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雷搖頭。

隨後,大片殺戮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不錯的力量!」

許楓神識能夠感受到不遠處一隻妖魔正在瘋狂殺戮著,想必就是那地晶之魂。

「阿彌陀佛!」

佛童搖搖頭。

這些修真者靠近那地晶之魂的身旁,才能看清這地晶之魂長得什麼模樣,雖然也是人形,但是那張臉卻是極度猙獰著的,一隻眼珠竟然在眼眶之外,他的雙臂粗壯,上面確實刺人的鬃毛,身形巨大,他在保護著身後的那片地晶礦石。

地晶之魂身邊到處躺著的都是侏儒戰士的屍體,這些在其他人眼中力大無比的侏儒戰士,在地晶之魂眼中,猶如一隻只輕易捏死的螞蟻。

隨意一拳,就有兩個侏儒戰士橫死當場。

「地晶礦石就在他的身後,你們引開他,我去拿那地晶礦石,到手后再與你們平分如何?」

穆雷說道。

「你他媽腦子有病?這種時刻以為我們還會相信你么?」

「草!信不信現在老子就殺了你?」

歐陽震天喝道,剛才這穆雷擊傷歐陽宇的那一幕,他還記憶猶新。

地晶之魂並不敢走遠,他一直徘徊在地晶礦石四周,而許楓也是觀察到,這地晶之魂力量能夠源源不斷,似乎也跟那地晶礦石有著不小的關係。

地晶礦石正源源不斷的給地晶之魂輸送著能量,這感覺,很像兩人就是一對情侶,而且是談了三千年的情侶。

「族長,族長都死了!」

一個侏儒大聲說道。

侏儒族的族長也是一名狂暴侏儒戰士,一身修為也有著一重九級戰將的實力,竟然被地晶之魂當場殺死。

觸目驚心。

雖然族長的死,對穆雷是一件天大好事,但很顯然,此刻,他也是有些驚慌失措,想不到,侏儒族等地晶出采等了三千年,機關算盡了一遍又一遍,卻是沒有想到,依然抵擋不住地晶之魂的攻勢。

「侏儒族長可是一名一重九級的戰將,連他都被地晶之魂殺死,我們當中,恐怕沒有人會是那地晶之魂的對手!」

「誰說的!」

金龍囂張道,他手中祭出金光閃閃的利劍來,方才他便是憑著這柄利劍刺死妖王,而這也是給他帶來了無盡的自信。

「金兄也是一重九級戰將巔峰,說不定,他真有辦法,殺死地晶之魂!」

金龍點點頭,「那是自然,妖王都被我斬於馬下,何況,這地晶之魂!」

「光憑你一人,只會白白送死!」

金龍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人敢質疑他,要知道,剛才他斬殺妖王的時候,那是何等的雄風,周圍無一人對他不是俯首稱臣。在加上他是聖龍族的龍人,誰不要敬他三分?

他看著這個體內沒有一絲真氣波動的男人,不屑道,「你算什麼東西?諒你也不可能是個普通人,你是以法寶遮掩住了自身的真氣波動吧?」

方才許楓擋住穆雷的時候,金龍是看見了的,速度之快,讓人咂舌,不過,這人以法寶遮掩真氣,倒也不會厲害到哪裡去,否則真正厲害的話,又何必要遮遮掩掩呢?

其他人也是把注意力放在許楓身上,他們眼中多為不屑,金龍說的沒錯,這許楓用法寶遮掩真氣,肯定厲害不到哪裡去,說不定還只是個尊者呢!

歐陽宇卻是不敢小看許楓,只有他看見過許楓手中施展出來的紫雷,那毀天滅地的力量,讓他難忘。

「你若是不信本帝的話,那便用魂魄力量一試,看看你和那地晶之魂的實力相差多大!」

許楓喝道。

「哼!」

金龍一道魂魄力量出體,連歐陽震天都驚訝,「這就是龍魂力量,果然比一般的魂魄力量要強上數倍!」

「聖龍族的龍魂力量甚至比本尊力量還要強大,這地晶之魂必定會被金龍殺死!」

不少人都說道。

「殺!」

金龍的龍魂一喝,一條巨大金龍直接撞向地晶之魂,這能量波動,使得這地底都裂開縫隙來。

轟隆!

一聲巨響,眾人原本都想衝上去搶奪地晶礦石的,卻是沒有想到身邊的金龍,卻是噴出幾口血來,並且半跪在地上。

而那地晶之魂,卻是依然站在原地,聲音咆哮,「吼吼吼!」

震耳欲聾!

