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衛霜最後回頭望見的,是顏弘皙將蘇琚嵐壓入床鋪之內,然後拂袖一掃,兩扇門隨之合攏了。 三人走出了向陽集團。

“副隊,我們就這樣走了嗎?”小劉不甘心的問到。

“今天過來就是爲了看看蘭昆的態度,現在看來,蘭昆和這件事脫了不幹系,手頭現在也沒有他指示周駐的的證據,而且也沒有逮捕搜查令,沒有辦法對他進行審問,不管怎麼說他的身份也是企業家,不能輕舉妄動,先去看看其他人。”蔣悅欣倒是異常的冷靜。

蔣悅欣三人上了車,往局裏開去。

時光飛逝,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洛天開車送顏傲雪回到家之後,自己就打算獨自出去逛逛。

到了車庫把車換成了便捷點的“野馬”,他實在不想開顏傲雪那輛派克峯出門,顯得太招搖了,雖然顏傲雪平時車比較多。

剛開出別墅區不遠處,半道上就碰到了公司的同事瑜清清,他開口喊了一聲,就見瑜清清轉過身,一個趨勢沒有站穩踩空了,扭到了自己的腳。

洛天臉上神情愣了一下,把車停在路邊,下車跑了過去,原本扭到腳的瑜清清看着洛天跑到自己的身邊,頓時放鬆了一下,身子又一歪,哎喲一聲。

聽到瑜清清的叫聲,洛天有點內疚,要不是自己喊得那麼突然,嚇到了她,也不至於會扭傷腳。

“你怎麼樣了。”洛天連忙扶住了瑜清清。

“我腳好像崴了。”瑜清清眉頭緊鎖着顯得有些痛苦。

洛天拉起他的褲腳,用手碰了碰苦笑了一聲:“你這不是好像崴了,你這是真的崴了,而且還崴的不輕啊,你看已經腫了,現在不能再亂動了。”

“那怎麼辦?我怎麼回去啊!”瑜清清臉色一變,腳踝的位置也隱隱作痛。

“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洛天直接說道。

“這不太好吧,會不會太麻煩你了。”瑜清清有些遲疑。

“有什麼不好的,你現在走不了路,而且好像也是因我而起,這事情我也有責任,所以我當然要負責到底了。”

洛天說完,就扶着瑜清清上了車,啓動了汽車後問道:“你家在哪?”

“我住在琴海月小區,距離也不會非常遠。”瑜清清坐在車中低着頭說道。

洛天並不知道具體位置,只能開着導航,不久後就到了“琴海月小區”的正門。

這小區也算是市區中數一數二的小區了,不論是小區風格,和一些物業,都是頂級的,就連門口的保安看着都是訓練有素,像是退伍軍人,給人很精神的感覺,不像一般的小區,整個小區的保安加起來還沒有“十顆牙,”這一對比還真是天差地別。

當洛天的車進入小區後,一個誇張的漂移頓時引起很多年輕女性的關注,雖然這個小區大多數的人都是富戶,資產也不少,但是像洛天這樣開車的還真是少見,加上那張本來就英氣十足的臉,給人一種“冷酷”的感覺。

瑜清清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漂移嚇了一跳,不過在小區裏開車也不能太過分,畢竟很多來來往往的人,還有一些小孩亂跑亂竄,爲了他人的人身安全,洛天索性就將車停在了就近的一個地下停車場,然後走到瑜清清這一邊打開了車門。

“這裏離你家遠嗎?要不我揹你過去吧。”洛天開口說着。

“這……”瑜清清的臉色微微變了變,是顯的十分不好意思。

洛天也看出了她的心思,先是慢慢扶她下了車,接着半蹲的姿勢示意瑜清清趴到背上去。

見她還在猶豫洛天說道:“不要想那麼多啦,上來吧,不然你要我這樣蹲多久啊?腳會酸的唉。”

瑜清清看了看四周,還是在遲疑,洛天見她不動,又催了催,瑜清清才趴到她的背上。

洛天把瑜清清的雙手繞到自己脖子前方,然後用手托住她的大腿,只感覺到瑜清清抽了一下,然後緊繃着身子,臉色也變得紅撲撲。

洛天倒是沒有想那麼多,直接讓瑜清清指着路,偶爾走過幾個階梯的時候,洛天能感覺到背上軟軟的兩個東西,壓扁在自己的背上。

洛天也不想走的太快,並不是自己想佔便宜,就是怕腳步快了顛簸的厲害,振到瑜清清的腳。

終於在瑜清清的指點下,馬上就快到她家樓下了,一路上他都是把頭輕輕的抵在洛天的肩膀上,生怕讓人看到的樣子,即使她沒有露出臉蛋,也是引來不少路人的目光,畢竟俊男靚女的回頭率還是很高,有人帶着羨慕的眼神。

也有人帶着嫉妒的眼神,私下和小姐妹嘀咕着。

經過一個女生,只聽到她說道:“要是我男朋友肯這樣揹我,我這輩子就非他不嫁了。”

