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床邊笑的邪魅,眼神一直盯著她的某人,她不由得一陣發毛,都說美人賞心悅目,但這美人怎麼這麼嚇人?像是要把人拆吃入腹?

不錯,夜千絕想的的確不錯,人家就是想把她拆吃入腹。

突然想起了什麼,顧不得累與不累,一把跳起來來到了鳳蒼穹身邊,眼裡燃著熊熊怒火「你是不是和別的女人接過吻!」

鳳蒼穹眨著魅人心魄的眸子,不明白這話從何說起「沒有啊。」那表情要多無辜就有多無辜,實則心裡笑翻了,他的絕兒這是吃醋了么?

「沒有?沒有你的技術會那麼好……」她翻翻白眼,小聲嘟囔道攙。

鳳蒼穹一雙眸子慢慢充滿笑意,一把環住貼到自己身上的人兒,在她耳邊喃喃道「誰說這東西一定要在實踐中才能學會,書上不是有很多麼……」而後小聲的在她耳邊說了幾個字,壞心的含住她的耳垂。

「嗯……混蛋!你竟然看春宮圖!」瞬間一陣酥麻湧上心田,不自覺的嗯了一聲,要多誘人就有多誘人。

「冤枉啊,為夫可是為了討娘子歡心……」說著輕輕一咬。

「唔……放開!」她面色一紅,她從前怎麼不知道自己的耳垂這樣敏感?

鬆開嘴,輕輕的把她擁入懷抱「怎麼辦絕兒?我好想離不開你了?」

「你把我的心偷走了,可以定要對我負責。」說著點點她的額頭。

「哼,誰偷你的心了,明明是你自己弄丟的。」她撇撇嘴。

某王眼裡閃著寵溺的光芒「好好好,無論是你偷走的,還是我弄丟的,那顆心都是只在你身上。」輕輕的笑著,兩顆心無比溫暖的依在一起,但誰會想得到日後會……

「你知道剛才太后叫我去做什麼嘛?」夜千絕靠在錦被上一臉悠閑的問道。

鳳蒼穹一笑「難不成是和你商量婚事的?」

夜千絕笑了「你猜的真對,的確是商量婚事的。」

說完這句話,她明顯感覺室內溫度下降了,明顯感覺到那笑容泛著寒意,明顯感到有人要倒霉了。

「哦?那老妖婆要給你選妃?」他冷笑一聲道。

夜千絕點點頭「看來她和我的仇還不淺,一回來就給我出了個難題。」

「那絕兒要聽話么?」他危險的看向夜千絕。

夜千絕笑了「那可是我的祖母呢,你說我是不是應該聽話呢……」

忽然被攬入一個懷抱「你若是敢答應的話呵呵……」邪魅帶著危險氣息的聲音響起。

夜千絕打了個哆嗦「嚇死人你!」推了他一把。

鳳蒼穹笑著吻了吻她的唇。

「對了絕兒,這些日子你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吧?」

「還好吧。」她沒有具體說明,被幾個大門派追殺,這算是麻煩么?

突然她感覺鳳蒼穹的眼眸閃過危險,不知是錯覺還是什麼。

「絕兒……」他冷幽幽的聲音響起。

夜千絕抖了抖,果然不是錯覺,這貨一定是想到什麼事了。

「告訴為夫半路陪著你的幕染公子是怎麼回事?」他一雙惑人的眸子閃著危險的氣息,正盯著夜千絕。

「滾蛋!」她瞪了他一眼,為夫什麼為夫?

一把攬入懷裡「告訴為夫,怎麼遇到的?嗯?」一聲嗯尾音悠長,彷彿故意誘惑人似,無比的充滿引誘勾人。

「半路遇到的。」嘴角抽了抽,無視了他的稱呼,果然,比醋缸還酸。

「為夫實在是放心不下,這麼多人對娘子你虎視眈眈,為夫難道要一個個去挑戰么?」說著貼近她。

「我是男的……」

「我不在乎。」

「……」她只是想說別人在乎而已,所以別人根本不能喜歡她。

「絕兒,你那個皇弟是時候該搬走了吧?十皇子府都建好了,他還在你那幹什麼?」這一句話在鳳蒼穹嘴裡說出帶著滿滿的醋酸味。

夜千絕「……不知道。」

鳳蒼穹眼神怪異,貌似恨不得把鳳鎏霜從太子府扔出去。

夜千絕額頭黑線「估計是因為我那安靜吧。」還是找了個說法。

鳳蒼穹突然眼神一亮「要不明天我借你幾個人,讓太子府熱鬧熱鬧吧。」

夜千絕「……」就這麼討厭鳳鎏霜么?

「還有,絕兒你昨天為什麼要幫鳳鎏霜拒絕那個兆家大小姐?」鳳蒼穹問題隨之而來。

額……夜千絕眨眨眼,怎麼這也知道?

「你問這個幹嘛?」夜千絕看了他一眼。

「沒什麼,只是想關心一下侄子而已。」他笑著點點頭。

但不知為什麼,夜千絕總覺得那個笑容有些詭異。

看了他一眼「我也是你侄子,怎麼沒看見你關心一下我?給我也暮色個美人?」

鳳蒼穹忽然笑了,薄唇碰了碰她她的臉頰「為夫這個美人難道還不夠么……」

夜千絕「……」欠嘴,她真不知道她剛剛為什麼腦袋一熱說出那句話。

「以後別人的親事就不要管了,要是人家以後沒老婆。全都賴在你身上你怎麼辦?」修長如玉的手指點了點她的唇。

夜千絕無語至極,沒老婆?那是十皇子!就算所有百姓都沒老婆,十皇子也不可能沒有老婆!

