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頭一皺,黃埔夜眯眼望著鹿羽,不知道對方葫蘆裡面,究竟賣的是什麼葯,凝聲道:「你還會給我們天楓郡準備禮物,真是貽笑大方。」

「我鹿羽向來是說到做到的。」

洒然一笑,鹿羽伸手一指自己身旁那些盤膝而坐的人,輕聲道:「不行,你看啊。」

黃埔夜目光微凝,心頭疑惑,但在好奇心的趨勢之下,他還是將自己的目光,順著鹿羽手指指向的位置望了過去。

天楓郡的其他人,也都是如此,實在是不知道鹿羽有什麼禮物要給自己。

與此同時……

「轟!」

陣法之中,一名三元凝魄境的人,身體之上,頓時爆發出來一股強橫的靈力波動,渾身氣息滾滾,宛如潮水一般洶湧,氣息更是在瞬息之間,拔高了起來。

四元凝魄境!

那氣息,分明是四元凝魄境的氣息!

「四元凝魄境!」

「又突破了一個!」

望見此幕,天楓郡眾人,都是滿臉震驚,駭然的叫了起來。

誰能想到,天方郡之內,竟然再度的有人突破了!

黃埔夜的臉色,愈發難看了起來,面色陰沉如水。

因為他們天楓郡的庭院的靈力,從而成全了天方郡的人突破,還一下突破了兩個,這簡直就是在他們的傷口之上撒鹽。

然而,鹿羽卻是淡淡一笑,道:「別急,還有呢,繼續看下去。」

聽得此言。

黃埔夜的心頭,猛地一跳,一股不好的預感,湧現了出來。

「轟!」

又是一道巨大的聲音!

陣法之內,一名三元凝魄境的人,再度的進行了突破。

強猛的氣息,擴散開來,令得所有的人,都為之側目。

「又一個!」

天楓郡眾人,都是嘴角微微一抽,眼皮直跳。

黃埔夜手掌驟然緊握,手臂之上,青筋暴露無遺,渾身輕輕的顫抖起來。

他心裡的那個不好的預感,終於還是實現了。

與此同時。

這邊突破的動靜,驚動了其他郡內的人,都是紛紛的飛掠了出來。

「嗖嗖嗖……」

一道道的破風之上,不斷的傳遞而來,一道道身影,從天空之上,穩穩的落在了陣法的四周。

「是這裡在突破。」

「天方郡的人!」

來到這裡之後,眾人目光一掃,自然而然的,便是望見了天方郡正在突破的眾人。

「想不到,一夜的時候,就有人突破了。」

「是啊,天方郡本身的實力不強,經過突破之後,倒也能提升一些。」

眾人議論紛紛。

「轟!」

而這個時候,陣法內,最後一名三元凝魄境的人,也是完成了突破,渾身氣息波動開來,宛如潮水一般,向著四周蔓延而去。

不願與君共婚 「又一個突破了!」

各郡之人,都是發出一道道驚呼,滿臉駭然。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先前已經有三個人進行了突破了吧?!」

「這……太不可思議了。」

「先前已經有三道突破之後的氣息,現在又是有人突破了。」

「天方郡……還真是集體大爆發啊。」

這一刻,各郡之中的天才,都是目瞪口呆,瞠目結舌。

僅僅只是一夜時間,天方郡的人,便是有著四個人,接連突破,這是多麼令人無法相信的事情啊。

其餘各郡的人,尚且如此的震驚,那天楓郡的人,更是無需多說。

天楓郡之人,此時都是沉默了下來。

但他們的眸子裡面,卻是閃爍著一道道的仇恨的光芒。

其中,尤以黃埔夜為最,不光是仇恨,還有著令人徹骨寒冷的殺意,以及那滾滾波動不息的靈力。

此時。

鹿羽嘴角微揚,目光一轉,盯住了黃埔夜,似笑非笑道:「很抱歉,你昨日才說我們天方郡之內,儘是三元凝魄境,誰知到這些不安分的小傢伙,一晚上就到了四元凝魄境……」 話到這裡,鹿羽微微的停頓了一下,然後才繼續說道:「不過,就算他們突破到了四元凝魄境,但這一切,與你們天楓郡的庭院之內的靈力,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嚴格來說,還是要感謝你們。」

