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就要被保安們堵個正著,沒有辦法,大衛只好強行將盛卉的背包奪過來一個,兩人的奔跑速度這才提升了一大截。

片刻過後,便將保安們遠遠地甩在身後,而王**也早已經把車子開到醫院門口。

待盛卉跟大衛上車之後,整個車內幾乎沒有一點多餘的空間,被大包小包的醫藥用品塞得滿滿當當。

三胖一臉佩服的望向四眼,慶幸的說道:「還好老四你有先見之明,買了輛商務車,否則,今天可就抓瞎了。」

「是啊,七個人,外加一大堆東西,就是這輛加長型的商務車,也不過剛剛好能承載了。」前排的王**對此經驗十足,不由得感慨道。

二十多分鐘后,別克商務車出現在星魅酒吧外面的停車場地上,唐寧聽到聲音后,早早的站在門口處,準備損蔣少龍幾句呢。

可是,當唐寧看到一個陌生的女人,懷中抱著渾身浴血、昏迷不醒的蔣少龍,從自己身邊匆匆跑過之後,心臟都跟著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三胖、四眼、王**等人也緊隨其後,大家都沒有時間搭理唐寧。

在四眼的帶領下,一行人急匆匆的奔赴二樓。

唯有「天才鬼醫」大衛最為苦逼,背著兩個大包,手裡還拎著一個,慢慢地往星魅酒吧里挪騰。

唐寧見狀趕忙上去幫忙,卻被大衛好心拒絕了。

就在此時,那些負責在一樓大廳裝修的工人們,打開了各種各樣的機器。

一時之間,噪音充斥在所有人的耳中,回蕩在整個星魅酒吧里,就連剛才上樓的眾人也不例外。

下一秒鐘,就看見盛卉一臉怒氣沖沖的跑下樓梯,不問青紅皂白,便沖著那些裝修工人破口大罵道:「幹什麼呢?都給我滾!」

工人們哪裡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一個個盯著盛卉發獃,連口水都快要流下來了。

盛卉見狀,一個迴旋踢,飛踹在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名工人身上,把對方手中的工具踢掉。

其他幾名工人為朋友打抱不平,挽起衣袖準備一起上前制住這個不講道理的小娘們,順便好好教訓教訓盛卉。

誰曾想?十幾個膀粗腰圓的壯漢,卻被看似弱不禁風的盛卉,在短短几分鐘之內統統打倒在地。

站在門口處,一言未發的唐寧父女倆看得徹底蒙圈了,也不敢上前招惹盛卉,唯恐惹禍上身。

此時此刻,大衛剛好拎著幾個大背包走了進來,不滿的嘟囔道:「隊長,別光顧著打架,幫我拎一下東西啊,還想不想救蔣少龍的命了?」

聞聽此言,盛卉沖著倒在地上呻吟不已的工人們大聲呵斥道:「限你們一分鐘之內從我眼前消失,不然待會兒接著打!」

隨後,盛卉便夥同大衛一起匆匆趕往二樓包廂去了,只留下滿臉委屈的工人們,跟不明所以的唐寧父女。

唐寧拿出一筆錢,把工人們打發走之後,打算上樓去看看,剛好遇到打算去地下科研室取東西的四眼,一把拉住對方的胳膊。

「四眼,究竟發生什麼事兒了?」唐寧急得俏臉通紅,都快要哭出聲來了。

四眼拍了拍唐寧的肩膀,神情有些沮喪的說道:「先別問那麼多了,我也不清楚,龍哥這次能不能從死神手裡回來,都是個問題。」

「這麼嚴重?我能上去看看龍哥嗎?」唐寧跟在四眼身後,再次催問道。

四眼取完東西,站在原地思慮了一會兒,輕聲道:「跟我來吧,不過你只能站在門外看,千萬別出聲啊。」 寧點頭如蒜搗,一邊抹著眼角滑落的淚滴,一邊答應道:「行,我保證不會打擾他們。」

