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勒爾則沒有參加過任何打鬥,當然也不可能在競技場參加任何決鬥。雖然科勒爾往日的戰績不詳,但能穿着飛翼鎧甲,應該有過實際戰鬥的經驗,勝率爲1賠1。

這種賠率科勒爾雖然不在乎,但卡洛卡就相當不滿了。兩人站住後,卡洛卡就道:“科勒爾,我們要怎麼開始,先比弓箭還是先比劍技。”

“弓箭?你的長處不是戰技嗎?我可是長程射手。”

雖然科勒爾的戰績並沒有公開,但那也只是因爲他從來沒在佼英城鬧事而已。多了一個年齡相當的妹妹就是不同,玩什麼都會小心許多。

不過如果是在精靈王城裏面,科勒爾到也是參加過幾次決鬥,而且都是以全勝告終。當然,那只是說比試弓箭的時候,科勒爾可不敢以自己的戰績驕傲什麼。

卡洛卡則完全相反,因爲他不是長程射手,所有比試都是以近體的劍技來進行。雖然有勝有負,但也是公認年輕一輩中的高手。

“哼!那只是以前,在你出去成年曆練的半年後,我也晉級爲長程射手了。”

雖說長程射手是要看一定的身體條件,但這也不是說具有這種身體條件的精靈就一定是長程射手,那還必須經過艱苦的訓練之後纔有可能達到長程射手的目標。

在年齡上說,卡洛卡比科勒爾整整小了一百歲,不過如果計算兩人成爲長程射手的時間,到也相差無幾了。

或許一百歲在人類當中是非常稀罕,甚至須彌大陸上的人類還沒有活到一百歲以上的人。但在精靈族來說,一百歲或是一千歲相差的能力等級並不會太大,這可不是說什麼經久彌堅就可以高人一等了,重要的還是戰陣上的磨練。還有是否能突破個人能力的瓶頸,就例如是否能成爲神級強者一樣。

既然卡洛卡現在已經是長程射手,那當然就有了與自己戰鬥的資格。點了點頭,科勒爾說道:“好吧!那我們就先從弓箭開始好了。羅傑,幫我拿十隻箭出來。”

雖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科勒爾既然這樣說了,羅傑也只得將背後的箭箱卸了下來。這不是說贊布不願意幫他,而是巴捷族除了戰鬥時會站起身外,平常都是在地面上晃悠悠的爬行,何況羅傑還有鍛鍊自己‘重掌’能力的需要。

“拿箭?你身後不是背了兩壺箭嗎?爲什麼還要拿箭?你不知道長程射手之間的比試都是要用高級精靈箭來比試嗎?”

“我怎麼會不知道。”

對於卡洛卡的疑問,科勒爾瞪了他一眼,卻也不想留下來與他多說什麼,直接就走向了羅傑。

嗬!當羅傑打開精靈族特製箭箱時,一片抽氣聲就從看臺上傳了下來。雖然人類的眼力不怎麼樣,但精靈族的眼力卻被公認爲地面種族第一,不然他們也不可能那麼精擅射箭了。

原以爲這個大號箭箱中裝的應該都只是普通精靈箭,但沒想到竟然是整整一箱,滿滿一千枝高級精靈箭。即便是精靈族的長程射手,其最高配給也就是十枝精靈神箭,二十枝高級精靈箭和五十枝普通精靈箭而已。

這滿滿一箱上千枝的高級精靈箭,立即吸引了在場所有精靈族的目光。不但卡洛卡從場地中心奔了過來,剛纔與他在一起的幾個精靈族也一起圍了上來。 “科勒爾!你哪來這麼多高級精靈箭。如果是這樣,你背後兩個箭壺中又是什麼精靈箭。”

忽然傳來的聲音不是身旁卡洛卡幾個精靈族說出來的,而是彷彿從自己身後的高處傳來。

聽着這動聽、美妙的聲音,科勒爾稍稍一怔。但就在這時,科勒爾背上忽然一鬆,知道是有人抽出了自己身後的精靈神箭,科勒爾臉色一變,轉臉就張嘴怒喝出聲。

“你……”

只說了一個字,科勒爾就張大着嘴傻怔住了。身後空中飛着的是一個同樣穿着飛翼鎧甲的精靈族女性,不過她額上沒有絲毫遮掩的神級契印卻表明了她可不是科勒爾、科琳嘉一樣的濫竽充數者。

與其他精靈族多選擇綠色的短靠、裙裝不同,一身白色緞料的胸衣短裙將空中精靈族的美麗、豐滿襯托得格外耀眼。微微在背後展開的一雙透明硬翅,在陽光下反耀着七彩的光芒。俏麗的臉上卻充滿了驚容,望着雙手各十數枝的半血精靈神箭渾身發抖。

看着空中豔麗異常、風韻十足的女性精靈族,不止是卡洛卡他們,科琳嘉也低下了頭道:“塞勒絲教官!”

