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海境已經能開闢一方神海,實力已有了質的飛躍!

萬名神海境強者的力量,已不容小視!

面對這般攻勢,羅征的眼睛微微一眯,一道無形的力量凝化為飛劍……

「咻咻咻咻……」

那無形的飛劍,在空中飛速掠過。

這些神海境武者根本無法抵擋絲毫,只是被這無形飛劍掠到既死!

至於神海境武者們的各種攻擊,羅征根本不閃不避,任由其打在自己身上,傷不到羅征絲毫!

一盞茶的時間,上萬神海境武者被羅征盡數斬殺。

和先前一樣……

從這些神海境武者的體內,迸射出一點點記憶之火。

這記憶之火比那些凡人的記憶之火明亮了許多……

畢竟神海境武者能活成千上萬年,記憶之火中的記憶遠勝凡人百倍,這一萬點神海境武者的記憶之火,可是比凡人的記憶之火厲害多了。

「咻咻咻咻……」

這些記憶之火侵蝕之下,羅征略微感受到一絲壓力。

但依舊能從容應付過去。

「第三波!嘎嘎!」

隨著靈鴉的聲音傳來,眼前的世界再度變幻。

這一次出現在羅征面前的已是真神了!

一千名下位真神。

驟然面對一千名下位真神的攻擊,羅征的壓力亦開始增加。

「嗖嗖嗖……」

眨眼之間,這千名下位真神已將羅征圍繞起來。

一時間各種各樣的道蘊升騰而起!

「這些下位真神,修鍊的神道道蘊各不相同?」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

一千名下位真神,修鍊的是一千種神道。 下位真神的道蘊並不完成,只是領悟了一門神道的前兩階而已。

但也足以讓羅征心動了。

吸納這些下位真神的神道道蘊,雖然無法點亮腦海中的道碑,但卻能點亮無量尺上的刻度。

「無量尺!」

羅征的雙瞳邊緣開始閃爍淡金色的光圈!

可正當羅征吸納道蘊之際,竟毫無效果……

「這些下位真神的道蘊,無法吸收?」羅征的目光微微一凝。

此地應該也是一個巨大的幻境,看樣子無量尺是無法吸納幻境中的道蘊?

正這麼想著,那些下位真神已施展出各種神通。

上千名下位真神聯手,威力自是不俗,羅征不做他想,專心應對。

一炷香的時間后,他才將這些下位真神解決掉。

此地布置的考驗,對於尋常大圓滿而言,的確是相當有難度。

光是承受記憶之火的衝擊,都會壓力重重。

即使是最頂尖的東方太清,牧血蓉等太圓滿前來,恐怕都不會太容易,的確有隕落的風險。

但對於羅征而言,並不算特別困難。

一輪輪的考驗下來,羅征表現的也越來越從容。

即使是最後一輪,羅征一人面對三名大圓滿真神,竟只耗費了二十個呼吸時間!

「嘎嘎嘎……」

通過了最後一輪考驗后,那隻靈鴉撲騰著翅膀,從上空降落下來。

「不愧是王族血脈,果然厲害,」靈鴉尖聲說道。

羅征淡淡一笑,隨即問道:「通過了考驗,我算是掌控了轉世之地了么?」

「跟我來!」

靈鴉的翅膀忽扇忽扇,便飛到了這空間的另外一側,順著空間的邊緣一陣盤旋。

這空間的邊緣上出現了一些筆直的線條,這些線條彼此相連,形成了一個小小的金字塔,在這金字塔的中央還有一個小小的眼睛。

「嗖!」

這個小金字塔出現后,就直奔羅征而來,漂浮在羅征的跟前。

「這是什麼?」羅征盯著這拳頭大小的金字塔問道。

「轉世魂器,煉化它你就能掌控轉世之地,」靈鴉嘎嘎叫了一聲。

羅征微微有些狐疑,「我可以煉化轉世魂器?那殿魂不是說我無法動用此物?」

「轉世魂器事關重大,你的血脈不純的確無法使用轉世魂器,但是要掌控轉世之殿,必須煉化此物,」靈鴉回答道。

轉世魂器可以讓全神域的生靈進行輪迴,可以讓他們的記憶瞬間追溯到任何一世。

當初蚩尤或許是處於安全的考慮,才會設下種種限制。

像岳吟柳那樣的外族人,就算得到了石鼠,也無法參與此地的考驗。

像羅征這樣血脈不純者,即使拿到了轉世魂器,掌控了轉世之地,也無法將全神域的生靈輪迴。

羅征點了點頭,忽然盯著靈鴉問道:「你在這裡呆了這麼多歲月,想要和我一起出去么?」

按照羅征所想,這靈鴉是蚩尤的靈寵,總能為黎族出些力氣。

「嘎嘎!」

聽到羅征的話,靈鴉忽然用一本正經的口氣說道:「我代表大酋長本人,在此地考驗一切要經受考驗之人,怎麼能隨意離開,若是……」

這靈鴉長篇大論起來,羅征聽的直翻白眼,這隻破鳥明顯知道了神域中的危機,根本是膽小才龜縮在此地。

羅征索性一把抓過轉世魂器,扭頭離開了此地,找一個清靜地方煉化轉世魂器再說。

……

……

「轟隆隆……」

羅征從轉世之殿中折返之際,那扇巨門只是輕輕一推就自行開啟了。

將巨門打開后,羅征再度彈出一個火珠,將整個轉世之地映照的如同白晝。

羅征打量了一眼,千龍族長一干人等依舊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那些大老鼠被羅征滅殺后,他們也沒什麼別的危險,羅征暫且也沒去喚醒他們。

