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吉說完,等著眾人震驚的表情,但她失望了,這裡所有人依舊一副冷漠臉。

「這種藥劑效果很可怕,」

她有點尷尬,但還是繼續說了下去,「可是,它的藥材需求極其苛刻,有好多都是需要原始的異植。」

「原始的……異植?」

終於,熟悉的字眼引起了伽藍他們的注意力。

後面的艾克他們對視一眼,不知道和他們所想的東西,是不是同一個。 「經過這麼多年的進化,不要說聯邦了,就算是帝國,也沒有了原始異植的留存。」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他們一直都是靠著從那個小空間里交換出來的!」

「交換?」

伽藍緩緩地笑了笑,「據我所知,如果真有這個地方,帝國不應該只滿足於交換吧!」

作為和帝國懟過無數次的見證者,他非常了解那些貪婪又自視甚高的人。

如果不是沒辦法,帝國不可能甘心只滿足於交換。

碧吉看到伽藍的笑容,愣了愣,復又垂下了眼帘:「沒錯,他們不甘心,但不甘心又怎樣?」

「那裡的是個科技的禁區。」

「所有的大型一點的武器,只要到了那裡,基本就是廢鐵。」

「只有一些殺傷力較小的伴手武器,還能起到點作用,但也只是一點,威力還不及異能大。」

「也就嚇唬嚇唬那些沒有見識的土著,等到他們發現這種武器也就那樣之後,帝國的優勢估計就會被逆轉了。」

「所以?」

唐琳挑了挑眉,非常「不經意」的擋住了碧吉看向元帥的目光。

碧吉咬了咬嘴唇,「所以帝國正在想辦法,看能不能依靠現有的優勢,徹底把控住這個渠道。」

「帝國只要自認為有點本事的,都會派出商隊進入,一旦做成一筆交易,就是大賺特賺。」

畢竟,那種藥劑是現如今僅存的一種可以不用擔心加速基因崩潰,甚至能反向壓制的藥劑了。

因為原材料的緊缺,藥劑買賣簡直是暴利。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插手的,「稍稍出名的商隊,幾乎都是屬於帝國皇室,大貴族的。」

他們不會允許那些小貴族,或者平民爬上來的官員做大。

「現在在帝國,商隊的大小和賺錢與否,甚至已經成了判別本身實力的標誌了。」

聽了碧吉的這一番話,所有人長久的靜默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帝國的藥劑,帝國的商隊,帝國的「高」科技,哪一樣放出來都是足夠引起聯邦重視的消息,現在,整個聯邦居然都被蒙在鼓裡?

該慶幸,帝國還沒有辦法解決基因崩潰嗎?

否則,估計聯邦很快就會陷入一場名為「趕走侵略者」的惡戰。

帝國人向來不在意平民生死,真打起仗來,吃虧的肯定是聯邦。

誰讓另一方並不准備保護平民,甚至樂於將平民當成炮灰呢?

在帝國人眼裡,不是貴族,就和他們不算同一物種。

就連那些貴族的兵,都得是同樣出身貴族才行。

伽藍不由得想到了去年的異能賽,帝國的異能者強悍到驚人,雖然因為養尊處優的,戰鬥經驗不足,但光等級所帶來的壓制,就讓聯邦人吃了個大虧。

最關鍵的是,他們竟然派出了s級!

在聯邦,s級異能者都是被供著的,平日里小心的養在醫療艙中,非大事絕不外出,不是所有人都和老肯特一樣幸運。

可是,只是一場「友好」比賽,帝國就派出了s級,當時聯邦人還義憤填膺,覺得帝國勝負心太強,為了一場友誼賽,就隨意糟踐s級。

現在,聽了碧吉的話,伽藍不由得想到,是不是帝國的s級很多,多到了不在乎?而不是勝負心太強?

