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李逸晨知道,以自己如今對天域陣道的了解,估計推演之中也存在著極大的錯誤,不過無所謂,自己提出挑戰,不正是為了完善自己的推演嗎?

驟然之間,原緩步走出的李逸晨身體直接向著最中央的那人直撞而去,對於其他四人卻混然不顧!

「找死!這是哪裡來的傢伙啊,這是在合擊陣法,如此只針對一人,那就等著承受其他四人的攻擊吧!」

看著李逸晨這如同莽漢一般的手段,當即有人不屑起來,雲若霜雖然落敗,但至少人家還有幾分手段好不?

不過對面王牌小隊五人卻絲毫沒有因為李逸晨的表現而流露出半點輕視,因為他們見了太多因為輕視對手無法活著走下戰場之人,只見中央之人原地不動,其他四人身影一閃,各自揮出一拳擊各空中。

這樣的攻擊看似與李逸晨沒有半點關係,但若是李逸晨繼續保持現在的衝擊,那麼他將會自己把身體送到對方的攻擊之中。

但若是李逸晨此刻撤回的話,那麼有了雲若霜的前車之鑒大家相信,等待李逸晨的將是五人的暴力一擊。

果然如此!看著對方陣形的變化與自己推演的一致,李逸晨腳下一錯,揮手之間直接抓向最左側的那人。

不過隨著李逸晨攻擊方向的變化,五人的身影再度變化起來,眨眼之間似乎就要將李逸晨圍合於其中。

我去……見狀,李逸晨不由眉頭一皺,在他的推演中,對方的陣法可沒有這樣的變化! 天域陣法果然博大精深!

此刻李逸晨也不得不感慨起來,自己憑藉著術道術中的陣法篇的推演居然一上來就出錯!

見狀李逸晨也不敢多作停留,身影一閃隨即向後撤去!

畢竟對於李逸晨來說,研究陣法可比堅持一炷香的時間更加的重要,既然如今對方的陣法演變超越自己的事先推演,自然需要再在研究一番。

不過李逸晨這一退,王牌小隊五人卻絲毫沒有放過他的意思,只見五人身影一閃各自一道拳勁猛然轟出,以如今李逸晨站立的位置為中心交匯而來!

雖然仍誰都看得出當攻擊降臨之時,李逸晨完全有時間提前閃開,但大家卻都看到五道拳勁中蘊含的五行之力,一旦五行之力合而為一,那麼將形成更加恐怖的攻擊,到時別說李逸晨只有合體擊中期,哪怕是合體境後期武者也未必承受得住,在這一點上,雲若霜之前就是前車之鑒!

不過雖然已經穩操勝券,但五人卻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在轟出拳勁之後,身影繼續向前奔襲而來。

這……看著五人的攻擊,李逸晨再次疑惑起來,這似乎已經完全超越自己對陣法的理解!

管他的!拼了!見狀,李逸晨索性不再閃避,雙腳落地生根,迎著襲來的五道拳勁,一拳急轟而出。

這……這小子在找死?

看著李逸晨不閃不避,居然就在那五道拳勁的交匯之處發起反擊,所有人都有一種傻眼的感覺!

那是五行拳勁好嗎?你只有合體境中期好嗎?

境界的壓制下,哪怕只是其中一道拳勁你也根本承受不住,何況還是五道嗎?找死也沒有這種找法啊!

「住手!」見狀兩位教官厲喝聲中,亦幾乎同時身影一閃!

他們的目的是培訓新人,但不是搞死新人,李逸晨這一擊要是承受下來,估計不死也得重傷,要知道李逸晨可是煉丹師,獵魔戰鬥最缺的就是煉丹師!

汪教官雖然看似嚴厲,但他也不是磨折人的變態,甚至他的目的就是讓煉丹師通不過培訓,留在培訓基地幫助戰場受傷人的煉丹、療傷,在他看來,這才是煉丹師最能發揮作用的地方,他自然捨不得李逸晨受傷!

