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磨村

二壯失魂落魄的回來了,眾人立即圍了上去,李二狗見二壯的樣子問道:「你咋了?沒事吧?」

二壯沒有回答,李二狗著急的說道:「你倒是說話啊!!」

二壯哭道:「他們簡直不是人!!不是人!!!」

李二狗說道:「他們不會那啥你了吧!」

二壯哭道:「大貓,去給我拿條內褲!下面涼嗖嗖的。」

眾人聽到后一臉的驚訝,吼道:「不是人啊!!!連這麼個人都不放過啊!!!」

李二狗說道:「禽獸啊!」

秦手說道:「叫我幹啥?!」

李二狗說道:「沒說你!我說的那個禽獸!」

秦手說道:「咱們村除了就我一個秦手,還有別的嗎?」

二壯掩面痛哭,李二狗安慰道:「哭吧,哭出來就好受了!」

本章完,預知後事如何,請看下一章!

感謝大家的支持!

感謝兄弟們的鮮花!有空的話也去支持一下我的另一部書《獵魔術士》感謝!

求推薦,求收藏,求鮮花,求蓋章,求紅包,求打賞!

感謝!

達建仁說道:「為了部落!我情願獻出自己的生命!來吧!!!」

東方明和欒小雷說道:「你是勇士!我們敬佩你!」

東方明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是我們第一次這麼的有默契!」

欒小雷說道:「感覺還不錯哦!嘿嘿……..」 先說畫,不說它是不是名人所作,但絕對件件珍品,瓷器,不分大小,樣樣出自名家,便連這些個桌椅,細細一瞧,無論是形狀還是花紋皆獨有韻味,包括最普通的桌椅,手工剛柔並濟栩栩如生,也絕不是什麼次等貨。

火珊瑚,金屏風,雙碟花瓶.。叫的出名號,叫不出名號的目不暇接。

一番琢磨之後,鳳月汐心癢難耐,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搜羅進自己的腰包。

反正有鳳七洵給的那條琉璃墜子,不愁帶不走。

心念一動,鳳月汐再次開始在屋子裡走動,凡她走過之處,必是空無一物,瞧得一旁的秋霜越發頭點黑線:「郡。郡主,你這是要做什麼?」

鳳月汐聽了,分出一個眼神看向臉色無奈的秋霜,直白的道:「看不出來嗎?收刮啊!這不是我娘的東西嘛,回頭若是我想她老人家了還可以拿著這些東西念想念想!」

秋霜聽得白眼直翻,這打劫還能這麼正義凜然的估計也是只此一家。

鳳月汐說話的空當,腳手也不停著,先是披霞殿的大廳,再到鳳陽之前所住的屋子最後才進了她自己所住的,沒幾會功夫,已經被她收刮的乾乾淨淨。

入眼望去,只除了幾根柱子間的緞簾,窗前的紗幔未遭染指,其它的真的是一件不留。

沒辦法,誰叫這披霞殿的主人手裡件件東西都是價值不菲。

單看鳳陽妝台上的那些金銀珠寶,便夠鳳月汐逍遙一輩子不愁。

直到掃干掃凈,鳳月汐方心滿意足拍了拍手。

轉眼四周,確定再無遺漏,緊接著隨即想到了什麼,走出大廳,抬頭看向二樓。

意識到鳳月汐打什麼主意,秋霜暗道聲不好,趕忙上前勸導:「郡。。郡主!那裡。您還是算了吧!」

二樓的小閣樓可是整個顧家最不能提也不能去的地方。

「為什麼?」鳳月汐疑惑的看向面有難色的秋霜,蹙眉,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

原因是什麼,她一清二楚,不就是那是已故的顧月舞的屋子嘛!