微微的不同,科勒爾卻顫抖着伸出了手,握住了仍舊浮在空中精靈女性的小腿道:“塞!塞勒絲姐姐……”

姐姐?聽到科勒爾這與衆不同的稱呼,看着他出人意料的行動,凌月立即皺起了眉頭。一旁的翟芸更是一把扯下了科勒爾伸出的手羞怒道:“科勒爾,你這是幹什麼,別忘了我們可是夫妻。”

“這,這個,但是……”看到翟芸發怒的樣子,科勒爾臉上立即窘了起來,卻還是滿臉不捨的仰望着空中的塞勒絲。

塞勒絲可不是一般的精靈族,長程射手、神級強者的雙重身份讓她長期成爲精靈族長程射手的教官。不僅年輕一輩精靈族的長程射手都尊稱她爲老師,一般精靈族戰士也以塞可絲爲自己的老師,爲所有老師的榜樣。

一千五百歲的塞可絲在精靈族中不但足夠年輕,未婚的她更擁有着足夠多的崇拜者,至少在科琳嘉的記憶中,科勒爾也是其中一個。

“科勒爾,你已經結婚了……”忽然聽到翟芸的話,塞勒絲立即皺起了眉頭。

見到塞勒絲皺眉,科勒爾連忙擺手道:“不,不,我還沒有結婚,科琳嘉可以證明。”

“誰說我們沒有結婚,我們早已經有了婚約。”看到科勒爾在塞勒絲面前的反應,翟芸直覺中就感到不對,連忙大聲的聲明,手上更是攥緊了科勒爾胳膊。

不過塞勒絲顯然不會去在乎翟芸的反應,雖然她也知道翟芸的身份,但還是更相信科琳嘉。不管翟芸在那裏說些什麼,看着後面的科琳嘉已經在點頭,塞勒絲也微微放心了下來。

看看手中二十多枝半血精靈神箭,塞勒絲自然知道科勒爾現在肯定是精靈勇者。點點頭道:“科勒爾,既然你已經完成了我們的約定,成爲了一個精靈勇者。雖然你還不是神級強者,但我也答應你的求婚了。”

塞勒絲的話讓凌月小隊除科琳嘉之外的人都震驚住了,科勒爾卻一下舉起雙手長嘆一聲,讚美的表情溢於顏表:“偉大的提卡女神,我讚美你,感謝你!”

忽然聽到塞勒絲答應什麼科勒爾的求婚,再看見科勒爾興奮的模樣,翟芸直覺中就感到了不對,立即嚷了起來:“住嘴。科勒爾你胡扯什麼!你別忘了我們還有銀級契約,你敢不娶我嗎?”

“這,這個!……但是塞勒絲姐姐也與我有銀級契約。”

聽到這話,翟芸再次吃驚的怔住了。塞勒絲臉上微微的窘漲,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一旁的科琳嘉這才替她們做出解釋,原來塞勒絲是因爲追求她的人太多了,所以才與那些追求她的人做了誰第一個成爲精靈族勇者就可以答應他求婚的約定。或者是在科勒爾身上,即便沒什麼把握,卻也纏着塞勒絲與她簽訂了銀級契約吧。

當然,替塞勒絲解釋過後,科琳嘉也替翟芸向塞勒絲作出瞭解釋。

聽到科勒爾居然拿與自己同樣的約定來敷衍翟芸,或者說是對翟芸進行交代,塞勒絲也感到有些哭笑不得。第一次覺得自己是不是當初做錯了,不該以成爲精靈勇者來作爲公開迎娶自己的條件。

“哼!你怎麼和那麼多人做這種約定,科勒爾的不負責任是不是從你身上學來的。”

聽到翟芸的責難,塞勒絲橫了她一眼,卻也實在說不出什麼話來,望向了科勒爾道:“科勒爾,你說怎麼辦。”

“我,我,我,……我先回去了。”

雖然科勒爾心中最愛的無疑是塞勒絲,但這可不是說他就不喜歡翟芸。真的他不喜歡翟芸,也不會借用塞勒絲的這個約定來和她說什麼成爲勇者就娶她的話了。

這雖然對科勒爾來說本就是一個希望而已,沒想到成功來得這麼快。同時面對兩個女人的責難,這讓他遲疑了一下,還是立即選擇了逃跑。

“該死的科勒爾!”在科勒爾選擇逃跑後,翟芸跺跺腳罵了一聲,立即就想從後面追上去。

身形一晃,塞勒絲卻在空中攔住了翟芸,這讓翟芸神情一緊道:“你想幹什麼。”

“既然我們都與科勒爾簽訂了銀級契約,自然沒有權利讓一個精靈勇者揹負毀誓者的罵名。所以,一起去追吧!”

