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磊估計了一下,以呂剛現在的攻擊強度計算,如果呂剛不停的攻擊,以他施展了《大地鎧甲》后的恢復速度,他最起碼能堅持三天三夜,才會因為體力和真元消耗的速度打過恢復的速度而導致脫力。

如果服用丹藥或是能夠偶爾的休息一會兒,他的持續戰鬥時間還能延長一倍以上,具體會堅持多長的時間,那就要看他的狀態如何了。

「呼哧~~呼哧~~~」

擂台上,呂剛汗流浹背,大口的喘著粗氣。

「石磊,你的防禦實在是太強了,我努力了這麼長時間,卻一直沒能打破你的防禦!」呂剛苦笑著說道。

從一開始,他就為自己定下了一個小目標,打破石磊的防禦,但是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他一直沒能完成這個小目標,哪怕他的實力比之前提升了很多。

「呵呵呵~~~你在進步,我也在進步。」石磊笑著說道。

有了呂剛支付的陪練費用,石磊雖然還算不上是一個土豪,但是輔助修鍊的丹藥卻是不缺了,有了丹藥的輔助,石磊的實力突飛猛進,經過這段時間的積累,他的修為已經能夠經過了八次的凝鍊。

紫府命竅中,一直躲在三十六層煉神塔中的神魂現在已經有了八丈高,而且純凈異常,融合了一絲神魂的星魂也變得十分的靈動,智慧與石磊本人也相差無幾。

只要再修鍊一段時間,完成第九次凝鍊,石磊的神魂就能達到九丈的高度,融合了一絲神魂的星魂也能變成真正心意相通的分神,哪怕石磊的神魂被滅,只要星魂不滅,石磊還能復活,只是修為卻會大損,不過比起神魂俱滅那可是好的太多了,最起碼還白得了一條小命。

「石磊,你來到這裡已經好幾個月了,對每年一次的考核有沒有什麼了解?」呂剛笑著問道。

「我每天除了給你當陪練,就是回去努力修鍊,哪有時間關注這些。說實話,我對這個考核只有一個大概的了解,具體是什麼情況卻不是十分的了解。你對這個考核很了解?」石磊問道。

「當然了解。」呂剛笑著說道。

「我們現在生活的這片區域,是專門為我們這樣的聖武殿見習成員準備的,通過了考核,才能正式的成為聖武殿的成員,通不過考核,不是被遣送回去,就是被安排到其他地方。」

「每年的考核內容都不一樣,不過大致都可以分成三關,第一關是問心,第二關是實戰試煉,第三關是擂台賽。」

「第一關問心最簡單,只要通過聖武殿的問心路就能過關,不過,每年考核的時候,都有很多人在問心路上醜態百出,最終被淘汰出局。」

「第二關實戰試煉,我們會被送到一個特殊的秘境之中,與蟲魔廝殺,在規定的時間裡獲得的積分達到標準才能通關,聖武殿類似的實戰試煉秘境有很多,加上進行實戰試煉時還有各種限制,想要達到通關標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能夠通關第二關,就能成為聖武殿的正式成員了,也就是外門弟子。最主要的是,實戰試煉時最好能夠多殺一些厲害的蟲魔,獲得的積分也是越多越好,據說獲得的積分超過標準越多,獲得的隱藏加分加分就越多,這個隱藏加分好像還關係到成為聖武殿正式成員后的福利待遇。」

「通關第二關后,還需要通過擂台賽決出最終的排名,排名第一的將會獲得內門弟子的身份,還能獲得豐厚的獎勵。排名前十的,也會獲得內門弟子的身份,不過卻不會得到獎勵。排名前百的,雖然是外門弟子,但是會獲得挑戰雛龍榜的資格。」

呂剛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每年一次的考核內容,和通過考核後會獲得什麼樣的好處。