「不!不可能!我這龍魂力量竟然摧毀不了那地晶之魂!這怎麼可能,這是我們聖龍族最強大的力量!」

金龍不敢相信。

其他人也都在震撼之中。

「這地晶之魂之所以會如此強大,是因為那地晶礦石!」

許楓說道。

「為什麼?地晶之魂又不能吸收地晶礦石!他怎麼能有如此強大的能量!」

「地晶礦石雖然沒有被地晶之魂吸收,但是地晶礦石會自主散發出巨大能量,這些能量,足以提升以及補充地晶之魂消耗的真氣力量!」

「原來如此,那麼要斬殺這地晶之魂,就是要把他和這地晶礦石分開,否則這地晶之魂,就像是無敵一般的存在!」

不少人都點點頭,他們都認為許楓說的話有些道理。

「小金龍,待會你使出最強一擊,正面斬殺地晶之魂,本帝從側面輔助,切斷地晶礦石和地晶之魂的聯繫!」

許楓說道。

「我的龍魂已經受傷,除非我回到聖龍族治療,否則,短時間內無法恢復,別說最強一擊,現在就算是一名初級戰將,都能殺我於無形!」

金龍說道,「更何況,我憑什麼相信你!」

許楓沒有說話,一道紫光從手中擊出,直接打在金龍的身體之上,眾人看見,金龍的魂魄力量竟然直接復原了。

饕餮傳音道,「主人,我不明白,你為何救他?」

「沒有這蠢龍擋住那地晶之魂的攻擊,你主人我如何搶奪那地晶礦石?」

「哈哈,我懂了,你這是要他當炮灰?」

金龍恢復龍魂力量之後,滿口驚訝,「你,你,你是怎麼辦到的?」 不止是金龍,幾乎在場的所有各族高手都是一臉驚奇,他們自然也想知道許楓那手中的紫色光芒是什麼。

歐陽震天輕聲說道,「宇兒,你說的那紫雷,不會是真的吧?」

「爸,那還能有假?這許楓的實力深不可測,而且極其低調,你以為他若是普通人,敢和我來這地宮么?」

歐陽宇說道。

歐陽震天駭然,他原本一直以為這許楓和佛童就是跟著歐陽宇來這地宮見識的,方才許楓擋下穆雷的時候,他也看了一眼,但卻和金龍一樣,認為許楓雖然是修真者,但實力卻是不濟,否則也不會遮遮掩掩。

不過,許楓剛剛說出的地晶之魂是依靠地晶礦石源源不斷的供應能量才會如此強大的事實,卻是讓歐陽震天認同的很,再加上,許楓一手紫光,治癒金龍龍魂創傷,歐陽震天自然要對許楓另眼相看了。

「這是本帝的秘法,金龍,你現在龍魂之傷痊癒,趕緊使出最強一擊,只要你能拖住地晶之魂一秒,本帝便能切斷地晶礦石和他的聯繫!」

許楓說道,「到時候,地晶之魂沒有地晶礦石的供應能量,諸位群起殺之,分奪地晶礦石!」

「許兄,好提議啊,我歐陽宇第一個支持你!」

歐陽宇突然喊道,一直以來,他在這群人之中就沒什麼話語權,畢竟他才初級戰將,在尊者面前雖然可以囂張跋扈,但在這地宮之中,各大族中高手身前,卻是屬於底層的存在,就連那礦區斬妖,他都不敢進去,不過,他也想要為歐陽家族出上一份力,否則的話,回到歐陽家族,被其他族人說出他不敢進入礦區斬妖,那是何等的羞辱?

眼下,這在場所有人當中,也只有他認識許楓,只要拉好許楓的這條關係,其他人不會看不起他。

「馬屁精!」

佛童卻是嘀咕一聲。

其他人聽到歐陽宇這樣說,也點點頭,「許兄,現在也唯有寄託你和金兄擊敗這地晶之魂了!」

現在這種時刻,他們誰也不敢上前去斬殺那地晶之魂,畢竟,有侏儒族族長一重九級戰將高手死亡的前車之鑒,誰都不想上去送命,他們雖然之前看不起許楓,但之後許楓的表現,卻是讓他們意識到這許楓並非普通之人。

歐陽震天說道,「許楓,金龍,你們二人小心,這地晶之魂,似乎又吸收滿能量了!」

「吼吼吼!」

那地晶之魂在原地不斷的咆哮著,似乎誰敢上前一步,他便扼殺了誰。

金龍說道,「許楓,你這是瞧不起我們聖龍族么?若是我的最強一擊連那地晶之魂的一秒都扛不住,那還有臉呆在這裡?我必然誓死抗住五秒!」

「抗住五秒?」

許楓說道,「這地晶之魂全身沒有一點命門,唯一缺點便是自身真氣能量消耗太大,沒有地晶礦石在周圍提供能量,要殺他易如反掌,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這地晶之魂前幾秒的攻擊力都是極強的,你能抗住他五秒,我都要佩服你!」