他就地盤膝一坐,將轉世魂器放置於丹田前方。

煉化這轉世魂器的過程有些特殊,第一步依舊是證明自己的血脈。

羅征劃開了自己的手指,逼出了一滴金色的鮮血,灑在了轉世魂器之上。

那鮮血從三角形的頂端蔓延下去,順著金字塔表面的紋路流淌著。

但無論鮮血怎麼流淌,都無法流入這金字塔中間的眼睛中……

這就是血脈不純帶來的弊端,否則他就能完全掌控這轉世魂器。

隨後他兩根大拇指輕輕按在太陽穴上,緩緩閉上了眼睛。

不一會兒,羅征的一縷靈魂自額頭上悄然探出,在空中盤旋了一圈后,便鑽入了這轉世魂器中。

「嗡!」

當靈魂沒入轉世魂器的一剎那,羅征的身體就是猛然一震,剎那之間睜開了眼睛,眼中滿是奇異之色。

他整個人便已與這轉世魂器相連,與整個轉世之地相連。

「這是……」此刻羅征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數字,「記憶之火的數量,竟然有七百七十萬京之多?」

千億為一兆,千兆為一京。

七百七十萬京……

神域中竟然存在如此多的記憶之火!

羅征下意識的望向那片記憶之火形成的海洋,這記憶之火的數量之多超乎羅征的想象。

「採用輪迴轉世規則就是這樣子,每一個生靈每一次死亡,都會留下一點記憶之火,這麼多年誕生了多少生靈?積累起來就是一個龐大到難以想象的數字……」

「那麼石鼠此前所說的岳吟柳,現在轉世成了何人?」

羅征在七百七十萬京的大數字中開始檢索起來。

當他檢索到此人後,目光一閃,便是一躍而起,在空中飛掠而過,落在了對面的台階上。

面對著記憶之火的海洋,羅征的念頭微微一動之下,這海洋的深處,一點極為明亮的記憶之火迅速的飄舞起來。

聖人的記憶之火,遠遠比尋常人要明亮得多,這一點淡黃色的記憶之火就是岳吟柳的記憶。

在記憶之火的海洋中,如此明亮的記憶之火併不多。

沒有太多的猶豫,羅征已開始閱讀其中的記憶。

當他掌控了轉世之地后,可以檢索到任何一道記憶之火。

理論上來說,整個神域的生靈對於羅征而言,沒有秘密可言。

稍頃……

羅征從那點記憶之中退了出來,喃喃的說道:「竟然是他!恐怕連東方純鈞也想不到,岳吟柳轉世之後,竟取一個『吟』字為姓,再度封聖!」 名門棄婦:帝少,悠着點 岳吟柳與東方純鈞為一世死敵。

整個岳家被東方純鈞毀去,羅征在記憶之火,能夠感受到那股發出於靈魂深處的恨意!

岳家被毀,甚至連浮島也墜入時間海。

但岳吟柳依靠石鼠的天賦,依舊順利轉世。

他雖然不敢取「岳」姓,但取了一個「吟」字,化為「含」姓,取「青帝」二字為名,的確是膽大至極。

不過東方純鈞再怎麼提防,也不可能想象得到,含青帝就是岳吟柳的轉世!

「可是石鼠說了,除了岳吟柳之外,還有其他三人轉世輪迴,那三人又是誰?」 我能看到氣運線 羅征沉吟了一下。

碧鱗蝶和焰血雕不見於人世,神域中有資格轉世輪迴的現在只有含青帝一人……

剩下的三人,難道是含青帝相識之人?是在含青帝的幫助下進行轉世的?

暖暖沁人心 想到這裡,羅征的目光再度望向記憶之火的海洋……

神域中生靈們的記憶之火是同步產生,儲存在此地的。

按道理羅征也能尋覓到含青帝的記憶之火,通過他的記憶查探,就應該能夠知曉。

羅征閉上眼睛,繼續運用轉世魂器進行檢索。

但很快羅征就睜開了眼睛,臉上流露出一絲疑惑,「為什麼找不到含青帝的記憶之火?」@^^$

這含青帝既然擁有石鼠,恐怕會做一番手腳。

想到這裡,羅征再度回到那座祭壇跟前,一把掏出石鼠屍,扔回了祭壇之上。

不一會兒,石鼠又復生了。

「吱吱吱……你說你不殺我的!」石鼠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羅征冷冷的盯著石鼠說道:「我知道岳吟柳的真正身份了。」!$*!

石鼠那雙黃豆大的眼睛瞪著羅征,有些慌張的說道:「你,你怎麼知道的!」

它轉念想了想,眼中透露出一絲驚恐,「你通過考驗了?」

「當然,」羅征微微一笑。

「這,這不可能,我的主人才有資格,你……你沒有資格!」石鼠尖叫起來。

它與岳吟柳的感情極為深厚。

按照規矩,石鼠的神通只能自身運用,但石鼠並未遵照這等規則,甚至通過某種秘法,將自身的天賦神通同岳吟柳融合。

所以岳吟柳現在可以不通過石鼠,直接調用記憶之火。

當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