「我之所以修鍊《霸拳》,就是想在每年一次的考核上一鳴驚人。不過今年有你,我不敢說能夠搶到第一名,不過搶個前十還是沒問題的!」呂剛傲然的說道。

有了石磊這個陪練,呂剛對《霸拳》的感悟越來越深刻,實力也是不斷暴漲,前幾天他找了個借口與一個對手打了一場,結果在他隱藏了三成實力的情況下,將那個對手輕鬆擊敗。

他挑的那個對手修為也是合體境,與他之前的修為相差無幾,也是今年考核的一個熱門人選,但是現在,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這讓呂剛對自己在今年的考核上一鳴驚人很有信心。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只是防禦厲害一些,能打敗我的大有人在。而且,考核中意外很多,我也不敢爭什麼前十,只能說是全力以赴,不讓自己的努力白白浪費就是了。」石磊沉聲說道。

「你說得對,我是有點膨脹了。」呂剛點點頭,眼中的那點傲然消散無蹤,「每年一次的考核中經常冒出一些黑馬,我也不能大意,不然牛皮吹出去卻沒有做到,那可就成了大家的笑話了,到時候雖然也會一鳴驚人,但絕對不是我想要的那一種。」 時間一點點流逝,轉眼間,距離聖武殿每年一次的考核只剩下三個月的時間了。

「石磊,你真的不準備繼續擔任我的陪練了?」呂剛皺著眉看著石磊,「如果是貢獻點太少的原因,你可以說個數,我絕對不皺一下眉毛。」

石磊擔任陪練的這幾個月,呂剛感覺自己的實力突飛猛進,對《霸拳》的感悟也達到了一個驚人的高度,而且,他一直沒能打破石磊的防禦,這讓他充滿動力,每一天都過得極為紮實。

現在,石磊突然不當陪練了,這讓呂剛很難接受,他無法想象,沒有了石磊這個陪練,他的實力還能不能像之前那樣突飛猛進了。

「不是貢獻點的原因!」石磊搖搖頭,說道,「如果是貢獻點的原因,我早就漲價了,何必等到現在呢。我已經給你當了好幾個月的陪練,現在距離每年一次的考核只剩下三個月的時間了,我準備在這三個月里閉關苦修,讓自己的修為更進一步。」

擔任呂剛陪練的這段時間,石磊從呂剛這裡獲得了大量的貢獻點,用這些貢獻點兌換了大量的輔助修鍊的丹藥,有了這些丹藥的輔助,石磊的修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提升著,到了現在,他已經完成了分神境的九次凝鍊。

九次凝鍊后,石磊的紫府命竅中,一直躲在三十六層煉神塔中的神魂高度達到了九丈,而且晶瑩剔透純凈無暇,融合了一絲神魂的星魂更是靈動異常,如果不是身體特殊,誰看見了都不會相信這是星魂而不是真人。

修為達到了分神境真正的極限后,石磊準備利用考核錢的這幾個月時間閉關潛修一番,爭取能夠突破修為瓶頸,成為合體境武者。

考核的時候,天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對手,會出現什麼意外,石磊也不敢保證自己能打敗天下無敵手,他的防禦雖然很強,但是他也不敢保證不會出現攻擊力異常恐怖,能夠打破他的防禦的強敵,所以,為了能夠在考核中取得一個好成績,石磊決定把自己的修為再提升一些。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決定暫時停止擔任呂剛的陪練。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原因,石磊也捨不得每天大筆進帳的貢獻點。

「原來是這樣。」聽了石磊的話,呂剛沉默了片刻,「祝你能夠早日突破瓶頸,成為合體境武者。如果還有時間的話,我希望你能繼續擔任我的陪練。」

「沒問題!」石磊笑著說道,「不過,我的修為突破后,再當陪練可就不是現在這個價錢了。」

「好說!好說!」呂剛笑著表示自己不差錢。

告別了呂剛,石磊離開了演武場,先去了坊市的兌換點兌換了各種輔助修鍊的丹藥,然後準備回去閉關潛修突破修為瓶頸。

「石磊,你這是剛從演武場回來?」看到石磊從外面回來,水芙蓉笑著問道。

這幾個月的時間,她也在不停的完成各種任務,獲得了不少的貢獻點,兌換了不少的丹藥,前不久經過幾天的閉關,她終於突破修為瓶頸成為合體境武者了。

成為合體境武者后,水芙蓉接了一個任務后消失了好幾天,沒想到一回來就看到了石磊從外面回來。

「嗯。」石磊點點頭,「從明天開始,我要閉關潛修直到考核開始才會出來,所以,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盡量不要來找我,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去演武場找呂剛幫忙,我和他的關係不錯,看在我的面子上,他應該能幫忙。當然,如果真的有十萬火急的事情,你也可以來找我,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及時得到消息。」

