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成堆的秘銀錠,趙政眼睛都在冒著光!

而且據他所知,風溪鎮中除了眼前這一堆秘銀錠,另一個倉庫中也還有一千多斤。

算是風溪鎮自開採秘銀礦以來所有儲備了。

本來趙政打算直接先將眼前這一堆秘銀錠轉化了再說的。

不過想了想,他還是決定先通知一下范雎再說。

畢竟他最近也沒有處理過有關秘銀的事情,也不知道這些儲備起來的秘銀錠,范雎那邊是怎麼安排的。

如今既然能用來轉化成靈點,趙政決定先去通知范雎一聲,然後再來進行轉化。

想著,趙政當即便是迅速轉身離開了大倉庫,朝行政處的方向迅速走去。

沒多久,他就在行政處當中找到了正在勤勤懇懇忙碌著的范雎。

「范雎!我有一件大事需要通知你一下!」

大步來到范雎的辦公桌前,趙政雙手撐著桌面,滿臉都是興奮之色!

看到他這樣子,范雎有些懵逼的眨了眨眼,問道:「發生什麼好事了主公?難不成您看上哪家姑娘,準備這幾天辦喜事了?」

「滾蛋!」趙政瞪了還在貧嘴的范雎一眼,隨後便是滿臉興奮的將自己的發現說了出來!「我發現除了魔晶之外,那個秘銀礦居然也能給我提供靈點!」

「剛剛我去倉庫查看的時候,順便試了試!沒想到居然真能將那些秘銀錠轉化!」

「不過我還沒進行轉化,你這邊對倉庫那些秘銀錠有什麼安排嗎?沒什麼安排我可就全都轉化成靈點了哈!」

「初步估計應該能轉化出兩萬多點啊!」

說到這,趙政臉上都快笑到扭曲了!

這兩萬多點靈點再加上他現有的五千多靈點,起碼能給風溪鎮提供兩千多接近三千的人口!

到時候風溪鎮可就是個有五千人的大鎮了!從中抽調一千人出來訓練成士卒,再加上高順白河這些高手。

不說能跟安塔倫王國互懟吧,起碼他們是不用擔心西維爾背後的卡德曼伯爵派遣軍隊來找他們麻煩了!

就算來找麻煩,趙政也有把握把他們的屎都給打出來!

聽聞這個消息,范雎也是噌的一聲站了起來!臉上滿是嚴肅之色。

「若是真能轉化成靈點,主公不妨就全部轉化了吧!那些秘銀錠只不過是我們囤積起來以備不時之需的,如今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

「那就行,那我現在就去將風溪鎮中所有儲備的秘銀錠都轉化了!」趙政急不可耐的說罷,便是風風火火的朝外面衝去。

見此,范雎在交待了白褚和李德安幾句后,便也是急匆匆的追著趙政的身影離開了政務處。

看著兩人走遠,李德安笑了笑對白褚說道:「看來又會有許多同鄉到來了啊。」

聞言,白褚也是點了點頭,神情嚴肅的淡淡說道:「趁著這幾天雪還不大,我也得儘快安排人將風溪鎮的擴展建設給完成了…」

兩人在政務處閑扯了幾句后,便是繼續埋頭開始了工作。

雖然總體而已,他們兩人的工作其實也並不忙碌,但由於風溪鎮人手不足的緣故,除了兵部和禮部沒他們什麼事外。

吏部戶部工部刑部現在都是他們兩個人在支撐著。

而范雎則是統管全局,批閱李德安還有白褚呈報上來的各種事務。

本來還要趙政進行第二次批閱的,不過趙政這傢伙經常不怎麼想管事,所以現在基本都是范雎一個人在打理政務。

這種情況要是出現在諸夏那些皇帝身上,估計權利早就被人架空了。

大概也就趙政這個仰仗石佣空間當上風溪鎮領主的傢伙敢這麼幹了吧…

此時,趙政和范雎已經急匆匆的來到了倉庫當中,在看到那成堆的秘銀錠后,趙政便是急不可耐的將手放了上去。

由於石佣空間已經進行過一次統計了,所以這次的結果很快就展現了出來。

「發現1100斤秘銀錠,可轉化為12632靈點。」

「轉化!」在結果出來后,趙政當即便是在心中默念出了這兩個字。

隨後一旁的范雎就看見,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撥到了一邊,隨後那股力量便是迅速覆蓋住了所有的秘銀錠,將蘊藏於其中的能量開始源源不斷的抽離出來!