“謝謝姐姐!我們以後好好相處吧!”

看着塞勒絲伸出的右手,作爲傭兵協會會長,麥穗商團老闆,精靈族御用商人的女兒,翟芸當然知道自己該怎麼取捨。臉上堆起了笑容,與塞勒絲的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不過握完手後,翟芸的臉色立即一變,撥腿追了出去,嘴中更是咒罵不已:“該死的科勒爾!你別跑。”

因爲科勒爾已經不負責任的逃跑了,凌月小隊也沒人願意爲這麼不負責任的科勒爾承擔起君子之戰的責任。

在凌月提出延期,等科勒爾的成年曆練,或者說至少是等科勒爾完成這次的傭兵任務回來時再與卡洛卡實踐君子之戰的約定後,卡洛卡也只得點頭答應,順着臺階下了。

提卡世界上最沒有責任感的精靈勇者!雖然科勒爾從來不承認這個稱呼,可就因爲今天在佼英城中所發生的一切,這樣的稱號也伴隨了他終生。 當羅傑幾人回到旅館時,翟芸已經在揪着科勒爾耳朵罵開了,一旁的塞勒絲卻摩娑着手中的半血精靈神箭激動不已。

科勒爾是否精靈勇者此時已經不再重要了,這麼多半血精靈神箭,意味着科勒爾到底要幹掉多少神級強者!她簡直無法想像科勒爾這一年來的生活。

聽過科琳嘉對事態的解釋,塞勒絲終於明白達尼長老爲什麼要自己來佼英城接應科勒爾、科琳嘉了。既然她與科勒爾有銀級契約,這當然是責無旁貸的事情。不過想到日後將要面對的強大敵人,塞勒絲還是難免有些憂心忡忡。

雖然凌月小隊招募人手的傭兵任務始終還是沒有收穫,可還是給它們等到了給贊布、帕姆準備的鏈月鎧甲。

與一般的獸族鎧甲相同,爲了方便獸族奔跑、活動身體,鏈月鎧甲是由鍍金軟鐵多層鑲嵌而成,也屬於非神級強者不破防的鎧甲。薩魯自己也有一件鏈月鎧甲,那是在他成爲神級強者的那一天,從巴捷王手中獲得的獎勵。 假面權婦 以前薩魯是捨不得穿,但是現在,他也不敢再有任何大意了。

整頓過行裝,主要也就是給塞勒絲增加了精靈神箭配備後,凌月小隊纔再次出發。

從塞勒絲的一百支精靈神箭足足等了二十天才配齊就可以知道精靈神箭的製作難度,低於10%的成功率,這使得精靈族自己在使用精靈神箭時都很慎重。

至於精靈神箭的製作方法,這卻從未有從精靈族流傳出來過。而且這些精靈神箭還是計在科勒爾名下由塞勒絲來使用,畢竟塞勒絲不是精靈勇者,無法使用那麼多精靈神箭。可她既然是科勒爾的妻子,自然也有這個連帶資格。

不是沒見過不負責任的人,而是沒見過這麼不負責任的人。雖然以前方源與科勒爾是對不錯的酒友,可現在方源卻再也不願與科勒爾一起喝酒了。現在科勒爾的身邊,任何時候都會有翟芸、塞勒絲相陪。或許塞勒絲還會稍稍給科勒爾留一些個人空間,但翟芸卻絕對不允許這樣。

不準科勒爾以後再與任何女性單獨相處,即便喬雅、陳琳也不行。這讓喬雅感到好笑時,陳琳就大罵翟芸噁心過頭了。

……,……

與隊伍中多了三頭慢吞吞的巴捷族黑熊無關,羅傑他們根本就沒有趕路的意願。凌月小隊行進在精靈族領地上的旅途非常悠閒,離開佼英城三天,眼中就已經是一片寥無人跡的平原了。

