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震驚了!

要知道,如今的懸劍上人,已經是靈魄境的真人了,哪怕是壓制了自身的修為,但根基仍然不變,現在,居然在這股劍氣的衝擊下,受到了損傷,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不可能!築基境頂峰又如何,相差整整一個大境界,他怎麼可能真的傷到林政!」

碧天鳳瞪大了眼睛道。

身旁,其餘六大真傳之主,同樣面色動容,目光中流轉著深深的異色。

「我早已說過,不要小看柳銘,他在白雲城的功績,完全抵得過你們這些真傳之主。缺乏的,只是底蘊而已,如今他的劍心已經通明,相信要不了多久,咱們少陽宗,又要多一尊化龍境的劍修高手。」

應道天微微一笑,說完這句話,身化流光,轉眼間降臨到了懸劍宮廢墟之上。

七大真傳之主互相對視之後,也相繼落了下來,靜靜地等待起來。

過了足足幾柱香的功夫,漫天七殺劍氣才徹底消散,天地恢復了澄明之色。

柳銘於是緩緩地抬起頭來,雙眼之中,一股血紅色的神芒閃爍著,宛若天地間的殺神,充滿了霸氣的氣度。

「多謝上人賜招指點!這個恩情,柳銘沒齒難忘!」

說話的同時,柳銘跪拜下來,神色虔誠而恭敬。

他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來,懸劍上人展開這次劍訣的真正意圖,就是為自己圓滿太極劍法,領悟屬於自己的劍心和劍意。

而現在,自己也的的確確的做到了這一點,不但將咒命九罡字再次融入到太極劍法中增強威力,也領悟出了獨特的七殺劍心。

儘管,現在的七殺劍心還只是個雛形而已,遠遠不如林政的天河劍心,但,有著太極劍法雄渾的根基,未來七殺劍心的成就,甚至有可能要在天河劍心之上!

「無妨,這是你的造化與機緣,無能者縱然是有我的劍意壓迫,也不一定能夠覺醒劍心。現在,你可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高空中,懸劍上人面無表情的開口道。

柳銘重重點頭,朗聲道:「弟子明白了,太極劍法再怎麼玄妙,也終歸是別人創造出的法門,只有這七殺劍心,才是屬於我自己的東西。殺念非惡念,斬業非斬人,此乃我七殺劍道的真意!」

這番話說出的同時,他身上的氣質也頓時一變,充滿了凌厲的殺氣,如殺神降臨,恐怖的氣息籠罩整個懸劍山,不僅僅是那些內門弟子們,就連半空中圍觀的七大真傳之主,也是紛紛面色狂變!

「七殺劍心!我的天,咱們少陽宗,居然真的又除了一名劍道奇才!」碧天鳳倒吸一口冷氣,嬌艷的面容上,寫滿了震駭之色!

她的身旁,其餘六大真傳之主,也是萬分動容。

「劍修,分為數個層次,能夠領會劍意者,便是百里挑一的劍修,而能夠覺醒劍心者,更是萬里無一!整個大周國,也沒有幾個覺醒劍心的劍修,而現在,咱們少陽宗就獨佔了兩個!」青鸞峰之主道。

「沒錯,這是我少陽宗的天運!兩名覺醒了劍心的劍修,未來的造化,不可限量,哪怕是修鍊到靈魄境,就能有跟罡煞境抗衡的力量,這樣的話,在萬仙大會中,就能取得更多的優勢!」

「總而言之,這個柳銘,是個非常了不得的人物,他的價值,甚至還要在林政之上!咱們必須好好培養對待!」

七大真傳之主目光接觸,迅速的定下了想法,在他們的眼中,柳銘的價值水漲船高,成為了少陽宗絕對的後起之秀。

然而,應道天這時卻搖了搖頭,面帶笑意,從容不迫道:「玉不琢,不成器,現在的柳銘,太過順風順水了,短時間內,你們最好還是收斂一些,若是太過縱容,反而可能壞了一塊璞玉,何況,柳銘還有洛川城的根基,咱們還是謹慎些為妙。」

