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猙獰鬼首完全消失,楊林感覺體內象是有什麼無形的枷鎖被轟然打開,一種解脫束縛的感覺油然而生,整個人輕鬆了不少。

「或許,我身中的毒咒已被化解!」

楊林猜測道。

一個時辰過去,楊林驚訝的發現,自己的丹田氣海,已經擴張到了方圓尺許。

眾所周知,丹田氣海是容納真氣的所在,體積越大,越有助於修鍊。

普通人的丹田氣海,通常只有芝麻綠豆般大小,容納的真氣有限,實力受到極大限制。

「青龍城」城主古驚雲之子古冰霜,年紀不到二十歲,丹田氣海已擴張到了方圓二寸左右,就被譽為百年不遇的修鍊天才。

楊林沒料到,在「藥王神火」的幫助下,自己輕易打破了這個紀錄。

只不過,楊林之前的肉身太孱弱,底子太差,「藥王神火」縱然神奇,進展也只能暫時停下來。

數息之後,這簇葯香四溢的神奇火苗,開始在楊林的四肢百骸中遊走,驅散著淤塞經脈的雜質,擴寬和凝練著楊林的諸多經脈。

無數銀針攢刺的感覺隨之而來,痛癢難耐,人都快要抓狂了。

「堅持!一定要堅持住!」

楊林不斷的為自己打氣,咬著牙,拚命的忍著。

整個過程,持續了大半夜,才算是結束。

「藥王神火」重新回歸丹田氣海,象是紮下了根,一動不動的,綻放出奪目的毫芒。

沐浴更衣后,楊林精神煥發,身軀比之前壯碩了許多,不再是皮包骨的模樣。

經過了這番改造,他的生命力空前旺盛,虛弱和頹廢之氣一掃而空,為修鍊打下了牢固的基礎。

「一口玄黃氣,演化陰與陽……」

盤膝而坐,楊林迫不急待的開始運轉「五氣朝元訣」。

他很想知道,經過這次奇遇,自己到底能不能修鍊。

果然!

還不到半刻鐘,一縷玄黃真氣就被從空中抽離過來,如同一尾乖巧的小魚,順著經脈遊走,最後沉澱在丹田氣海深處。

「藥王神火」再度發威,這縷真氣尚未接近,就被奇異的力量所籠罩,滋滋作響的同時,雜質飛快的消散,明顯的纖細了不少,卻更加的精鍊而純粹。

隨後,楊林的丹田氣海中,居然傳遞出飢餓感,急切需要更多的玄黃真氣來填充。

咻咻咻!

此時此刻,以楊林為中心,無形的吸引力散發出去,大量的玄黃真氣紛至沓來,經過「藥王神火」的淬鍊,凝聚在一起。

感覺到真氣迅速積累,楊林心情激蕩,簡直想要仰天長嘯。

又過了一個時辰。

他的體內傳出了一陣噼嚦啪啦的爆響,整個人氣勢陡然提升。

「突破了『鍊形期』一層!好快!」

楊林喃喃自語。

所謂的「鍊形期」,是修鍊的粗淺境界,意思是通過玄黃真氣淬鍊形體、打熬肉身,進而駕馭自身力量,邁入修行的門檻。

「鍊形期」之後,是「吐納期」和「氣海期」這兩大境界。

普通修鍊者從零開始,要達到「鍊形期」一層,最快也要半年的時間。

而楊林現在,居然只花了一個時辰,傳出去的話,簡直要跌落一地的眼球。

楊林之前被壓抑得太狠,現在有了「藥王神火」輔助,淬鍊和提純真氣,修為進展相當驚人。

不知不覺中,一夜過去。

旭日初升,金光照遍大地。

楊林騰的站起身來,活動著筋骨,黑亮的雙眸中精芒隱現。

「一夜之間,我的修為接連突破,達到了『鍊形期』三層,力量達到了六百斤,簡直不可思議。」

握了握拳頭,經脈中真氣洶湧,澎湃的力量布滿全身,讓他有一種做夢般的感覺。

「鍊形期」一共分為九層,每提升一層,肉身力量就會至少增加兩百斤。

「少爺,老爺醒了,吩咐你去見他!」

也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侍女紅葉那小心翼翼的聲音。

…… 楊震岳身材昂藏,五官線條硬朗,縱然躺著養傷,臉色略顯憔悴,也如同蜇伏的強龍猛虎,散發出一股威嚴之氣。

大門打開,楊林大踏步走了進來。

「林兒,你的修為……」

楊震岳的目光落到楊林身上,先是一愣,繼而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的修為曾經達到過「氣海期」一層,縱然目前落魄了,但是眼光依舊老辣,一眼就看出了發生在楊林身上的變化。