「你要閉關潛修?」聽了石磊的話,水芙蓉很是驚訝。

「沒錯!」石磊點點頭,「還有三個月考核就要開始了,我現在已經觸摸到修為瓶頸,當然要努力把修為提升一些。這一次的考核很重要,我要想辦法獲得更好的名次才行。你也一樣,盡量把修為提升一些,等考核的時候才更有底氣。」

「我可不像你,每天都有大把的貢獻點進賬,我想獲得貢獻點,只能完成各種任務,哪有那麼多時間修鍊。」水芙蓉皺著眉苦笑著說道。

「用不用我先借你一筆貢獻點?等你以後有了再還我。」石磊說道。

「不用了,你給我的幫助已經夠多的了,我不能再向你伸手了,貢獻點對你也很重要。」水芙蓉搖搖頭,不想拖石磊的後腿。

「不過是一些貢獻點罷了,對我來說並不算什麼,多了不敢說,兩三千點貢獻點還是能拿的出來的。你別和我客氣,先用著,把考核通過了再說其他的,你也不想被淘汰,然後被遣返回星耀聯邦,或是被安排到其他地方幹活吧?」說著,石磊通過身份銘牌給水芙蓉轉過去三千點貢獻點。

「我用不了這麼多!」說著,水芙蓉就想把一部分貢獻點轉回去。

「我這裡還有不少貢獻點,你先用著,不夠的話如果我沒有出關,你再想想其他辦法,如果我出關了,你再和我說。」石磊笑著說道。

「謝謝你,石磊。」水芙蓉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只能不住的說著謝謝。

「我們都是從星耀聯邦來的,認識這麼久了,這點小忙還是要幫的。不和你說了,我要回去準備一下,然後就去閉關了。」說著,沒有再給水芙蓉說話的機會,直接就走了。

「石磊,你放心吧,我一定會通過考核的!」看著石磊遠去的背影,水芙蓉喃喃自語道。

回到住處后,石磊立刻激活了住處的各種符紋秘陣,將住處徹底的封鎖,沒有他的允許,任何人都無法進來,甚至,如果不是特別重要的消息,也無法通過身份銘牌通知到石磊。

將住處封鎖后,石磊從須彌指環中拿出一堆上品元晶,在住處布置了一個大型的聚元符紋秘陣,保證早就在修鍊時能夠有充足的天地元氣。 做完這些準備工作后,石磊坐在蒲團上開始修鍊,準備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巔峰。

時間一天天流逝,轉眼間,三天的時間就過去了。

一直閉目修鍊的石磊終於將狀態調整到巔峰。

深吸一口氣,石磊開始向修為瓶頸發起衝擊。

心念一動,紫府命竅中的三十六層煉神塔輕輕震動,與周圍元竅和秘竅中的煉神塔發生共鳴,丹田命竅中的生命古樹輕輕晃動,與周圍元竅中的血泉和秘竅中的血海發生共鳴,氣海命竅中的無量星淵與周圍元竅和秘竅中的太陽星和太陰星發生共鳴,然後三大命竅之間再次發生共鳴,在一條條命脈、元脈和秘脈構建成的轉化符文的作用下,瞬間轉化成同一種能量。

下一秒,恐怖的能量瞬間爆發,修為瓶頸幻化出來的九條一頭連接天外未知的神秘之地,另一頭則分化出無數條細長鎖鏈將石磊從頭到腳束縛起來的鎖鏈瞬間撐爆。

九條鎖鏈被撐爆后瞬間化為一股股特殊的能量。

「吞噬!」

早就有所準備的石磊大吼一聲,體內三大秘竅中實質化的本源同時發動,恐怖的吞噬之力瞬間將消散的特殊能量吞噬大半,不過,剩餘的那些能量卻在眨眼間消散不見。

「可惜了。」沒能將所有的特殊能量全部吞噬,石磊有些遺憾的搖搖頭,然後開始專心的煉化被吞噬的那些特殊的能量。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被吞噬的特殊能量一點點的被煉化,石磊的修為也在一點點地提升著,之前存在的瓶頸早就消失不見,石磊順利的成為了合體境武者。

