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飛趕快陪笑,他是真不懂,只是看到電視上人家都要來那麼幾下,舞舞劍什麼的,張道陵就是隨便在天上弄了幾下,然後一禱告就完了,也就是秦飛和張道陵關係好,不然秦飛都懷疑自己上當了!

既然完成了,秦飛便將目光放在了殭屍王和小殭屍的身上。

雖然現在一眼就看出了殭屍王那享受的樣子,肯定是因為他的一魂一魄回到了自己身上,但是秦飛卻能明顯的感覺到了他的不一樣。

這種感覺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西方藝術流行的殘缺美一樣,初看的時候你就是覺得他殘缺的,就是能看出殭屍王和人還是有很大的區別,可是現在他卻像那些藝術品一樣,他要是完美了反而是不對的,現在的他們才是他們,看上去與人完全不同,但卻有是最接近人的那種感覺。

撒旦圈養小嬌妻 很混亂的一種感覺,但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他們確實找回自己的一魂一魄,就連小殭屍原本疼苦的小臉,現在也露出了一絲微笑,似乎像夢到你自己的父母一樣。

對於小殭屍這個特殊的被獵對象,秦飛總是有種特別的感情,想要保護他,想要對他好的那種奇怪思想。

「呼!」

「砰!」

沒過多久,殭屍王深吸了一口氣,而身上也爆發出了一種奇怪的力量,這樣的力量秦飛很熟悉,是地仙的力量,但是這樣的力量卻又不熟悉,因為這不是完整的地仙之力,而是半仙之力,就跟秦飛殺了的那個半仙一樣的力量。

雖然同樣是半仙,但是兩人之間卻是天與地的差距,那個陰宗的半仙是因為進階的時候走火入魔,才成為了半仙,甚至他都不能控制自己,控制自己的力量,而殭屍王則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一種升級,雖然只是升級到了半仙,但那是因為他的力量到達了那個層次不受自己的控制自然晉級的,現在他只要安心的靜修一段時間,必然會輕鬆的成為地仙境,和那個地仙境完全是不同的存在。

現在的殭屍王那可是准地仙境,只要不出意外,他已經算是地仙了。

「多少年了!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殭屍王很興奮,但也很可克制,畢竟這還是秦飛的地盤上,他也還沒有到達地仙,就算是地仙他也不敢放肆,這人能夠讓他輕鬆的找回一魂一魄,也能輕鬆的讓他消失。

「多謝秦老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我……」

「好了!少說這些,我們是做生意,貨款兩清,誰也不欠誰,誰也不用感謝誰,倒是你,最好還是趕快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去休整一下,準備晉級地仙吧!走吧!」

對於殭屍王秦飛談不上什麼壞感,但也談不上有多少的好感,畢竟那麼多的人族被他給咬了成為了殭屍,要說自己沒有一點想法那也是不存在的,所以交流什麼的也不用繼續了,生意歸生意,但關係可不會因為生意而變好。 「呃!那好吧!」殭屍王苦笑著說道。

秦飛不願意和他多說什麼,殭屍王也不蠢,自然明白是什麼事情,殺了那麼多的人族,這位人族獵頭給他面子幫他的忙,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殭屍王也沒有多留念轉身便離開,而他的殭屍大軍也隨著他的離開而如潮水般退去,今日之後必然不會再有殭屍擾亂西州,至於這些殭屍何去何從,那就不是他關心的事情了,世界總是有他運行的規律,秦飛不過這世界當中的一個個體,他不能改變什麼,也不會去改變什麼。

「那秦老闆,我們也告辭了!」

田木子們自然也待不下去了,今日收穫最多的就是他們,他們自然要去消化一下,小殭屍的身份也比較特殊,萬一出個什麼問題那他們就真的欲哭無淚了。

「好!好好照顧小傢伙,不然……」

秦飛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田木子兩人。

「明白!明白!絕對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現在的小殭屍等他蘇醒過來,誰欺負誰還說不定了,現在的小殭屍那才真的是寶貝,估計整個道門現在誰也不敢惹他好吧!一個準地仙的存在,只要他順順利利的長大,就代表道門多了一個靠山,誰那麼不長眼去招惹他,那不是找死嘛!

