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異口同聲,心中也按捺不住著急。

九王爺上個月前進階失敗,后又遭人重傷,命懸一線!

經過一個月調息,也沒能將實力恢復到巔峰時刻..

今天宵元節,明明拒絕了宴會邀請,卻又帶著幾個隨從匆匆離開九王府..

「難道,王爺沒回來!」

有人出聲揣測道。

九王爺一向行蹤不定。

十天半個月見不到蹤影是常事。

但此時不比以往,九王爺突破天靈師失敗,實力倒退好幾星,受了重傷又沒能調理過來..

「我去過宮中,宴會已經結束,可沒人看到王爺..」

「跟隨王爺的王家兄弟呢!」有人問道。

「沒回來。」

開口回答的是一個嬌小玲瓏的小女孩,跟眾人一樣面色焦慮。

她想都沒想,接下話茬,道:

「王爺會不會在外面遇到了危險!」

「我們應該擴大搜查範圍,調出皇上手裡的血影衛,和王爺手裡的十三鐵騎,跟我們在盛京里找王爺。」

。 楚凌睡到兩個時辰后,自然醒了。

此刻天地昏暗,灰濛濛的一片。

窸窸窣窣穿了衣服,又替床上男人穿上衣服,用被子裹嚴實。

做完這一切后,楚凌去廚房蹭飯。

這個點,廚娘剛剛蒸好了包子饅頭,專給干粗活下等活的丫鬟吃。

吃了才有力氣幹活嘛。

楚凌以前每每起的最早,吃得是楚府頭一份早點。

但她要早上挑上幾大缸的新鮮井水,上午開始劈柴到準備午飯前挑水,吃完午飯又是劈柴到下午挑水,直到劈完第二天早上足夠用的木柴,她才正式休息。

不過那時候,天黑夜寂,回到院子里,用冷水湊合著洗洗,就睡了。

她要忙活整整一天,其他事情空也抽不開。

「四小姐你來了,昨天宵元節夫人撥了銀錢,這幾天早上天天有豬肉包子供應。」

幾個給下人做早點的廚娘,比楚凌早起半個時辰。

「四小姐想吃什麼自己取,新鮮剛出爐,熱乎著。」

招呼了兩下子,又埋頭忙自己的事。

楚凌吃下頭等份早點,總覺得心裡怪怪的。

沒有多想什麼,楚凌用食盒帶了幾個饅頭回到了院子,放在了房間里的桌子上。

「還沒有醒嗎?」

楚凌的目光看向床上。

如果不是某人還有的體溫和呼吸..

她都覺得此人已死,早日下土——

「罷了,我現在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僅在楚宅之內,也該擴展一下知識面,莫要落後被人打。」

關上房門,楚凌深吸一口氣,離開了院子。

..

一刻鐘后,楚宅後院的書閣。

書閣有兩層,存放著各種書籍,包括一些無關緊要的基礎武道典籍。

「四小姐?」

書閣閣內,守閣的婆子看了楚凌一眼,皺眉。

「我要借閱書籍,有問題?」

楚凌似是讀懂了婆子的臉色,口氣大為不爽。

楚府誰都知道她楚凌粗人一個,女紅、琴棋書畫各種技藝,包括連簡單的認字都不會,是一個有名無實的「下人」小姐。

不過,現在誰敢瞧不起她,她絕對不會那人好過。

「四小姐請便。」

婆子不以為然道。

夫人囑咐過,不讓四小姐接觸任何書籍,特別是有關修鍊書籍。

眾所周知四小姐不識字。

口頭上尊稱一聲小姐,實則過得比下人還不如。

就算看完書閣所有的書籍——

她看得懂嗎!

婆子一副「不為難大字不識的四小姐」表情,連正眼都沒看面前的人。

「楚夫人可真不是善茬,一招不讓讀書,就把我放在了熱鍋上整整十五年,連會識字的下人都不如。」

「這些人攀高踩底,明裡暗裡排擠我..」

「哼,楚府那些曾經為難我楚凌的人,等我適應這個世界,我要把帳一筆筆跟你們算清楚。」

「剋扣我的銀錢,剋扣我每月的用度,連縫補針線的針線都剋扣!」

「你們以為我還是以前的楚靈兒嗎!」

「我楚凌從不報隔夜仇!」

心裡冷哼一聲,楚凌眼裡浮出陰狠之色,緩緩踏上了書閣階梯。

。 天羽大陸,由東南西北中五大州組成,紫薇王朝位於南州。

整個大陸追崇靈氣修鍊,吸納空氣中的稀薄靈氣化為己用,吸納靈氣越多,活得越長。

因為靈氣修鍊繁盛,由此衍生出千變萬化的靈技、功法。

其中功法能加快身體吸收靈氣的速度。

品階分為:天、地、人、玄、黃五階,每階又分高中低級三級。

修鍊靈氣的功法越高,吸納靈氣的速度越快。

靈技用於使用體內靈氣。

品階分為:天、地、人、玄、黃五階,每階又分高中低級三級。

與對手交手時,使用靈技等級越高,勝率越大。

甚至一招制敵,當場秒殺!

