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當!當!當!

一陣急促而又清脆的交鳴聲后,十煞紛紛向後退去,在與凌傲天的碰撞之中,他們竟然無法將凌傲天的強大力量完全化解。

不行,再這樣下去,非得吃虧不可!十煞老大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十煞屠神陣!

十煞老大一聲大喝,其餘九人同時停了下來,將手中的長劍高舉過頭頂。

一道光芒,從十煞老大的長劍上散發出來,接著,其餘九人的長劍上也出現了同樣的光芒。

很快,十煞劍上的光球開始脫離了他們的尖劍,在半空中匯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球。

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從那個光球中散發出來。

凌傲天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那個光球散發出來的力量讓他感覺到了不安。

凌傲天的實力,已經堪與聖級強者一戰的程度,可是,從那個巨大的光團之上,他卻感覺到了一股聖級的力量。

「十煞可真不簡單,十人聯手,竟然已經達到了這種程度!」凌傲天死死地盯著那道巨大的光球,手中的殘劍緩緩斜舉過頭頂。

「小子,能死在我們的十煞屠神陣下,你也足以自傲了!去死吧!」十煞老大一邊說,一邊揮動起捭中的長劍,控制起那個浮在空中的巨大光球,朝凌傲天緩緩靠了過來。

在十煞老大揮動長劍控制巨大光球之際,另外的九人的長劍也動了起來。

那個懸浮在空中的巨大光球,在這一瞬間,變得詭異起來,雖然它只是緩緩地朝自己靠近,卻讓凌傲天的心底產生出一種無法避開的感覺。

無法避開,那麼,唯一能做的便是硬拼了! 好孕連連:總裁爹地霸道寵 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芒,手中的殘劍迅速地揮動起來,一道巨大的劍影在這一瞬間形成,散發出無比凌厲的氣息,朝著那個巨大光球迎了上去。

凌傲天的巨大劍影的前進速度,比起那空中晃晃悠悠的巨大光球可要快多了,不過一瞬間,巨大劍影便撞上了那個巨大的光球。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出,整個大地都開始顫抖起來。

接著,在巨大劍影與光球相撞的地方,一股強大的能量衝擊波從四面八方擴散開來,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也隨著那股巨大的衝擊波朝四面八方散開。

感覺到那股強大的毀滅氣息,閃傲天臉色一變,迅速向後退出了數十步,而十煞也在這一瞬間,不顧一切地向後退去。

一陣凄厲的馬嘶,傳了出來。

十煞感覺到危險,想要後退時,想要控制他們的戰馬離去,已經來不及了,不得已之下,他們只得棄了戰馬,朝後退去,而他們的戰馬,則成為了這股能量衝擊波的犧牲品。

退出數十步,避開了那股強大的毀滅氣息后,凌傲天再次動了起來,身形如電般向前掠出,貼著那剛剛消散的毀滅氣息,沖向了十煞。

同樣後退躲避那股毀滅氣息的破滅十煞完全沒有料到,凌傲天竟然這一時刻發起了反擊,等他們避開那股毀滅氣息,打算髮起反擊的時候,凌傲天已經到了一人的跟前。

凌傲天手中的殘劍毫不留情地刺出。

看到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敵人,感覺一敵人手中那散發著凌冽寒意的殘破長劍,那人大吃一驚,哪裡還顧得反擊,將身體猛地一扭,狼狽不堪地向後退去。

「老大,救我!」驚慌的聲音響起,被凌傲天攻擊之人見識過凌傲天的厲害,自然明白僅憑自己是無法抵擋凌傲天凌厲攻擊的,一面後退,一面發出求救。

好不容易才抓住的機會,凌傲天又如何會放過,在那人發出求救的那一瞬間,將九絕步施展到極限,整個身體化為一道流光,朝著那人沖了過去。

生死危機之下,被凌傲天攻擊之人的潛能被激發了出來,他大吼一聲后,手中的長劍無比凌厲地朝凌傲天刺出了數劍。

數道劍氣衝出,撞向了凌傲天的殘劍,凌傲天的那刺出的奪命殘劍在那強大的攻擊之下頓了一下。

見自己的攻擊擋住了凌傲天,那人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在這一瞬間,他感覺到了生的希望,因為,聽到他求救的另外九人已經迅速朝著凌傲天逼了過來。