「嗯,副宗主說得對,柳銘有蒼穹仙盟的根基,現在的身份,可以說是跟咱們平起平坐,缺乏的只是底蘊而已,這種人,不但要拉攏,還要制衡!」玉虛峰之主道。

話一出口,眾人對柳銘的態度,頓時變得有些怪異,甚至多了幾分忌憚。

不得不說,柳銘在白雲城創下的戰績實在是太過輝煌了,可以說是粉碎了整個屍魔宗的陰謀,並且將屍魔宗元氣大傷。儘管,這一切都是九皇子方海龍的布局,但,如果沒有柳銘的話,能否完成的這麼漂亮,還是一個未知數。

「呵呵,大家也不要太過緊張,柳銘終歸是咱們少陽宗出身的修士。總之,還是先靜觀其變吧。」

應道天不緊不慢的說著,自始至終,態度都是十分曖昧,沒有明確的表示是否要支持柳銘。

「是。」碧天鳳複雜的望了一眼應道天,只覺得他整個人都似是一團迷霧,讓人捉摸不定,隨後她的目光又落在了柳銘的身上,顯得更加的震駭。

因為,在柳銘的身上,她同樣的感受到了這種詭異的氣質!

……

「即日起,柳銘便是我的真傳弟子,所有人應尊為師兄,閑雜人等,都退去吧!」

劍決過後,懸劍上人冷靜的頒布了號令。

懸劍山弟子聞言,望向柳銘的眼神,多了些深深的敬畏。要知道,懸劍一脈的弟子雖然不少,但,能夠成為峰主的真傳弟子,卻少之又少!

這是莫大的殊榮,迄今為止,懸劍上人門下的親傳弟子,算上柳銘,也不過五個人而已!

這些人,莫不是劍道的佼佼者,光是修為,都至少有著築基境頂峰,甚至是化龍境。

而現在,柳銘一回到門派,就晉陞為跟這些人平起平坐的親傳弟子,這樣的戰績,自然是讓所有人都驚訝而又敬畏。

「師傅在上,受徒兒一拜!」

柳銘聞言,再次沖懸劍上人行禮,這是兩人首次真正的進行師徒之禮。

「起來吧,少些俗套的禮節,劍修之路,達者為先,如今我得修為境界,或許在你之上,未來則不一定了。你的太極劍法和七殺劍心,都是上乘之選,如能完善下去,定是天階功法,好好的修鍊吧,等到萬仙大會到來,便是你的大機緣!」懸劍上人淡然道。

皇子殿下悠着點 「那,這懸劍宮……」

柳銘指了指已經化作廢墟的懸劍宮,有些心虛的問道。

「自然該是由你賠償了。」

柳銘頓時汗都下來了,自己現在雖然算是有點底蘊,但,這偌大的懸劍宮,建立起來的花費,少說也有上百塊極品靈石,如果全部自己承擔,對於蒼穹仙盟來說,將會是元氣大傷。

「這個……能否通融一番……」柳銘支支吾吾道,同時心中也有些後悔,早知道這樣的話,當時就應該控制一下七殺劍的威力的。

「哈,你居然當真,未免太過可笑,離開吧,懸劍宮的事情,我自有辦法。」

誰知道懸劍上人這時卻揚眉一笑,萬年冰山般的臉上,綻放出淡淡的輕鬆笑意,彷彿冬日裡的陽光,能夠融化一切嚴霜。

這一刻,在場的每個人都看得目瞪口呆,一向不苟言笑的懸劍上人,竟然笑了?

「我、我沒看錯吧……」

「是真的!」

「林政居然笑了!」

七大峰主面面相覷,彷彿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看來,林政對於柳銘,也是非常的滿意呢……」

應道天微微一笑,轉過身,不緊不慢的離開了懸劍山。

「多謝師尊!」

柳銘則激動地再次跪拜下來。

他很清楚,懸劍上人這一笑,不是在嘲弄自己的心驚膽戰,而是一種認可!

也就是說,林政是徹底的認可了自己的實力和身份,從今以後,自己就是懸劍一脈絕對的親傳弟子!

