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他本就是因為一滴神血而復活的,受到神血的影響,他竟然意外的獲得了吞噬血液的能力,越是強者的鮮血對他越是有用。

這裡的這些人,最弱也是神話級,那些妖物,實力雖然不及神話級強者,但也差不到哪裡去,如果全部吞噬了,他的實力一定可以恢復許多。

特別是在場的這幾位至尊,如果全部都殺光,并吞噬了他們的鮮血,那好處可想而知!

「如果我在全盛時期,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我一根手指就能殺死你。」銀河針鋒相對。

全盛時期的他,乃是超越了至尊的強者,殺一名至尊對他來說真的不是什麼難事!

銀河恨恨的看了遠處的那幾位至尊級高手一眼,如果他在全盛時期,不,哪怕是全盛時期的十分之一,這裡的這些人早就已經被他殺光了,根本就用不著那什麼藍衣和藍媚幫忙。

來自神門又如何?

神門雖強,但也在無垠虛空宇宙,把他們兩個殺了,在這靈氣貶乏的荒蕪星球,誰會知道?

今日,原本他也是有把握殺了這裡的全部人的,只是萬萬沒有想到竟然出現了變數。

白斬天就是這個變數!

「是嗎?」白斬天淡淡一笑,也沒有和銀河爭辯。

實際上,白斬天是知道的,銀河實力雖強,全盛時期絕對超越了至尊,但那又如何呢?

不說銀河如今實力不在全盛時期,就算此刻他在全盛時期,也不一定就能殺了自己,反倒是自己要殺銀河真的非常簡單。

銀河的身體在無聲無息間消失了,再度出現之時已經到了白斬天的頭頂,頭朝下,一拳如星辰墜地般的轟來。

白斬天抬頭仰望,嘴角露出冷酷的笑容,煙霧瀰漫,這個時候了他還是沒有忘記抽煙,似乎情有獨鍾。

「唉,天意啊!」白斬天吐出一口煙霧,長長的嘆了口氣。

白斬天臉上的笑容更加的冷酷了。

他的手指上,不知何時溢出了一滴鮮血,隨風而起,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轉著,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他這是在做什麼?」人們不理解,露出疑惑之色。

所有人都知道銀河很強大,這裡的人單打獨鬥恐怕沒有人是銀河的對手。生死關頭,白斬天竟然不去阻擋,反而弄出了這麼一滴鮮血來,這是準備幹嘛?

找死也不是這麼個找死法!

銀河也露出了笑容,這小子雖然厲害,但也太託大了吧?以為自己是誰?

銀河相信自己的實力,這樣的一拳下去,就算是一座山峰那也能夠給他打碎了,何況是一個人頭。

至尊最強,生命力很強,輕易不能殺死,但頭顱都被打爆了,元神必定會遭到重創,就算還能夠復活,那也必定元氣大傷,到時候就很容易殺死了。

至於那滴從白斬天的手指上溢出來的鮮血,銀河根本看都沒有看一眼。在他看來那隻不過是一滴凡血而已,不用說只有一滴了,就算是十滴百滴又如何?

但是很快,銀河的臉色就開始變了,由驚愕,變得驚恐,變得蒼白!

刷!

他的身體剎那間快速倒退,衝天而起,想要遠離白斬天。

人們頓時愣住了,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態轉變的實在是太快了一些。

「我說過,我要殺你其實真的很簡單。」白斬天淡淡的聲音響起,帶著幾分落寞和惆悵。

一滴鮮血,在空中滴溜溜的打轉,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宛如一顆星辰。

在同一時間,銀河身上也有淡淡的血光浮現而出,穿透了金屬般的鎧甲,浮現在他的身外,最後向著空中的那滴鮮血靠攏。

那滴鮮血,似乎有著極為強大的吸引力,竟然能夠吸取銀河身上的血。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人們震撼了,望著天空中那詭異的一幕,不明所以。