因為當時是在星網上,所以那個s級一副沒事人的樣子並沒有引起什麼猜測,聯邦的s級,平日里也可以用全息艙偶爾進星網逛逛,那只是耗一點精神力,只要不長時間,大動作,基本沒什麼問題。

後來,那個s級戰鬥過程中蒼白的臉色,也側面反應了s級確實身體瀕臨崩潰。

可是現在,卻處處疑點。

還有今年的機甲賽,他不相信,帝國會不使用那些「高」科技。

估計今年的機甲賽,又要連敗了。

艾克他們也想到了這一點,鬱悶無比。

要是他們能上場,就算機甲科技水準比不上他們,但也不一定就會輸,但這次,可是民間選拔。

高手肯定會有,但絕對不多。

而比賽的規則,完全是按照勝的多的人贏這一設定。

誒~希望那些天之驕子心裡能強壯一點,在這種事關聯邦榮譽的賽場上,輸了,估計會被罵的很慘。

民眾就是那麼奇怪,他們不會問為什麼輸,只會注意結果。

「你們帝國的s級有多少?」

伽藍在一片寂靜中突然問道。

碧吉滿意於她的消息帶來的震撼,這才是她設想好的該出現的場面。

冷不防被伽藍問了這麼一句,一時間愣住了。

沉默半晌,碧吉終於下定了決心,既然已經出賣了帝國,就不如多說一點,說的越多對自己越有利。

反正她估計回不去了。

「很多,不只是s級多,ss級也有幾個。」

這也是為什麼,帝國沒將聯邦看在眼裡的原因。

整個聯邦就那麼一個ss級,還病的快死了,怎麼可能讓他們多重視?

可是這一切,都在伽藍晉陞sss級之後,被打破了。

伽藍阿瑞斯,依舊是全星際最強的男人,而他出自聯邦!

在帝國人眼裡,對付聯邦最大的障礙,就是眼前這個男人。

更重要的是,他們迫切的希望能突破。

sss級太重要了,帝國的高層隱隱有些預感,如果有人突破了sss級,或許他們對於高科技文明的研究會進一大步!

可是,唯一的sss級,是聯邦人!

之後集整個帝國的力量,都沒有研究出來該怎麼做,那好像已經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境地了。

那麼,作為唯一一個有經驗的人,要不是伽藍阿瑞斯是一個軍團的元帥,估計他現在已經被無數或明或暗想知道真相的人盯上了。

伽藍的心情更複雜了。

他知道帝國或許隱藏了底牌,但沒想到,帝國竟然藏了個王炸。

不過……晉陞sss級?

伽藍不由得想到了自己晉陞的時候,一身塵痾盡去的輕鬆感,心裡有了些許猜測。

或許,晉陞的環境,就是基因崩潰?