田母子兩人也走了,整個小店當中就剩下了張道陵,秦軍和他的神秘師傅。

秦飛自然也注意到了他,不過當看到那黑袍下什麼都沒有的時候,秦飛就清楚的明白,秦軍的這個師傅跟王富貴的師傅是一樣的,是誰?有多少實力?那都是看秦軍有多少潛能。

所以這位大可不必理會,自然這位也沒有太多的話,就那麼安靜的看著,要不是穿著一身黑衣有些扎眼,估計都會忽略他的存在。

而張道陵現在處於生悶氣的狀態,也不必理會他,剩下的也只有秦軍這個孩子了。

沒錯在秦飛的眼中他還是一個孩子,除了找他的妹妹完成他的夢想,他一直都比較迷茫,沒有找回他的妹妹對於他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小子!接下來準備怎麼做?跟著我嗎?」

「秦大哥!我想去救妹妹!」秦軍很堅定的說道。

「不是不用急嗎?那半仙也說了,你妹妹也很有天賦,被中州的人給看上了,陰宗為了換取那人的支持便將那丫頭送了過去,不過那丫頭還未成仙,需要等段日子,等他修行成功才行,現在她還是安全的,你也不用急,跟著我修行一段時間,到時候我帶你去救那丫頭,我可是答應過你的。」

這些消息都是從那個半仙身上知道的,因為小丫頭暫時沒有危險,兩人才不那麼著急,畢竟著急也沒有用,兩人對中州一無所知,想要救人首先必須去到中州。

「可是我想自己去救她!」秦軍很堅定的說道。

「嗯?」

「嗯?」

秦飛和黑衣人同時一愣,秦軍一直以來都是那種不怎麼長大的孩子,總是希望有依靠,秦飛倒是覺得沒有什麼,對於秦軍,秦飛是把他當弟弟的,照顧自己的弟弟,他覺得天經地義。

不過他的師傅可不這麼想,真正的師父,是希望自己的弟子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絕對不是什麼繼承衣缽這樣簡單,所以他是希望秦軍能夠長大,能夠有出息,能夠擁有自己的人生,但是他喜歡依靠別人這一點卻成為了他最大的弱點,秦飛的出現更是讓他擔心他會這樣沉淪下去,和他一起修鍊,這小子說的最多的就是秦飛和他的妹妹。

但似乎今天的秦軍有些不一樣,不太像平常的秦軍。

「你真的這樣想嗎?」

「是的!她是我的妹妹,我是他的哥哥,就像秦大哥剛才保護我一樣,我也想像你那樣保護我的妹妹,不讓她受到一點的傷害,所以我想要修行,想要自己去救她!」

秦飛很堅定的說道。

他自己很清楚他將秦飛當成了自己的哥哥,在失去了自己的父親之後,秦軍已經沒有什麼親人了,可是和他的妹妹一樣,秦飛十年沒有任何消息了,他甚至一度以為秦飛和他的父親一樣永遠的離開了他,但是沒有想到,今天再次見到他,他還是那個可以保護他的人,他還是那個強大到令人窒息的程度。

可越是這樣,卻越讓秦軍有種很奇怪的感覺,那就是自己不配和他稱兄道弟。

很多人總是在朋友發達之後遠離這個朋友,是這個朋友變了嗎?不是!只是這種虛榮心在作怪而已,其實就是一種心理問題,現在的秦軍也正是這樣的問題,秦飛總是給他高不可攀的感覺,不管是在禁武之地的時候,還是現在,秦軍都哪有那種很特殊的感覺。

有虛榮心不見得是好事,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不一定是壞事,很多成功人士他們就公開的談過,他們的成功多少和自己的虛榮心是有關係的。

而對於現在的秦軍老說,虛榮心對於他未嘗也不是一件好事,他擁有一位很特別的老師,他的天賦不算差,這些必然都會成為他的資本,如果加上他的努力,成功對於他來說也不算是什麼難事,虛榮心對於他也算是好事。

聽到秦軍這樣說黑袍師父也是高興的,他生怕秦軍會留下來,而留下來估計他這一輩子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成就了!

