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玖將手槍遞給天宏。

「嗯……?」天宏對祁玖的意外行動愣住了。

「出於綜合戰力的考慮,你槍法還行吧,給你。」祁玖說。

「可你……」

「我有這個,這裡只有我會用它。」祁玖拿出追風K-1。

「還是你拿著吧,你也要保護自己。」天宏搖了搖頭。

祁玖無視李源幾乎將她燒穿的視線,不管不顧將手槍扔給天宏。

天宏只有接住,還要說什麼,鍾國開口:「她都這麼說了,你就拿著吧。」

天宏猶豫了一會,對祁玖說:「……我知道了,那我就拿著吧,有什麼事情我會保護你的。」

祁玖不屑地嘁了一聲:「不需要。」

沒有選擇李源的原因是李源的精神太緊繃了,槍在他那說不準要出什麼問題,所以她才選擇了穩定的天宏,至於為什麼不是鍾國,僅僅是因為天宏在她心中印象更好而已。

無視李源對她投來的怨恨的目光,祁玖倒是對雅解釋了一句:「你槍法沒刀法好。」

「我知道。」雅沒什麼意見,說:「我更喜歡刃器。」

祁玖也想嘗試下刀刃割開敵人血肉的快感,可惜身體素質讓她只能扣扣扳機。

在沒有盡頭的過道里走著,李源緊張地說:「你們有沒有感覺……我們在往地底走?」

「我也有這種感覺……不知該怎麼說,我總有種奇怪的感覺。」天宏說。

鍾國心中也有種隱隱的不安感覺,他回頭看了陸照奚一眼:「……進來后你怎麼一直沒說話?你怎麼看?」

祁玖的目光也轉向陸照奚,面對鍾國的提問,陸照奚沉默了一下,好像在猶豫似的。

「怎麼了?難道你發現了什麼?」天宏關心地問。

在眾人目光的追問下,陸照奚才慢慢地說:「過道的比例不對……」

「比例不對?」聽到陸照奚指出,幾人才發現過道的長寬的確像反了一樣,因為一開始眾人精神緊繃將注意力放在了即將出現的危險上,所以都沒注意到這一點。

「比例不對又說明什麼?」李源面露疑惑。

「說明白三角並不是真正的舊人類遺迹,白三角只是遺迹的冰山一角,真正的舊人類遺迹絕大部分還埋在地下。」

就像一席捲著落葉的秋日涼溪潺潺流過,一個乾淨薄涼的聲音響起。

幾人一齊看向祁玖。

陸照奚看著她,點了點頭:「沒錯。」

「如果是這樣的話,真正的遺迹全貌究竟是什麼樣子……?」李源自言自語道。

是的,這才是最重要的問題,如果祁玖剛剛的猜想是正確的話……

「叮咚……」

不知從何處響起,突然傳來在整個建築內都在回蕩的清脆好聽的女童聲音。

「親愛的各位參加者,歡迎你們來到新世紀號。」

「參觀感想怎麼樣呢?喔,我忘了,你們大部分人應該還沒參觀到什麼吧,這次的參加者一共是……372名,有點少呢,既然這樣,小光就特別給你們個小提醒好了,凡是上鎖的房間都不要嘗試強行進入,當然也不能惡意破壞船內設施,做壞事的會由處刑者進行懲罰喔——」

「小孩子……?處刑者?」 惹上冷情少 鍾國皺起眉頭,雖然有了遺迹里有了前人的猜測,但誰也沒把小孩子放到可能範圍里。

「什麼啊,讓人發毛……真噁心。」李源不自覺地靠近鍾國和天宏。

「滋——!」李源的腳邊突然冒出了青煙,他驚嚇地躲到了陸照奚身旁。

「小鬼,這是警告哦,下次再說小光的壞話就要變成果汁哦。」

幾人甚至都能感覺到看不見的小光在另一面嘻嘻笑著。

「你是什麼人?」天宏對著看不見的小光喊道。

「我,我是小光呀。哦,你們想問的是這個吧,我是這場遊戲的裁決者,嘻嘻,別讓小光抓到你在做壞事哦,否則處刑者就會來找你啦。」

「遊戲?什麼遊戲?」陸照奚冷靜地開口。

「不要急嘛,小光接下來正要講呢。372名遊戲參加者——哦,364名參加者,就在剛剛,有8名不聽話的參加者強行破壞牆壁被處刑者帶走了,現在是364名了——364名參加者,你們的任務就是在時間結束前解開新世紀號的秘密,24小時后,只有解開秘密的人才能活下來哦——真討厭呢,小光明明已經提醒過你們不要破壞船內設施了,現在又少了6名參加者哦,大家不要做傻事了,小光都能看見呢。」