說話的時候,鹿羽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望著黃埔夜。

黃埔夜的臉色,已經愈發的難看起來,呼吸微微急促,胸口不斷的起伏。

他努力的調整自己的呼吸,身上的殺意,愈發的洶湧。

而這個時候,天方郡內的各洲天才,也都很是適宜的對著黃埔夜的位置報了抱拳,感嘆不已。

「是啊,說起這個突破,真的是要感謝天楓郡庭院內的靈力了。」

「沒有天楓郡庭院內的靈力,若是使用我們天方郡庭院內的靈力,恐怕就沒有這個效果了。」

「天楓郡畢竟是高人一籌嘛……」

各洲天才,都是七嘴八舌的說道,臉龐之上,具是帶著濃郁的笑意。

聽得這些話,黃埔夜的嘴角,狠狠的抽動了幾下,眼眸愈發陰沉。

天楓郡其他人,也是怒不可支,死死的盯著天方郡的各洲天才。

「噗……哈哈……!」

而與此同時,圍觀的各郡天才,都是忍不住爆發出來一陣大笑之聲。

鹿羽看起來在誇獎天楓郡,實際上,是在狠狠的踩踏天楓郡。

這話裡面的弦外之意,只要不是傻子,都能聽得出來。

周圍的笑聲,聽在天楓郡眾人的耳朵裡面,毫無疑問,是那般的刺耳。

「小子,我殺了你!」

目光之中,閃過一抹冰冷的殺意,黃埔夜終於忍無可忍,身影一動,宛如游龍一般,對著鹿羽的位置,飛掠而去。

「轟!」

他猛地伸出手掌,緊握成拳頭,一拳狠狠的砸下,拳頭所過之處,連空氣都是發生了一次巨大的音爆之聲。

這一拳,威勢的確不凡!

「你還真是沒有忍耐力啊。」

而鹿羽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嘆息一聲,同時伸出自己的手掌。

在他的掌心之處,有著赤紅色的光芒,在不斷的閃爍著。

在譏諷對方的時候,擔心對方突然暴起,鹿羽提前就運轉了靈力,將《斷岳蒼掌》給凝聚了出來,隨時可以應付一切突發情況。

「轟!」

輕輕一掌,對著黃埔夜的拳頭,緩緩的推了過去,兩者在碰撞在一起,一股強橫至極的靈力波動,頃刻之間,從兩者交接的地方,爆發開來。

「轟隆隆!」

靈力滾滾,宛如潮水,所過之處,大地震動,龜裂,波及極其嚴重。

「蹬!」

鹿羽的身影一晃,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腳步忍不住的後退了一下,狠狠的踏在地面之上,在地上踏出一個深深的腳印。

「嗖!」

而飛掠而來的黃埔夜,則是在碰撞之下,身影猛地倒飛了出去。

倒不是鹿羽這一掌傷到了他,而是反震的力道巨大,黃埔夜身在空中,無法借力。

這一次碰撞,兩人又是勢均力敵。

「嘩嘩嘩!」

與此同時,天楓郡的人具是身影一動,站了出來,目光之中,泛著寒意的盯著鹿羽等人,渾身靈力滾滾。

他們竟然是要所有人一起上,與鹿羽等人展開戰鬥了。

鹿羽目光微微一凝,旋即輕笑道:「怎麼,還沒有到比試的時候,你們就按耐不住了么?」

「嘩!」

同一時間,隨著鹿羽的話落下,天方郡這邊的人,也都是匯聚在一起,目光灼灼的盯住了對方,渾身靈力,運轉了起來。

今日,天方郡眾人,都覺得揚眉吐氣。

此時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沒在怕的。

「看樣子要戰鬥起來了。」

「嘖嘖,還沒有比試,兩郡就已經劍拔弩張,真是看了一出好戲啊。」

「那鹿羽明明只是五元凝魄境,但與黃埔夜三番兩次的交手,都是勢均力敵,也是一個不容小覷的人物啊。」

「黃埔夜沒有施展武學罷了,若都是全力以赴,鹿羽必敗。」

望著兩郡的人劍拔弩張,圍觀眾人,都是低聲的交談了起來,有人在揣測鹿羽實力,有人則是只想要看戲。

天方郡這邊。

望著對方氣勢洶洶,鹿羽仍然一臉淡然,輕聲道:「先別急著動手,我給你們的禮物,現在才到重頭戲,剛剛只是開胃菜罷了。」

淡淡的聲音,回蕩在這一片區域之中。

但就是這一句淡然的話,卻讓得天楓郡的眾人,都大吃一驚。

「什麼?!」

天楓郡眾人心頭一駭,下意識的,將自己的目光,放在了仍然盤膝修鍊的一個人身上。

此時此刻,天方郡的人,都站立在鹿羽身側。

只有一個人,仍然在修鍊過程之中,那就是——顧子楓。

「轟!」

眾人注視之下,顧子楓的身體之上,驟然爆發出來一道強橫的靈力波動。

靈力宛如潮水一般洶湧不絕,令得周遭的空氣,都是微微的震動了一下。

「嘩!」

微閉雙眼的顧子楓,猛地睜開了雙眸,渾身靈力,當真如海洋一般洶湧,擴散開來。

「五元凝魄境!」

瞧得此幕,黃埔夜瞳孔一縮,駭然叫道,目光急速的閃爍著。

想不到,今日只是清晨,自己的對手,便是接連的突破,尤其還是那低賤的天方郡的人!

想到這裡,黃埔夜的目光,就愈發陰冷,臉龐之上,有著一些猙獰。

「竟然又有一個突破了!」

「嘶,還是從四元凝魄境突破到了五元!」

錯愛冷魅首席 「這一下,天方郡的實力,算是得到了巨大的增幅了啊。」

「短短一夜時間,足足五個人進行了突破!」

「這麼一來,天楓郡的壓力,也會變得極大了啊。」

此刻,圍觀的眾人,也都是瞠目結舌,滿臉的不可思議。

不少人嘴角微微抽動,心頭駭然不已。

只是一個清晨的時間罷了,他們竟然接二連三的看到了他人突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