就連銀河自己,也都已經愣住了,一臉的懵逼,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他完全就想不明白啊! 在這個世上,利用人類的鮮血來修鍊的功法有許多,獲取鮮血的方法也不盡相同,無非就是直接吸食或者利用一些非常的手段來隔空攝取等。但還從來沒有見過有哪個人利用自身的一滴血來獲取別人身上的鮮血的手段。

銀魂等人沒有見過,遁世老人等人也沒有見過,就連平常以鮮血為食的比史奇也沒有見過。比史奇吸血往往都是直接趴在被吸血者的脖子上或者先用利器把鮮血放出來裝進器皿里然後再吸食。

像白斬天這樣的手段,簡直聞所未聞。

一滴血,竟然能夠吸引銀河身上的血,就像磁鐵一般,同性相吸嗎?

可那明明只是一滴血而已,雖然璀璨奪目,但哪有什麼磁性?就算有,那銀河身體里的鮮血總是沒有的吧?

璀璨奪目的一滴血,在空中滴溜溜的打轉,綻放耀眼的光芒,牽動了所有人的心!

每個人心裡都緊繃著,忍不住在深思,如果白斬天對他們使出這種特異的手段,該怎麼來抗衡?

鮮血是身體的根本,任憑你多麼強大,如果精血盡失,那也會元氣大傷,甚至死亡!

銀河臉色發白,金屬鎧甲嘩啦作響,綻放黑色光芒,形成了堅固的護罩,覆蓋了全身,想要阻止精血流出。

他剛剛復活,本就是藉助一滴鮮血才走上復活之路的,血液對現在的他來說無比的重要,一旦失去了,他將再次沉睡,永遠的沉睡。

這個世上不可能有第二滴神血讓他復活,就算有,他也沒有機會遇到了。

「你對我做了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銀河臉色蒼白的問道。

走上復活之路,再次活在這個世上,銀河心裡充滿著無盡的仇恨和憤怒。他要復仇,他要殺了所有敢覬覦他東西的人。

這裡的這些人,不但知道他復活了,更是敢來打擾他,敢來覬覦上天賜予他的那滴神血,這怎麼可以呢?所以,這裡的這些人全部都要死!

當然,銀河並不是一個莽撞之人,他雖然才剛剛復活,但眼力還在,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信心。

這裡的這些人,最強不過至尊初級而已,而他雖然剛復活,但因為那滴神血之故,境界卻也在至尊後期,要殺光這裡的人,絕對不是太難。

原本勝券在握的事情,卻出現了變故,這個所謂的白斬天,究竟是什麼人?又對自己做了什麼?

一切的一切,銀河不解,但卻不得不承認他心裡已經害怕了,在忍不住擔憂。

以如今血液流失的速度,他不可能堅持太久,到時候只有再一次變成一張沒有血肉的人皮,再也不可能復活了。

黑色光芒綻放,覆蓋了無垠的天穹,把銀河淹沒在了當中。

只可惜,那都是徒勞的,白斬天既然已經出手了,怎麼可能無功而返呢?

那滴殷紅的鮮血依然在綻放著光芒,就像擁有著無窮的吸引力一般,圍繞著銀河旋轉起來,不停的吸收著銀河身上的鮮血。

淡淡的煙霧升起,白斬天的臉龐始終看起來有些模糊,他嘴裡的香煙似乎從未斷過。

「銀河,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殺你嗎?」白斬天淡淡的問道。

「這還用問嗎?我要殺你,然後你就要殺我,傻子都明白的道理還用問我?」銀河怒斥道。

他認為白斬天是在消遣他,的確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你錯了。」白斬天搖搖頭,用只有銀河才聽得見的聲音說道:「我殺你,是因為你玷污了那滴血,你這種人根本就不配擁有那滴血。」

血光綻放,銀河身上的鮮血噴發的更加猛烈了,宛如一片血霧在奔騰。

在人們震撼的目光中,銀河的氣息開始衰弱,那漆黑色的金屬鎧甲也在淡化,他堅持不了多久了。

人們根本就無法明白,為什麼會這樣?銀河的實力有目共睹,這裡的所有人加起來都不是銀河的對手,為什麼遇上白斬天就如此的不濟呢?