「這樣嗎?好!這是你小子的選擇,我支持你,不過救你的妹妹可不是你一個人事情,也是我的事情,你要去救你妹妹我沒有意見,但是我也是要救的,那我們就比一比,看誰先救到你妹妹怎麼樣?」

秦飛拍了拍秦軍的肩膀。

「好!我們就來比一比看誰先救出妹妹!」

秦軍高興的說道,他真怕秦飛會留下他,秦飛要是留下他,說不定他還是會留下來的,一個人的性格哪有那麼好改變,人一輩子的選擇可能就是來至於自己的一時衝動。 下定了決心就不能有猶豫,秦軍也沒有在多待一分鐘便離開了秦飛的小店開始了自己的修行之路,甚至秦軍那小子都沒有來得及和小白打聲招呼,和王富貴一樣,這兩人都十分的喜歡小白。

而剛才還挺熱鬧的小店一下子就變的安靜了,只剩下了張道陵,當然張道陵也必然會離開這裡,而且可能就是在馬上。

「喂!還有別的事情嗎?」

「張道陵!你還想有別的事情嗎?」秦飛調笑著張道陵。

「滾!你還好意思說,一百二十年的壽命啊!」

「不是和你上萬年的壽命比起來毛毛雨嗎?」

「告辭!」

張道陵是真無語了,還能愉快的聊天了嗎?

「那我就不留你了!」

秦飛更加過分,差點沒把張道陵給氣死!

「好了!和你開玩笑了!多謝,不過你是真該回去了!」

就算是秦飛不趕張道陵,他在這個地方也待不了多久,他只是一次性任務,至於系統什麼時候送他回去,秦飛也不清楚,既然這樣,還不如現在就送張道陵回去,不然張道陵突然被帶走了一定很驚悚。

「哼!這還像句人話,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下一次我們有緣再見!」

「再見!」只是或許沒有下一次了!

秦飛在心裡默默的說道。

「我給你帶路!」

來時的路就是張道陵離開的路,秦飛也沒有預料到小白會這樣自覺的送客人。

「那行!我就不送你了!今天離別太多,我可你想再看見離別,雖然你要從我的卧室離開!」

秦飛微微一笑。

「好了!好了!真的是!」

張道陵擺了擺手示意沒有什麼。

「走吧!」

小白則是跳上二樓,似乎真的在送客人一樣。

張道陵沒有矯情的走上了二樓。

「好了!你直接進去就行了!」走到門口小白直接解釋道。

「哦!對了……啊!卧槽!」

張道陵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被小白一大腳踢了進去。

「你難道以為叫我狗的仇就那麼過去了嗎?告訴你!敢叫我狗的人,我小本本上都給你們記著了!」

小白得意的笑著,這一招他可是對付過秦飛,還成功過兩次,對付張道陵這樣的初哥再簡單不過了!

「這小白!我還以為他是真的那麼好心了!」

秦飛在樓下聽到張道陵的叫聲也是無語的搖了搖頭,原來小白還記著了,這一點他確實沒有想到,他自己都快忘了,也不知道這小傢伙那麼記仇。

「那麼接下來!就要等著生意上門了!中州!不知道距離我有多遠啊!」

「叮!能量積攢超過百分之十,啟動實體店系統!提醒宿主實體店能量消耗巨大!宿主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什麼鬼?」

……

「哇!」

「砰!」

倒霉的張道陵就那樣來了一個臉先著地。

「卧槽!」

張道陵快速的起身,想要看看周圍有沒有人看到他臉先著地。

不過……

「師父!你回來了?不過你這都是練的什麼功夫啊?挺新潮啊!」

奈何張道陵剛剛轉身就看到趙升拿著一直雞腿在啃,還一臉奇怪的盯著他。

「呃!」張道陵有種想哭的衝動。

「對啊!師父!這是秦兄弟教你的新招嗎?有什麼說法沒有?」

不止趙升,王長也在,而且同樣的啃著雞腿一臉懵逼的問道,張道陵想死!