那些魔力就如點點星光一般,從秘銀錠當中不斷湧出匯聚在一起,如同一條絢爛美麗的星河一般,快速鑽入趙政的身體當中!

原本昏暗的倉庫,也在這般景象下變得明亮無比!

不多時,足足一千一百斤秘銀錠當中所蘊藏的魔力能量,便被趙政吸收了個乾淨。

讓趙政迅速入賬了一萬兩千多靈點!

「呼~」長長吐出一口氣來,趙政可謂是身心舒暢啊。

不過在長長吐完一口氣后,趙政忽然發現,這些秘銀錠當中的力量在被他吸收一空后,居然並沒有化作粉末消失!

反而依舊保持原狀整齊擺放在那裡,這讓趙政略微有些詫異。

一旁的范雎,此時也是邁步走到了趙政身邊,和他一起打量起現在的秘銀錠來。

看著眼前已經失去魔力的秘銀錠,趙政疑惑說道:「魔力元素徹底被吸收完了,居然沒有變成灰灰,難不成就只是變成了普通的銀錠?」

如今身為仙武兩道同修的修士,趙政對於天地間的各種元素能量的感知也更加清晰了一些。

當然,相較於范雎這種純修鍊精神力的謀士來說,他的感知還是比不過的。

在趙政話音落下后,范雎便是擰著眉頭沉聲說道:「好像並沒有那麼簡單,主公,在我的感知里,空氣當中遊離的魔法元素,似乎正在緩緩補充進這些失去魔力的秘銀錠當中!」

「雖然要讓這些秘銀錠恢復到之前那個模樣,可能需要很久很久的時間,但這些秘銀錠確確實實正在補充魔力元素!」

聞言,趙政也是有些驚訝了,看著范雎詢問道:「這玩意難不成還能反覆利用?!」

「應該可以,不過主公想要再次吸收其中的魔力能量,如果沒有外界因素干擾的話,估計是要等很久了,現在只能先儲藏起來了。」范雎輕輕捏了捏下巴,如此說道。

聽完,趙政點了點頭道:「那行吧,我們先去下一個地方,之後你再安排人重新找位置儲放這些秘銀錠。」

說著,趙政便是邁步走出了倉庫,朝第二個地方快步走去。

范雎也是緊跟在他的身後。

不多時,兩人便是來到了第二個倉庫,並順利將所有秘銀錠當中的魔力能量,都轉化為了靈點。

蹲在倉庫大門口,趙政在心中呼喚出了石佣空間的界面,滿心期待的準備看自己這次的收穫。

心中念頭閃過後,石佣空間專屬的古老界面便是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

石俑空間(已更新)

靈點:31061

沉眠者:民(10靈點)醫(20靈點)匠(20靈點)儒(100靈點)道(100靈點)

特殊沉眠者:四流文武(500靈點)三流文武(2000靈點)二流文武(5000靈點)一流文武(10000靈點)

神話之門:【人】開啟1次/10000靈點

【妖】開啟1次/30000靈點

【怪異】開啟1次/30000靈點

【仙】開啟1次/100000靈點

虛實商店:(花費靈點,可將只存在於虛幻作品當中的人物接引入真實)

——————

看著暴漲到了三萬一千多的靈點,趙政那激動的小心肝啊!差點直接從喉嚨里蹦出去!

不過在激動過後,趙政很快就看到了石佣空間已更新的字樣。

不由便朝界面下方看去。

當即就看到了神話之門更新出來的四個內容。

分別是人妖怪異還有仙,每個內容開啟所要花費的靈點都不一樣,哦不對,妖和怪異所要花費的靈點都是三萬,這應該代表著這兩個內容開啟后,所召喚出來的不知名存在,實力應該都差不多。

至於仙… 金牛座文森並沒有開口,目光一直都放在直方的魔花林處,萊恩四人可以感覺到文森身上的殺氣越來越濃,隨着殺氣轉濃他的神情卻更加的平靜,熱悉他的四人都知道,文森是真的生氣了,在豈道十二富中很多人都知道金牛座的修為,但是並沒有人清楚的知道,到底是高到那個層級。

身為亞聖顛峰的獅子座,已經無法抵抗從金牛座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了,隨着殺氣的增加,壓力就更加的沉重,沒多久,四人不得不運起聖力對抗了。

四人相顧骸然,這種壓力只有在雅典娜身上見過,而雅典娜向來是諸神殿中僅次於宙斯的強者。聖人顛峰大圓滿的修為是雅典娜平時的狀態,而進入戰爭女神狀態的雅典娜就是天聖修為的強者。而如今金牛座的氣勢直逼戰爭女神狀態的雅典娜,那就是說金牛座也有着天聖的修為。