只要能再擋上一會兒,自己的危機就解除了!信心大增之下,那人再次刺出了數劍。

「你以為,你真能逃過一劫嗎?」就在那人幻想著擺脫危機之後如何與其餘九人聯合將凌傲天擊敗之際,凌傲天冰冷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那如同惡魔的喧言般的聲音,讓那人完全呆住了,一絲絕望從他的心底升起,因為,就在凌傲天的聲音響起的時候,他感覺他刺出的長劍完全落空了,凌傲天竟然已鬼魅般的速度,來到了自己的身側。

「不!」那人驚慌地大叫著,想要退開,卻來不及了,就在他身形一晃,打算逃開時,他突然感覺咽喉處傳來一股涼意,接著,便有一股熱熱地東西噴涌而出。

「怎麼……會……這樣……」那人帶著最後的一絲疑惑,倒了下去,到死,他也沒弄明白,自己明明能夠擋住凌傲天,為什麼會在最後關頭丟掉了自己的性命。

其實,那人開始的想法沒錯,他刺出的數劍,原本確實能夠擋住凌傲天的,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凌傲天除了修為極強之外,還擅長精神攻擊,就在他刺出數劍,妄想擋住凌傲天的時候,凌傲天早已不動聲色地施展出夢神經,引人入夢瞬間讓那人中招,陷入了短暫的幻境當中,也就是這樣極短的瞬間,凌傲天早已避開了他的攻擊,用殘劍割破了他的脖子。

「老九!」在那人緩緩倒下時,十煞的其餘九人大喊起來。

「殺!給我殺了他!」十煞老大怒吼著,朝著凌傲天衝來,凌厲的攻擊,從他的長劍上散發出來。

由於十煞老九喪命於凌傲天的劍下,其餘九人瞬間因為憤怒而亂了方寸,在向凌傲天發起攻擊之時,也不再如先前那般整齊劃一。

看著九人怒吼著朝自己衝來,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略微判斷了一下之後,他朝著沖得最快的十煞老大迎了上去,手中的殘劍凌厲地刺出。

破滅十煞的老大,實力自是不容小覷,任凌傲天的實力,想要擊敗他並殺掉對方,絕不是一招半式便可完成的,凌傲天自然也清楚這一點,因此,在前沖之際,他已經將夢神經施展了出來,一股精神力,悄無聲息地朝著十煞老大襲去。

破滅十煞,對凌傲天的認知只在於表面,根本不知道凌傲天除了不弱的武技修為之外,還精通精神攻擊,因此,雖然掌握了不小抵抗精神攻擊的方法,卻沒有施展出來,也正是因為這樣,凌傲天的精神攻擊再次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十煞老大的攻擊剛剛接近凌傲天的一瞬間,他的身形突然頓了一下。

趁著十煞老大身形一頓的攻夫,凌傲天已經逼近他的跟前,將手中的殘劍刺入了他的胸膛。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從十煞老大的口中傳出,他瞪大了眼睛,看著正朝著自己露出一絲在他看來無比嚇人的笑容的凌傲天,臉上滿是不解之色。

十煞老大,和老九一樣,沒有弄明白凌傲天為何能直接穿過自己的攻擊,擊中了自己。

「去地下和你的兄弟交流吧!」凌傲天的聲音,是十煞老大在這個世界上聽到的最後一句話,帶著滿臉的不解,他那壯碩的身軀轟然倒地。

順利擊殺掉兩人之後,凌傲天再次沖向了其餘幾人,由於精神攻擊的防不勝防,其餘幾人同樣也在沒有弄明白事情的原委之下,喪命於凌傲天的劍下。

一口氣滅掉了破滅十煞,凌傲天長出了一口氣,轉身朝著綠朧他們離去的方向走去。

十具屍體,在凌傲天的身後,襯得他如同一名來自地獄的殺神。

也不知綠朧他們到哪兒了,希望他們不要遇到麻煩,這樣想著,凌傲天身形如電般向前掠出。

綠朧等人,雖然因為蒙極等人的速度不快,走得並不算快,但是因為凌傲天替他們擋住了追兵,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前行的速度倒也不算太差,在凌傲天追上他們之時,他們已經到了破滅帝國的邊界,只需要再向前走出一段距離,便可以脫離破滅帝國了。