這個身份,足以震驚整個少陽宗,不論內門外門,都有著沉重的分量!

「事情完成了,那就離開吧。」

林政臉上的笑容只停留了一瞬,下一刻,就恢復了平常的冰冷麵容。

「是!」

柳銘重重點頭,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大踏步的離開了懸劍山!

【作者題外話】:前兩天在火車上,沒法更新,抱歉!順便再次承諾,這本書不會太監! 離開懸劍山,柳銘首先的目標,便是八脈真傳中的紫陽山。

風千雪和楚傲蝶兩人晉陞內門后,就在這裡修行,成為紫陽真人一脈的弟子。

紫陽真人在八大真傳中,也算是名列前茅的佼佼者,修為已經臻至靈魄之境,據說已經活了數百年,論資歷和輩分,都是相當之高。

柳銘腳踩虛空,幾個呼吸過後,就來到了紫陽山附近,遠遠望去,只見整座山峰都圍繞在一團濃郁的紫色靈氣中,在那高聳的山峰上,同樣也豎立著一座宏偉的道宮,比之懸劍宮毫不遜色,甚至還要更加的恢弘偉岸。

「嘖嘖,八大真傳,倒是一個比一個闊氣,不過,終有一日,我也能夠成就這樣的氣候!」

注視著宏偉的紫陽峰,柳銘微微一笑,露出了自信的神情。

覺醒劍心之後,他的心境也有了巨大的變化,儘管練的是七殺劍心,卻並非嗜殺成性的魔頭,對於劍道的追求,反而變得愈發執著。

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夠堅守本心,不斷的修鍊下去,遲早有一日,也可以成就靈魄境,成為遊走天下的真人,擁有一番屬於自己的基業。

來到紫陽峰上,柳銘隨便找了幾名弟子,詢問風千雪的住處。

「風師姐就住在群芳園之中,那裡是女弟子的修鍊之地,柳師兄可以前往。」一名紫陽弟子畢恭畢敬道,態度相當的敬畏。

不得不說,少陽宗的消息傳得實在是快,柳銘和懸劍上人的對決剛剛結束,事情就已經傳遍了內門上下,現在的弟子們,見了柳銘都是敬若神明,不敢對他有絲毫的褻瀆。

這些人恭敬的態度,柳銘倒是沒有什麼怪異,畢竟,自己現在的身份不同了,不但是懸劍上人的親傳弟子,更是蒼穹仙盟之主,如果不豎立起來威信,對於那些追隨者來說,將是巨大的打擊。

「嗯,多謝。」

柳銘點點頭,徑直的走向了群芳園。

不知道為什麼,一向鎮定自若的他,到了此刻,竟然有些緊張的感覺。

「數月不見,不知道千雪過得可好……」柳銘暗暗想著,腳步不由得加快,在他心中,風千雪始終佔據著最重的分量,這也是他除了仇恨之外,唯一的執著。

片刻之後,柳銘就來到了群芳園的門口,只見來往的弟子,皆是女流之輩,儘管如此,體內的氣息卻相當不弱,大部分都是築基境的修士。

「果然是巾幗不讓鬚眉。」

柳銘暗暗點頭,大踏步的走了進去,一路上,並無任何人的阻攔,那些女弟子們見到他之後,都是流露出了驚嘆的神色,甚至有些人還在暗送秋波,不斷地投來魅惑的眼神。

不過,柳銘卻是無心理會這些庸脂俗粉,只想著早些見到風千雪,於是加快了腳步,不一會兒,就來到風千雪的住所外。

噼里啪啦!