她身邊的小姐妹立刻反駁這她:“我看還是算了,你這體格,你男朋友也背不動你啊。”

“你說什麼?”兩女在一旁吵了起來。

洛天回頭看了一眼,不禁笑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塑料姐妹花”了吧。”

瑜清清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拍了拍洛天的肩膀:“再往前二十米就到了,你可以放我下來了。”

“那可不行,萬一這段路又扭到了呢?”洛天還是沒有放下瑜清清的打算:“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嘛。”

“你瞎說什麼呢,什麼送佛送到西。”瑜清清白了洛天一眼。 來到了瑜清清的樓下,正要往裏走,就碰到了瑜清清的鄰居。

“唉?這不是清清嗎?這是你男朋友啊?”鄰居用八卦的目光看着背上的瑜清清。

“林姐,這……,”瑜清清本來想說不是,但是轉念一想,如果自己說洛天不是自己男朋友,以這些阿姨的“大嘴巴”估計在茶餘飯後的話題就是“清清讓一個男人揹着,而且那個男人還不是她男朋友。”也難免會傳出一些難聽的話,畢竟人言可畏。

“嗯,我腳受傷了,他揹我回家,”瑜清清也只能硬着頭皮迴應着,俏臉已然通紅。

“不錯不錯,是個好小夥子,既然腳受傷了,那就快上去吧,別耽擱這了。”林姐打量了一下洛天,說完跟瑜清清擺了擺手,離開了。

“剛纔我……”瑜清清正要跟洛天解釋,就看到洛天搖了搖頭。

“沒事的,我懂,現在的人啊,就是嘴巴厲害,如果你剛纔不那樣說的話,相信不久,就會有一些異樣的眼光出現了。”

“謝謝。”瑜清清小聲的對着洛天說着。

“謝我幹嘛?說我是你男朋友,好像也是我佔便宜吧,哈哈。”洛天倒是坦然的笑道。

知道了她家幾層後,洛天揹着瑜清清就走了電梯。

“清清,你家在哪個門啊?”等到了八樓,洛天問着瑜清清。

“清清?”見她沒有迴應自己,洛天不由得又叫了一次。

“什麼?怎麼了?”瑜清清反應過來,擡起頭來有些臉紅。

“我是問,你家在哪個門,這裏有三個方向,我總不能隨便竄吧?”

“哦,左手邊。”瑜清清用手指了指。

洛天揹着瑜清清到了門前,她拿出鑰匙交給洛天,開門走了進去,霎時間一陣清香撲鼻而來,房間的格局給人一種非常放鬆的感覺,窗臺上放着非常多盆鮮豔的花,像是走在花叢中一樣。

“這裏進去是我臥室你把我放在臥室就行了。”瑜清清在背上微微掙扎着。

洛天並沒有進臥室,而是把她放在了一旁的沙發上。

“女孩子的閨房我一個大男人隨便進不太妥,還是就在這兒吧,我先幫你看看腳。”洛天把她放下後,伸手去脫她的鞋子。

瑜清清不停的把腳往回縮着,害羞中帶着點緊張的神情。

“你臉怎麼這麼紅啊?”洛天看着瑜清清俏臉紅彤彤的,疑惑的問到。

“沒……沒有啊,可能是房間裏太悶熱了吧。”瑜清清有些慌亂的解釋着,心裏有些隱隱的害羞。

“好了,你別亂動,我幫你看看。”洛天把瑜清清的腳輕輕擡起來。

“要不就不用看了吧,休息休息就好了。”畢竟自己的腳從來沒有被人碰過,現在被抓住有些微微的牴觸。

“不行,這種問題不能忽視,得認真的看看,你現在別亂動。”洛天一臉認真,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樣子。

洛天嚴肅的樣子讓瑜清清不在插嘴說話,乖乖的坐着,任由洛天脫下自己的鞋子。

眼前這個白皙的玉足,顯得十分好看,往上看了看,就見腳踝處一片紅腫。

洛天用手捏了捏紅腫的地方問到:“疼不疼,”後者輕輕嗯了一聲。

“還好,沒有傷到骨頭,我幫你按摩一下,然後在冰敷,只要你不過度用力,這兩天就可以消腫了。”

按摩片刻後,洛天鬆開了瑜清清的玉足,轉身拿來了拖鞋給她穿上,並叮囑道:“千萬不能過度用力,你要是蹦蹦跳跳的,那就是把華佗請來都沒有辦法讓你在短時間內恢復了。”

“我知道了。”瑜清清臉紅不已,低着頭不敢擡起來。

“好了,也送到你家了,現在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見她已經沒有什麼大礙轉身就準備離去。

這在這時候,門外傳來了一個洛天熟悉的聲音。

“清清,你在裏面嗎?”

