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然自己不吃,倒是忙著一個個拿給師青陽,又看了標籤介紹每一種肉的味道:「青陽,這個肉丸子很嫩,麻辣口味,你吃辣嗎?」

「當然吃。」師青陽這次出城,雖然身上帶著肉乾,卻沒什麼時間吃,這時候早就餓了,自然不會拒絕。

程然看到師青陽吃的高興,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這些是我買的,你喜歡的話,我下次再去買。」他今天本來發了信息問師青陽喜歡什麼味道,可惜師青陽一直沒回,最後就只好什麼都買一些。

「好。」師青陽笑了笑,肚子里有東西好受很多,也注意到了程旭澤完全沒吃:「前輩,你要不要吃一點?」不能怪他忘了程旭澤,在跟程旭澤相處過之後,他完全沒辦法把這人當前輩看……

「不了,我年紀大了,不喜歡吃這些,小然,你自己也吃一點,真的太瘦了。」程旭澤拿了一盒最普通的烤肉遞給程然。

他這個當爺爺的,以前讓程然叫一聲都不行,現在程然卻一口一個「青陽」,還完全沒注意到自己這個爺爺,這讓他心裡很不是滋味。

程然愣了愣,伸手就要去接程旭澤手上的肉,卻被師青陽搶先接下了:「前輩,然然身體不好,不能吃輻射強的食物,這樣的零食他受不了。」顧長今現在雖然也給程然吃肉,但絕對是按照嬰幼兒食品的標準做的!

程旭澤有些尷尬,他從來都不知道程然竟然還有這樣的問題。

「其實沒事了,顧爺爺說,再過一個月,我的身體就能完全好了。」程然擔心程旭澤不高興,忙道,他以前,也可以吃普通的肉。

「那下次爺爺再給小然帶零食。」程旭澤給自己找了個台階下。

「謝謝爺爺。」程然放鬆很多。

程然其實是一個很討人喜歡的孩子,乖巧可愛,程旭澤對程然越看越喜歡,同時也忍不住越來越疑惑。

程宏嘴裡的程然,甚至他以前見到的程然,跟現在的程然完全不同。

難道星火城真的就這麼好,這麼快就讓程然整個人完全變了?還有師青陽之前說的那些話……

「師青陽,你說的會做藥劑的同學……」程旭澤越來越疑惑,終於沒忍住問道。

「不就是然然嗎?」師青陽毫不介意地開口,他當然可以選擇完全瞞著程旭澤,程然這麼聽話,肯定也不會說,但他依然希望程然可以得到程旭澤的認可,甚至希望程旭澤可以看到程然的天賦。

至於程然的父親,他從程然嘴裡問出來一些事情之後,對那個男人就已經一點好感都沒有了。

師青陽知道程旭澤在得知這件事之後一定會很震驚,果不其然,對面的老人瞪圓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

「青陽……」程然倒是有些尷尬,他只會做最簡單的,高級別的更是完全不能做……

「小然他……」程旭澤神情複雜。

「然然很聰明。」師青陽滿臉的敬佩:「他過目不忘,做藥劑看過一遍就會自己配置,我師父給了我那個不完整的方子之後,也是然然把藥劑做出來的。」

師青陽說的那個人,真的是他的孫子嗎?不是說程然發育慢、反應遲鈍、自閉嗎?程旭澤滿臉遲疑,問了程然幾個問題。

總是出城的輻能戰士輻能狂暴,不適合成為藥劑師,但基本上所有人對藥劑都有所了解,畢竟他們的生活離不開藥劑,出城之後除了捕獵異獸,尋找某些珍惜藥材也是賺錢的途徑之一。

程旭澤已經七十了,這輩子喝過的藥劑不計其數,找到的藥材成千上百,自然也懂不少,提的問題全在點子上。

換成別的初級藥劑師,對這些理論的問題也許還不知道,但程然看過很多書,最近還把從星火學院拷貝來的課件看完了,因此全都答得上來,回答的比程旭澤心裡想的還要詳細。

而且,因為這些比較熟悉,他說到後來,還越說越流利,身上也有了點自信。

程旭澤的眼睛越瞪越大。

「老太爺,晚飯已經準備好了。」顧長今打破了這裡的寂靜,發現程旭澤的表情有些怪異之後,忍不住擔心起來。

他受過程宏的大恩,所以不願意違抗程宏的命令,這次要不是程旭澤自己找上門來,他就算再為程然打算,這時候也不會主動跟程旭澤說程然的事情。

他本以為程旭澤會喜歡單純可愛的程然,怎麼現在程旭澤一直瞪著程然?