剛走到門外,院子里,就傳來一陣清脆的響聲,隨後,就是一道尖厲的女子聲音:「風千雪、楚傲蝶、李秋水,你們是怎麼搞的!接連三日,也無法凝練出一道陣盤來,真是給我添亂!」

女子的聲音相當的不客氣,說話的同時,再次傳來一陣皮鞭抽動的聲音。

柳銘聞言皺起眉頭,推門而入,只見院子里,正有四道身影,其中三人都是半跪在地,最後那名女子,則趾高氣揚,手中捏著一把皮鞭,不斷地抽在三人身上,留下血紅的傷口。

跪在地上的三人里,赫然就有風千雪和楚傲蝶,她們緊咬牙關,任憑面容刻薄的女子隨便抽打,也硬是不吭一聲。

「給我住手!」

柳銘卻看不下去了,怒火重頭而起,二話不說,就是一道劍氣劈了過去。

然而,女子卻像是早就有防備一樣,翻過身來,皮鞭一甩,綻放出許多迷亂的光芒,將劍氣粉碎。

「嘖嘖嘖,我說是誰呢,原來是懸劍上人的親傳弟子,怎麼?你不好好在懸劍山修鍊,來我們紫陽峰做什麼?」

刻薄女子似笑非笑道。

柳銘則眯起了眼睛,對這個女子高看了一些,剛才那道劍氣,雖然只是隨手揮發,但至少也有擊傷築基境中後期修士的力量。

而這個女子,卻隨手破除了劍氣,她的實力顯然也有了築基境後期的境界。

「哼,我來這裡,不需要給你通報,現在,給我滾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柳銘語氣冰冷道。

刻薄女子的修為雖然深厚,但,在他的眼裡,卻是根本不算什麼,別說是築基境後期了,就算是化龍境的修士來了,自己也有一戰之力!

「嘖嘖嘖,你真是好大的面子!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就是來會小情人嗎!不過,這裡可是紫陽峰,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而我,也不過是在履行門規罷了。」刻薄女子眯眼笑道,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門規?」

柳銘再次皺起眉頭。

他的目光,落在了風千雪和楚傲蝶的身上,只見兩女的眼中,都是寫滿了驚訝和激動,但,儘管如此,也沒有開口求援,反而有些甘願被打的味道。

「沒錯,就是門規!我們紫陽峰,也算是八大真傳中的佼佼者了,在這裡修鍊的人,必須要有嚴格的要求!他們三個人,遲遲不能完成峰主傳下的任務,自然應該受罰!」

刻薄女子撇了撇嘴道。

柳銘聞言,躁動的怒火頓時壓抑了下來,八大真傳的規矩森嚴,這一點,他還是清楚地,但,要自己眼睜睜的看著風千雪受罰,卻是根本不可能!

「哼,真當我是傻子嗎?紫陽峰規矩再怎麼森嚴,也不過是逐出本脈而已。而你,卻在這裡濫用私刑!我只說一遍,退開,或者死!」

說到這裡,七殺劍心自行運轉起來,一股凌駕於世俗之上的霸道殺氣瀰漫四方,讓整個院子的氣氛都變得肅殺幾分。

在這股殺氣的影響下,在場的幾名女子,都是紛紛變色,臉色有些發白。

「柳銘,不要衝動!」風千雪疾呼道。

楚傲蝶此刻也艱難的抬起頭來,語氣虛弱道:「段師姐做的沒錯!無能者就要受罰,如果我們不受罰的話,就無法在這裡修行,求求你,住手吧……」

兩人的語氣神情,都是充滿了堅韌,就連那個名為李秋水的修士,也是目光古怪。

很顯然,她們誰也不願意離開紫陽峰修鍊,但,由於天資不佳,只能夠成為別人的出氣筒,任人欺凌。

「哼哼,怎麼樣?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要說,是她們求著我鞭撻她們,而不是我非要動手的哦。你要是不怕捅破天,大不了咱們按規矩辦事,將這些人逐出紫陽峰和內門,滾回外門修鍊去!」

段琪洋洋得意道。

聽著風千雪和楚傲蝶的話語,柳銘雙拳緊握,臉色一片鐵青。

過了足足片刻,他才抬起頭來,冷然一笑道:「哼!想拿規矩壓我,真是可笑!我柳銘的女人,也是你敢碰的!給我跪下!」

說話之間,太極劍法已經運轉起來,黑白色的領域籠罩天地,直接將段琪死死的控制住。

同為築基境巔峰的修為,然而,兩人之間的真實修為,卻天差地別,在柳銘面前,段琪不過是一隻螻蟻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