面無表情的看著大夥繼續說道「你們現在都是學生,是即將面對殘酷高考的一無是處的學生,如果你們沒有明確的目標的話,那就去學習,做你們十七歲該做的事情,也就是學習,然後考大學。去首爾大也好,去那些不知名的三流大學也罷,但是你們都要經過現在這個黑暗的階段,不要忽略眼前最重要的可以影響你們一生的事而去關注那些你們人生以外的事情,這,就是我對你們的要求。好了,我不想聽任何廢話,打開課本,第三百五十一頁。」

無視教室里舉手想要發表意見的同學,李智英板著臉低頭說道,接著開始講課。

旁邊傳來一張紙條,愛羅抬頭望向那個有點小胖的女孩,好像記得班長叫她文信愛,她朝愛羅燦爛的笑了一下,圓圓的臉配上那雙笑的彎彎的眼睛,分外的可愛,見愛羅收下紙條,趕緊瞟了李老師一眼低下頭。

愛羅低下頭,看著手裡摺疊整齊的小紙條笑了笑,有多久沒有見到這幫可愛的小紙條了啊,簡直就是童年的記憶啊。打開來一看,一排自己清秀的小字寫道「別在意,女王只是嘴上凶,可是人很好的。」

「為什麼叫她女王?」愛羅想了想回了過去。

很快,紙條就遞了回來,「因為她很有女王的霸氣,不是嗎?這裡簡直就是她的一言堂。班裡沒有不怕她的,不過她也是半路接咱們班的,接受后,咱們班的成績上升了好多呢。」

看著紙條,愛羅轉著圓珠筆,頗有興趣的看著講台上冷著臉講課的李老師,真是有趣呢,用最直白的話語點出這些被大家忽視,或則說不遠面對的事情。現在的老師大多不願做這個點醒大家的惡人,只有經歷過挫折的人,才會變得堅強。她這是用自己作為一道坎,讓孩子們來逾越過去,也許現在同學們是恨她的,可是,等到五年、十年之後,接觸到現實的殘酷之後,孩子們會想起這個老師,會感恩,會激動,也會懷念。笑了笑,愛羅,你現在就是個孩子,想這麼多幹嘛。拋去腦海里的浮想雜念,沉浸在李老師的教學之中去。

愛羅所在的這個班是一直吊車尾的班級,全部人的基礎都比較薄弱,所以李老師講課的時候不叫注重知識點的融會貫通,這一點對於愛羅來說很重要。

即使腦子再靈活好使,毫無基礎的跨級讀書還是很費力的,況且愛羅還要兼顧體操隊的超常訓練量。如果不是為了避開12年的奧運,吃飽了撐著的愛羅才會去跳級呢,現在大家對自己都沒有信心。如果不儘快拿出有力的成績,愛羅面臨的就是退學回去專心的訓練了,鴨梨山大啊~~~~~~

而這邊,面臨高考的正式高三生的四大天王卻沒有一絲緊張的感覺。四人雖然平日里打架玩耍,可是學習成績還是不錯的,特別是知銀聖,身在一個富裕的家庭里,請個吧家庭教師到家裡專門教導還是有這個能力的。

幾人在離開愛羅的教室后,跳跳鬧鬧的往自己的教室走去。

金折凝跳躍著揪下一片樹葉丟到嘴裡,漫不經心的說道「這個女生還真是漂亮,就是冷了點,要是她多笑笑,說不定我都想去追她呢。」

「就你!算了吧,她那種眼高於頂難過的女人怎麼可能看上你這種小子。」車成載不怎麼喜歡那個申愛羅的態度,雖然開始自己也是興緻勃勃的叫囂著去看美女的,可是這個女的也太拽了點吧,一點面子都不給。哼!