唐寧跟四眼上去之後,唐寧的父親也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趕忙把星魅酒吧的大門全部關閉,隨後又將防盜門窗也盡數放下。

二樓包廂內,大衛直接穿著從m市醫院弄到的那身白大褂,在三個大背包里忙碌的翻撿著,尋找待會兒手術可能用到的所有醫療器械。

而盛卉則給自己做著全面的消毒工作,待會兒由她來協助大衛,共同完成手術。

四眼將星魅酒吧內所有強光燈具都拿到包廂里,在天棚上臨時拼裝成醫用手術燈的樣子。

雖然不是很專業,但卻沒有任何死角,保證在大衛進行手術時,能夠給其提供充足的亮光。

熱水、究竟、手術器具、各種藥水一應俱全,準備完畢之後,大伙兒手忙腳亂的退出包廂,只留下盛卉跟大衛兩人待在屋內。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

四眼跟三胖始終並肩坐在門口,低著頭一句話都不肯多說,心中惦記著蔣少龍的安危。

雖說還沒有消息傳出來,但總比最壞的結果要好一點,畢竟希望不會破滅。

王**感到二樓走廊的氣氛實在是太壓抑了,叼著一支香煙,到樓下找唐寧的父親去了。

而原本看上去身材嬌小纖瘦的唐寧,在得知一樓大廳的黑衣人俘虜,就是傷害蔣少龍的罪魁禍首之後,悄無聲息的下樓去了。

要不是王**跟唐寧的父親攔著,還不知道這個女孩要做出什麼傻事來呢。

手術足足持續了接近六個小時,外面的世界,從艷陽高照變成黃昏,星魅內部卻始終儼如黑日,沒有一絲生氣。

包括在房間內進行手術的盛卉跟大衛在內,所有人都餓著肚子沒有吃飯。

「咔嚓!」

晚上九時許,包廂的大門終於從裡面推開了,守候在走廊里的四眼跟三胖頓時湊了過去。

此時無聲勝有聲,根本不必出口詢問,一?

?眼神、一個細微的舉止,便可以說明問題了。

只見,大衛摘下口罩,背部的白大褂已經被汗水浸透,既沒有宣布蔣少龍死亡,也沒有挽救生命后那種看似欣慰的笑容。

三胖跟四眼的心,始終懸在嗓子眼兒里,別提有多麼難過了……

待盛卉也摘下濕噠噠的口罩,抹了抹額頭上細密的汗珠,身體狀況看起來非常虛弱。

長達九個小時的手術,期間必須要保持精神高度集中,稍微出一點錯,就有可能徹底斷送蔣少龍的性命。

三胖實在是沉不住氣了,焦急的催問道:「到底怎麼樣了?你們倒是說句話啊。」

盛卉剛想開口說話,便覺得嗓子乾渴難耐,忍不住劇烈的咳嗽起來。

「咳……咳咳咳!」

大衛心疼的扶住盛卉,沖著四眼等人大聲喊道:「快去拿杯水來。」

三胖快步跑到樓下,端了一杯涼開水,心裡也不再像之前那樣擔心了。

因為,從大衛說話的語氣就能看出來,蔣少龍最起碼是保住一條性命了,否則他也不會這樣理直氣壯的提要求。

只是,結果並沒有四眼跟三胖想象中的那麼好。

親眼看著盛卉喝完水,坐在走廊的地面上休息之後,大衛這才開口說道:「命雖然是保住了,可蔣少龍的情況還是十分危急,咱們這裡設備簡陋,恐怕……」

作為蔣少龍的好兄弟,四眼跟三胖最害怕聽到「恐怕」這個字眼兒了,誰都知道醫生一旦說出這句話,究竟意味著什麼?