家裡的食材有不少,顧長今做的飯菜也非常豐盛,除了每人一份水煮肉以外,還有好幾個炒菜,毫無疑問,師青陽的那份水煮肉最多。

這次的肉非常鮮嫩,估計就是因為這樣,顧長今才沒有烤,改成了水煮,師青陽快速地吃著,不忘關注一下程旭澤。

程旭澤卻有些心不在焉,不時去看看程然,程然被他看的多了,就坐立不安起來。

「然然,你坐在我身邊吧。」師青陽看到這一幕,總有種程旭澤是在欺負他家然然感覺,當下道。

程然高高興興地挪到了師青陽身邊,程旭澤這個時候,也總算髮現自己的做的過了,收回了視線。

他知道,他以前多半是被別人騙了,而騙他的人,毫無疑問就是他的兒子,只是不知道他的兒子為什麼會騙他……

畢竟這是他們父子間的事情,不好讓外人知道,程旭澤按捺下心裡的疑惑,很快吃完了飯。

剛剛吃完飯,總會覺得有點渴,程旭澤看到師青陽正在幫著顧長今收拾餐桌,突然就想到了那個爽約的我不要餓肚子。

怪不得那個人會突然問起程然,原來早就把方子給程然了……程旭澤承認自己心裡很感激,但又覺得對方這麼瞞著他設計他有些不厚道……

向我不要餓肚子道謝是必須的,要不是他,自己都不能知道自己的孫子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至於心裡不舒服這點……

程旭澤決定把打算給我不要餓肚子的那盒他以前一直沒捨得喝的茶葉全喝了!

「王清,你把茶葉拿出來泡了,大家都嘗個鮮!」程旭澤立刻道,打算把我不要餓肚子的茶葉給喝了。

不過他卻忘了,既然還沒送出去,那茶葉就還是他的……

王清從背來的箱子里拿出茶葉,又拿出了一個陶瓷的茶壺,還用聯絡終端上網查了查,然後就稱了茶葉的重量,涼了水的溫度,又按步驟小心翼翼地泡了一壺茶。

淡淡的清香散開了,程旭澤吸了一口氣,盡量收起臉上得意的表情,變作了寵辱不驚的嚴肅:「這茶葉是別人送的,那人把這東西說的天花亂墜,其實也就這味道,都嘗嘗吧。」

程旭澤說的平淡,其實巴不得有人恭維幾句才好,可惜王清是個悶葫蘆,顧長今還在擔心程宏的事情,師青陽以前喝過不覺得稀奇……最後,也就只有學識淵博的程然看了看那茶葉:「這是綠茶吧?據說古時候留下來的沒變異的茶樹只剩沒幾棵,還非常難養,一定很珍貴!」

「小然真識貨。」程旭澤非常滿意,還是他的孫子最好。

「有點苦,不知道能不能用來做藥劑。」程然喝了一口,微微皺眉。

程旭澤相信,他的孫子真的是一個藥劑師,要不然,誰會想著這事?

「喝茶不要大口喝,這茶葉沒有輻射,你喝一點挺好。」師青陽幫程然加了點開水,茶葉這東西,他以前曾在別人那裡嘗過,不過因為不能填飽肚子又不像藥劑一樣有好處,所以他從來不買來喝。

「這茶葉,本來是要給你師父喝的,不過他既然不出現,就不給他喝了,我們自己喝,」程旭澤笑道,「然然要是喜歡,剩下的就留著慢慢喝。」

程然看了看師青陽,正好看到程然在慢慢喝茶,他雖然不覺得這茶好喝,卻笑了笑:「謝謝爺爺!」

師青陽當然注意到了程然的模樣,忍不住笑了笑。這些日子程然有點好東西總往他身邊送……如果程旭澤知道茶葉最後依然落到了我不要餓肚子的肚子里,不知道會是什麼感覺。

程旭澤當然不會知道這一點,事實上,他在喝了自己的茶葉進行報復之後,又想到了另一個報復方法:「師青陽,你和小然是同學,年紀也一樣,以後也不用叫我前輩了,跟小然一樣叫我爺爺就好。」

我不要餓肚子是師青陽的師父,師青陽叫自己爺爺,自己不就平白長了我不要餓肚子一輩?

