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聲,可怕的爆炸震蕩開去,血芒飆射之間,地面破碎,周圍的兩個剛要倒下去的神凝境劍者被衝擊飛出,身體上下被切割得七零八落,支離破碎。

而楚暮也面對這可怕的血芒,不得不揮劍抵擋,同時用飛鴻幻空步閃避。

上空三道漆黑裂縫,若隱若現。

被血色包裹的神凝境小成巔峰劍者,瞬間衝天而起,從漆黑裂縫旁邊掠過,一個拐彎,迅速朝著亂空域外而去。

眨眼,便消失得無影無蹤,而楚暮也才將所有的血芒擊潰避開,無法追趕。

最後的血芒,應該是一種威力強大的秘法,副作用,必定也是極大的。

四個神凝境劍者,因為要殺楚暮而死了三個,一個逃走,情況肯定也很糟糕。

至於之前被追殺倒地的那個神凝境劍者也很倒霉,原本就受到重創了,現在更是被血芒波及,雙腿被斬斷,奄奄一息了。

自從劍意金之奧義解封之後,楚暮還是第一次全力施展,效果好得嚇人,四個神凝境小成劍者死三個,還是被楚暮輕易斬殺。

地面上那個重創的神凝境劍者還頑強的支撐著。

楚暮迅速將三個死亡的神凝境劍者空間腕輪等等收取,再走到那個重創的人旁邊,看一眼就知道對方沒救了,除非擁有藥效驚人的丹藥,可惜楚暮沒有。

「閣下是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吧。」奄奄一息的神凝境劍者艱難的說道,一邊說著,嘴角還流出血液。

「有什麼遺願?」楚暮道。

「我叫林榮,此次被追殺,是因為我在亂空域內獲得奇遇,是誅心劍王的心劍秘錄……咳咳……」一邊說著,還一邊觀察楚暮的反應,楚暮一臉平淡。

「我願意用空間腕輪內的所有積蓄,請閣下將心劍秘錄交給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林峰,閣下若是想要修鍊心劍秘錄也可以,但還是請閣下可以抄錄一份給林峰,感激不盡……」說著,聲音越來越小,氣息越來越弱,然後頭一歪,一命嗚呼。

流血過多,還雙腿被斬,能夠憑一口氣交代後事,也不錯了。

死在自己的面前,楚暮沒有感到難過和惋惜,因為此人,與自己毫無關係。

取下對方的空間腕輪,精神意念探入其中查看,裡面有一些藥材和丹藥,還有金屬礦石以及一大堆中品上品極品荒石,總數應該也有個幾十萬上百萬的,秘籍也有幾本。

楚暮取出一看,大都是天級的秘籍,對楚暮而言無用,真正讓他感興趣的是所謂的《心劍秘錄》。

誅心劍王,楚暮沒聽說過,對這個小世界的人文地理紀事等等,他的了解還不夠多。

不過從踏上劍者路到現在,見過的劍王級強者也有不少,已經不會讓他感到震驚了,事實上,天荒地宮內真宮弟子就有不少,每一尊都是劍王。

而楚暮自己也會成為劍王,並且,不會太久,好比如當一個人知道自己不需要太久就可以擁有千萬家產時,自然也不會對已經有千萬家產的人感到震驚了。

粗略翻看《心劍秘錄》,楚暮心頭一震,直覺這《心劍秘錄》的高深。

他乾脆先收起來,等返回天荒地宮之後,再仔細翻閱參悟。

至於這個林榮所委託的事,楚暮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一切看情況了,不過他所說的林峰,楚暮倒是有印象。

……

血芒破空,飛向亂空城,如隕石般的墜落,轟的一聲,炸開一個深坑,一個渾身是血的人手腳詭異的扭曲,嵌入其中。

巨大的爆炸聲勢,衝擊波襲卷四面八方,石頭樹木支離破碎,沙塵滾滾,立刻將許多人給吸引過來。

「誅……誅心……劍王的《心劍秘錄》……在……在亂空域出現……一個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所得……」這個神凝境小成巔峰劍者斷斷續續的說完話,脖子一歪,也跟著一命嗚呼。

他很悲催,催動這種可怕的秘法,打算轟殺楚暮,結果殺不死,自己只能夠藉助秘法之力逃走,逃到亂空城外,后力不濟,直接從數百米高空墜落下來。

若是平時,數百米高空墜落,頂多就是受到一些震傷,甚至有修為護身的話,稍微有點狼狽而已,但一身力量消耗一空,血液虧損,又沒有修鍊天荒劍體這等功法,體魄一般,狀態前所未有的糟糕,落下來,手斷腳斷,內腑受到重創,又失血過多。