只見,四眼一把抓住大衛的兩條胳膊,用力地搖晃著,情緒看起來十分激動。

三胖也在一旁大聲喊道:「卻什麼設備?我們這就去弄,哪怕是搶,我們也要給龍哥搶回來,只要能救回他的命就行!」

看得出來,此時此刻,別說讓三胖去搶東西了,就算讓他去殺人,也能幹的出來。

當然,前提昍提是能挽救回蔣少龍的性命!

大衛卻搖搖頭,問道:「如果我說需要核磁共振檢測機、icu重症監護病床、專業呼吸機、脈搏檢測機……這些你們都能弄來嗎?」

但凡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根本就不可能,有些儀器的價格十分昂貴,別說蔣少龍卡里的那幾百萬買不到。

就算整個m市,也只有市立醫院才有一、兩台而已……

可四眼卻毫不退縮,拍了拍胸脯保證道:「只要你把需要的器材列出來,能花錢買的就花錢,買不到的我們去偷、去搶,也會給你弄回來!」

原本,蔣少龍捨命掩護盛卉,就已經徹底改變了大衛對他的看法,甚至打心底里深深地敬佩這個小夥子,認為盛卉沒有看錯人。

否則,大衛也不會竭盡全力去搶救蔣少龍,把他從鬼門關里拽了回來,暫時保住一條性命。

現在,大衛再一次被兄弟三人之間那種牢不可破的情誼深深打動,眼神堅定的點頭答應道:「只要你們能弄來,我就敢保證蔣少龍至少死不了!」

聞聽此言,四眼與三胖頓時覺得一股熱血湧上腦門。

四眼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框,舉起右臂伸出手掌,一臉認真的說道:「好!那咱們一言為定!」

大衛見狀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也模仿著四眼的樣子伸出右臂,兩隻手緊緊地握在一起。

約定過後,四眼率先返回地下秘密科研室,取出三個白色合金外表的高級手提箱子。

見此情景,在星魅酒吧一樓大廳抽煙解愁的王**,也跟了上去。

四眼也絲毫不再避諱,當著眾人的面,開始組裝他的那把阻擊步槍l115a3。

三胖雖然猜不透四眼接下來要做什麼?但卻什麼都沒有問,也打開自己的箱子,給微型突擊步槍裝上消音器。

大衛跟盛卉瞄見四眼手中的阻擊步槍,不由得眼前一亮,他們倆可是使槍的祖宗,對於全世界知名的槍械自然是了如指掌。

待四眼組裝完畢,大衛輕輕從他的手裡接過那把l115a3阻擊步槍,忍不住讚歎道:「嘖嘖,正宗的英國貨,好傢夥啊,你們從哪裡搞到的?」

四眼卻沒時間解釋那麼多,從箱子里取出兩把手槍,遞給三胖一把。

盛卉一臉嚴肅的問道:「你們兩個到底想要幹什麼?」

四眼頭也不回,冷顏答道:「搶劫m市市立醫院!」

「不行,我們白天剛剛去過那裡,m市市立醫院晚上肯定守備森嚴。」盛卉解釋道。

孰料?一股無聲的殺氣,瞬間從四眼身上散發出來,瀰漫在周圍的空氣當中。

身為一名世界頂級殺手,盛卉一下子就感覺到了,知道四眼心意已決,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無奈之下,盛卉起身要求道:「去也行,必須由我帶你們倆一起。」