最不該看到的兩個都看到了這還怎麼做人啊!他就兩個徒弟啊!全讓他們看到了,這還有臉做人嗎?

那條狗果然不是一般的可惡啊!一想到踢他下來的那條狗張道陵就氣的牙痒痒,他沒有想到那條狗會那樣做。

「嗯?沒什麼這是秘技!秘技懂吧!以後有空再教你們!」

張道陵強忍著心裡那口無處發泄的怨氣說道。

「我去!秘技啊!這麼棒嗎?師父早點教我們啊?」

趙升一臉興奮,自從成了地仙之後,那神奇的力量就讓他十分的興奮,要是再有點神奇的手段那就更加完美了,不過那些手段只有他的師父才會,即便是到了今天,趙升依然無語的表示,十分還是師父啊!

「秘技?臉先著地的秘技?師父還會這樣的秘技嗎?」

王長疑惑了,天底下還有這樣的秘技嗎?那麼神奇的嗎?

「喂!喂!誰規定這天底下就沒有臉先著地的秘技啊?秘技這玩意還能分哪兒先著地的嗎?」

「我不是這樣意思你懂吧!臉先著地的秘技,我實在沒有聽說過好吧!也不知道這玩意有什麼殺傷力,我估計一點都不實用!」

「那秘技這玩意說不定就是為了好看了?反正是秘技就行,臉先著地不重要的!」

「這不是重不重要的問題,而是實用不實用的問題!既然是秘技那麼實用才應該是重點!」

「你這樣我就不認同了!憑什麼要實用,難道就就不能好看一點?」

「可是那也不好看啊!」

「喂!你憑什麼說他不好看啊!我就覺得……」

兩師兄瞬間掐上了!

而張道陵的臉色卻越來越不好看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不過就是一句託詞,完全變成了兩人的戰鬥,關鍵是那『著地』兩個字就像是魔咒一樣在他的頭上飛轉。

「吵什麼吵?很閑嗎?還是覺得我會教你們嗎?以後不準吃雞腿了!對了!肉也不能吃了!」

張道陵終於爆發了!這完全不能忍了!

「不教就不教嘛!生什麼氣嘛!再說了,這雞腿和肉也不好吃啊!」

王長和趙升有些無語,也不知道自己的師傅怎麼就突然生氣,對於他們這種地仙來說不吃都沒有關係,至於一定要這樣對他們嗎?好像完全沒有意義啊?

懵逼二人組只好講雞腿給扔了,他們還是很聽師父話的。

「哦!對了師父!師兄上山了!而且還把官給辭掉了,還說要安心在山上修行了!」

張道陵腳下一頓,他們說的師兄只能是自己那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兒子。

「隨便他吧!反正我們也要看山收徒降妖伏魔!他就算第一個弟子吧!」說完張道陵便加快了腳步。 一個成功的企業,或者一個成功的創業者幾乎都是從零開始的,而這種零大多數都是一些小門店,或者是小生意開始的,秦飛現在也是這樣的一種情況,從最開始的門店,到後來的發展,終於現在他成功的晉陞為大老闆了!

姑且這樣理解吧!反正秦飛就是這樣理解的,因為秦飛現在確確實實的擁有了一家實體店,沒錯實體店,他的小店不用留在了虛空了,當然了他的小店也是可以再次回到虛空,擁有實體的小店也確實扁的不一樣了,或者說那才是小店的原形,其實也沒有啥大區別,就是能看到外觀了而已。

但這些都不是秦飛感覺到意外的地方,而是因為小店實體化,秦飛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這是一個他沒有見過的地方,而他所在的地方更是除了他意外沒有一個人,秦飛其實蠻熟悉一個人的,但是現在他所呆的地方卻不應該是他一個人該待的地方。

實體化之後,秦飛終於可以走出自己的小店不用關在小店當中,當然這也只是暫時的,系統曾提示過秦飛,實體店也是消耗能量的而且還十分的消耗,要是秦飛沒有找到能量,那麼實體店便還是會化為小店,在虛空當中遊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