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張寒閃爍離開,林紫目光閃爍了下,微微張了張嘴,但最終還是什麼話都沒說。

不到兩秒鐘,剛離開的張寒去而復返,不過和一開始一人閃爍離開的時候不同,重新回來的張寒還順便把唐音一起帶了過來。

「怎麼了?」

從張寒的懷裡下來,唐音目光有些警惕的往四周看了看,沒發現問題后對著張寒有些疑惑的問道。

此時的唐音,手上還拿著一隻黑色水筆,顯然剛剛還在學習就被張寒帶過來。

「沒什麼,就是看看能不能突破時間的限制,看看宇宙之前的景象。」張寒摸了摸女孩的腦袋,笑著說出自己的目的,以及需要女孩幫忙的事情。

「哦,這樣啊。」唐音點了點頭,她把目光看向站在源力陣形中央的小文星,接著道:「這樣的話,小音自己就能完成,不需要他……」

「別想什麼歪主意,按照我說的,你的力量只是引子,別想著用自己的力量去探索!」女孩話還沒說完,就被張寒嚴厲的眼神給制止了。

在國民男神心尖上放肆撒野 「好吧,我知道了。」唐音看到張寒的臉色,嘟著嘴委屈的應到。

「知道就好,不然我就生氣了。」

張寒意念掃過源力陣形,那1萬名失去生命的一階頂尖進化者,頓時如下餃子般從源力陣形上掉落下來。

接著他把目光望向嘴角鮮血溢出的13名二階進化者,沉吟下,說道:「你們下來吧,接下來不需要你們了。」

「多謝張先生!」

13名二階進化者,察覺到源力陣形的禁錮力量消失,紛紛道謝從上面下來。

13位進化者下來后,張寒看向旁邊的林紫。

林紫頓時會意,身形一躍,來到源力陣形上,佔據一個位置。

「你們三個,是我請你們上去?還是自己自覺點自個兒上去?」張寒又把目光轉向後邊的陳旭三人。

失去13為二階進化者做為小節點,為了維持源力陣形運轉的平穩,張寒也只能要求在場的林紫以及陳旭伍建學向華天他們上去。

「我們自己上去吧。」

張寒望過來冷冽的目光,讓伍建學心頭有些發毛,沒敢再猶豫直接躍到源力陣形上,佔據一個位置。

同時,表情沒有多大變化的陳旭也跟著上去。

剩下的向華天,猶豫了下,魁梧的身形一躍,在腳下踩出兩個淺坑,最後也來到源力陣形上。

三人明白,張寒並不會要他們的性命,就算想要他們的命也不可能以這樣的方式。

既然沒有了性命之憂,那麼面對著張寒的命令,實力為尊,也就只好遵守。

陳旭伍建學幾人上去做為源力陣形的節點,依照他們的實力,維持住源力陣形的運轉並不成問題。

解決了節點的事宜,張寒才把目光望向不遠處,那些從戰場撤下來后沒離開,反而在逗留在觀看的進化者……

「跑啊!」

沒人是傻子,在張寒目光剛剛望過來的瞬間,那些進化者就有人醒悟過來。

剛張寒的實力,以及那1萬名一階進化者的下場依舊曆歷在目,知道無法抵擋住張寒的眾人,紛紛慌亂四散逃跑……

「轟隆隆……」

轟鳴的音爆聲不斷響起,震碎周圍不斷出現的朵朵音爆雲。

「愚蠢!」

張寒目光閃過一絲冷芒,強橫的意念爆發,意念向四周覆蓋過去,籠罩所有逃跑的進化者,並在這過程中,意念還在不斷的勾勒出一個個玄奧的圖紋……

轟鳴的音爆聲戛然而止!

