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天漸漸地亮了,而懷裡的白潔,此時睡的正香。麥小龍輕手輕腳都就下了床,然後穿好了衣服。看了白潔一樣,他想了想,就留下了一張三十萬的支票,放在了桌子上。

「好好的生活下去吧!這三十萬,就當是昨晚上給你的補償。」麥小龍輕聲說,然後又彎下腰,親了白潔一口,就離開了房間。

之所以給白潔留下三十萬,是因為這一夜,白潔不斷地在念叨著自己父親的名字,之前麥小龍也從白潔的嘴裡得知,他的父親得了疾病,需要一大筆的醫藥費。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白潔才會和那個包養他的人給徹底的鬧翻。

在上午的時候,麥小龍接到了石川佐惠子的電話,昨天麥小龍曾經讓石川佐惠子統計一下那些向自己求助的人,而現在石川佐惠子已經根據那些病人的情況,給麥小龍發來了一個文件。

「這名單上的,都是一些急需要看病,並且在大醫院裡看不好的人。」石川佐惠子在電話那邊,聲音很溫柔的說。

麥小龍看了看那個文件一眼,就點了點頭說,「嗯,我知道了。麻煩你了。」

很快麥小龍就掛了電話,然後看著手裡這份傳真過來的文件一陣犯愁。

實際上,麥小龍並不是一個樂於助人的人,但不代表麥小龍就會見死不救。這些病人有一些確實已經病入膏方,就連麥小龍也無能為力,而有一些雖然棘手,但問題並不大,一般的醫院也能治療。

麥小龍的時間並不多,自然不能浪費在一般的癥狀上。

很快的,麥小龍就將幾個需要自己幫忙的病人給挑了出來。

這些病人的問題大多數都很嚴重,不過麥小龍有那個信心,只要自己出手,他們康復的幾率會很大。

麥小龍很快就給石川佐惠子回了一個電話過去,告訴她安排這幾個人明天上午的時候,在醫院裡等候著自己。

石川佐惠子立刻就去辦了。

一個上午就這樣過去了,但是在中午的時候,又一個電話打了過來。這一次,將電話打過來的就是高圓圓。

高圓圓打這個電話的用意很簡單,就是讓麥小龍去她哪裡一趟。

麥小龍想了想,心裡也確實有些擔心高圓圓的傷勢,就答應了下來。

很快,麥小龍就趕到了高圓圓所在的小區。

高圓圓此時正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她的傷勢恢復的不錯,現在已經能走能動了。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伴隨著房門被打開,麥小龍走了進去。

「你來了啊!」高圓圓見狀就想要站起身,給麥小龍倒一杯茶。

麥小龍連忙說,「我的大小姐,你坐在哪裡別動,一起我自己來!」同時快步走了上去,將高圓圓給按在了沙發上。

「你的傷怎麼樣了?這麼急忙的叫我過來,是不是出現了什麼問題?」麥小龍這時候問。

高圓圓搖了搖頭,「我感覺自己恢復的差不多了啊。」

麥小龍卻不放心,又仔仔細細給高圓圓檢查了一下,才徹底地鬆了口氣。

高圓圓不愧是女警,她的身體素質相當不錯,短短兩天的時間,肚子上的傷勢都恢復了大半。看見高圓圓沒事,麥小龍才黑著一張臉說,「既然你沒事,那你急急忙忙將我叫過來幹什麼?」

高圓圓想了想,就從沙發上坐起來,然後一臉的正色,「其實,我這次找你過來,是有個事情想要問你。」

「哦?那你說說看。先說好,你的問題我不一定知道,就算是知道,也不一定會回答。」麥小龍淡淡地說。

高圓圓很快就將事情給說了一邊。原來昨天晚上在ktv所發生的事情,已經被高圓圓知道了。現在警察局那邊沒有絲毫的進展,而高圓圓又是有傷在身,偏偏上面催促的比較緊。

隨後高圓圓就一臉正色地說,「麥小龍,我聽張輝說,當時你也在現場?而且還和那個米玉飛發生了一點不愉快?」

麥小龍點了點頭,將昨晚的事情給說了一遍,隨後他就沉聲說,「如果不是我出手,恐怕何欣欣現在已經成一具屍體了!作為一個警察,他居然擅自用槍對準普通的老百姓,那個米玉飛實在是太過分了!」