「呼~~~」

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石磊停止了修鍊,睜開雙眼從蒲團上站了起來。

心念一動,石磊的身邊多出了一個與石磊一模一樣的身影,突然出現的這個身影高達十丈,卻是一隻藏在紫府命竅中三十六層煉神塔中的神魂。

神魂出現后,先是左右張望了一下,然後深吸一口氣,隨著吸氣,神魂越變越小,最終變成了和石磊一樣高。

心念再動,石磊身邊又多出了一個與石磊一模一樣的身影,突然出現的這個身影高達十丈,身穿一套重甲,一手持盾,一手握著方頭錘,卻是融合了一絲神魂的星魂。

星魂出現后,同樣左右張望了一下,眼中閃爍著好奇的目光,然後深吸一口氣,星魂開始一點點變小,最終變成了和石磊一樣高。

三個樣貌相同,但是穿著打扮不同的人相互打量著對方,然後同時笑了起來。

心念一動,神魂消失,再出現時已經回到了紫府命竅中,繼續躲在三十六層煉神塔默默的修鍊。

心念再動,星魂一步邁出,與石磊融為一體,下一秒,石磊只感覺神魂之中的神魂之力瞬間少了一半,氣海命竅中的星辰真元也瞬間少了一半,剩下那些神魂之力和真元也在以驚人的速度被消耗著。

不過,石磊不僅沒有害怕,反而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身體與星魂真正的融為一體后,石磊感覺自己的防禦最起碼提升了十倍以上,而且,在合體狀態下,她對星魂自帶的兩個天賦神通也有了更深刻的感悟,甚至能夠控制這兩種天賦神通進行比較簡單的改變。

不過,現在他的修為還是有點低,星魂合體對他的負擔太大,只堅持了三秒鐘的時間,他就不得不退出合體狀態。

心念一動,星魂憑空消失。

「呼~~~」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石磊坐在蒲團上開始修鍊,恢復消耗的真元和神魂之力。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石磊一次次的與星魂合體,在合體的時候一點點的了解合體后自己的實力,等到神魂之力和真元消耗的差不多了,就解除合體狀態,然後修鍊,恢復被消耗的神魂之力和真元。

一次次的與星魂合體,一次次的解除合體狀態,然後一次次的修鍊,這樣做雖然有些枯燥,但是石磊卻樂此不疲。

在這樣的枯燥修鍊下,石磊的修為一點點地提升著,合體狀態持續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時間一點點流逝,眨眼間,時間已經到了每年一次的考核的前三天。

石磊終於結束了閉關潛修,從住處走了出來。

「石磊,你出關了?」看到石磊,水芙蓉顯得很是高興。

「嗯。」石磊點點頭,向水芙蓉打著招呼,「你最近怎麼樣?」

「我挺好的。」水芙蓉笑著說道,「你已經突破修為瓶頸成為合體境武者了?你一直沒有出關,眼看著考核的日子越來越近了,你要是再不出來,我都準備破門而入了。」

「嗯,現在我已經是一個合體境武者了。」石磊笑著說道,「這段時間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吧?你有信心通過考核嗎?」

「最近沒有什麼大事發生,大家都在為考核做準備呢。」水芙蓉笑著說道,「有了你的資助,加上這幾個月我也完成了不少任務,獲得了不少貢獻點,兌換了不少輔助修鍊的丹藥,現在的我修為提升了不少呢,不敢說排名太靠前,但是如果不出意外,通過考核還是沒問題的。」

「這就好。」石磊笑著說道,「為了慶祝我成為合體境武者,我們去餐廳大吃一頓,我請客!」

「好!」水芙蓉笑著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在餐廳點了十八個菜,又要了兩壇藥酒,吃飽喝足后,石磊目送水芙蓉離開,然後轉身去了演武場。