「嘿嘿,提示?聽好啰——」突然,小光的聲音沉了下來,在一瞬變成一個年輕低沉的聲音:

「在藍色天空之下。」

就像是錯覺似的,說完這句后,小光又恢復了女童的聲音,說:「在遊戲開始之前,還有個節目沒有看呢,用你們的話來說,嗯……叫開幕式的東西?」

刷的一聲,空中忽然出現一個光屏,投映出來的正是選擇留在外面的那些冒險者,從他們腳下站立的土地里,突然破土鑽出一個橢圓形的鋸齒狀透明容器,將他們連著腳下的土地一起吞噬了,容器底端還連著不知通往何處的粗管。

在身臨其境一般的慘叫聲中,白三角內的所有人眼睜睜地看著容器內的鋸齒高速旋轉,看著裡面的人在幾秒內變成成一段一段,接著變成更碎的一塊一塊,接著……

「嘔——!!」李源捂著嘴,眼珠像要凸出來一樣,布滿青紅色的血絲,全身止不住的痙攣。

天宏神色慘淡的從光屏上移開視線。雅的臉色也不太好,在場依然沒有什麼反應的就只有鍾國,祁玖,陸照奚三人了。

「怎麼樣?你們還覺得滿意嗎?嘿嘿,接下來就是你們的舞台啦,在24小時內找出新世紀號的秘密!小光會看著你們,不要做壞事哦!白白!」

歡快的女童聲沒有了,隊伍里卻依然持續著沉默。

好一會,鍾國才聲音沙啞地開口:「我們繼續走吧。」

祁玖回想著剛剛小光透露的信息,禁止破壞,船,處刑者,裁決者……

在藍色天空之下又是指的什麼呢? 在看不見盡頭的銀灰色過道里,祁玖他們碰上了第一個三岔口,不論是哪個方向,都是沒有任何區別,看不見盡頭的空蕩蕩過道。

「……走哪方?」天宏猶豫地看向鍾國。

鍾國張口想說什麼,卻半途看向陸照奚:「分開走怎麼樣?」

陸照奚搖了搖頭:「我們已經處於劣勢,分散力量並不明智。」

鍾國沉吟了一下,然後選擇了左邊的通道前進。

原以為途中一定有各式各樣的危險等著他們,沒想到都轉了四個岔口,別說危險,祁玖他們至今連個門都沒看見——銀灰色的牆壁,銀灰色的牆壁,明明他們都有一種六千米長跑走道走完的感覺,視野範圍里卻始終什麼都沒有出現。

「還說不能強行破門,我連個門把手都沒看見。」李源忍不住抱怨。

在又一個轉角后,就像是彌補之前的空曠一樣,走道里整齊排列著眾多房門,每個房門旁邊都有一個卡槽,應該是要刷相應的卡才能進入。

看到這些通通開在地面上的房門,鍾國他們才肯定白三角只是遺迹傾倒后露出地面的一部分而已。

「試試這些房門能不能打開,記住不要用蠻力。」鍾國提醒道。

六人分散開,一個個房門去試。

比起房門能否打開,祁玖更在意的是房上掛著的門牌號。

這確確實實是帝國數字……!

「陸照奚,你在看什麼?」鍾國發現陸照奚沒有檢查房門,而是盯著房門上的門牌看個不停,不由問道。

那是舊人類的文字,即使是現在,破解出來的文字也只是滄海一栗而已,他應該沒可能看懂。

「掛在門上的話,通常來說都是房間的編號。」陸照奚收回目光,神色平淡:「而說到編號,那就是數字。就算文字現在沒有可能看懂,但數字的話可以通過短時間對比得到推測結論。如果那女孩說的是真的,這真的是一艘『船』,那麼艙室的編號對我們在船內辨別方向很重要。」

忽然,李源那裡發出輕微的一聲響動,李源立刻對鍾國他們叫道:「這裡可以打開!」

五個人立刻集合在李源所站的門前。

蹲在地上的李源咽了一口口水,輕輕推了房門一下。

房門內的景象完全展現在六人眼前。

「……育兒室?」天宏愣了愣,脫口而出。

寬闊的房間里,因為建築傾倒的原因裡面的傢具大多倒下了,造型奇特前衛的幼兒桌幼兒椅,還有散落一地隨處都是的彩色玩具和卡片,無一不顯示這是一間為幼兒服務的房間。

「那些文字卡片是研究舊人類文字的絕佳材料!」天宏激動地說。

要不是跳下去了就爬不上來,天宏還真想把這些珍貴的卡片全都帶走,可惜現在他只能看著嘆息不已。

繼續眺望也沒有看到更多東西,他們接著發現相鄰的二十多個房間都可以打開,並且裡面都充滿了幼兒用品。

雖然是同樣的育兒室,但差別是明顯的,好像有個階梯把這些房間分級似的,每低一級,這些幼兒室的配置就要差上一些,同樣空間的幼兒室,有些只有一兩張幼兒桌,有些卻幾乎堆到了房頂。