高圓圓說,「這件事,我自然會去處理。那個米玉飛會得到他應有的下場。不過麥小龍,我找你來,不單單是為了這件事。」

「哦?那是……」麥小龍眼神里有一絲疑惑。

高圓圓想了想,然後嘆了口氣,「那我就實話實說了吧!其實我想邀請你幫助我們警方破案。」

「什麼?幫助警方破案?」麥小龍一愣,隨後面色古怪地說,「我說高警官,你不是和我開玩笑吧?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最多也就會看一些病而已,我哪裡會破什麼案子啊!」

「拜託你,就幫我一次吧!」高圓圓說,「上面對這個案子很是重視,我現在又有傷在身。你也知道,歐陽劍他們的能力雖然也不錯,但這麼一個大案子,而且全部都是槍殺案,已經牽扯到了不少東西,也實在是太危險了。」

「危險就讓我干?勞資是天生的苦命人?我可不敢。」麥小龍可不傻,他可不想無緣無故就卷進這個案子里。

高圓圓眼睛一瞪,然後一聲冷哼,「哼,你不幹也要干!你就不怕我將你的事情給說出去?」

這丫頭,看見好好的協商不成,居然開始威逼利誘了起來。

麥小龍勃然大怒,直接就站起身來,「你幫我當成是什麼人了,我是那種輕易就低頭的人嗎?我說不幹,就不幹!”

高圓圓瞪著眼睛看著麥小龍,麥小龍也不敢示弱的回望著。片刻之後,高圓圓說,「那如果我告訴你,這件事和黑狼幫有關呢?」

「什麼?」麥小龍一怔。

高圓圓隨後就說,「經過我們的調查,這一次死在ktv里的人,都是黑狼幫的一些餘孽,而在現場,還發現了一些毒品的痕迹。你還記得那個大馬猴嗎?我們經過審問得知,最近有一批毒品混入了燕城,本來接頭人是大馬猴的,但是因為你將他抓來了,而且黑狼幫的所有高層也都死了,所以才會落在一個平時毫不起眼的角色上。」