「廢話少說,我金龍說到做到!倒是你,別切斷不了地晶之魂和地晶礦石的聯繫,那時候,可就丟人現眼了!」

金龍嘲諷道,原本他都已然相信這許楓的實力了,不過,誰讓這許楓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質疑他的,按照金龍的想法,是想以最強一擊斬殺這金龍的,而這許楓竟然說他扛不住五秒,這對於聖龍族的他來說是何等的侮辱?

這要是被聖龍族中的一些長老知道了,他金龍還在聖龍族怎麼混呢。

饕餮傳音說道,「主人,你這激將法用的真心不錯,那金龍一輩子都是這樣狂傲不遜的性格,我看待會他是要被那地晶之魂重傷了,只是可惜,他在聖龍族受到重用,族中長老派他來這地宮,一定賜了救命的法寶,否則,地晶之魂要是殺了他,那可就好玩了!」

「小倩對那聖龍族的人,也是討厭的很!」

聶小倩也是傳音道。

「你們二人就在異獸空間好好探討如何仇恨聖龍族的吧,本帝待會要奪取那地晶礦石,沒時間搭理你們!」

「師尊,你要小心,地晶之魂身上的妖氣太重!」

佛童提醒道。

許楓點點頭,佛童似乎覺得提醒還不夠,「要徒兒幫你嗎?」

「我幫你妹,給我在這裡呆好了!」

許楓喝道。

佛童撇撇嘴,手中攥著《萬象真經》,一副幽怨的樣子。

「吼吼吼!」

地晶之魂的咆哮聲音越來越大,他的身體依然恢復最佳狀態,他突然翻轉身來,起先面對地晶的身體也是再次面向許楓等人,他一手隨意擊出一道真氣力量,這力量龐大異常,毀天滅地,許楓都沒有把握硬抗下這道真氣力量,他抓起佛童立馬閃到一旁。

噗!

幾名修真者被剛才地晶之魂的那一擊斬殺的連灰燼都沒有。

穆雷嚇了一跳,「許楓,金龍,你們快點斬殺那地晶之魂啊,我可不想我侏儒族就此滅族!」

「閉嘴,你這老東西,信不信我一劍刺穿了你的菊花!」

金龍揚了揚手中的金色長劍。

「小金龍,你真是重口味,這種貨色你都要!」

許楓眼色突然一變,「現在地晶之魂距離地晶礦石已然是最遠的距離,動手!」

金龍長嘯一聲,一道龍魂力量離體,方才擊敗妖王,實際上金龍還沒有施展出百分之一百的力量,最多只有百分之八十,而這一次,他顯然想要常超施展出百分之兩百的力量。

只有這樣,才能為他自己挽回尊嚴。

「龍魂力量和本尊力量,這金龍這是要拚命啊!」

歐陽震天驚訝。

要知道,若是金龍施展本尊力量,到時候不敵地晶之魂,他還能以龍魂力量逃脫,倒也不至於直接被地晶之魂抓住殺死,但是如此一來,金龍很可能當場被地晶之魂殺死,當然金龍這本尊力量和龍魂力量的結合也有極大可能性擊殺地晶之魂。

殺!

金龍嘴中吐出一個音符,手中長劍附帶著強烈的金色劍光,而他身形之上,不少人都能看見一隻金色長龍的光影正朝著那地晶之魂衝過去。

兩股超然的能量,氣貫長虹,使得整個地底都在嗡嗡作響,這氣勢,實際上並不亞於,那地底火山熔岩噴發時候的狀況。

許楓心中一笑,「真是蠢龍,本帝要的就是你這種不留餘地的一擊!」

「吼吼!」

地晶之魂並沒有畏懼那金龍和龍魂的合力一擊,相反,他朝著那兩股能量擊去。

「天啊!」

不少修真者都張大嘴巴。

轟隆隆!

一聲驚天巨響,金龍手中的金色長劍竟然被地晶之魂給吞噬了,而他體外的那道龍魂力量也被地晶之魂給扼殺無形,金龍眼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要知道,金龍本尊以及龍魂力量的合擊,最起碼能夠達到二重戰將的實力,可是,這最強一擊,似乎在地晶之魂眼中,是如此的渺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