舊人類之間階級森嚴鍾國他們知道,李源和雅這種最近才得知舊人類存在的普通人卻一無所知,對此,李源露出驚奇的表情:「我還以為舊人類這麼發達的文明不會有階級之分呢!」

祁玖眼中閃過不屑,就這都吃驚,那他們看見帝國的孢子繁育中心不眼珠子都瞪掉。

孢子繁育中心裡,有像祁玖這樣人工培育產生的嬰兒,也有懷胎十月誕生后被送來的新生兒,所有新生兒都會在浸滿生長液的大容器里獨自睡上兩個月,兩個月後的嬰兒根據父母的社會階級分別送往不同的教養室。

具體是什麼樣的教養呢?

父母是貴族的嬰兒可以吃喝玩樂,和在父母身邊沒有什麼不同,平民的嬰兒會接受「啟蒙教育」,學習拒絕美麗的大自然和有趣的書本,一旦對美麗的虛擬景象或有趣的書本產生興趣,嬰兒就會接受電擊,直到他們再也不會靠近它們。

這是為了平民的嬰兒長大后不會在休閑娛樂上浪費時間,而更願意把時間投在枯燥無聊的工作上。

這是孢子繁育中心人為賦予的「本能」,這些平民的孩子長大后就會帶著對自然和書本的厭惡,反射的條件無可逆轉的形成了。

這些平民的孩子雖然被剝奪了對美和真實的追求,但比起賤民的孩子來說,卻還要幸福上不少。

但是不論是賤民的孩子,還是平民,或是高貴的貴族後代,這三種人的嬰兒都要同樣接受「睡眠教育」。

睡眠教育的現場祁玖沒有親眼見過,但自從她的意識融合后,她就發現了藏在自己潛意思深處的這些呢喃,她們一遍一遍地重複著:「……賤民是世上最低劣的人種,他們連血液里都是雜菌,我不能靠他們太近,而平民又太笨,和他們交往會降低我的格調,我只能和同我一樣優秀的貴族相交,否則大家都會笑話我。」

除了宣揚階級差別,祁玖潛意識裡的催眠更多是關於忠於帝國的內容,為國捐軀是光榮的,真先恐后的,沒有人能破壞帝國的團結,帝國是人們生活的天堂,凡是反對帝國的都是罪大惡極,企圖破壞人們幸福生活的別有心機者,人人爭而誅之。

如果非要說出一件祁玖意識融合后帶來的好處,那麼就是發現了這些潛意識中的催眠,並把它們隔離起來。

孢子繁育中心的所作所為是公開的,經過數代的洗腦,已經沒人會去質疑孢子繁育中心的指針了,大家都覺得這才是正確的行為,為了帝國的長久團結繁盛,這是必不可免的。

祁玖雖然厭惡孢子繁育中心的所作所為,但她沒有想去改變什麼的想法,反正她已經不再受潛意識催眠的控制,而孩子,她也不會有孩子了,不管帝國採取什麼強硬極短的措施維持統治,這都不關祁玖的事了。

「祁玖,你怎麼了?」

忽然一聲呼喊把她從愣神中拽了回來,天宏站在她身邊,擔憂地詢問道。

「嗯,沒什麼。」祁玖搖了搖頭,視線從幼兒室里移了開。

叮咚一聲,毫無預兆的女童聲音又歡快響起了:

「各位參加者,一個小時過去咯,現在的參加人數是178人,哎呀,這麼快就少了一半,真是讓小光失望啊,你們真的有好好做嗎?!」

六人驚疑的互相看了一眼,至今為止他們都沒遇見任何危險,究竟是什麼在短短一個小時內讓近兩百人全軍覆沒?

彷彿不知道自己的話為參加者造成了多大壓力,小光俏皮地哎呀一聲:「哎呀,是我沒有說過嗎?就算你們沒有做壞事,被處刑者碰上的話還是會被處刑哦,嘿嘿,做了壞事是百分百會被處刑,沒做壞事但運氣不好也會被處刑,就算沒做壞事運氣也好,沒有解開謎題24小時后依然會被處刑。總而言之,要想不被處刑就快點解開新世紀號的謎題吧!小光等你哦,白白~」 「……時間有限,我們先把現在的情況整理一下。你們覺得,藍色天空指的是什麼?」

六人聚在一起,鍾國嚴肅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