重生之絕世大小姐 白斬天究竟強大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銀魂傻眼了,這就是他認為的那個境界在黃金級的年輕人嗎?太可笑了!

白少白目瞪口呆,一臉的懵逼狀,與他同行並以兄弟相稱的武林高手怎麼就變得那麼厲害了?他竟然在弒神嗎?

不,那個人比神靈還要強!

在所有人中,最震撼的莫過於藍衣了,他是真正的害怕。

當日與白斬天在天外一戰,他雖然敗了,也承認不是白斬天的對手,但他從來都不認為白斬天就會比他強多少,如果他和師妹藍媚聯手,一定能夠打敗白斬天。

可如今一見卻大大的出乎了藍衣的意料之外,那銀河是何等的強大?五大至尊級高手都不是銀河的對手,而銀河面對白斬天一人卻敗的那麼容易,那麼凄慘!

這還得了?曾經的仇還要找白斬天報嗎?

藍衣神色複雜,最後無奈的嘆了口氣,拉著藍媚的手就想離去。

這裡不宜久留,比銀河還可怕的白斬天,一旦盯上了自己,那可就真的完了。

「站住。」淡淡的聲音,帶著些許魔力,頓時讓藍衣止住了腳步。

白斬天看著銀河,像是在自言自語,道:「老朋友見面都不打聲招呼,未免也太不給面子了吧?」

八零之福運小寡婦 「什麼?他們竟然認識,這是怎麼回事?」人們再度驚訝了。

藍衣和藍媚,一出場就以神靈自居,著實震撼了所有人,要不是後來又來了幾位強者,可以說藍衣和藍媚今天要出盡風頭。

神靈呀,雖然不知道真假,但敢以神靈自居的人物又豈會是簡單之輩?更何況他們的實力的確是強大,遠遠的超越了神話級。

這樣強大的人物,就算不是真正的神靈,又與真正的神靈有什麼區別呢?

而白斬天竟然和神靈認識,還是老朋友了,這豈不是說白斬天也有可能是神靈嗎?

白少白都不知道是第幾次懵逼了,自己竟然和一尊傳說中的神靈稱兄道弟,太虛幻了,不太真實。

白少白在自己的大腿上用力的掐了一下,劇烈的疼痛讓他叫出聲來,隨即欣喜:「這不是做夢,這是真的?」

銀魂還算鎮定,心裡驚訝,但隨即也就釋然了,白斬天的實力那麼強,認識神靈也似乎是意料中的事。

其他人卻不這麼想,又是一尊神靈出現了嗎?

似乎知道此刻人們心裡在想些什麼,白斬天雙目如電,環視了所有人,非常認真又嚴肅的說道:「我是人,不是什麼神靈,神靈算得了什麼?人類才是宇宙最強!」 人類才是宇宙最強!

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動容,自古以來,神靈就是人們心中的禁忌存在,高高在上,俯視眾生!

哪怕到了如今的這個時代,神靈不顯,所謂的神靈已經成為了傳說,甚至都沒有人知道這個世上到底有沒有神靈存在過。

但儘管如此,神靈在人們的心中依然有著非常崇高的地位,每個人心中都敬畏神靈。

神靈比人類強,神靈居住在九天,高高在上,俯視芸芸眾生,這已經成為了人類的共識。

從古自今,人類為神靈修築廟宇,建立行宮,行大禮參拜,以貢品來祭祀,以求得到神靈的庇佑。

誰敢褻瀆神靈?

那些強大的武者,異能者以及一些超越普通人的存在,他們敢褻瀆神靈嗎?

不敢!有些人可能不相信神靈的存在,但只要是人,就沒有哪個人敢真正的褻瀆神靈。

更沒有哪個人敢說自己比神靈還要強。

而現在,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年輕強者卻在蔑視神靈,揚言人類才是宇宙最強,根本就不把讓人敬畏的神靈放在眼裡。

人類才是宇宙最強!