一旁笑的溫和的金賢成拍了拍車成載的後背,「算了,別計較了,是我們太過魯莽了,難道她想平日里我們見到的那些花痴女人那樣發騷,你就高興了?」一番刻薄的話從這麼儒雅溫柔的男孩嘴裡說出來,說不出的怪異。

大家鬧了一會子,卻突然發現平日里脾氣最為火爆的知銀聖反而沒有說話,回頭一看,就見那小子一臉失落的表情,低著頭走在後面。

金折凝跑過去一把攔住智銀聖的脖子怪叫道「大哥!你這是怎麼了?難道你喜歡上那個申愛羅了嗎?mo?不要啊~~~」

用力的甩開金折凝的手臂,智銀聖有些臉紅的大聲否定到「哪有!不是啦,只是」想了想要繼續解釋,卻看到大夥都是一臉的好奇的蠢樣看著自己,頓時惱羞成怒的知銀聖一腳踹在金折凝的屁股上「不要亂說啦。我有女朋友的,你們這群小子!」叫著衝上去一人一腳,卻被他們躲開,於是,校園裡瞬時一片明朗的笑鬧的聲音。

算了,不說了,也許不是她呢,想著心底那個模糊的身影,知銀聖搖頭甩開腦子裡的胡思亂想。追向那幾個欠揍的人影。

放學后,愛羅來到李老師的辦公室,李老師還在埋頭坐著教案,聽到敲門聲,抬頭招呼愛羅進去。

李老師掏出愛羅的筆記本,卻沒有還給她,而是放在桌子上,面無表情的看著愛羅。

愛羅知道她要的是什麼。笑著用肯定的語氣回答道「李老師,我想試試,雖然這條路不一定會成功,可是在只有兩個選擇中,我想找出第三條路,即使這條路依舊沖滿艱辛,未來會有心酸痛苦在等著我,即使路的終點也許不如我想象的那般美好,可是我依舊想走下去,朝我認定的正確的方向走下去,至少我以後不會有『如果當時我那樣做就好了』的想法。」

李智英聽了這席話,表情玄妙的把筆記本遞給愛羅道「希望你以後不會後悔。」說完立刻收起滿身的溫情,轉身繼續面對電腦,霹靂啪啦的開始打字回復愛羅道「你走吧。」

愛羅抱著筆記本走出辦公室,輕輕打開來,那些被自己標註過得知識點全被老師詳細的寫在了一旁,重點難點還用不同的色彩標註著。頓時覺得從胸腔湧出一股暖意,嘴角也掛上了一抹柔軟的笑意。

回到宿舍,推門進去卻發現藝知苑在翻箱倒櫃的在愛羅的床前找著什麼,楞了一下。底下頭走了進去。

藝知苑一臉的做壞事被撞見的尷尬,張嘴小聲的說道「愛羅,你回來啦?今天怎麼這麼早?」

「我一直這個時間回來的。」愛羅莫一臉名其妙的看著藝知苑。

「是嗎?呵呵」氣氛更加尷尬了。藝知苑假笑道。

不理會這個女人,愛羅自顧自的放下書包,從裡面掏出鑰匙打開衣櫃的門,拿出一套運動衣往身上套。

藝知苑看到那個自己招來好久的東西就在申愛羅的書包里,眼睛冒出一絲惱羞的怒意。想了想,不能再任由申愛羅遠離自己了,想到這兩個星期自己的艱苦生活,藝知苑換上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走上前拉住愛羅的手臂小聲的說道「愛羅,咱們談談吧。」

愛羅挑了挑眉,這是唱的是哪一出啊。想到藝知苑這短時間對自己哀怨的表情,一副自己負了她的模樣,好似自己不去向她請罪道歉就天理不容似的。索性看看她到底想幹什麼吧。於是愛羅丟下手裡的動作,抓了個蘋果坐到床上邊啃邊說道「說吧,你想說什麼?」

藝知苑目光隨著愛羅吞啃蘋果的動作一動,脖子處還忍不住冒出一個吞咽的動作。反應過來的藝知苑為自己的丟人的動作感到羞澀,一個蘋果要四萬塊呢,自己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吃到水果了,想著,心裡更加的堅定,這次一定要說服申愛羅,自從失去這個朋友之後,藝知苑才發現日子是這般的難過,本來端著架子,她不來道歉,自己就不原諒她的,可是看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申愛羅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藝知苑心慌了。

轉開眼睛,望向窗外,藝知苑聲音哀怨的說道「愛羅,你討厭我了嗎?」聲音中還隱約帶一絲哭泣的顫抖聲。

又是這副架勢,每次自己想遠離她,他就這幅哀怨的架勢讓自己心軟。愛羅心裡不屑的想著,翻了個白眼,壓下心底的不耐。一臉疑惑的說道「怎麼會?咱們不是好朋友嗎?我怎麼會討厭你呢?」說著一臉氣憤的站起來說道「是誰子啊你面前造謠嗎?告訴我,看我怎麼收拾她。」說著還拉著袖子一副憤怒的表情。 藝知苑被愛羅的神來之筆給驚呆了,這是什麼神展開?和往常怎麼不一樣?愛羅不是應該過來安慰自己然後再自我檢討嗎?