「你確定你這是在關心你侄子么?」怎麼看怎麼不像。

他低下頭緩緩說道「我是在擔心我的絕兒。」

「嘶……」夜千絕身體一僵,臉色一變,有些扭曲。

鳳蒼穹臉色忽的一變「怎麼了?」聲音不自覺染上了著急與擔憂,緊緊地攬住她。

夜千絕捂著胸口搖搖頭「只是感覺一瞬間心好痛,就像是被深深的插了一刀一般。」那種感覺很痛,像是要活活把心剜出來一般,又像是在心上狠狠地插了一刀,很矛盾,很難受,但也只是一瞬間。

看著鳳蒼穹緊緊皺眉擔心的樣子,夜千絕笑出聲來「沒事,可能只是錯覺而已。」說著主動向鳳蒼穹胸膛靠了靠。

鳳蒼穹點點頭「沒事就好。」

看著床頂的輕紗帷幔,夜千絕有些恍惚,不知為什麼有種不安的感覺,緊緊抓著鳳蒼穹的衣袖,不再去看那帷幔,而是把臉緊緊地埋在鳳蒼穹的胸口處,為什麼這麼不安……

「鳳蒼穹,你不會離開我的對不對?」緊緊地拽著他的袖子,生怕他消失不見。

他看著這般的夜千絕,忽然有些心疼,緊緊地環住她「不會的……不會的……」

她只感覺有種不安的感覺「答應我,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離開我……」

鳳蒼穹一頓「沒事了……」慢慢撫著她的後背。

沒有答應她的話,他只是選擇了避之不答。

鳳蒼穹……你為什麼不回答?你在想什麼?

絕兒……我不能回答你,對不起……

這個世間有沒有一個人令你感覺欣喜?

這個世間有沒有一個人令你感到心痛?

這個世間有沒有一個人令你感到依賴?

這個世間有沒有一個人令你感到愛意?

這個世間有沒有一個人令你感到擔心?

這個世間有沒有一個人令你感到不安?

山盟海誓、海枯石爛?

執手一世、笑談永生?

白首相依、只為無悔?

若是有的話,請好好珍惜,若是沒有的話,不要灰心,你總會遇到。

無論發生什麼事請都不要離開我,好么?

無論是生是死是愛是恨,都不要瞞我好么?

但那個人怎會捨得傷你?怎會讓你知道了痛心呢?

有沒有一個人愛你愛的炙熱如火?有沒有一個人對你溫柔似水?有沒有一個人寵你入骨?有沒有一個人對你無微不至?有沒有一個人對你不求回報?

若是有的話,便好好珍惜,執手相依時才懂,你在我夢中,你究竟是多麽的重要。

你道花開須折,

莫待成芸芸過客,

浮生苦短何謂極樂?

得一人常伴身側。

用一秒鐘在心中映刻下絕世無雙,卻要用永生的時間去磨平那道身影,掩去那絕世無雙。

我願與你白首偕老,不離不棄,求得萬年同舟渡,求得萬世共安好,求得萬生永相隨,求得永遠相依相隨。 繁花院落,碧華宮殿。

殿外花瓣飛舞,清新艷麗,絕美不凡,陣陣幽香傳入殿內。

「什麼?她讓皇兄你也選妃?」鳳鎏霜聽了夜千絕的話,有些驚訝的開口,一張清雅絕美的面容略顯詫異。

夜千絕點點頭「對,就是那麼說的。」

鳳鎏霜眨眨眼「她是不是有病?」沒事閑的吧?好好地選什麼妃?

「噗……」夜千絕差點噴出來攙。

「咳咳……有病?」她驚奇的看著鳳鎏霜,不是說小時候那催太后對他很好么?怎麼是這樣?

「你從小不是和她關係很好么?」夜千絕疑惑的問道。

鳳鎏霜「……誰說的?」眨眨眼無辜的看著夜千絕。

夜千絕「……當我沒說。」

「那皇兄你答應了么?」鳳鎏霜現在很關心這個問題。

夜千絕看了他一眼「你感覺我能答應么?」

鳳鎏霜搖搖頭「不能。」

「那不就得了。」她拿起茶盞,輕輕扇了扇。

瞟了眼大理石文案上的奏摺,她突然想起了什麼「奏摺!」她把這茬忘了!

苦悶的揉著太陽穴向那走去,看著那一摞子高高的奏摺,她就想哭,這究竟是什麼啊!為什麼奏摺也要她來啊!!!

鳳鎏霜看清了那東西后,嘴角有些抽搐,默默地走上前「皇兄,要不我幫你吧?」看著夜千絕那麼累,他實在是不忍心。

夜千絕眨眨眼「真的么?」

鳳鎏霜「……真的。」

聽了這話,某太子很不厚道的把一半的奏摺分給了鳳鎏霜。

「……」毫不客氣。

「皇兄。」

「嗯?」

「我問你個問題。」鳳鎏霜拿著手中的奏摺,時不時批改一下。

「好。」夜千絕翻著奏摺,點點頭。

「皇兄你知道永和公主么?」鳳鎏霜放下手中的奏摺,看向夜千絕。

永和公主,這幾個字砸在夜千絕心上,忽然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她卻想不起來。

後宮無妃 「永和公主?是誰?」她慢慢放下手中的奏摺,看著鳳鎏霜開口。

「原來皇兄也不知道。」他眼神不知飄到了何方,有點迷離。

「她是誰?」夜千絕隱隱有些頭痛。

「她是父皇的妹妹,與父皇御南王是一母同胞,都是崔莉芸生下的,雖說幾人都是同一人生下的,但在地位上卻是有很大的差別,崔莉芸特別喜愛父皇與御南王,出奇的討厭那個女兒,也就是永和公主。」鳳鎏霜慢慢開口。

夜千絕皺皺眉「特別討厭?」就算是女兒也不應該很討厭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