不過兩人雖然皆是養魂境後期修為,但他們察覺到不對的時候已經晚了,就在他們的身影剛至一半的時候,那五道拳勁已經撞擊在李逸晨的拳頭之上!

轟……轟……嗯……

一陣轟響之後,數道悶哼之聲傳來,之前還殺氣滾滾的王牌小隊五人此刻卻一個個如同斷線風箏一般的倒飛而出,在半空之中各自灑下一抹抹殷紅的血霧。

陳、汪兩教官半途止住身影,眼中滿是驚疑之色,旁邊的一眾圍觀新兵更是一個個大張著嘴,有些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不是李逸晨陷入危險,兩人教官都準備同時出手相救嗎?怎麼現在變成那五個王牌小隊成員被一擊震飛?

毒妃輕輕撩:王爺請上座 而且更令大家不解的是,以他們眼力完全可以看得出,李逸晨的那一擊中的確只有合體境中期的力量,而且就是普通之至的一拳,這其中根本沒有半點技巧包含其中啊!

「不對啊……他們怎麼這麼弱……」就在眾人震驚於這個結果之時,眉頭緊皺的李逸晨卻自言自語地說道。

噗……剛剛落地的王牌小隊五人,原本就氣息不穩,此刻聽到李逸晨這番話,更是被氣得忍不住各自在噴出一口鮮血!

弱!王牌小隊這個封號在獵魔戰場那是何等的殊榮?有幾個小隊能得到這樣的榮譽?怎麼到這傢伙嘴裡就怎麼了這麼弱?

可事實上,他們的確被人家一拳轟飛,而且更要命的是,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感覺當他們的拳勁轟在李逸晨的拳頭上時,突然一股反噬之力傳來,隨即內息震蕩,整個人就倒飛出去。

「汪教官,我這樣算過關嗎?」自言自語之後,李逸晨感覺自己似乎對陣道有些新的認識后,當即又問道。

此刻他只想著過關之後,自己再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領悟,但是他這番話聽在所有人的耳中卻成為一種無恥的裝逼!

人家的要求是在王牌小隊的攻擊下堅持一炷香的時間,你到好,上來一拳就把五人打傷,現在還問算過關不?

原本有些意外的汪教官,被李逸晨這麼一問,臉色也是一臉的在陰沉!

「再戰!」汪教官還未答話,五人卻再次站了起來!

王牌小隊,那可是經歷無數生死,斬獲無數魔族來換來的殊榮,如今被人家打敗還要被人家奚落,五人哪裡受過這般委屈!

士可殺,不可辱!哪怕五人此刻有傷在身,顯然也不願意接受李逸晨這樣的侮辱!

「戰!」李逸晨不由也是眼前一亮!此刻他顯然也想通過對陣法的交戰,而進一步驗證自己的認知!

汪教官原本剛想說李逸晨算通過,此刻見狀也只得退到一邊!

畢竟剛才李逸晨的手段他也沒有看出什麼,若是就此讓李逸晨通過,顯然有背於他的初衷!

五人再次回到原來的位置,李逸晨不由一愣,難道他們就不會點別的嗎?

雖然五人的站位的確暗合五行,但陣之一道千變萬化,剛才已經被自己破了,如今還這樣?那不是找抽嗎?

「你們先來吧!」見狀,李逸晨不由開口道!

也許在別人眼裡這是對他的考驗,但此刻在李逸晨的眼裡,這只是陣法的演驗!

放肆!五人見狀,不由面色再次一沉,不要說只有合體境中期,哪怕就是合體境後期武者也難以承受他們的攻擊,這個傢伙居然讓他們先出手!

不過有了一敗再先,五人此刻也不敢多說大話,當即身影一閃,只見五人身影快速的交錯起來,飛快的向著李逸晨推移而來!

藉助陣法移形換位,這樣的速度不要說看出他們的攻擊軌跡,哪怕就是分清楚他們誰是誰都困難!

