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皇點了點頭,沒再多問,只走過去,一起扶著褚妖兒出了寢殿。

走下玉石階梯,來到寢殿之前的空地上。

因為考慮到褚妖兒眼睛的問題,寢殿周圍的許多設施直接拆掉了,有水的地方也都築起了很高的玉欄,就怕褚妖兒會因為看不見了,靈識感應又降低,一個不小心掉進水裡可好。

他們在花壇旁邊的石凳上坐下,讓褚妖兒曬一小會兒太陽。

不過褚妖兒眼前被縛了黑色的綢帶,什麼都看不到。

長時間被毒素侵體,她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感受到陽光曬到身上來,似乎並不那麼熱燙:「現在什麼時候了,快到晚上了嗎?」

「太陽馬上要落山了。」祁皇輕聲道。

說起太陽落山,褚妖兒仰了仰頭,憑著自身感覺面向西方。

淡淡的金色陽光傾灑在她臉上,她臉容還是白得透明,嘴唇也是赤紅如血,頰邊細細的茸毛被陽光照得泛著淺淺的金色,竟十分的好看。她感受著陽光的溫度,慢慢道:「我來參商海這麼久,還沒看過參商海這裡的夕陽呢。」

這句話一說,竟聽得人有些心酸。

「會看到的。」殿主聲音柔和,好似有著一股什麼魔力,緩緩撫慰著人心底里的種種失落,「等到七夕那天,就能看到的。」

不僅會看到夕陽。

她還能看到紅霞漫天,能看到夜幕降臨,能看到星月當空,能看到火樹銀花,能看到舉國同慶,能看到整個參商海,都因為她的大婚而震動,而驚艷。

一切都能看到的。

不要急啊。

殿主對著她微笑,笑容一如很多很多年前,柔和而慈愛。

時光不老。

舊人不散。

你不歸來。

我自不離。

……

「咚——咚——咚——」

當晨曦第一縷光輝,從遙遠的東方照亮了整個天空之時,接連九道鐘聲,重重的在皇宮玄銀珠所在的塔尖,響徹而起。

每一道鐘聲響起,天色便多亮了那麼一分。

等這九道鐘聲帶著渾厚的餘音落幕,就聽「砰」的一聲,照舊是玄銀珠在的那個塔尖上,有著一道禮炮,陡然朝著尚還略暗的天空開炮,漫漫七彩之光,照亮了整個皇城,也照亮了皇城之中,人們激動而欣喜的面龐。

接著,有誰揚聲道:「七夕已到,吾皇有令,開城門,迎賓客!」

這聲音動用了十足的靈力,不僅瞬間傳遍了整個皇城,更是遠遠的傳出皇城之外,讓周遭百萬里祁氏疆土之上的生靈,都是能聽得清清楚楚。

音落,正守在皇城下方海邊的無數人,立即就見到,籠罩在整個皇城之外的那道銀光,陡然碎裂開來,好似一個巨大的銀繭倏然破開,讓得其內與外界隔離了很多時日的皇城,終於展露在了世人眼前。

看著高高懸浮在半空中的皇城,最外圍那足足有著百丈之高的城牆,竟全被紅色給覆蓋,遠遠望著,只覺喜慶之極,更覺巍峨之極。

人們眼睛一亮,就見那緊閉著的城門,果然是砰然大開,當即一個個都是十分的興奮,在皇城下等了這麼多天,終於能進城了。

「兄弟們,城門開了,帶好咱們的賀禮,去參加吾皇的婚禮去!」

「好嘞!」

「走!」

有人反應極快,立即收拾好東西,就御風朝著上方的皇城,飛掠而去。

有第一個人動身,很快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因為是東區祁氏之主大婚,另外四區的真正主子雖都沒來,只派了各自的下屬心腹過來恭賀送禮,然星殿那素來神秘的殿主,據說不僅親自前來觀禮,還將親自坐鎮整個皇城,誰膽敢在婚禮上搗亂,誰就要承受祁氏和星殿的共同碾壓。

所以即便想要第一時間進城的人很多,但靠近了城門后,眼看著無數身穿黑金戰甲的祁氏皇衛軍,正牢牢地守著城門,滿身凜冽殺伐的氣息,人們不自覺的都還是排起隊來,接受了皇衛軍的檢查后,方能通過進城。

進了城后,果然城中景象,讓得所有人都是吃了一個大驚,沒想到這座皇城,真的被祁皇給打造成了一座婚城,這樣的舉動,當真是前所未有啊。

因為大婚是在晚上,月上柳梢頭的時候才開始,是以前來觀禮的人們,都要先被安排好住處,才能開始進行其他的活動。

不過來的人太多,又囊括了各個種族,彼此之間或多或少都會有著一些摩擦,因此,對於賓客們的住宿安排,祁氏長老會的人也是頭疼了很久,不能將互相有仇的給安排到一起,也不將屬性相衝的安排到一起,得合理規劃一下,不能讓人住得不舒服。