但他也很狠,臨死前,也要陰楚暮一把。

「誅心劍王!」

「心劍秘錄!」

沒有人理會那個神凝境劍者的死活,反而被他所說的話震驚了。

「亂空域……走。」

「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

嚷嚷聲中,頓時,一個個元極境神凝境劍者紛紛御空飛行而起,迅速的往亂空域方向飛去。

看得出,誅心劍王的《心劍秘錄》對他們的吸引力有多大的巨大。

消息傳播出去,亂空城內,各個家族勢力也都知道了此事。

「誅心劍王的《心劍秘錄》出世了……」

「這誅心劍王,不屬於天荒地宮,卻是一個傳奇啊,他的《心劍秘錄》更是神秘莫測,威力驚人,必須將《心劍秘錄》掌握在我們張家。」

「得到《心劍秘錄》修鍊,我斬殺同階劍者如屠狗。」

「哼,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就算是內宮弟子,真的拿到《心劍秘錄》,也照殺不誤。」

天荒地宮十分強大,毋庸置疑,但是在足夠的利益之下,還是有人敢挑釁其虎威的。

何況一名外宮弟子,殺了就殺了,天荒地宮應該也不會因此而大動干戈。

亂空城內,各個家族的神凝境劍者也紛紛出動,成群結隊的前往亂空域,尋找擁有《心劍秘錄》的天荒地宮外宮弟子。

可以想象,亂空域之中,將會前所未有的混亂,各種爭鬥衝突,必定會比以往更多出百倍。

而此時,他們口中的獲得《心劍秘錄》的天荒地宮外宮弟子,卻已經更換了衣服。

天荒地宮的制式長袍楚暮暫時收了起來,不然損壞了,回去還得重新去領取,也有點麻煩。

最主要的是,楚暮也想到了一點,施展秘法逃走的神凝境小成巔峰劍者,說不定會將消息帶出去,到時候,自己肯定是一堆麻煩事。

對方不認識自己,想要將自己的相貌描述清楚,也沒有那麼容易,畢竟自己的長相雖然說不差,但也沒有英俊到驚人的地步,而且也沒有什麼顯著的特徵,最大的辨別就是身上的天荒地宮外宮制式長袍。

換上銀月袍,亮銀寶甲自然也穿上了,楚暮的防護力,瞬間提升數倍,保命能力也跟著提升。

他慢慢的往亂空域內走去,一邊走,一邊釋放出精神意念感受著空間的混亂波動。

亂空域的外圍,出現空間裂縫和空間亂流的概率極低,除了一開始有看到之外,走到現在,楚暮毫無所得。

「莫非,要進入亂空域內部?」楚暮暗道,抬頭看向遠處,千米之外,視線模糊,但卻有一種戰慄感。

亂空域內部,空間裂縫和空間亂流出現的概率要比外圍大上許多倍,危險自然也是要打上許多倍,當然,機遇也會更大。

念頭一動,楚暮便稍微調整方向,往亂空域內部走去。

亂空域的範圍極大,不知道勝過地心荒火谷多少倍,楚暮又不敢太快前進,因此,想要深入內部,還得一段不短的時間。

這個時候,一道道身影破空而至,在亂空域外停頓,紛紛落地,腳不停留的走進亂空域之內。

一批又一批,基本都是成群結隊而來,多的有十幾個,少的至少也有三個。

現在這些人相安無事,都不會動手,但一旦發現什麼,衝突是必然的,到時候,弱小的人,不知道又要死多少個。

而且在亂空域內,一不小心遭遇空間裂縫或者空間亂流,多死幾個也是很正常的。

但為了得到《心劍秘錄》,一切都值得。

這些人的到來,冥冥之中,讓楚暮打從內心深處生出了一種感覺,危險在靠近,有麻煩要出現了。

楚暮記在心裡,也沒有過分重視,只是做好應對一切麻煩的準備。(未完待續。) 大量劍者進入亂空域,絕大多數,都是神凝境劍者。

元極境在這個地方,危險姓更大。

雖然說遇到空間裂縫和空間亂流,神凝境劍者其實和元極境劍者一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直接被滅殺,但神凝境劍者擁有神念之力,感知更敏銳,可以更快的發現空間裂縫和空間亂流出現的波動,更好的避開。

進入亂空域的人越多,亂空域的氣流越是混亂。

嗤嗤聲響起,上空,又出現了一道漆黑的裂縫,有可怕的透明氣流散逸而出,襲卷周邊,形成了真空狀態,讓人心驚膽顫。

下方的人群,有點搔動,趕緊分散開。

一個個既要注意可能出現的空間裂縫,又要掃視四周,尋找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雙眼精芒閃爍不休。

這裡距離天荒神山頗遠,而且是高級險地,十分危險,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基本不會到這裡來,至少也是內宮弟子。

因此,他們覺得要在這裡找到一個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一看身上的衣服就知道了。

只是找了半個時辰,毫無發現。

「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是元極境修為的劍者,不可能深入亂空域,怎麼會找不到?」

「對了,說不定對方將身上的衣服給換下了,所以我們沒有認出來。」

「找,繼續找,擴大搜索目標,元極境修為,疑似天荒地宮弟子的人。」

尋找的同時,這些來自於亂空城家族組織的神凝境劍者們,也紛紛深入亂空域。

深入亂空域不代表進入亂空域內部,外圍的範圍,還是很大的。

足足有三個大隊,每一個隊伍都有十幾人,一個個都有神凝境的修為,三個大隊各自為首的人,修為更是達到了神凝境大成巔峰。

這個小世界內,天荒地宮外的家族勢力,劍王幾乎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神凝境圓滿,可以算是最厲害的劍者了。