如果解決不了基因崩潰,將身體內部的隱患解除,估計通向sss級的路,遙遙無期。 葉錦嗅著噼里啪啦炸蟲子的焦香,聞著這股味道,突然覺得自己餓了。

〔主播,我好像看見你咽口水了!!!〕

〔連蟲子都吃,果然是個奇葩的主播。〕

〔怎麼,吃蟲子吃你家大米了?〕

〔那可是嘎嘣脆,雞肉味,營養絕對豐富,可好吃了。〕

〔同愛吃蟲子的人咽了口口水。〕

〔你們是華國的吧?還真是什麼都敢吃!〕

〔不,我們這叫冒險精神。〕

〔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勇士,我們可是為你們試出了不少好吃的!〕

〔……還是不能克服自己的雞皮疙瘩!〕

〔大家應該大部分人都吃過蟲子吧?不說別的,皮皮蝦不就是蟲子?你能說它們不好吃?〕

〔誰敢說我可愛的皮皮蝦,我neng死他!〕

〔可是這些蟲子賣相太丑了,我的心裡是拒絕的!〕

〔……〕

彈幕直接扭曲到了蟲子的賣相決不決定食慾上。

葉錦很無奈:「其實我也怕蟲子,不管什麼蟲子,都怕。」

「所以,不用爭了,主播不會在線直播吃蟲的,這不是美食節目。」

〔主播,你真吃了,肯定不是美食節目啊!那是獵奇向的!〕

〔主播明明咽口水了,我以我單身二十年的手速截圖了。〕

「我確實咽了口水,」不等彈幕再說什麼,葉錦直接回道:「但我不是饞蟲子了,而是被另一種味道吸引了。」

「那是炸蟲子……不,火攻蟲子時,散發出來的奇異的味道。」

「這種味道深入骨髓,似乎能引發身體最深處的食慾,」

葉錦只覺得渾身不對勁,這種食慾不但沒有讓她產生將要吃東西的幸福感,反而讓她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懼意。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這種飢餓感讓葉錦只覺得自己能生吞一頭牛,只想不管不顧的抓起這些蟲子就往嘴裡塞。

是蟲子本身的原因,還是……

等等,她似乎哪裡感受到過這種感覺。

葉錦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上次的地下拍賣會之行,伽藍不就繳獲了一些「聖水」嗎?

萌寶發飈:總裁必須負責 當時打開了密封之後,就到處瀰漫著這股味道。

只不過現在的味道是原來的2.0加強版。

想想這些蟲子之前一直養在薇薇安那裡,估計就是靠著「聖水」來餵飽它們的吧?

現在味道這麼濃,是被火燒了之後的特殊效果?

葉錦甚至想象著,要是這種金手指被添入到了食物中,那做出來的食物得多香?

硬忍著飢餓是個非常不人道的事情,葉錦默默的摸出了營養劑,選了現在最受追捧的芒杏味。

至於芒杏究竟是什麼?抱歉,她也不知道。

不過,酸酸甜甜的……媽蛋,更餓了!

看來營養劑已經控制不住食慾了,但葉錦也沒有盲目的去吃其他的,畢竟,營養劑里所包含的營養成分非常全面,再吃的話,就營養過剩了。

葉錦對薇薇安的金手指更好奇了。

她想,就算薇薇安最終一無所有了,估計靠賣吃的也能變成大富翁,前提是不會被當成非法販賣精神成癮藥物的犯罪分子。

在最後一隻蟲子化作了灰燼后,葉錦長出了口氣,好了,誘蟲劑用完了,她的存款也隨之蒸發了。

收好大爐子,葉錦苦逼兮兮的收拾起一團糟的宿舍。

憤憤的咬牙,果然薇薇安就是她的天敵,一山不容二虎!

她碰到薇薇安就沒好事。

卻不知,薇薇安也是這麼認為的。

她在被帶走後,一直惴惴不安,甚至試圖說起葉錦,想讓他們轉移注意力。

畢竟,一個是沒什麼用處,失了寵的世家小姐,一個是堂堂大元帥心尖尖上的人,傻子都知道他們更想抓哪個了,前提是帶走她的真的是滅的人。

可惜,這幾個兵哥哥無動於衷,除了賞她幾個白眼之外,就再無動作了。

作為軍人,平生最恨的就是背叛,現在薇薇安這麼一副迫不及待出賣別人的行為,瞬間讓他們對薇薇安的觀感降落至谷底。

不論葉錦和薇薇安有什麼仇,她都不應該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靠出賣同校的同學來保全自己。

冷冰冰的將人「護送」至了宿舍,薇薇安發現自己暫時還是安全的,那些人還不打算動手之後,瞬間鬆了口氣。

心裡記掛著扔到葉錦房裡的蟲子,實在是坐卧不安,想要想個什麼理由出去,卻被那幾個人強制性的「關」在了宿舍。

這裡是宿舍樓,一間間宿舍挨得很近,就算是豪華版宿舍,那也就是能夠一個人單獨用一間罷了。

周圍不時有女生探頭探腦,眼裡閃著八卦的光芒。

相信用不了多久,薇薇安又養了幾個小白臉的消息就會傳遍全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