隨後高圓圓就說,「這也就是對面黑吃黑的原因。這些人膽子也真大,李黑狼死了,大馬猴被抓起來了,他們以為憑著自己的一點小能力,就能吃下這批貨嗎?」

麥小龍陷入了沉默之中。

「就當我欠你一個情人怎麼樣?」高圓圓這時候又咬著牙說,「如果這批毒品真的流入了燕城,那會給社會造成多大的危害。」

麥小龍最終點了點頭,「那好吧!既然這件事和黑狼幫有關,我就管上一管。」

不多一會兒,在警察局。

歐陽劍在前面帶路,他的身後跟著的就是麥小龍。此時歐陽劍一臉的笑容,「老大你能來幫忙,真的是再好不過了!」

自從看見麥小龍在高圓圓的房間里出現,並且潛意識誤會麥小龍是高圓圓的男朋友以後,就都稱呼麥小龍為老大了。

這一點高圓圓居然沒有拒絕。

而麥小龍自然也不會在乎那麼多。

「還不是你們的高隊長。」麥小龍嘆了口氣。

「嗯,前面就是法醫科,不遠處就是冷藏室。那些屍體現在就在冰櫃里呢。」歐陽劍說。

冰凍室是一個很大的,布滿了寒氣的屋子。屋子裡的擺設很單調,就是一排排的柜子。不過這柜子里裝的可不是什麼其他的東西,而是人,是人的屍體。

拉開了幾個櫃門,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幾具屍體立刻就出現在了麥小龍的面前。

「這個就是黑狼幫剩下的這些人之中的帶頭人。也是這一次行動的負責人。」歐陽劍指著其中一具屍體說。

麥小龍點了點頭,並且挨個檢查了這些屍體。其實麥小龍並不會破案,不過勉強會一點中醫而已,他很快就發現,這些屍體都是死於槍傷。

而且開槍的一看就知道是老手,出了帶頭的那個人,身上有兩處槍傷外,其他的都是一槍致命。

槍法不錯啊!麥小龍心裡想。

出了這間屋子以後,歐陽劍最後又帶著麥小龍去看了其他的一些從現場提取到的物件,然後就回到了一個會議室里。

「說吧,你們具體想讓我做什麼?」麥小龍問。

他本身可不是學刑偵的,他也知道,警察自然有他們的破案手法和手段。不過高圓圓既然堅持讓自己來這裡,鐵定是有能用得上自己的地方。

本書源自看書王

… 歐陽劍面色閃過一絲猶豫,隨後就長吐了一口氣,「那我就實話實話了。」隨後就取出了一份文件,放在了麥小龍的面前。

「你先看看這個。」

麥小龍有些疑惑,將那份文件給打開,這時候歐陽劍接著開口道,「這是我們內線帶回來的,我們現在大致已經摸清楚那批毒梟盤踞在城南附近,同時也通過一定的渠道,了解到這些毒梟似乎還在為這些毒品找下家,之所以請老大你幫忙,就是想讓你走一趟。」

「走一趟?你的意思是讓我,孤身入虎穴了?」麥小龍的臉色有些難看。

「不是獨身,我們怎麼可能讓老大你做這種事情呢!」歐陽劍忙得說,「你還會有一個搭檔。而你們的任務,就是充當這一次的買家。我們已經聯繫好了,交易的時間,就在後天!」

「……」

麥小龍走出了警察局的時候,微微嘆了口氣。

麥小龍在裡面也曾經問到了一點,那就是警察局裡這麼多人,就算人手不夠,也可以從其他的地方調過來,為什麼要找自己這麼一個臨時的替身演員呢?萬一要是暴露了警方的目標,豈不是對以後的行動不利?

而歐陽劍給出的解釋是,為了防止意外,所以不得已只好動用生面孔。

摸出了手機看了看時間,正巧這時候徐匡將電話打了過來。

電話才接通,徐匡就用一種大咧咧的語氣說,「老大,你在哪呢?」

「我在警察局。」

「怎麼回事?」徐匡的聲音立刻就充滿了謹慎。

「有一點小事而已。已經解決了。」麥小龍說。他當然不會將真實的情況告訴徐匡。

電話那邊,徐匡好像是想到了什麼,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老大,你不會是昨晚上在賓館的時候,遇見掃黃的了,然後被誤抓進去了吧?哈哈哈!」

麥小龍立刻火了,對著電話就是一陣臭罵。這小子說什麼呢!自己是那種人嗎?不過想到昨晚上那滋味,麥小龍一時之間就有些魂不守舍了。

「對了,老大,你不是說下午過來,給我媳婦瞧一瞧臉嗎?趕快過來吧!中午咱們再喝幾杯。」徐匡這才說這正事。

靠!麥小龍用力拍了拍腦袋,他差點將這個事情給忘記了。既然答應了徐匡,他自然不能食言。

「你等等,我馬上就過去。」

此時在昨天麥小龍休息的賓館里,白潔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同時有些痛苦地皺了皺眉頭。昨晚上她喝醉了,以至於後來發生了什麼,都記得不太清楚了。

回想起昨晚上自己的大膽和放縱,居然給人用嘴巴活動了,白潔蜷著腿,眼淚不知不覺地落了下來。

她已經準備,今天就回去了。

不過當她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卻發現了桌子上放著一張紙條。拿起來一看,上面是赫然是麥小龍的留言。