之前戰場上撤退下來數十萬進化者,只有十分之一左右留下來觀看。

此時,這十分之一,將近三萬留下來觀看的進化者,還沒逃出幾百米遠,就被張寒的意念給完全壓制。

「這算不算是歪果仁作死系列?」

把所以進化者者壓制住,張寒才發現,這近三萬的進化者,竟然有一小半都是歪果仁。

歪果仁出現在深市,張寒不奇怪,畢竟隨著這段時間的發酵,深市這個絞肉機戰場,名聲已經遠揚。

許許多多處在一階的進化者,為了尋求磨練進化,紛紛不斷的來到這裡。

其中,也包括國外的進化者。

只是,和華國的進化者群體相比,遊盪在深市戰場的外國進化者數量畢竟還是少數。

張寒也沒想到,這一群眼神不好留下來的進化者,歪果仁的數量,居然會佔據這麼大比例。

沒有猶豫,意念勾勒出的一個個圖紋,紛紛沒入這些進化者的腦海中……

同時,剛剛停止的源力陣形,在張寒意念的驅動下,也開始緩緩的運轉……

「這次消耗遠超過之前,源力陣形容納上限就這麼高,只好對不住各位友人了。

希望你們下輩子出國,眼神能放好點,心別那麼大,看戲可是要收費的。」

一位位歪果仁進化者被張寒壓制住思維,然後送到源力陣形上,意念被抽離,流轉在源力陣形中備用。

而身體,則在意念被抽離后,紛紛下餃子的掉到源力陣形的下方,身上的能量和源力等待待會兒被源力陣形抽取,供應源力陣形的運轉……

眨眼間,失去意識的1萬多名歪果仁,就堆積在源力陣形的下方。

「至於你們,有了歪果仁墊底,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們的運氣了!」

處理完歪果仁,剩下的一萬多名的國內進化者,張寒感知了下,從中挑選出實力排前1萬名的進化者,也開始送到源力陣形上…… 「可以了!」張寒交代了小文星一番,身形閃爍來到唐音身邊,柔聲的道。

「宇宙時間誕生之前,宇宙大爆炸發生之前的影像,顯現!」

唐音點點頭,自身的先知能力爆發,簡單又直接的做了個預言。

預言一觸即發,在剛剛說出口的瞬間,唐音就切斷了與這個預言的控制和聯繫。

聯繫切斷後,接下來這個預言成功與否,能否實現,也將無法再對她造成影響。

「唐音姐姐的預言,一定會成功實現!」唐音的話音剛落,源力陣形上,小文星的話音接著響起。

概率開始定義為定律,唐音那個遠超出能力範圍,一觸即發后本該也會隨之而消散的預言,在小文星的能力的支持下,消散瞬間停止,開始按照預言繼續發展……

空氣一陣震蕩,小文星的定義剛剛開始,源力陣形就發出一陣凌亂的波動……

「這種消耗強度!」

張寒臉色一變,按照自己對於正在運轉中的源力陣形的了解和控制,閃爍強行進入裡面,和林紫他們一起,維持住源力陣形的平穩運轉。

肉眼可見的,下方戰場堆積的血肉以及那些外國進化者的身軀,迅速的乾枯化為灰灰,其中蘊含能量和源力都被陣形抽取,化作陣形運轉的能量。

同時,剛從一萬多位外國進化者抽取出來,儲存在陣形中的意念也在迅速的消耗。

那消耗的速度,讓已經恢復思維,卻被禁錮在源力陣形上的一萬名國內進化者,臉色剎時間變得慘白。

他們知道,一旦這儲存的意念,無法支持滿足小文星這次定義的大部分意念消耗,那麼接下來他們將無法倖免,下場就會跟之前1萬名進化者一樣,身死道消……

「張寒,似乎有問題!」

源力陣形上,看著那毫無一絲變化的影像,而腳下陣形儲存的意念卻在快速的消耗,林紫臉色凝重的對著張寒說道。

要知道,剛一直倒退到時間的盡頭,倒退到時間誕生的時刻,重現物質誕生之前的影像,消耗的意念都沒這麼大。

而現在,消耗了這麼多的意念,同樣也是為了重現一個鏡像影像,卻依舊沒有動靜。

「我知道,但這樣卻更加證明,時間之前蘊含著驚人的秘密。」

張寒臉上也有些凝重,沉聲的道:「我相信,小文星和小音能力涉及到的規則,絕對在宇宙之前就已經存在,也就能夠突破時間的限制,顯現出當初的秘密。

不然的話,小音的預言一開始,小文星的定義一開始,就會瞬間失敗,而不是現在這樣僵持著。

如果今天失敗,那意味著今天我們的實力不足,調動的資源還不足,以後有機會,我還會再次進行試探和窺視。」

「你到底想要知道什麼?」林紫皺了皺眉頭,有些疑惑的不解的對著張寒問道。

如果說,之前進行時間倒退,探尋物質誕生之前的秘密,林紫還能夠猜出張寒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那麼現在,她卻是有些疑惑,她不明白,宇宙爆炸之前的影像,到底蘊含著怎樣的秘密,值得張寒這樣去追尋,畢竟這東西對於現階段的他們來說,實在太遙遠了。

「驗證一個猜測,也是為了找一個方向,前路迷茫,沒有方向很容易迷失。」

探索和開闢新的道路,最重要的都是方向,方向對了,前進那才是進步,方向錯了,前進那都是退步。

源力時代,前路都是未知,張寒也只能夠根據現有的信息,去推斷,去猜測,去付出各種代價和資源去驗證,以便找到一條不是錯誤的道路和方向。

此時,儲存的意念消耗完畢,源力陣形開始抽取那一萬名進化者,以及張寒他們這幾位做為節點維持源力陣形穩定之人的意念。

「嗯,來了?」突然,張寒察覺到一絲異樣波動。

他眼角撇了一眼剛才似乎要忍不住說什麼,又被陳旭和伍建學制止的向華天,隨即把目光集中在向華天側後方的位置,也就是剛一直停格的影像上。

原停格在差不多到極點的影像,突然一陣波動,一道道莫名的線條突然出現,影像在飛速的收縮……

一個即使只是透過單純的鏡像影像,也能感受到那種玄奧波動,無法用語言描述極點出現在畫面的中央!