最終長老會安排下來的,還是很讓賓客們滿意,至少沒人能起衝突。

這人吧,一忙起來,就感覺時間過得很快。

皇衛軍們守在皇城各處,不停的巡邏著檢查著,忙得連飯都忘記吃,水也忘了喝;宮裡的人也在一批批的接待著從參商海各處來的賓客,一個個恨不得能會分身術,多變出幾個自己來忙活。

時間很快就到了下午。

眼看著,再過不一兩個時辰,夜幕降臨,皇城中人就會一起點燃炮仗,點亮燈籠,宣告著大婚即將開始,不少人就感到頭頂的天空,陡然變得更藍了一些,像是被什麼給染了色一樣。

隱隱的,有著什麼轟鳴聲,從極遙遠的地方,遙遙傳了過來,聽得人震耳欲聾。

怎麼回事?

有皇衛軍立即攀上城牆,極目望去。

這才震驚的看到,極遙遠的東邊,原本距離皇城這裡,有著千萬里地域的海洋,此時此刻,居然已經出現在了距離這裡不過千丈之處。

而且,隔著這樣遠的距離,已經能讓人看到,那正滔天而來的海水之中,有著什麼龐然大物,正在其中飛快的遊動著,帶著後方更多的讓人看不見的生靈,朝著皇城這裡,行進而來。

「快去稟報吾皇!海族賓客不遠萬里到來了!」

果然,海水蔓延得極快,卻根本是從空中蔓延而來,與地面隔了很大的距離,明顯是海族之中的強者,動用了大能,方才將海水憑空運來了這裡。

蔚藍的海水漂浮在空中,卻沒有一滴水落入地面,只在空中呼嘯著,排山倒海而來。

在海水中遊動著,朝著皇城行進而來的,為首是一頭小山般的龐然大物,通體墨藍,卻似憨態可掬,正是褚妖兒初來參商海之時,所見到的那隻尚存於世的遠古九大靈獸之一,抹香藍鯨!

而正立在了抹香藍鯨背上的生靈……

陡然,有著一道略顯蒼老的聲音,浩浩蕩蕩的響遍了整個皇城。

「海族鮫人,攜抹香藍鯨,前來恭賀祁氏祁皇,與吾族海公主殿下大婚!」 此時已近夕陽西下,距離大婚開始的時間,僅只剩下那麼一個半時辰的時間。

從參商海各地來的賓客,都已經入住皇宮,他們所帶來的恭賀新婚的賀禮,也是在進行著最後的整理和清點,好準備接下來儀式開始,他們送上的禮物,能博祁皇和皇妃一笑。

只要這對新人能笑了,那他們也就滿足了,好歹功夫總算沒有白費。

而,便在這個時候。

已經很多年都不曾上過陸地,來到人類世界,和人類之間算是互相隔絕了不少年的海族,此次居然動用大能,讓海水憑空鋪陳,讓無法離開海水來到地面上的海族,在鮫人的帶領下,離開了海域,不遠萬里的趕來東區皇城,恭賀祁皇和海公主殿下大婚。

就是這麼簡簡單單一句恭賀,卻讓整個皇城的人,都是驚得掉了下巴。

什、什麼?

他們都沒聽錯?

鮫人一族上岸來,帶著抹香藍鯨,前來參加婚禮?

還海公主殿下?!

卧槽?

怎麼可能?

他們絕逼是聽錯了,他們絕逼是出現了幻聽!

可是掐一掐自己,哎喲喂,好疼好疼!

所以他們沒聽錯,他們沒出現幻聽?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等等,等等。

別急,先讓他們緩一緩神,再認真的剖析一下這句恭賀。

首先是鮫人。

鮫人,這是海族之中非常有名的一個種族。

傳說,它們擁有著世界上最動人的美貌,以及最悅耳的歌聲。它們天生與水元素的親和力,也是能讓無數水元素修鍊者為之眼饞,並且它們自身,也全身上下都是寶,誰得了一個鮫人,誰就相當於得了一座金山,這句話是一點都沒錯的,更別提擁有一整個鮫人族群,那簡直做夢都是要笑醒了。

只是,這樣的鮫人,卻正是因為它們自身價值太過的高昂,在經歷了一段幾近於是滅族的危難后,便舉族遷移到了極為遙遠的深海區域,至今已經好幾千年不曾現世了,卻沒想到,今日它們居然能來,還直接是來參加祁皇的大婚!

這怎麼說都是怎麼讓人不可置信的,鮫人一族什麼時候能和東區關係這麼好了?這一點,可從來都沒聽說過!

再來是抹香藍鯨。

抹香藍鯨,抹香藍鯨……

這個名字委實是年代有些久遠了,有人想了很久,方才想起,抹香藍鯨,這可不就是傳說中的遠古九大靈獸之首,據說早在極遙遠的遠古時代,就已經滅絕了的真正隨隨便便一個擺尾,就能地動山搖的可怕存在嗎?

仔細看看,那在鮫人的身下,龐大得猶如一座山峰般的墨藍色的巨鯨,可不就是和古書上繪製著的圖案一模一樣?!