贊布、帕姆的感情只能讓翟芸以羨慕來形容,雖然失去了軍職的確有些可惜,但在加入了凌月小隊後,卻讓兩人多了許多單獨相處的時間。凌月小隊中各自能交流的對象很多,沒人會去特意打擾他們的兩人世界。一起看日出,一起看日落,這樣的生活簡直愜意極了。

這天贊布、帕姆兩人又是一起在清早離開,至於收帳篷一類的事情,因爲巴捷族黑熊的一雙熊掌做起來不方便,自然就攤在了羅傑一人頭上。

“喔!喔喔……喔!”收拾好營帳,還在幾人等着贊布、帕姆看完日出回來時,遠處他們離開的方向就傳來了一聲聲吆喝。

雖然聽出這是贊布的聲音,但不知他爲什麼不以獸族通用語,不以熊吼來發聲,衆人一起望向了薩魯。

“不好!有敵人。”在羅傑幾人的目光中,薩魯嘴中喊了一聲,立即就往前奔去。

不過幾人也沒能奔出多久,贊布、帕姆就在一羣黑壓壓人類的追逐中奔行了過來。一邊奔行,那些人類還在一邊往贊布、帕姆身上射箭。這幸好是贊布、帕姆被凌月要求隨時都穿着鏈月鎧甲的緣故,即便有些箭枝懸掛在了鏈月鎧甲勾嵌的縫隙中,但兩人顯然沒有受什麼傷。

必須阻止對方的衝擊速度,否則這樣給他們掩埋過來,除了神級強者之外,其他人恐怕都會有性命危險。即便再好的鎧甲,爲了方便行動也會有縫隙,否則贊布和帕姆也不必在對方的人海戰術壓力下逃跑了。

“方源,在贊布、帕姆身後以‘金箭雨’橫列發射,隨他們一起向後收進。除非對方停止前進,不要停止攻擊。”

在雲血窟的偕同戰鬥中,已經習慣於聽從凌月的命令動手,方源瞬時就做出了反應。一排排巨大的‘金箭雨’呼嘯射出,彷彿是從贊布、帕姆的頭上掠過,斜斜的轟入了地面中。不但犁開了大塊、大塊厚土,也將追蹤在贊布、帕姆身後的敵人掀上了半空。

神級的‘金箭雨’魔法畢竟不同,兩次齊射後就將所有意圖迫近的敵人一起遏止住了。隔着地面上一排橫長兩百米的巨大坑溝,看着贊布、帕姆逃去的身影,江浩的身體一陣顫抖。

雖然他知道凌月小隊中有神級強者,可也沒料到他們竟然會在沒有任何預兆的狀況下使用出神級程度的範圍魔法攻擊。生命之石固然是個好東西,可如果沒有了生命,再好的東西也有如白帛一樣蒼白。

既然對方沒有說話,凌月也不會着急。示意了一下,已經習慣於打掃戰場的羅傑、喬雅立即就上前幫贊布、帕姆將掛在他們身上鎧甲縫隙中的箭枝取了下來。

不需要薩魯問出口,贊布就說出剛纔他是在與帕姆尋找地方欣賞日出美景時,就發現了這些人類正在掩行接近。不等贊布詢問他們爲什麼會有這種鬼鬼祟祟的行爲,發現贊布、帕姆後,這些人類戰士就直接對他們發起攻擊了。

“贊布,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在大陸戰爭中使用出神級強者的範圍魔法攻擊,你們就不怕觸犯大陸公怒嗎?”

江浩知道自己現在必須說些什麼,慌亂的情緒已經開始在傭兵團中蔓延。幸好他還看得出這是‘金箭雨’的範圍魔法,以此來套牢對方,安慰部下的同時,自己也可以獲得一些心理上的優勢。雖然他並不認爲對方會就此向自己低頭,或是受到自己的威嚇,可除此之外,他也別無更好的方法可以選擇。 “大陸戰爭?到底是誰這麼想死啊!好像巴捷族黑熊在大陸上的統治地位沒有那麼容易動搖吧!或許我們不一定會殺你們,但如果誰敢將傭兵戰爭說成是大陸戰爭,就等着被巴捷族軍隊清剿吧!……還是,有誰想試試嗎?”

凌月可不怕在這時諷刺一下對方,巴捷族黑熊絕不會允許任何人宣揚傭兵戰爭等於大陸戰爭的看法,那就等於是在說巴捷族黑熊對大陸失去了控制權一樣。同樣的道理江浩當然也明白,反正他的目的就是讓自己的部下恢復正常,不管那是來自於興奮還是驚動。

“爲了麥穗傭兵團之名,爲了生命之石,殺!”