師青陽毫不遲疑地叫道:「爺爺!」

「好孩子,這是爺爺給你的見面禮。」程旭澤從身上拿出一個聯絡終端給了師青陽:「這是出安全電腦的廠家出的最新款聯絡終端,除了本來的聯絡號以外,還可以申請多個聯絡號,本來這也是想給你師父的,現在送給你了。」他們這些人,很多人都用這樣的聯絡終端,方面匿名交友。

「謝謝爺爺。」師青陽笑著接了,是他的東西,果然就不會落到別人手裡……

程旭澤這時候又拿出了另一個聯絡終端給了程然。其實這次過來,他還帶了些別的東西給自己的這個孫子,可惜沒放在防爆箱里,早就隨著之前被炸的車子化作塵埃了……

送了禮,時間就更晚了,程旭澤折騰了很久累了,也不想讓兩個孩子熬夜,就讓顧長今去收拾房間睡覺。

顧長今看到程旭澤和程然相處愉快,正高興著,突然就被問到這事,當即一愣。

他和程然來這裡之後,就不覺得家裡還會多人,所以租的別墅很小,總共加起來,就只有三個卧室。

平常三個卧室,他們足夠用了,但是現在……偏偏他之前一直糾結了還給忘了!

「怎麼了?」程旭澤不解地問道。

「老太爺,這房子只有三個卧室,我馬上就去收拾兩個出來!」顧長今開口,他和師青陽,隨便怎麼著都能住……

「不用了,都這麼晚了,也不需要折騰了,讓王清睡在客廳,兩個孩子一塊睡就行了。」程旭澤立刻做了決定。

「不,還是我睡客廳吧,還有兩個孩子……」顧長今一轉頭就看到程然躍躍欲試的模樣,突然有點胃疼。

「小孩子擠一擠也沒關係,房間都在哪裡?」程旭澤又問。

程然這些日子研究了很多書之後,也知道自己以前不是變態了,也知道僅僅一塊兒睡沒關係,想到程旭澤給自己和師青陽都送了禮物,對程旭澤也改觀很多:「爺爺,我的房間在二樓,床很大,你睡我的房間吧。」

「小然不嫌棄爺爺就好。」程旭澤笑起來,其實要不是看到程然和師青陽的感情實在太好,剛才他都不敢提議讓程然和師青陽睡,程輝的二女兒程思思,自己的東西那是碰都不讓人碰一下的,大女兒程珊珊雖然脾氣好,也不願意讓別人進她卧室。

他本來還以為最後會是師青陽的卧室給他,沒想到程然竟然把自己的卧室讓出來了。

他的孫子,這是喜歡他吧?

怎麼睡很快就敲定了,顧長今不好讓王清睡客廳,最終還是自己抱了被褥到了客廳,打算睡沙發。

不過,這一天出了這麼多事情,他自然睡不著,顧長今在黑暗中等了一會兒,起身給程宏發了信息。

很快,程宏就回了電話。

開啟了私密模式,顧長今接通了通訊。

程宏今年三十八歲,他長得很像程旭澤,眉間有著深深的川字印痕,總讓人覺得他時時刻刻都皺著眉頭:「你說我爸到了星火城?」

「是的,老爺,老太爺來了星火城,現在就睡在樓上。」

「是不是程然做了什麼?我爸怎麼會突然去星火城?」程宏的眉頭越皺越緊。

「老爺,少爺並沒有聯繫過老太爺,老太爺是突然回來的。」顧長今開口。

「他暴露什麼了?」程宏又問。

「少爺跟老太爺說話很流利……」顧長今低聲道。

「就是事多!你看好程然就行了,我會去解釋。」程宏說完,又放緩了神色:「老顧,我救了你,你可不能忘恩負義。」

顧長今心裡一凜,正要說點什麼,身後卻突然傳來了聲音:「老顧,你在跟誰說話?」

站在樓梯口的那人,不就是早該睡了的程旭澤?

「我年紀大了,就不愛睡覺,沒想到你還喜歡半夜跟人打電話。」程旭澤笑眯眯的,臉色卻不太好看。

他不讓顧長今去收拾別的房間,不讓顧長今和王清一起睡,還故意提到沙發,就是因為覺得顧長今恐怕會聯繫別人,而他要是在客廳,抓起來最方面。

他的猜測果然沒錯!

顧長今對程然照顧的很細心,這點他知道,所以跟顧長今聯繫的人……不是他的小兒子,就是他的小兒媳吧? 被程旭澤抓包,顧長今的表情一僵,不知為何,卻又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老太爺……」

正在跟顧長今通話的程宏立刻就猜到了情況:「把聯絡轉給我爸。」

顧長今立刻就照做了,程旭澤通過了聯絡轉接申請,看著出現在自己聯絡終端上的兒子的三維頭像神情複雜:「小宏,小然到底是怎麼回事?」

「爸,你可以叫我全名。」程宏皺眉,表達了對「小紅」這個稱呼的不滿。

程旭澤對這個過於嚴肅的兒子,總有些不知該如何接觸才好,嘆了口氣:「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要騙我說小然自閉。」