秋霜一聽,頭更是隱隱作痛,這裝著揣著明白裝糊塗的用意是很明顯不會放過二樓了。

正如秋霜所想,鳳月汐確實是不會放過。

輕笑一下,鳳月汐便繞過正廳一側,沿著側道游廊走了一會便上了一側扶梯。

這個年代的扶梯一般很窄,但這裡的卻足有一米五寬,踩在上面細弱無聲,可見扶梯的厚度非常堅固,難得更是不陡,以一種十分平緩的坡勢緩緩向上延伸,兩側更是掛滿晶瑩剔透的小珠子,隨著她不經意的擦到而發出清脆的聲響。

沿梯而上,盡頭便是兩扇圓形小門,令鳳月汐不由想到花門二字,確確實實就好像是被鮮花簇擁著的拱門,細一聞,空氣中還有若有似無的花香。

被她輕輕一推,門應聲而開,落入眼前的場景,讓她明白什麼才是集三千寵愛於一身。

哪怕空置了十多年,屋子內依舊纖塵不染,所有的一切保持著原來的樣子。

桌上才喝了一半的茶水,只咬了一口的糕點。

。 案上主人剛翻了幾頁還未被合上的書籍,落了幾滴墨汁的宣紙,便連一旁墨硯上的耗筆似都還沾著黝黑濃郁的墨汁。

屏風上幾件紗裙,妝台上半開的胭脂,首飾盒裡掉出一角的珍珠飾品,就在首飾盒的上方,還安放著屋主不知是要準備下次戴或者說是剛卸下還未收起的的一個翡翠鐲子,鮮綠的猶如院中頂著風雪剛冒出的新芽。

粉紅的紗幔被她帶來的風吹得輕輕搖曳,於是,紗幔上垂掛的極小的金葉子搖拂著又是另一道風光,屋子內的一切似乎完全未被時間洗禮,彷彿被停止了一般。

鳳月舞的小樓並不像鳳陽所住的屋子那般富貴大氣,而是精緻,無論是擺件還是裝飾,都結尾小巧玲瓏,反而因為小巧玲瓏所以更顯得珍奇貴重。

鳳月汐感嘆,不知現在的顧月凌比之當年的鳳月舞又是如何?

據她看,就連鳳家那幾位金枝玉葉的屋子,最多也就是如此了吧。

這時候,身後傳來秋霜咚咚踏著扶梯木板的聲音,踏的那麼用力,可見對方這次真的是急了。

「郡主,我們還是下去吧,這裡不讓人進的!」這大冷的天,秋霜急的滿頭大汗,邊說視線不時看向四周,彷彿,某個角落會突然跳出個什麼豺狼虎豹要將她生吞活剝一般。

鳳月汐微微一笑,腳步一抬便跨進了這處曾經輝煌如今安然的小屋。

秋霜一個情急去抓,卻發現,對方的衣袍彷彿被抹了一層油,滑溜溜的從她手中滑過。

不及多想,便也追了進去:「郡主。。郡主。。你就聽秋霜一次,我們還是趕緊下去,不然。。不然就晚了!」

「晚?」鳳月汐凝眉,目光掃了一眼身後的樓梯方向,笑道:「那就趁還來得及的時候做些什麼吧!」

話落,鳳月汐的手已落在了妝台上,隨手拿起被擱置的翡翠鐲子,下一刻,連同下方的首飾盒一併消失。

看了這麼久,秋霜自然知道它們的去向,臉上也是更加焦急。

「郡主,奴婢求你,趁還沒被發現還是快點跟奴婢走吧!」

「既來之則安之!」鳳月汐隨手又收羅了兩個藍底飄著青花的小瓶。

此時的鳳月汐如同叫花子進了廚房,一番餓死鬼投胎般的秋風掃落葉。

視線一移,一紅色入眼,上前正要掀開那塊紅色的金絲綢,門口處突然傳來一聲大喝:「住手!」

鳳月汐原本注意力便放在那塊紅綢上,猛地被人一喝,手一重原本只是輕掀綢布的力道壓了壓,於是,那塊綢布連同綢布所蓋的東西便從書柜上掉了下來。

來人一見,風馳電摯般的衝到了她的身前,手一伸,堪堪接住。

抬起頭,鳳月汐便看到一張布滿陰霾青筋的臉,兇狠的目光惡狠狠的瞪著她,若是目光能殺人的話,鳳月汐覺著自己已經渾身碎骨。

視線一落,便恰好瞧見了來人手中的物件。

此時,紅綢猶在,到底露出了一角,可惜的是,也只能判斷出應該是個圓形物件。

來人小心翼翼的將手中的東西重新放上架子,好傢夥,那位置角度朝向精準無比,仿若方才從未差點滑落一般。

蘭陵相思賦 石磨村

秦手說道:「這口氣我不咽不下去!」

李二狗說道:「那你想什麼時候咽氣呢?」

秦手說道:「你給我滾!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李二狗怒道:「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你有本事你去幹掉幸福屯啊!我的豬肉鋪已經幾天沒有人來光顧了!你們三個想的主意哪去了?!」