我去,滅絕了幾個時期的真正遠古靈獸,居然在今天橫空出世了?

還是和鮫人一起來的?

還被那個說話的鮫人給踩在了背上?

遠古九大靈獸之首,居然肯讓區區一個鮫人攀上它的背?

這簡直不可思議!

這個世界絕對玄幻了。

最後,是那個所謂的海公主殿下。

了解鮫人一族的人,其實都知道,鮫人族裡,地位最為崇高的,不是長老,也不是族長,而是其中的海公主殿下。

參商海里的這個鮫人族,是個母系社會,它們以實力最強大、容貌最美麗的女性鮫人為首,尊其為海公主殿下,從而帶領它們在海洋中繼續生活下去,不說擴張領土,至少也要守護著它們現有的領土,不讓其餘海族侵襲。

因為鮫人族的戰鬥力普遍好像是有些弱的,所以它們向來都是崇尚安寧與和平,自從遷移到深海里后,除了和必要的一些海族聯繫之外,它們就再也沒有和人類有過什麼聯繫。

雖然談不上視人類為仇敵,但怎麼說也是對人類有著很深的成見,畢竟當初就是因為人類的諸多私慾,才逼得它們遠遷深海。

可現在,它們居然說,今日要大婚的女主角,是它們的海公主殿下?!

一個人類,居然成為了鮫人族的殿下?!

當即無數人都恨不得能立即衝進皇宮裡去,好好的看一看那位皇妃,再重新的探一下她的底,看看她到底是個人類,還是個如假包換的鮫人?

不然她怎麼可能會是鮫人族的海公主殿下?

原以為祁皇的這位皇妃,只是個從下界來的身份比較神秘,但卻談不上多麼讓人驚艷的姑娘。

卻沒想到,今日大婚,居然爆出了這樣讓人無比震撼的消息!

海公主殿下,這個名頭,絕對不能讓人小覷啊——

能被鮫人全體認可,還能摒棄了鮫人和人類之間的矛盾,這絕對不僅僅是魅力的問題了,一定有著什麼,譬如修鍊天賦以及實力境界之類,或者她拯救過整個鮫人族,給鮫人族帶來了數之不盡的好處,是他們所不知道的。

哎呀,真是越想心越痒痒,好想立即衝進去一探究竟!

但可惜,現在這個關頭,誰都不敢衝進皇宮,誰也都不敢叫囂著要提前看新娘。

於是,面對著鮫人長老的話,皇城中人震驚了好一段時間后,就見祁皇居然派出了皇衛軍統領祁詹,出城來迎接這千里迢迢而來的海族。

當真是千里迢迢!

後來,有人專門算了算,從鮫人族在的深海,到東區的皇城,這之間的距離,等閑就算是一個人王,全力飛行,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情況之下,少說也得飛上個一兩個月才能到達,就這期間還得排除各種路上會遇到的危險以及突發事件。

可這些以鮫人為首的前來恭賀祁皇大婚的海族呢?

它們請動海中高手,動用大能,將海水給直接從深海區域,直直延伸到了皇城這裡,讓得它們不過花了短短几天的時間而已,就乘風順浪,直接海臨皇城之前,成為了此次大婚之上,來勢最為高調的一方勢力。

不過來勢雖然浩大,但它們來的數量,並不多。

加上那因體積龐大,而就顯得十分惹眼的抹香藍鯨,整個海族,總共也不過只來了幾十位,都是勢力比較龐大、名聲也比較響亮的種族,紛紛派來了一位代表,跟隨著鮫人長老一起前來參加婚禮。

其實鮫人長老能說動這麼多海族一起來參加,這委實是因為褚妖兒了。

若非她要嫁給祁皇,成為東區祁氏里唯一一位女主人,這消息在島嶼陸地上傳得飛快,在海里也是傳得飛快,甫一傳到鮫人族,整個族群立即就沸騰了。

好傢夥!

它們殿下才離開多久,這就直接和人類世界里的東區之主湊成一對兒了?

那它們怎麼著也得憑藉著這個機會,一來讓鮫人族重新在人世間出現,讓人知道,它們鮫人族休養生息這麼多年,還是有著足夠強大的實力;二來就是給它們殿下長長氣勢,免得那麼些個無知的人以為它們殿下勢單力薄沒什麼背景,會在背地裡對它們殿下嘴碎。

於是,褚妖兒和祁皇大婚的消息在海中繼續傳播開來的同時,褚妖兒是鮫人族的殿下這個消息,也是在海族裡飛快的傳播。

傳播到鮫人族還未準備動身去邀請其餘族群里的強者,大傢伙兒一起上岸去給殿下賀賀,不少能排得上名號的族群,就已經直接派遣了身份地位比較強悍的族人過來,表示它們也都備好了新婚賀禮,願意和鮫人一起去人類東區。

所以,才有了眼下這麼一幕。

鮫人族找上了能夠呼風喚雨的海生神龍,請那頭一直都是參商海海域里地位最為崇高的神龍,動用大能將海水給搬運到了空中,好讓它們得以來到島嶼之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