這是真的嗎?還是白斬天在隨口胡說?

人們陷入了沉思,思考這個看似簡單卻又非常複雜的問題。

「如果人類真的能夠超越高高在上的神靈,那為何神靈依然高高在上?依然永駐人類的心中?」有人忍不住發出疑問。

這是一名神話級的強者,僥倖還活著,在忐忑不安中等待最後的結局。

如果是在平時,他絕對不敢這麼和一位強大到沒邊的人物這麼說話,可今日他豁出去了,反正今日結局難料,大不了一死而已!

「人類多疑,總是在懷疑自己的能力,殊不知腳下的這片土地其實是人類自己在主宰,何必要去相信神靈?神靈如果足夠強,為何不敢真正降臨?」白斬天淡淡的說道。

「神靈高高在上,居住在九天之上的雲深不知處,只是偶爾降臨人間,或許根本看不上人間吧?」又有人發出了疑問。

「神靈也只不過是大宇宙芸芸眾生中的一員而已,也要吃飯,也要生活,怎麼可能會看不上人間的土地?」白斬天張口吐出來一個完美的煙圈,奕奕然說道:「人類雖然天生孱弱,但潛力卻是無限的,足夠強大之時,神靈也可以踩在腳下。」

白斬天也不顧人們那震撼的眼神,伸手指了指露絲,說道:「那個美女,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的種族在你們那裡就是神族吧?也就是人們口中說的所謂的神靈。」

「的確是這樣的。」露絲彷彿猜到了白斬天想說什麼,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但依然點頭說道。

她是聖女不假,但也是天使一族的神女,在西方人的心裡,她就是高高在上的神。

「那就對了。」白斬天沒有理會臉色難看的露絲,又伸手指了指遁世老人,說道:「這位老人家可不是什麼神族,可只要他願意,他卻可以暴打那邊的美女神靈啊!」

「這……是啊!遁世老人似乎不比那美女弱,甚至更強才對。」

神話級聯盟 「什麼不比那美女弱?本來就比那美女強好不好?你沒看到剛才的大戰啊?只有遁世老人敢與銀河過招。」

「這麼說來,白斬天說的全都是真的?人類才是宇宙最強,遁世老人也可以暴打那美女神靈?」

「對對對,還有天邊那兩個自稱神靈的傢伙,遁世老人也可以暴打他們。」

「遁世老人可以做到,那白斬天比遁世老人還要厲害,那豈不是可以暴打他們全部?」

「唉,我要是白斬天啊,第一個就去暴打露絲,那可是神靈啊,真正的天使,還那麼美,要是能夠按在身下暴打一頓,那感覺一定爽歪歪!」

「靠,你這老頭,自己都一百多歲了,竟然還這麼猥瑣,害不害臊啊?」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老人家雖然一百多歲了,但那美女說不定比我年齡還大了不少呢,人家可是神靈,神靈懂不?可以長生不老的。」

「混蛋!」天空中,露絲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一隻手拍出,聖潔的光芒呼嘯著就沖著天池旁的一座山峰而去。

那裡正有一個瘦小的老頭眯著一雙眸子露出猥瑣至極的笑容。

可是隨即,他就大驚失色,猥瑣的笑容變成了驚恐。

天空中呼嘯而來的聖光讓他感覺大禍臨頭,偏偏還不能躲閃,不是不想躲,而是那道聖光已經鎖定了他,他根本就沒有辦法躲避。

「我冤枉啊,我只不過是說說而已嘛,不該死啊!」他大叫,一臉的驚恐和委屈,那模樣,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竟然敢說本聖女的壞話,你該死!」露絲冷冰冰的說道。

「我……!」那老頭,真的已經絕望了。

關鍵時刻,一道輕風吹過,那道聖光隨風而逝,白斬天的聲音緩緩傳來:「美女,人家只不過是說了幾句心裡話而已,幹嘛發那麼大的火呢?女人生氣容易老啊,你看你臉上都有皺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