史一剛說道:「還在醞釀!」

蔣門深說道:「我也是!」

李二狗說道:「你們慢慢醞釀吧!老子不奉陪了!」

史一剛說道:「你幹啥去?!」

李二狗說道:「安慰二壯!畢竟受了這麼大的打擊!」

秦手問道:「史兄,我們怎麼辦啊?!」

史一剛笑道:「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秦手說道:「明白!」秦手站起身來,拿起鋤頭就走,史一剛問道:「你幹啥去?!」

秦手一甩頭髮,瀟洒的說道:「我一鋤頭鋤死他們!」

史一剛無奈的說道:「我是這個意思嗎?我的意思是,容我再想想!」

秦手怒道:「那你說的這麼文縐縐的幹啥啊!」

蔣門深說道:「行了!要我說,就直接抄傢伙衝進他們村,然後直接滅掉他們,事情就是這麼簡單的解決了!對不對?!」

史一剛說道:「你才真的是出門不帶腦子啊!你也不想想我們是他們的對手嗎?無論是從人數上還是其他的方面?就郭小康和李小飛我們就都對付不了!你認為你能剛過郭小康嗎?」

蔣門深突然菊花一緊,說道:「剛不過!」

史一剛說道:「沒錯,你剛不過,小心你被他「肛」了!」

蔣門深再次菊花一緊,摸摸了自己的屁股。

史一剛說道:「現在我們只有團結才能度過這次的危機!米娜桑!讓我們團結一致,眾志成城好不好?!」

沒人回答他,史一剛很尷尬,說道:「那就散會吧!」

幸福屯

欒小雷和東方明高高興興的走了回來,達建仁在他們二人的身後慢慢的走著,面無表情,甚至有點想哭。

李小飛說道:「回來了?!怎麼啊?」

欒小雷笑道:「屯長出馬一個頂倆!搞定了!」

東方明說道:「不但搞定了!我們還與松雲寨聯姻了!」

李小飛問道:「聯姻?!什麼意思?!」

欒小雷說道:「你看看達建仁高興的樣子!」欒小雷看到達建仁一臉的不開心,上去就揉捏他的臉,說道:「你看他笑的多開心啊!」

何小迪說道:「沒看出來,就看到他好像有一種想死的感覺!」

東方明說道:「其實,聯姻的那個人不是別人,就是達建仁!」

眾人驚道:「什麼?!達建仁要結婚了!?」

東方明說道:「沒錯!對方就是諸葛小亮的女兒!小甜甜!」

眾人驚道:「我們去!是那個早期登場的人啊!」

達建仁抱頭痛哭起來,欒小雷說道:「你們看看他多高興啊!都高興的哭了起來,哎!也太興奮了點!理解理解!馬上就要告別童子身,你的激動我是理解的!」

何小迪說道:「你是哪隻眼睛看到他是高興了?!」

東方明說道:「不管怎麼樣!我們現在和松雲寨締結了條約,可以放心的對付石磨村了!」

欒小雷看到郭小康正在拿著一條紅色的內褲欣賞,甚至還聞了聞,郭小康說道:「啊!戰利品的氣息!」

欒小雷乾嘔了一下,說道:「他怎麼了?!對著一條內褲這麼起勁!」

范同說道:「那是他的戰利品!」

「啥?」欒小雷問道:「什麼戰利品?!」

李小飛說道:「你們不知道,你們沒回來之前,石磨村的二壯前來找茬,郭小康扒下了他的內褲,那條內褲就是小康的戰利品,你們不用管他,他已經那個樣子一個多小時了!」

欒小雷說道:「口味真不是重的一點半點啊!」

李明說道:「那我們下一步的作戰計劃是什麼?!」

東方明笑道:「現在李二狗的豬肉鋪就快頂不住了,我們要加大攻擊,另外開始對他們三家下手!首先就是蔣門深!」

范同說道:「好!就對付他!」

東方明說道:「你這麼激動幹什麼?!」

范同說道:「不知道為什麼,一聽到蔣門深我就渾身不舒服,特別是我的臀部!」

東方明說道:「哦!可能是你們以前有恩怨吧!」

欒小雷說道:「那麼現在我宣布,對石磨村第三號作戰計劃開始實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