影像依舊在變化,陸陸續續的開始有進化者不斷倒下。

突兀的,極點變幻流轉了一會兒后,影像突然發生劇烈的波動,極點隱去,一個板塊狀的黑影慢慢的浮現……

轟!

在黑影一閃而過出現的瞬間,一股莫名的力量沿著某種聯繫,降臨到影像上,降臨到源力陣形中……

影像和源力陣形轟然爆炸,強大的能量和意念在原地席捲肆掠著!

「哼!」

風暴中,張寒一聲冷哼,強橫的意念瞬間壓制住暴動的能量和意念。

風暴消散,嘴角掛著一縷鮮血的張寒,以及渾身狼狽的陳旭和伍建學幾人,出現在原地,四周都是摔落的七零八落,被張寒意念托住才沒摔倒在地的進化者。

做為現場實力最強的人,張寒第一時間察覺到不對勁,也是第一時間承受住絕大部分的反噬。

「剛你看清楚那是什麼了嗎?」張寒轉過身對著林紫問道。

「極點之後是一塊黑影,不知道是什麼,不過看剛才的情況,這絕對是禁忌,其中必定隱藏著很大的秘密,超出我們的能力範疇。」

林紫搖搖頭,隱隱對張寒告誡到。

「我知道,幸好只是單純的影像,要是稍微在深入觸及一點,恐怕剛剛的反噬我們都不能倖免。」

張寒控制著意念,把那些進化者放到地上,眼睛已經陷入昏迷,渾身是血的小文星,眼中不由地閃過一絲陰霾。

「撤吧,這次只能到這,算是魯莽了。」

張寒把小文星抱起,做為能力的發動者,即使小文星的能力只是一個契機,一個引子,但最後作用在他身上的反噬也是無比的強大,就算有張寒主動承受了大部分的反噬,小文星的情況依舊是不容樂觀。

張寒感覺到,此時的小文星,意念嚴重透支,潛力也幾乎受到不可逆的傷害,同時自身的生命本源,在剛剛的反噬中,也都被磨滅了大半。 「張寒!給我個解釋!」

爆炸徹底平息過後,掙脫開伍建學和陳旭兩人拉扯的向華天,來到張寒面前,指著跌落在地上七零八落的進化者,憤怒的吼叫。

「砰!」

「嘩啦啦……」

張寒沒說話,直接一腳踹到向華天的肚子上,同時意念隨著而動,壓制對方。

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向華天魁梧的身軀彷彿一發炮彈般,猛地撞進海里,砸起一大片水花。

收回腳,張寒意念依舊時刻壓制著向華天,然後抱著小文星,指著下面那群陷入昏迷的進化者,對著伍建學陳旭說道:「這裡的善後交給你們,知道該怎麼做嗎?」

「是,我們絕對不會讓今天這裡發生的事情,傳出去半分。」伍建學點頭回應道。

「不,你誤解我的意思。」

張寒搖搖頭,道:「你說,我這樣的人,應該是壞人吧。

既然是壞人,而且還是壓在你們頭上的壞人,那麼肯定會有人仇恨我,會有人反抗我。」

「張先生,我有點不明白你的意思。」伍建學臉色有些發愣。

不單是伍建學,就連一邊的唐音和林紫,也有些奇怪的轉過頭,看著張寒,搞不懂他話里的意思。

「我的存在,我的身份,可以公開了。」

張寒臉色平靜的道:「現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這個。」伍建學似乎想到什麼,有些不敢相信的張大嘴巴,停頓了幾秒后,他語氣磕碰的應道:「我明白了,我會按照張先生的意思執行。」

「明白就好,要記住,輿論是一個好東西。

輿論要保持公開客觀的標準,前幾次大範圍的傷亡事件,可以說都和我脫不開關係,所以,像我這樣的壞人,註定會被全民所仇恨。

同時,剛剛那一萬名進化者,以及這一批死亡的一萬名國外進化者,包括剛又死亡的一部分。

我想,像我這樣蔑視你們這些進化者,拿普通進化者的性命不當性命,隨意殺生掠奪的人,國內國外,肯定會有很多進化者巴不得我死,恨不得推翻我,你說對吧?」

張寒目光直視伍建學的雙眼,雙眼中充滿了漠然的色彩,平淡又平靜的說道。

瘋了!

張寒瘋了!

伍建學額頭冒汗,心中只有這樣的一個念頭在回蕩。

「有疑問嗎?」張寒接著問了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