這分修為,已經可以和之前的宙斯叫板了,直接壓過了海皇波寒冬等諸神殿的眾多強者

就在四人快要不住時,金牛座才醒了過來並開口說道,而隨着聲音的出現無邊的壓力縣然消失:「裝恩,如果真的情況糟到不行時,你們四個保護著大人往北方突圍,記住把大人安全的送到戰尊葉缺那邊。只有那才是安全的,也只有那才是大人想去的,也只有他才有資格擁有大人。」

萊恩雖然是直性子,但是並不代表他傻,他知道金牛座文森要斷後以一人之力阻擋宙斯及修羅神皇的大軍。

「轟!轟!」遠方魔花林傳來了震天價響的爆炸聲,文森緊皺的眉頭卻在此時平緩了起來

「大人,我想是宙斯老傢伙用大招了。」原本在最前線監看的風十二,出現在文森等人面前,原本習慣想稱呼宙斯神皇的,卻硬生生的改口了。所有的聖鬥士都是以雅典娜為主,接下來才是宙斯等人。

「好了,別說了,進備迎戰。」文森氣勢再次的升,同時阻止了想要說些什麼的萊恩等人,向著軍團走去,經過萊恩等人身邊時,停下了腳步:「記得我剛才說的,只要有人沒做到,就不是我文森的兄弟,也不配再稱黃金聖鬥士。」說完接着往前走。

此時風十二已經把軍團集合好了。就等著文森過來,看到了文森正往這邊走來,風十二大喊:「注意!」所有鬥士全都站的筆直等着他們的首領過來。

金牛座文森走到了軍台前,目光森嚴的看着面前一直跟着他們的忠誠鬥士,由左看到右後:「誓死悍衛女神榮耀!」

「榮耀!」近三萬人狂吼著,聲音震動天地,卻有一聲怒吼傳來:「該死的叛賊,你們還有什麼榮耀可言。」

文森抬起頭看着發話的人,語氣平淡,卻有一種刻苦的仇恨:「宙斯。」

「本皇在此,你們還不束手就擒。還想要反抗嗎。」宙斯浮於半空身為上位著的威壓自然而然的壓迫於眾人的心上,令地面前那近三萬的鬥士就差一些跪了下去,而不是金牛座文森及時發出氣勢想抗,想必地面上的軍團就真的全跪下了。

輕咦了一下,宙斯想不到這平常不起眼,只是雅典娜的跟班的黃金聖鬥士會有如此修為:「想不到你這蠻牛也有如此修為要時之前本皇對上你還直是頭疼,但是如今你已不被本皇放在心上了。」宙斯氣勢再次提升,漸漸的原本臉色平靜的文森眉頭皺了起來,額頭上也冒出了冷汗,不得不運起全身功力相抗。

沒多久,文森知道他必須要出手了,不然如此下去,別說出手了,要讓他提起勇氣再面對宙斯都不能,他狂喝一聲:「喝!蠻牛嘯天擊。」全力一擊務求一擊成功,濤天氣勁化為一隻金色巨牛怒吼著向著宙斯衝去。

「哼,本皇讓你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向本皇挑戰的。」宙斯對着衝來的金色巨牛,平淡無奇卻又急速無比的盡出一拳,直接轟破巨牛余勁直接震得文森倒飛而出狂吐一口血,就在文森還未止住身形時,直接就被宙斯抓住脖子。

從氣勢對抗到,文森被抓,說起了一長串,但是實際上不過是數個呼吸之間的事,雙子座等人全都楞住了,他們知道文森會敗,但是不知道會敗的如此之快,如此簡單。

宙斯就這麼直接抓住文森立於半空,氣勢再次對着面前的近三萬人,獅子座等人看到宙斯的近衛軍雷選泰坦和修羅眾已經突破無數可怕魔植把他們圍了起來,眾人心中開始聚集自己的修為,准要要拚死一戰了。

「為了女神榮耀。」近三萬人抵著威壓,咬牙吼了出來。吼過之後他們覺得壓在心中的威壓不再是那麼沉重了。

「哼,全都殺了。」宙斯失去耐心不再廢話,直接下了絕殺令。

雷霆泰坦及修羅眾狂沖而出,但是才剛踏出第一步時,一道巨大無比的刀罡直接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碰!」大地震了一下,一道深不見底的,寬有三公尺的整齊裂口出現在他們的腳前一公分處,他們絲毫不懷疑,只要再踏一步,那他們就會徹底的和這個世界說再見,每