聞聽此言,大衛也隨聲附和道:「這種事兒,怎麼能少得了我天才鬼醫呢?」

四眼、三胖以及盛卉,同時把目光對準了大衛,看得後者心裡忍不住一陣陣發毛。

盛卉輕聲說道:「大衛,誰都知道,這個關鍵時刻你比我們其中任何一個都重要的多,只有你陪在少龍身邊,我們大家才能安心。」

「然後呢?」大衛有些無奈地聳聳肩膀,伸出雙臂問道。

「這次行動你不能參加!」盛卉開門見山的回答道。

一直站在後面沒有發言的王**,終於忍不住主動請纓,道:「四眼,讓我也跟你們一起去吧。」

四眼琢磨了一會兒,把目光轉向盛卉,得到對方的首肯之後,這才開口問道:「老王,你會開大型卡車嗎?」

「當然會,我的駕駛證是b1,技術好著呢。」

「好,拿上這個,說不定能用得上。」說完,四眼把自己的手槍丟了過去。

盛卉也從箱子里取出一把手槍,這些都是之前從黑衣人那裡繳獲來的,只不過子彈被打光了而已。

望著第三個箱子里滿滿當當的彈夾,盛卉不禁皺了皺眉頭,問道:「這樣是不是有點不妥?我們為了搶醫療器械,就要去殺那些無辜的醫護工作者嗎?」

四眼聞言將第三個箱子蓋上,反轉過來,從另外一側打開。

一排排微型針劑子彈,呈現在眾人面前,大家均向四眼投去疑惑的目光。

四眼解釋道:「這是我閑著沒事研究的麻醉子彈,一顆麻醉子彈可以讓正常人昏迷兩到三個小時,今晚剛好能派上用場。」

「也好,省得跟他們說那麼多廢話浪費時間,都準備好了嗎?」臨行之前,盛卉最後一次確認道。

四眼、三胖、王**一齊點了點頭,四人這才調轉身形,往樓下走去。

只留下唐寧父女,跟一臉懊惱不已的天才鬼醫大衛,他可是一名戰地醫生,習慣了外出執行各種危險的任務。

突然間讓大衛在家裡留守,他心裡多多少少都有些不適滋味兒。

大部分人都離開星魅酒吧了,而大衛也坐在走廊里昏昏欲睡,長途跋涉后產生的疲勞感,是一個正常人所無法用意志來抗拒的。

照顧蔣少龍的重任,自然要落在唐寧身上了。

漸漸地,唐寧的膽子也大了起來,試著推開房門,進入包廂查看蔣少龍的傷勢。

又過了一會兒,唐寧急匆匆的跑到一樓,端上來一盆溫水,用白毛巾輕輕地擦拭著蔣少龍的身體。

蔣少龍赤身裸ti的躺在桌子上,鮮血、污漬、灰塵到處都是,一盆乾淨的清水,只洗了兩次毛巾,就已經成為血水了。

起初,唐寧還有些放不開,看到蔣少龍下面的小兄弟,臉頰也會產生一種火辣辣的感覺。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唐寧慢慢適應過來,不再刻意把目光避開。

直至所有裸露在空氣之中的肌膚都清洗完畢,唐寧忽然間盯住蔣少龍下面的小兄弟發起呆來。

片刻之後,唐寧似乎是下定決心一般,一咬牙伸出嬌嫩白皙的芊芊玉手,一把握住蔣少龍下面的小兄弟,用毛巾仔細擦拭起來。

孰料?唐寧越擦越覺得有點不對勁兒,手裡的東西似乎比之前大了足足兩倍有餘,而且變得滾燙無比。

「哎呀!」

唐寧臊的滿臉通紅,發出一記輕呼,鬆開自己的右手,盯著蔣少龍下面仔細觀察了一番。

見蔣少龍沒有醒過來,唐寧這才拍拍胸口,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呼……」

放下毛巾,唐寧搬來一張椅子,坐在蔣少龍面前,一個人喃喃自語道:「龍哥,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呀?哎!你可一定要快快好起來,要不然誰來陪我呢?」

說著說著,連日來處於忙碌之中的唐寧,感到眼皮子越來越沉,竟然趴在蔣少龍床頭睡著了。

話說盛卉等人乘車並沒有直接奔赴m市市立醫院,而是先去郊區的長途貨運公司,租用了一輛重型卡車。

隨後,由王**負責將重型卡車開進m市市立醫院,盛卉則駕駛別克商務車,載著四眼、三胖兄弟二人,率先趕往m市市立醫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