隨着江浩一聲吼,上萬名人類傭兵戰士一齊向凌月小隊衝殺了過來。雖然不知道這個消息是誰傳出來的,但佼英城中已有傳言,誰能幹掉凌月小隊,沉月森林就會承認他們的麥穗傭兵團之名。

幹掉凌月小隊,也就等於說是幹掉了凌月小隊中的沙勒族白狐凌月。雖然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但名利之爭已經讓江浩和這些人類傭兵戰士忘掉了一切。

“薩魯,你帶着贊布、帕姆一起迎戰敵人。你們工作就是保護好帕姆,幫她積累戰鬥經驗。眼前敵人的等級普遍不高,正好適合帕姆戰鬥。翟芸,你負責用全狀態免疫支援他們。”

拿敵人的生命來修煉自己的技藝,雖然看似恐怖,但這就是提卡世界的生存之道。

除了雲血窟等少量地方會有戰鬥力很強的魔獸之外,大陸上除了獸族就還生存着一些沒有魔法、沒有智慧,但與獸族長得一模一樣的獸類族親。或許這些獸類族親對人類的威脅很大,但實在不能成爲獸族的敵人。在戰鬥中成長就是獸族的使命,是提卡世界的真理。

“塞勒絲,你也策應着羅傑進入戰場。羅傑的掌技已經完善,但槍技還有嚴重不足。以人類戰士來鍛鍊槍技是最好的選擇,陳琳你負責支援他們。戰鬥中塞勒絲你自己也要修煉一下,你的等級實在是太低了。”

聽了凌月的命令,一旁翟芸立即“撲哧!”的笑出了聲。雖然兩人已經是姐妹,但不得不承認,還是有些面和心不和,只能等待時間慢慢去彌補雙方的距離了。至於塞勒絲,汗顏了一下卻也不會多說什麼。神三級的她,相比於方源、薩魯的聖六級程度,還真是有不小差距。如果她不願意認輸,就只得拼命提高自己的能力。

剩下的科勒爾、科琳嘉、喬雅,因爲都是弓箭手,能力等級也是剛剛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還需要時間上的慢慢積累,所以就沒有參戰牽扯凌月小隊防禦力的必要了。一概由方源撐起‘金罩’在裏面觀戰,準備看狀況用弓箭支援一下。

最先衝出去的不是地面上的羅傑和薩魯、贊布、帕姆三頭巴捷族黑熊,而是空中的塞勒絲。看着一個豔麗無比的美麗精靈衝過來,那些傭兵團戰士凶神惡煞的臉上瞬間露出了溫柔的笑容。一個個站住腳步擺出了自認爲酷帥的不與爲敵姿態,也不知道是不是認爲能死在這麼美麗的精靈族劍下也是一種榮耀。

放鬆了的傭兵身上都是一鬆,不是腦袋掉了,而是背上的箭袋沒了。與精靈族的箭袋還分三十枝箭、五十枝箭的兩種箭袋不同,人類的箭袋都是三十枝箭的箭袋,這源於他們對精靈族長程射手的羨慕。

十枝精靈神箭,二十枝高級精靈箭,這是精靈族長程戰士的基本配備。不計算五十枝普通精靈箭,剛好裝滿一個小型箭袋。人類喜歡用三十枝箭的箭袋,就是希望有一天能用十枝精靈神箭和二十枝高級精靈箭裝滿它。

“射,射死她!快點給我射死她。該死的精靈族竊賊。”

江浩的憤怒不可謂不大,塞勒絲搶下了人類傭兵的箭袋後,竟然就往身後拋了回去。看着後面‘金罩’中的三個箭手接住塞勒絲拋回的箭袋就開始彎弓搭箭準備隨時支援前方,江浩的憤怒可想而知。他們居然不使用自己的高級精靈箭和精靈神箭來進攻,這讓他有些無法忍受。

生命之石以外,精靈神箭和高級精靈箭也是他們此行的重要獵物!

隨着地面上的箭雨風一樣地向塞勒絲席捲過來,雖然有些討厭,塞勒絲還是拔出了一雙長劍,舞動在身外擋開那些射向自己的箭枝同時,也算藉此修煉一下自己的劍技。

“神級強者,這還有一個神級強者。”

當傭兵戰士開始圍攻薩魯、贊布、帕姆不久,隨着刀劍擊打在薩魯身上,雖然這種刀劍不可能破防,但還是在薩魯身上散發出了白色的神級強者光芒。這就是提卡世界的規矩,神級強者既然是所有獸族的驕傲,自然不允許他們做出什麼扮豬吃老虎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