何況,擁有神凝境劍者坐鎮的家族,勢力都不一般。

楚暮的行走速度很慢,因為他是一邊行走,一邊感受。

「前面的小輩,站住。」聲音傳來,隨著,有人飛快的追趕上來。

「小輩我問你,你可曾在這裡見過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張家一個神凝境小成劍者開口問道。

「沒有。」楚暮回答道,的確是沒有,除了他自己之外,他真的沒有見過其他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在亂空域中。

「小輩,交出你所有的空間腕輪,讓我檢查一番。」那神凝境小成劍者盯著楚暮看,有些狐疑的眼神,旋即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其他一些人,則面無表情的盯著楚暮。

楚暮眉頭一皺,頓時明白,這些人的目標,恐怕就是自己,或者說自己空間戒指內的《心劍秘錄》。

交出空間腕輪被檢查,他們也查不出什麼,因為《心劍秘錄》和重要的寶物,都在空間戒指內。

只是,面對一群實力還不如自己強大的神凝境劍者,楚暮怎麼可能交出空間腕輪,那是一種侮辱。

縱然對方的實力比自己強大,楚暮也不會屈服。

「小輩,不要自誤。」眼看楚暮絲毫沒有取出空間腕輪的意思,說話的神凝境小成劍者臉色一沉,語氣帶著絲絲的怒意。

「把你的空間腕輪,交給我檢查檢查吧。」楚暮淡淡回應道。

「小輩,你太無理了。」那神凝境小成劍者一怒,一巴掌扇過去,勁風咆哮,眼前人影一閃,手掌落空,頓時改掌為抓,往前抓出,要抓住楚暮。

自己堂堂一個神凝境小成劍者,竟然還奈何不了一個元極境劍者,還是在眾人面前,多麼丟人,這神凝境小成劍者發怒,拔出劍,劍光破空殺至,準備挑斷楚暮的手筋。

對方的做法,激怒了楚暮。

原本在這亂空域內,楚暮是不打算動手的,危險極大,但對方如此肆無忌憚,以勢壓人,不出劍,怎能了卻心中一口惡氣。

一念及此,八面天荒劍出鞘,劍意和金之奧義爆發,身形挪移間震顫,避開對方的劍,一劍反殺而至。

力量內斂在劍之中,對方根本就感覺不到,還是以為憑自己的護體劍罡以及王品寶甲,足以抵擋。

細微的撲哧聲響起,劍切開,斬斷頭顱。

一個元極境劍者,一劍斬殺一個神凝境小成劍者,這一幕看起來,是多麼的荒謬。

但荒謬的一幕,卻出現在眾人眼前,由不得他們不相信。

一劍斬殺完畢,楚暮挑起對方的空間腕輪收好,同時後退。

「該死,竟然敢偷襲我張家人,小輩該殺,追。」張家為首的神凝境大成巔峰劍者怒吼道,劍出鞘,劍芒破空殺來,身形追趕。

十幾個神凝境劍者紛紛追向楚暮。

「諸位,這小輩就算不是天荒地宮的外宮弟子,身上定然也有寶物,否則不可能殺死一個神凝境劍者。」追趕的同時,張家為首的劍者還給其他兩個勢力的劍者傳音。

原本驚詫於楚暮實力的兩隊人,本來是不打算插手的,此時聽這麼一說,眼睛頓時一亮,心動了。

《心劍秘錄》固然重要,但若是可以得到其他寶物,也很不錯,算是意外的收穫。

立刻,另外兩隊人也動身追趕楚暮。

一共有四十幾個神凝境劍者追殺,其中三個的修為還達到了神凝境大成巔峰,如此一幕若是被人看到,不知道會驚爆多少人的眼珠,因為他們所追殺的,僅僅是一個元極境劍者啊。

四十幾個神凝境劍者,雖然每一個的實力,都不如自己,但聯手起來還是很可怕的,楚暮也沒有把握對抗,一旦陷入對方的包圍圈,對自己十分不利。

不斷的後退,那路線,竟然是亂空域的內部深入。

忽然,楚暮毛骨悚然,本能的往旁邊挪移,只見原本後退的路線處,出現一道手指長短的漆黑裂縫,一閃即逝,但是釋放出的氣息,卻讓人感到絕望。

空間裂縫!

好在楚暮閃避及時,否則,一旦觸及那空間裂縫,只怕就會被撕裂吞沒。

一閃避,也看到一道空間裂縫,震驚之餘,速度下降,頓時被追趕上,兩道劍光左右殺至。

楚暮眉頭微微一皺,一發狠,凌厲反擊,八轉極限劍意和八轉極限金之奧義融入劍之中,劍光分化,瞬間斬殺那兩個神凝境入門劍者。

如果說之前那個神凝境小成劍者被楚暮斬殺,有輕視和僥倖以及一些近似偷襲的因素在內,那麼現在這兩個神凝境入門劍者被斬殺,則不是僥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