驚呆了的藝知苑沒有來得及接話,就見愛羅又做了下去,拿起蘋果繼續啃了起來,邊啃還邊說道「不過即使有人挑撥,在背後說我的壞話也無所謂了,和他們爭吵只會降低自己的格調,我還是把經歷放在訓練和學習上吧。」

藝知苑徹底無語了,回過神來,她用小兔子般怯生生的眼神瞅著愛羅說道「愛羅,我只是覺得最近你都不喜歡和我在一起了,以前都是咱倆一起訓練,一起吃飯的,現在都找不到你的身影,我還以為你在躲著我呢。」

「你不是知道我下午要去上學嗎?所以現在只能利用早上的閑暇時間去訓練,你找我幹什麼?」愛羅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著藝知苑,我很忙的,你找我有什麼事啊?我不想你這般空閑。

藝知苑不由的氣結,想了想解釋道「可是我一個人好孤單,你都不陪我,以前你最喜歡和我在一起了,咱們不是好朋友嗎?你突然去學校怎麼也不通知我啊!早知道我陪你一起去了。」

「我也是突然的一個念頭,至於可不可以繼續上學,還要看其中考的成績。」就是為了躲你,我才偷偷去的,我傻啊!還要帶上你,遠離你都來不及呢還跟你糾纏?腦子有病吧!

想了想,愛羅拋下一個殺手鐧來。「而且我發現你和李醫生處的很好啊。沒有我顯然你並不孤單。」

藝知苑瞬時臉變得通紅,接著又變得慘白,心裡像是打翻了醬油瓶子似的,五味陳雜。在別人眼裡自己和李人俊關係好。可是大家那裡知道,李人俊和自己接近,只是為了得到申愛羅的情況,自己也就是占著申愛羅朋友的位子,才會得到他的一片溫情,想著藝知苑心裡就更加的惱羞成怒,憑什麼申愛羅可以得到這些自己仰望的東西,體貼富有的父母,教練的關懷與看好,李人俊的愛情。自己那裡比她差了,就必須忍受酒鬼父親和買菜的母親,還有貧窮的家庭,隊里可有可無的存在,以及李醫生的忽視與利用。想著藝知苑的臉上掛著扭曲猙獰的表情,像是下一秒就會把面前的一切事物撕碎丟掉一般。

愛羅看著藝知苑這般醜陋的表情,心底再次為自己前世的白目感到羞恥,這樣『真心』的朋友自己竟然都看不出來她內心的陰暗。搖搖頭,真是死有餘辜啊~~~

掙脫藝知苑用力抓住自己的手,愛羅揉著通紅的手腕道「沒事我就要去看書了,這次的功課好多,在學校里我都不怎麼跟得上,所以你就自己玩吧。」說著轉身做到書桌前,打開粉色的檯燈,仔細的看了起來,粉色的檯燈,愛羅啊愛羅,當年的自己是有多惡俗啊,才會喜歡這般顏色。

藝知苑看著愛羅低頭用功的背影,心裡浮想翩翩,這次被她逃掉了,下一次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

揉著自己扭傷的手腕,雖不嚴重,可是卻給自己敲響了警鐘,自己是一個體操選手,認真訓練是自己現在唯一要專註的事情。之前為了買衣服和首飾,花了自己大部分的營養費,導致自己營養不良與體質變弱,這都是結束運動員運動生命的短板與危險,自己不能為了一個對自己不上心的男人而毀了自己的前途。那麼接下來營養一定要補上,這樣才能取得優異的成績。

想著藝知苑的目光變得深沉的盯著窗前背對著自己的身影,暗暗下定決心,自己必須弄到錢來,必須從她身上咬下來一塊肉,不過,欲速則不達,還要好好想想計劃才行。想著,藝知苑拿著浴巾走進了浴室。

之後的藝知苑變得很乖巧,時不時給愛羅帶點小禮物,一條手鏈,一個飯糰。還搶著幫愛羅洗衣服,收拾房間,這些以前都是愛羅做的,極力表現出一副真心悔改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