「天哥哥!」綠朧第一個發現了追上他們的凌傲天,激動地朝他沖了過來,一臉關切地問道,「你沒事吧?」

凌傲天看了一下同樣朝自己投來關切目光的眾人,說道:「我們快走吧,只要出了破滅帝國的範圍,破滅帝國的強者就不容易追上我們了。」

凌傲天說得沒錯,破滅帝國的強者在破滅帝國境內能夠肆意追擊他們,但是,他們是絕對不敢輕易踏入其他帝國的領地追趕的,若是他們那樣做的話,一旦引起兩大帝國的紛爭,可就不好辦了。

眾人點了點頭,繼續向前方走去,特別是蒙極等人,在這一刻都露出了激動之色。

快了!幾十公里的距離,憑凌傲天他們的速度,最多花上十來分鐘,便可離開破滅帝國。

所有人都加快了速度,想要儘快離開破滅帝國。

「你們逃不掉!」就在眾人為即將離開破滅帝國而興奮之時,一個如同驚雷般的聲音響了起來。

「破滅之主!」聽到這道聲音,蒙極的臉色變了。

「快走,破滅之主來了!」蒙極大喊著,加快了速度向前衝去。

其他人也加快了速度,想要在破滅之主趕到之時離開破滅帝國。

一股強大的氣息,從身後傳來,越來越近。

凌傲天皺了一下眉頭,回頭一看,發現在離他們幾十公里遠的地方,一道金黃色的身影,正以無與倫比的速度,朝他們沖了過來。

這就是破滅之主嗎?好強!僅憑身後傳來的恐怖威壓,凌傲天便明白,這破滅之主的實力極強,甚至,比鳳落閣主還要強上幾分。

看著那道離眾人越來越近的身影,凌傲天煞起了眉頭,破滅之主的速度太快了,憑他們這些人的速度,想要在破滅之主趕上來之前離開破滅帝國,顯然是不可能的。

絕對不能讓破滅之主追上眾人!凌傲天的心中迅速有了決斷,他很清楚,如果破滅之主追上了他們,縱然自己能與對方一戰,可是,綠朧他們想要帶著蒙極等人離開這裡,恐怕就不可能了,除非,自己能夠擊敗對方,可是,想要擊敗一個實力比鳳落閣主還強的對手,凌傲天可沒有這個信心。

「你們先走,我來攔住他!」凌傲天朝眾人大喊。

「凌兄弟,破滅之主的實力強大,你不是他的對手,快走!」蒙極著急地喊道。

「別廢話,快走,不然等他追上來,我們就真走不了了!我雖不一定是他的對手,但要攔住他一時半刻,還是沒有問題的!」凌傲天朝眾人道。

眾人默然了,他們雖然不清楚凌傲天的實力究竟如何,但卻清楚,如今的他們,留下來,只會讓凌傲天分心而已,因此,眾人沒有說話,繼續朝前而狂奔。 凌傲天靜靜地站在原地,看著那道越來越近的黃色身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舉起了手中的殘劍。

「滾開!」急於追擊蒙極等人的破滅之主見凌傲天擋在自己的前方,大吼了一聲,揮動手中的巨劍朝著凌傲天劈了過來。

感受到從破滅之主的巨劍上散發了出來強大氣息,凌傲天面色凝重地揮動手中的殘劍迎了上去。

當!