說實話,麥小龍雖然不喜歡讀書寫字,但字體還是很不錯的。這多虧了從小他爺爺的教誨。

他爺爺曾經手裡拿著戒尺,一臉嚴肅地站在他的身後,一副老夫子的口吻,「作為一個華夏人,怎麼能寫不好毛筆字呢?我說了多少次了,手一定要穩!」

然後就「啪」得一聲,戒尺落在麥小龍的手上,打的他一陣鬼哭狼嚎。

麥小龍給白潔留得紙條上寫著一句話,「世界上沒有過不去的坎,這裡有三十萬,你先拿著用吧!」

隨後,白潔就發現了紙條下面的那張支票,拿起來一看,上面真的有三十萬!

白潔有些不敢相信,麥小龍無論是衣著打扮還是說話做事,都一點都不像是有錢人啊!白潔也認識幾個有錢人,這些有錢人幾乎是電話不離手,半個小時都能接好幾個電話,而且口吻相當的大,又是什麼訂單,又是什麼生意的。

而麥小龍卻就好像是一個混跡在小酒吧的小流︶氓一樣,穿著t恤衫牛仔褲,低調也不炫富。

難道這張支票是假的?白潔心裡想,然後就抓起了電話,查詢了一下,當她聽見工作人員對她說,這張支票是真的,而且可以隨時提取現金的時候,整個人都傻眼了。

難道自己真的看走眼了?

不過有了這三十萬,自己父親的看病錢也就湊齊了。想到了這裡,白潔就忙得穿好了衣服,離開了這裡。

不過她的眼前,卻不斷浮現出麥小龍的樣子來。

他談吐之間充滿了痞氣,愛說愛笑,而且很會打架。

最關鍵的,他長得還比較帥氣。

白潔很快就嘆了口氣,雖然昨晚上兩個人都親密到了那種程度,但實際上,兩個人並沒有真正的在一起。

白潔不知道為什麼在最後關頭麥小龍沒有要了自己,她心裡想,或許麥小龍是嫌棄自己身體骯髒吧!

想到這裡,白潔的眼神里就閃過一絲憂傷。

再說麥小龍很快就到了城南小區附近,還是在那個大排檔,此時大排檔里徐匡和尹嬌已經在裡面等候了。

「老大,你來了啊!」看見麥小龍走了進來,本來在和尹嬌說話的徐匡立刻就站起身,然後和哈巴狗一樣地迎了上去。

麥小龍點了點頭。

一行人吃了飯,這時候徐匡說,「老大,我媳婦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幾個人昨晚喝醉以後,可以說最後都摟在了一起,所以雖然認識尹嬌的時間不長,而且這尹嬌看上去脾氣也很火爆,但麥小龍卻將她當成了真正的家人。

同時麥小龍也覺得,她和徐匡真的是天生的一對。

「將你的手伸出來,我再給你看看。」麥小龍對著尹嬌說。

尹嬌將手放在了桌子上。

給尹嬌把了把脈,麥小龍點了點頭,就說,「咱們去你家吧!」

徐匡點了點頭。

很快幾個人就到了徐匡家,而聽說麥小龍要給徐匡的女朋友看病的時候,金剛等人都來了,金剛還將自己的那個女朋友也給帶過來了。

此時麥小龍一臉老學究的模樣,示意尹嬌躺在床上,同時向其他人解釋道,「其實弟妹的這個問題並不大,之所以臉上會有這麼多斑點,就是因為體內的毒術沉積的緣故。」

尹嬌淡淡地說,「我之前也看過一些醫生,開了很多葯,但是也沒有什麼用。」

麥小龍一笑,「你體內本來就有餘毒,那些醫生給你開的葯,相比也有排毒的功能吧!不過藥物總歸是藥物,它本身就含有一定的毒性。而且現在的藥物,對於這種情況其實能起到的效果並不明顯。」

隨後麥小龍就摸出了銀針,「你別緊張,放鬆別動,我給你施幾針就好。」

在眾目睽睽之下,麥小龍就將一些銀針給扎進了尹嬌的臉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