一個裂口前的人不約而同的留下了一滴冷汗。

這時才有一個聲音響起:「真是抱歉,為了抓一隻鳥來吃,不小心力過猛,你們沒事吧」雖是說着道歉,但是聲音中一點歉意都欠奉。所有聽到這向話的人嘴角不住抽了起來:瞧這貨說的,你抓就抓嘛,有必要放大招嗎!抓的是什麼息阿。

「真巧啊,宙斯,有抓了鳥一起吃嗎?」空中突然出現一男數女,那中間的男的揚了揚手中小到不能再小的,連塞牙塞都不可能的風鳥,對着宙斯笑着道。

而底下修羅眾及雷霆泰坦等人,看到了那男人手中的鳥之後,臉上使著勁抽的眾人氣的好懸波抽過背去。心中狂吼著:天啊,地啊,降雷劈死這貨吧。

宙斯怒氣直升,但是他卻壓下怒氣,咬着牙道:「你又有什麼事,你就這麼閑嗎,葉缺。」

這年輕人就是葉缺和他眾老婆們,葉缺攤了攤手道:「沒辦法,女人吵著要出來逛逛,又受人所託來這裏接人,還真呢宙斯,要吃嗎,分一隻翅膀給你。」

「噗!」羽夜等人一時忍不住笑了出來,葉缺這貨消遣起人來還真是會氣死人。

修道大成期相當於臨天級頂峰也就是普通仙人,強天級等同地仙,破天級等同天仙,減天級等同金仙,創天級等同玄仙,絕天等同於絕仙

臨天級等於二翼天使,絕仙等於十二聲天使

但是因為天界一開始就說破減了。

你的眼神就是我很懂,大家心照不宣了。南方神界為諸神殿勢力範圍,但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是,諸神殿只控制了南方神靠近神界中心的地方,雖然這個地方就不知內地到有幾億億平方公里了,但是可以知道的事,如果以南方神界整個來算的話,還不知到有沒有全部的三十分諸神殿的南方是一片無邊的沼澤,這個名為天毒煉獄的沼澤沒有一般沼澤那樣的灰黑色為主調,相反的這片沼澤看起來異常的美麗,就象是一座美麗無比的森林,事實上它也真是一座美麗的森林,只是差別在於這個森林的地面是一座龐大無比的隱性沼澤。

看上去都一樣,但是沒有人知道上一步還穩固無比的地面,下一步會否陷入沼澤,而且天毒煉獄的空氣中飄浮着淡淡的七彩沼氣,這種七彩沼氣會隨時間而變化,從無毒到巨毒,沒有一定的時間無定向的變化著。

所以這邊被南方神界的神人列為絕對不可以踏足的禁區,但是天毒煉獄讓人又愛又恨的是,它又是一個絕對讓人為之瘋狂的地方,無數的天材地實,神晶,礦石等等,甚至還有希少無比的混沌石。

不是說被列為禁止踏足的禁區嗎,為什麼他們還知道這麼多呢,因為天毒煉獄,每十年會有三天的時間,七彩沼氣會變成白色的霧氣,而且這三天之中霧氣還有安神定魂之用,對神魂有莫大的好處。

這三天之中南方神界的神人都會瘋狂的向天毒煉獄湧來,但是那隨處可見的天材地實就這樣的好采嗎?不,這樣想的人,墓地上的雜草都快要有參天大樹那樣高了,當然了如果沼澤算是墓地的話。

不說沼氣,那生活在天毒煉獄的無數凶獸,就會讓人不寒而標,這不廢話,把讓人間風喪膽的七彩沼氣當成興奮劑在吸的區默,會容易對付嗎。

這一天正是十年一度的七彩沼氣變無害的日子,無數神人組隊前往天妻煉獄發財去了。而做為南方神最最大勢力的諸神殿當然也會派人參加。

天毒煉獄最中心處有一座面積近十平方公里左右的草原,中心之處有一個清澈見底百多坪大的小湖,裏面可見到魚蝦在水中悠遊著,湖水是從旁邊一座不怎麼高的山上留下來的,有趣的事,湖水是從山頂呈圓環狀繞着山勢留下來,從高空看來這邊如詩如畫的風景。

。 葉湛愣了一瞬。

他好久未曾見師尊這麼生氣了,半句話都沒有,立刻屈膝跪下。

「你不問問我為什麼讓你跪!」離傾垂眸看著他,壓抑許久的怒氣,再也藏不住了。

「是因為徒兒……徒兒不該在澡池做出有辱斯文之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