每年一次的考核馬上就開始了,他要去找呂剛問問,知不知道今年的考核內容。

與呂剛接觸了那麼長時間,雖然呂剛沒有告訴石磊他的身份,但是根據平日里呂剛的一言一行和揮金如土的表現,石磊也知道呂剛的身份不一般,如果有人能提前知道考核的內容,呂剛絕對是其中的一個。

石磊很幸運,在演武場找到了正在修鍊的呂剛。

「怎麼自己一個人修鍊?沒找一個陪練?」石磊笑著問道。 「石磊,你出關了?」看到石磊,呂剛一臉驚喜的迎了上來,「別提了,你閉關后我找了幾個陪練,結果沒一個人能夠讓我滿意,所以我就沒有繼續找陪練,而是一直一個人修鍊。」

「演武場那麼大,一個讓你滿意的陪練都找不到?」石磊挑挑眉,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一個都沒有!」呂剛很是鬱悶的說道,「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是陪練最緊缺的時候,想要找一個讓人滿意的陪練可不容易,那些厲害的陪練很早以前就被人預定了,剩下的陪練水平都一般。」

聽了呂剛的話,石磊點點頭。

每年一次的考核臨近,那些有野心的武者想要在考核中表現出色,自然會提前精心準備,呂剛找不到太厲害的陪練也就能理解了。

「石磊,你現在是合體境武者了?」呂剛問道。

一段時間沒見,石磊給呂剛的感覺更危險了,雖然石磊將自身的威勢收斂起來,但是呂剛敢肯定,石磊的修為有了很大的提升,絕對已經是合體境武者了。

「沒錯。」石磊點點頭,「僥倖突破了修為瓶頸,成為了合體境武者,不過突破的時間有點晚,恐怕是眾多參加考核的武者中修為比較點滴的存在了。」

「話不能這麼說,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嘛,你的修為和實力可是不對等的,誰要是小看了你,可是要倒霉的。」呂剛笑著說道,「怎麼樣,幾天好不容易遇到的,要不我們切磋一下?」

「好!」石磊笑著點點頭,他也想通過呂剛看看自己現在的實力如何。

「你可要小心了!」呂剛笑著說道,「這幾個月我可沒閑著,你要是不小心,恐怕要被我的拳頭揍得鼻青臉腫了!」

「那是不可能的!」石磊笑著說道。

呂剛進步了,他同樣也進步了,他不相信呂剛能打破他的防禦。

「接招!」

呂剛大吼一聲,一步衝到了石磊面前,雙拳帶著一股惡風砸向石磊的腦袋。

「秘術–大地鎧甲!」

「秘術–堅甲術!」

「秘術–蠻牛之力!」

「七十二重強化防禦–激活!」

「盾牆!」

心念一動,石磊瞬間施展了數門秘術,大幅度的提升了自身的防禦和力量,然後又激活了本命武裝中的符紋秘陣,最後才將手中的塔盾護在了胸前,準備硬抗呂剛砸過來的拳頭。

「砰!!!」

拳頭狠狠地砸在塔盾之上,下一秒,恐怖的力量瞬間爆發,在發出一聲巨響的同時,也讓塔盾晃動了一下。

「不錯!不錯!」

感受著從塔盾上傳來的力量,石磊兩眼發亮,一段時間沒見,呂剛對《霸拳》的掌控越發的細緻入微了,如果能將施展《霸拳》時帶起的風聲也收斂起來,等到命中目標時瞬間爆發,呂剛的《霸拳》就算修鍊到爐火純青的程度了。

至於現在嘛,則是差了一點火候,不過這也與呂剛修鍊《霸拳》的時間有點短有關,哪怕有他當陪練,也不可能把一天變成一年,想要把《霸拳》修鍊到骨子裡,沒有個幾十年的功夫基本上不可能,呂剛能修鍊到這種程度已經是天賦異稟,自身十分契合《霸拳》這門拳法了。

「爽!!!」

被塔盾上傳來的反震之力震得後退了數步的呂剛興奮的大吼一聲,揮動著拳頭繼續砸向石磊。

與石磊戰鬥的那種爽快感是獨自一人修鍊時無法體會得到的,現在,呂剛又找到了那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吼叫連連中,不斷地施展著《霸拳》中的殺招。

「霸拳碎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