「父親!」楊林點了點頭,解釋道,「孩兒偶然得到奇遇,開闢了丹田氣海,驅散了身上的奇咒,已然開始修鍊。」

「真的?!快過來,讓為父好好看一看!」

楊震岳喜出望外,一把抓住了楊林的手腕。

「若是我沒看錯,林兒你已經修鍊到了『鍊形期』三層!經脈不再淤塞,氣血比從前足足旺盛了數倍啊!喜事,這是我楊府天大的喜事!」

數息之後,楊震岳確認了自己的猜測,開懷大笑。

「父親,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又是誰把你打傷的?!」

楊林坐在榻前,關切的問道。

「事情是這樣,」楊震岳臉色一沉,緩緩的說道,「大約你已經聽說了,為父去往『星象宗』的事情。當時事情辦得還算順利,我的結拜兄弟,你的孫叔為人很仗義,花了極大代價,從同門手中換來一枚『九陽玉參丸』。這種丹藥有著諸多妙用,服下后能夠補益氣血,強壯體魄,最不濟也能令人延壽數十載。最適合林兒你的現狀了。」

「丹藥到手后,我第一時間往家裡趕。」楊震岳又道,「誰料到,經過『暗域森林』時,卻意外撞見了老仇人『血穹蒼』。正是此人把我打成重傷,並且毀掉我的一身修為,『九陽玉參丸』也讓他給搶走了。」