瑜清清聽到後看了洛天一眼說道:“幫忙開一下門,是我朋友來了。”

“好。”洛天一把打開門,眼前的女人讓洛天吃了一驚,他沒有想到,在瑜清清的家裏居然能看到她。

小薇,洛天到這個城市的第一天認識的朋友。

“你怎麼在這兒?”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問到。

“怎麼,你們認識?”瑜清清扶着椅子,慢慢的站了起來,有些疑惑的看着洛天和小薇。

“嗯,她是我在這裏認識的第一個朋友。”洛天回答道。

“雨薇,你怎麼沒有告訴我,你還認識洛天。”瑜清清也沒有想到這麼巧。

“我告訴過你啦,只是沒有說名字。”小薇臉紅的迴應着瑜清清。

“難道?難道洛天就是你口中的那個恩人?你說你一直在找他,真沒有想到,會在這裏碰到。”瑜清清顯得十分驚訝。

“是啊,我也沒有想到。”小薇偷偷瞄了瞄洛天,一副非常害羞的神情。

“對了,剛纔我在路上碰到了林大姐,她說你腳受傷了,而且她還很八卦的說你帶回來一個男朋友,你腳現在怎麼樣了。”小薇急忙跑到瑜清清的身邊。

“已經沒事啦,休息休息就好了。”瑜清清聽着小薇的話臉上已經降去的通紅,又重新浮上臉龐。

“這麼說,洛天是你男朋友嗎?”小薇看了看洛天看似很輕鬆的問着,其實心裏隱隱作痛,但是她也不能說什麼,畢竟洛天現在是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所以她只能決定把這份愛深深藏在心裏。 顏弘皙將蘇琚嵐輕輕壓倒在柔軟的床鋪上,整個人壓上去讓她無法躲避,然後眼對眼,鼻抵鼻,將她眼裡的神情統統收入眼中。「東西都還在布置中,現在不得不提前洞房,這裡未經布置草率當我們洞房的地方的確簡陋了一點,不過我不在意這種小事,我相信你也不會在意,對嗎?」

蘇琚嵐這回倒是不急反抗,反倒冷靜地扯緊他的衣衫。

這奇特的反應,讓顏弘皙也被她突如其來的順從給弄迷糊了。「琚嵐,怎麼了?是答應了嗎?」他澄亮的黑眸褪去幾分狂蟄,多了不明則已的疑惑和從未丟失的謹慎。

蘇琚嵐抿唇不語,兩人陷入沉默,狹窄的距離間只剩下呼吸的聲音。

「我現在這副模樣,你還要得下去?」忽然間,蘇琚嵐用力扯掉面紗,將一張蒼老褶皺的臉完全曝露在咫尺距離間的顏弘皙。她這副模樣已經讓她連鏡子都不想照了!

可顏弘皙看著她的臉,清清楚楚看到她肌膚里乾枯與褶皺時,不為所動的回道:「以前要,現在依舊想要你!」然後突然間伸手箍住她的後腦勺,猛烈攫住她的唇,在蘇琚嵐錯愕后的掙扎中,哪怕是唇齒撕咬也不願意放開她。

一張臉的美或丑,對他來說有何關係?

完全沒關係!

蘇琚嵐竭力地扭動掙扎,想將他推離自己,可是不僅未能撼動半分,就連自身的衣衫都被他一件又一件地扯爛。他將她的抗議和掙扎視若無睹,徑直解下她早已被他弄得凌亂不堪的衣物,攤在床上權當墊背,然後扯開他自己的衣襟,露出精瘦胸膛。

「顏弘皙,你真是瘋了!」全身上下被剝得只剩下抹胸和褻褲,蘇琚嵐活像剛煮熟的蝦子似的,顧不得身上這些半垂半掛的衣物更是竭力掙扎,拼儘力氣想踹顏弘皙一腳也好。可是顏弘皙稍微動了姿勢就將她雙腳給壓住,雙手用力摟緊她像是要將她按入自己血肉中不分離,然後瘋狂吻著她躲避的唇,探入舌尖,再肆意蔓延。

「顏弘皙,為什麼你就不能放過我?」蘇琚嵐掙扎到最後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力氣了,推在顏弘皙身上的手掌一點一點鬆弛開,最終重重摔在床板上。

房間外,唐驪辭聞聲匆匆趕來,看見秦衛霜僵著身子怔怔站在庭院中,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門窗緊閉的房間。才剛入夜,房內卻沒有任何燈光,他結合宮內所傳立即清楚裡面正在發生什麼事!「秦衛霜!你還愣在這裡幹什麼?」

唐驪辭怒罵道,疾步衝到房門前想要用力推開,秦衛霜卻突然間喊道:「唐聖主,但你能讓郡主了解煩惱嗎?」

一切突然間靜止了。

腦海千轉百回的唐驪辭愣住,手也滯留在半空中,從他知道后瘋狂趕來卻也隔了一段不短的時辰,裡面該發生什麼都已發生了,他不敢想象打開門后看見的是何風景?但是……觸碰到門框的手指僵硬地收回來,唐驪辭只覺得腦海中全是轟隆隆的爆炸聲,然後在秦衛霜追問的目光中,艱難地邁動重如灌鉛的雙腳後退了。

房內,其實一切早就靜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