最後便是身體內的靈晶吸納到足夠的靈氣后,就會突破到下一個等級,擴寬整個靈晶容納大小。

能凝結成靈晶之人被尊稱為靈者。

靈者之前為靈徒,無法凝結靈晶,儲存靈氣,卻能吸納靈氣,在經脈中短時間滯留。

靈徒等級分一至九段,靈之氣九段靈氣能吸納靈氣最快、靈氣停留最多,當實力到達第九段,將要突破時服下一顆聚凝丹,會大大提高凝晶成功率。

凝晶此為跨入真正靈氣修鍊的門檻,多數人凝晶失敗,實力倒退,打此一蹶不起。

與靈者無緣!

而天羽大陸靈者品階分為:靈者、靈師、玄靈師、靈王、地靈王、靈皇、天靈皇、靈尊、九轉靈尊、靈帝!

每個等級又分九星。

尋常靈者,一星之隔,天壤之別!

..

「這個世界還挺有趣的,實力為尊,沒實力的連狗都不如。」略看了幾本書,楚凌也算了解了一些基礎知識。

「書閣沒有一本關於功法、靈技修鍊,就連最低級的都沒有。」

「以我的身體素質,如若有一本功法引導修鍊靈氣,想必凝結靈晶成為靈者,都不是大問題..可這功法從哪裡尋得?」

「楚夫人和楚老爺或許知道,但問他們索要..」

楚凌搖搖頭,記憶里,她還真沒見過的楚老爺和楚夫人。

那個名分上跟她有血緣關係的人,只存在傳說里。

過節時候,丫鬟奴才領賞錢還會見到楚老爺,當面磕頭謝恩,感謝楚家主子的賞賜。

而她?

呵呵,不是劈柴挑水,就是劈柴挑水完了被人關在院子里。

以前楚夫人身邊的人還會各種花言巧語地哄她,說她這不會那不會,出面會丟了楚家小姐的臉云云,然後再給點好吃好喝。

現在直接就是「請」她回院子。

弄兩個身強力壯的丫鬟守在門口。

再落下一把銅製大鎖。

這些事情都是楚夫人身邊的人做的,楚夫人從來不出面,也不見她。

楚凌見得最多就是嫡次女楚天曼和庶三小姐楚月,這兩人沒事就穿著新衣服,貴重首飾在她面前晃來晃去,要麼就是讓丫鬟出手「為難」她。

她們不敢讓丫鬟出手「為難」楚凌,因為楚凌的力氣很大,大得可以一隻手掐死兩位嬌貴小姐的脖子。

有次楚凌不小心撕破楚天曼的裙角,被關在院子里三天三夜。

楚夫人吩咐不準送吃、送喝。

楚凌喝了三天三夜放在廚房裡的冷水。

那是她每天挑進院子里,每天洗漱備的冷水。

之後她大病一場,楚夫人派人好吃好喝地送過來,卻沒有找大夫給她看病,開藥方子熬藥。

楚凌知道記憶里的小女孩是多麼頑強的熬下來。

更加了解府中掌權之人的險惡。

「楚夫人楚老爺狼豺虎豹,找他們?」

。 「四個字——痴心妄想。」

前世她是棄兒,後世還不如前世一個人活得隨意。

這人啊..

楚凌勾唇自嘲般地笑了起來。

轉身下了樓,在守門婆子的冷眼下離開了書閣。

腳剛落下自己的破院上,後面就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三個五個,八個九個,十個十七個..腳步聲雜亂,來的人數還不少。

她在書閣大概呆了一個時辰,此刻天邊開始發亮,緩慢浮起一絲異樣的美色。

這時候廚娘已經弄熟了伺候主子身邊丫鬟的早飯,灶上的湯慢熬個半熟。

有點權利身份的,現在還在約周公吧。

愛在億萬光年間 會是哪些人興師動眾,要找她麻煩?

「四小姐,今天可是你當值,你竟然遲了一個時辰還沒有去!你知不知道因為你一個人偷懶,會害得小姐夫人們沒有早飯吃!還會讓大家遭到重責!」

為首的一個,穿著一身翠綠色衣裙,插著一頭廉價的珠釵鎏金簪,年紀不大,卻一臉刻薄樣,話里話外說得理直氣壯。

什麼理?

楚凌嗤笑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