一聲清鳴傳出,凌傲天的身體被破滅之主的巨劍上的強大力量震得倒飛出去。

實力上的差距,顯露無遺,凌傲天的實力,與破滅之主還是有著不少的差距。

不過,對於破滅之主而言,這樣的結果卻不能讓他滿意,為了追上逃走的蒙極等人,他本是打算一擊將擋在他前面的凌傲天擊殺的,可是,自己先前的一擊卻讓對方擋了下來。

破滅之主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森然的殺意。

「去死!」破滅之主大吼了一聲,身形如電般朝凌傲天逼近,手中的巨劍也如游龍般攻出。

感受到破滅之主巨劍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凌傲天面色凝重地揮動起手中的殘劍,與破滅之主戰到了一起。

一時間,強大的氣浪從兩人的周圍散發了出來,捲起滿地的煙塵,將兩人們身形完全遮住了,只有那一聲聲驚天動地的武器撞擊聲,不斷從漫天的煙塵中傳出來。

凌傲天的實力,到底是比破滅之主要弱上不少,交手二十來回合之後,他已被逼退了上百米,握劍的手,也因為那一次次的撞擊變得酥麻不已。

凌傲天在與破滅之主的交手中處於下風,被逼得節節敗退,但是,對於過樣的戰果,破滅之主顯然是不滿意的,蒙極等人逃脫在即,他現在最需要做的,便是擊敗凌傲天,追上蒙極等人,帶著這樣的想法,破滅之主的攻擊再次凌厲了幾分,巨劍上所蘊含的力道也變得更強了。

破滅之主的攻擊變得更強,凌傲天的壓力變得更大了。

不行,再這樣下去,不出十招,我便會落敗!感覺到破天之主巨劍上越來越強的力量,凌傲天的眉頭皺了起來。

看了一眼正在不斷向前疾駛的蒙極等人,凌傲天陷入了兩難之境,破天之主的實力太強了,若是再與對方交手,自己恐怕會喪命在對方的劍下,可若是在此刻逃離,又會累及蒙極等人。

怎麼辦?凌傲天眉頭緊鎖,卻找不到半點辦法。

「死!」破天之主一聲大吼,將手中的巨劍朝凌傲天劈了過來。

正在想辦法的凌傲天感覺到朝自己劈過來的巨劍上散發的強大氣息,大吃了一驚,飛快地向後退去,想要避開巨劍的攻擊。

「你逃不掉的!」破滅之主森冷的聲音響起,凌傲天立即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被破滅之主的氣息鎖定,無法再與動半分。

怎麼會是這樣,凌傲天大吃一驚,瘋狂地運轉著體內的真氣,想要擺脫破滅之主的鎖定。然而,讓凌傲天無比失望的是,任憑他怎樣逆轉真氣,卻始終無法擺脫破滅之主的鎖定。

看著破天之主那離自己越來越近巨劍,凌傲天著急起來,有道是病急亂投醫,急切之中的凌傲天顧不得其他,下意識地運轉起夢神經,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從他的體內散發出來。

轟!

凌傲天那原本不能動彈的身體,終於再次恢復了行動能力,看著已經只近在咫尺的巨劍,凌傲天迅速地向後退去,險之又險地避開了破滅之主的這一劍。

破滅之主見自己的一劍。被凌傲天避開,大吼一聲,再次揮動巨劍,朝凌傲天逼了過來。

破滅之主強大的氣息,將凌傲天死死鎖定,他手中的那把巨劍任憑凌傲天如何閃避,都無法避開。

不行!要是再這樣下去,自己非得死在巨劍之下不可。凌傲天皺起了眉頭,苦苦思索起來,到底該如何才能化解破滅之主的攻擊呢?