「『血穹蒼』?!我記住了,他是什麼實力,有什麼來歷?」

楊林默默的重複著這個名字,心底湧起了強烈的殺意。

「此人是散修一名,不屬於任何勢力。不過,修為已是『氣海期』巔峰!」楊震岳說道,「『血穹蒼』在年輕時代,曾經追求過你的母親,失敗后懷恨在心,曾與為父交手過幾次。」

「原來是這樣!看來,我就算想找他報仇,也需要潛修很長一段時間。」

楊林皺了皺眉。

在記憶中,自己這一世的母親在十年之前,突然離開了「青龍城」,從此不知所蹤。

楊家上下對這件事諱莫若深,誰都不肯提起其中的緣由。

時間一長,大家漸漸的忘了這個人。

「可惜了那枚『九陽玉參丸』,」楊震岳嘆息道,「不過,林兒你的康復,比什麼都重要,為父吃了這點小苦頭,不算什麼。你的奇遇,又是怎麼回事?」

「此事我暫時不想談,」楊林想了想,說道,「若是時機成熟時,我會向父親你解釋的。」

「也好,誰沒有點小秘密?」

楊震岳很是通情達理。

「父親請放心,我一定會竭盡全力,變得強大起來,庇護和振興整個家族。」

楊林斬釘截鐵道。

「不錯,你有這份心就好。對了,我床頭的暗格第四層里,有一本『地階』五星級戰技,喚作是『奔雷拳』,你拿去修鍊吧。」

楊震岳一邊說,一邊指點位置。

在「五行大陸」,無論是內功心法還是武道戰技,都是按品階來區分的,分別是:「凡階」、「地階」、「天階」、「皇階」、「玄階」。

據傳聞,超過「玄階」的心法和戰技也有,只是存在於更高層次的修鍊世界中。

「好的!」

楊林找到了記載「奔雷拳」的卷冊,貼身收好,又坐了一會兒,這才離開。

腳步匆匆,楊林穿過兩道迴廊,耳邊卻傳來了一些聲音。

聽起來,似乎是在院子角落的假山後面,正有兩個人熱烈的議論著什麼。

「楊震岳已是廢人一個,無法支撐起整個家族,看來家主的位置坐不穩了。」

「沒錯,楊震岳平時強橫霸道,在家族中說一不二,很多人都很反感。現在風水輪流轉,他倒了大霉,其他的叔伯才有機會出頭嘛。」

「你說世上的事怎麼就那麼巧,楊震岳和他兒子,居然湊成了一對奇葩廢物,估計要不了多久,這對父子就要被家族掃地出門了吧?」

……

聽到這些話,楊林劍眉一挑,胸中怒意翻騰,徑直朝假山走去。

「嗯,有人來了!」對方也有所感應,將目光投了過來。

「楊立波,原來是你!」

四目相對,楊林立即認出了對方。

此人身材高瘦,長著一對三角眼,比楊林稍稍年長一些,仗著自己是家族元老之子,平時在楊府中飛揚跋扈,很是令人厭惡。

不但如此,楊立波的父親楊露蟬,更與楊林的父親爭奪過家主之位,卻以失敗告終,這就種下來了仇恨的種子。

難怪他會說出這樣惡毒的話來。

楊立波身旁的小廝喚作楊武,實力不怎麼樣,卻是個馬屁精,整天跟楊立波混在一起,很不受人待見。

「我當是誰,居然是你這個小廢物!」楊立波先是一愣,隨後冷笑了起來,「怎麼,說你兩句,你還不服氣?!不要緊,你和你那殘廢老爹,很快就要垮台,好日子到頭了!本少也就懶得和你計較。」

「是嗎?」楊林神色不變,淡淡的回應道,「我家的內部事情,不勞你們操心。不過,你敢辱罵我父親,罪過不小,難道皮癢了找抽?!」

「找抽的是你!」楊立波反覆打量著楊林,突然大笑起來,「沒想到,你居然修鍊到了『鍊形期』三層,之前是隱藏了實力吧。也罷,咱們就來比劃兩招,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差距。」

話音未落,楊立波的氣勢陡然一變,周身湧起一股旋風般的真氣,顯現出來了「鍊形期」四層的修為。

「立波哥,你老還是消消氣吧。楊林這小子就是個窩囊廢,哪裡是你的對手,又有個少主的身份,打傷了他,咱們不好向家族交待啊。」

楊武在一旁,陰陽怪氣的調侃道。

「放心,我下手會有分寸的。『裂風腿』!」

下一刻,楊立波左腿閃電般踢出,帶起了一道能夠撕裂空氣的狂暴氣勁,狠辣而迅猛。

「來了!」

楊林心神一動。

「裂風腿」實際上是楊家祖傳戰技「四象訣」中的一式,其他三式分別為「疾電指」、「暴雨掌」、「穿雲拳」,暗合四種天象,威力不凡。

配合楊立波此時的修為,僅僅是這一腳,就能發出上千斤的力道,將狂奔中的烈馬踢倒。

嗤~

碎石飆飛,堅硬的地面留下了一道四指深,近三米長的裂痕,是「裂風腿」造成的。

而楊林整個人,早就閃到了一側,避開了攻擊。

「喔?!」楊立波頗感意外,臉上有點掛不住了,「反應還挺快,看來你沒有傳說中的那麼不堪嘛。」

「哼!」

楊林冷哼一聲。他的前世在特種部隊就是精英中的精英,經歷了無數兇險的搏殺,反應之快速,遠遠的超越普通人。

應對眼前這樣的場面,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

「死來!」

沒有任何停頓,楊立波又踢出了第二腳,比起之前的那記攻擊聲勢又大了不少。

「該死的是你!」

楊林腳步一錯,不但閃過對方的殺招,更欺上前去,有力的臂膀一下摁住了楊立波的肩頭。

咔嚓!咔嚓!

眨眼之間,楊立波頹然跪倒,兩臂軟軟的垂下,臉色泛青發白,額頭上滲出來了豆大的汗珠。

「這怎麼可能?!」

楊武見狀,噔噔噔的倒退了數步,臉上寫滿了驚駭。

他可是看清楚了,楊林速度極快,不僅瞬間卸下了楊立波的雙臂,更一腳踹中對手的腿彎處,逼迫得此人不得不跪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