「爸,小然的事情,你不用管。」程宏即便是面對自己的父親,也不怎麼客氣。

「我是小然的爺爺,小然是程家的長孫,你讓我怎麼不管?要不是我這次有事來星火城,恐怕都不會知道然然的真實情況!」程旭澤看到兒子油鹽不進的模樣,有些怒了。

「又能有什麼真實情況?」程宏反問。

「小然根本就不自閉,智力方面也沒有問題,最多就是身體弱一點,但你又是怎麼說的?」程旭澤已經打定主意要把事情的真相問個清楚明白。

程宏似乎有些不滿:「爸,我說了,你別管。」

「什麼我別管?你要是還把我當你爸,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我。」程旭澤想到程然竟然被送去了學習輻能的學校讀書,在對自己的兒子滿腔怒意的同時,又瞪了一眼旁邊的顧長今。

他已經查過這些日子程然在星火城的經歷了,開學時程然竟然還被人辱罵……

程宏眉間的皺紋越來越深,似乎終於下定了決心:「程然不是我和秦柳的孩子。」

「你說什麼?」程旭澤根本不信,當初程宏在中央城求學的時候,娶了已經沒落的秦家的小姐秦柳,兩人在上學期間還生下了一個孩子,那就是程然。

程然的基因鑒定他親眼看過,確實是程旭澤和秦柳的孩子沒錯,現在怎麼又會這樣?

「當初在中央城,我和秦柳結婚之後,秦柳的一個朋友偷拿了我的精子,非法做了一個試管嬰兒,那就是程然。」程宏道。

試管嬰兒的歷史,已經有上千年了,隨著科技的發現,現在不僅男女之間可以利用卵子和精子製作試管嬰兒,用兩顆精子,或者兩顆卵子,也能製作出胚胎,甚至於,只依靠兩個細胞,都能製作出胚胎來。

當然,后兩者的成功率不高,後期變異的幾率也非常大,不僅耗時耗錢,能最終長成的比例也低。

不僅如此,不管是哪一種試管嬰兒,凡事在體外孕育的,天賦都很差,曾經有一對分別是七級和六級的夫妻,因為覺得麻煩,就做了試管嬰兒找了別人代孕,最後生下來的孩子,竟然連成為輻能戰士都不行。

經過研究,這主要是因為胚胎在成長初期沒能感受到母體輻能的緣故,因為這個,現在大家族的人挑選妻子,就傾向於挑選實力強天賦也強的女人,實在出了問題要做試管,也會讓跟孩子有血緣聯繫的母親親自孕育。

程宏和秦柳兩人的天賦都不錯,特別是秦柳,在女性中,五級的她已經稱得上佼佼者,但程然卻一點輻能也沒有……程旭澤以前一直以為這是因為秦柳好強,懷孕時受了傷的緣故,原來是因為這樣?

不對,這也說不通:「如果小然不是秦柳的孩子,你完全可以不認。」

「程然的母親是秦柳的好友,不然也不可能在我家拿到我的精子,她臨死前才把程然交給我,秦柳看他可憐,就留下了他,但我們都不打算讓他成為我的繼承人。」程宏又道:「爸,程家對程然已經足夠好,你不必再管其他。」

程旭澤依然有些疑惑,但程宏說的合情合理……如果程然真的是這麼來的,也難怪程宏夫婦會對他不聞不問。

「事情既然已經解釋清楚了,爸,別的我也就不多說了,我答應過秦柳,絕不會讓程然搶了該屬於她的孩子的東西,希望你不要破壞我們夫妻的感情。」程宏又道,然後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程旭澤對自己的兒子無可奈何,不過聽了程宏的解釋,卻也信了大半。如果不是這樣的原因,程宏夫婦實在不該對程然如此冷淡。

不過,就算是因為這樣,程宏以前做的也過了……想來想去,程旭澤還是決定回去好好查查這事。

「有些話,記住不要亂說。」程旭澤嘆了口氣,看向旁邊的顧長今。

剛才程旭澤父子兩的對話,顧長今也聽到了,這時候立刻點頭應是。

不過,程旭澤對程然的情況到底不曾了解透徹,所以會信程宏的話,他卻不怎麼相信。

如果程然真的只是因為這樣,才被程宏夫婦不喜,他們隨便把程然打發出去就行了,還能眼不見為凈,又何必還讓自己盯著程然?沒來星火城之前,程然屋外都有人輪流守著,他們家裡的信息,更完全被屏蔽。

程旭澤已經上樓去了,顧長今手上的聯絡終端突然震了震,他打開一看,就發現是程宏發了信息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