在破滅之主的巨劍再次到達身前之時,凌傲天再次運轉起夢神經,化解了破滅之主的精神鎖定,避開了那奪命的巨劍。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雖然能憑藉夢神經避開破滅之主的攻擊,但是自己的精神力地消耗也是巨大的,時間一久,自己的精神力消耗一空的時候,可就是自己的送命之時了。看來,自己的分身也該是時候出現了。想到這裡,凌傲天心念一動,自己那融入身體的分身,在這一瞬間被他召喚了出來。

看到凌傲天的身旁出現了一個與他一模一樣的人,破滅之主愣了一下,隨即露出一絲瞭然之色。

「分身么?即使你有分身,也不是我對手。」

「那你試試看。」傲天嘴角一翹,用心念控制著分身,朝著破滅之主沖了過去,手中那把殘劍毫不留情地朝破滅之主刺去。

凌傲天分身的實力與本體一模一樣,有了分身的加入,他與破滅之主的戰鬥。再次出現了一個短暫的平衡。

時間在兩人的戰鬥中不斷地流逝,兩人纏鬥了近百回合后,凌傲天再次因為實力不如破滅之主而落入下風。

凌傲天朝著蒙極等人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發現幾人已經到了破滅帝國的邊界,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是時候離開了,凌做天避開了破滅之主的攻擊,將九絕步施展到極限,朝著蒙極等人離去的方向疾馳而去。

「哪裡走。」破天之主發現了凌傲天的打算,怒吼一聲,朝著凌傲天追了過去。

已經達到目的的凌傲天,又怎會與破滅之主繼續戰鬥,見破滅之主朝自己發動攻擊,根本不與他交手。只是不斷地閃避著對方的攻擊,朝遠處遁去。

破滅之主的實力雖然比凌傲天要強得多,但是,在凌傲天一心要逃的情況下,卻有些無可奈何。

看著凌傲天在自己的前面逃得極其歡快,破滅之主憤怒到了極點。

「小子,壞我好事,豈能讓你逃走!劍網天地!」破滅之主一生大吼,將手中的巨劍猛烈地揮動起來,一道道劍光以他為核心,向四面八方擴散開來,迅速將凌傲天捲入其中。

被劍光捲入之後,凌傲天瞬間感覺自己的身體如同陷入了泥沼般一般,行動變得遲緩起來。

該死的!凌傲天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被劍光全部之後,他可以說完全成了砧板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宰割。

「去死吧。」破滅之主大吼著,手中的巨劍毫不留情地向凌傲天劈了過去。

面對著破滅之主那奪命的巨劍,凌傲天與分身吃力地動了起來,在巨劍即將臨近身體的時候將它擋了下來。

破滅之主存心要凌傲天的性命,又豈會那麼輕易便放過他,就在他擋住第一劍的時候,破滅之主的第二劍,第三劍幾乎在同一時間發了出來,將凌傲天卷了過去。

這一次凌傲天再沒有那麼幸運了,破滅之主的巨劍,重重地擊在他的身上,他的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哇!」凌傲天張嘴吐出一口鮮血。

「小子,你可以去死了!」破滅之主神色猙獰地盯著因重傷不能動彈絲毫的凌傲天,緩緩地舉起的手中的巨劍,打算髮出最後的一擊。

對於凌傲天,破滅之主既恨之入骨又十分忌憚,畢竟他阻攔了自己,讓自己失去了捉拿蒙極等人的機會,再加上他以如此年紀,便能與自己纏鬥如此之久,若是給他成長的時間,那他的成就心定是極其驚人的。一個人,是不會願意為自己留下一個有強大威脅的敵人的,因此,在與凌傲天交手第一時間裡,破滅之主便對凌傲天有了必殺之心。

感覺自己已經沒有辦法躲避破滅之主的巨劍,凌傲天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結束了!自己短暫的修鍊生涯,將在這一刻劃上句號。

凌傲天回想自己的一生,一股濃濃的不甘自他的心底升起。

「死吧!」冰冷的聲音,從破滅之主的口中傳出,他手中的巨劍,毫不留情地插入了凌傲天的胸膛。

結束了,真的都結束了!凌傲天發出一聲嘆息,閉上了眼晴。

「哈哈哈哈!」瘋狂的大笑,從破滅之主的口中傳出,許久之後,他冷冷地看了凌傲天一眼,轉身離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