就這?李逸晨頓時更加不解起來!他們之前攻擊雲若霜的時候還算有理有據,可是現在這看似風騷的走位卻漏洞百出!

難道還有什麼自己沒看懂的變化?心中雖然有所疑惑,但李逸晨還是有些擔心,畢竟這裡是天域的天崖海閣,乃是天域強者心中的聖地,有自己不了解的地步也算正常!

不過心中雖然有疑惑,但李逸晨還是按著自己的判斷前沖而去,畢竟對於他來說,領悟陣法才是關鍵,現在的勝負又無關生死,自然不那麼重要。

這……

看著李逸晨一頭扎進五人的身影之中,所有人再次震驚起來!

這小子到底懂不懂?面對五人那般高頻的移形換影,換著他人,閃避都還來不及,他到好,一頭直接扎了進來,這不是主動令自己四面受敵嗎?

轟……轟……不過就在眾人震驚之際,王牌小隊的五人又瞬間紛紛橫飛而出。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此刻一個新兵拉著身邊的同伴問道!

「我……我也沒看清楚……好像那個傢伙一進去,那五人就直接飛出去了……」旁邊之人也是一臉的迷惘,顯然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放水也放得太明顯了吧!」當即有人低呼起來!

放水!不錯,肯定是在放水!否則怎麼可能李逸晨衝上去,什麼都沒做那號稱王牌小隊的五人就自己飛出去了?

聽到這樣的議論,雲若霜也是眼前一亮!顯然之前她也被李逸晨的手段所震住!只有與王牌小隊的五人交過人,才知道五人的氣勢與實力是何等的強大,可是李逸晨輕而易舉的就將五人擊飛,這令雲若霜幾乎放棄自己想要找李逸晨報仇的念頭。

但此刻聽到別人的評價,他立刻意識到,王牌小隊肯定是在對李逸晨放水,故意讓他過關,否則憑李逸晨的實力,不對……整個過程李逸晨都沒有展示出什麼實力,怎麼可能就過關呢?

一定是教官知道李逸晨與任老的關係,故意示好!

可惡!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傢伙,自己身為丹道谷的弟子肯定也能享受到這樣的待遇!想通此節,雲若霜看向李逸晨的眼神恨意變得更加濃烈起來。

「你跟我來!」見狀汪教官一聲輕喝直接帶著李逸晨向前左側的營房走去!也許別人看不懂發生了什麼人,但同樣精通這套五行合擊戰陣的汪教官卻彷彿看出了一些什麼。

汪教官離開,王牌小隊的人自然也隨之跟人,可是從頭到尾,他們似乎忘了雲若霜的存在!

原本走到哪裡都萬眾矚目的雲若霜,此刻感覺自己像是一個被人無視的存在,同時旁邊陳教官手下來的那批新兵的目光,更是令她感覺自己彷彿再被嘲笑一般。

當然更重要的是,站在這裡的雲若霜甚至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裡!

李逸晨!看著李逸晨跟在汪教官身後的背影,雲若霜覺得這一切都是這個傢伙造成的,他不僅利用任老的關係讓汪教官放水,更故意讓汪教官如此的無視自己,羞辱自己!

https://tw.95zongcai.com/zc/62587/ 我發誓!有機會我一定將會碎屍萬斷!此刻感覺自己受盡屈辱的雲若霜甚至能清楚的聽到自己內心的咆哮…… 這個什麼個情況?跟在汪教官的身後,李逸晨也是一臉的疑惑!

不過此刻跟在他身後的王牌小隊也是一臉的疑惑! A級盛婚:妻色撩人 直到現在他們仍然不明白剛才遭遇了什麼!

第一輪!好好的攻擊,突然就受到了力量的反噬!第二輪,他們的身法剛一啟動,就感覺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牽引,令他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互相撞在了一起!不過當初他們的身法太快,所以其他人才沒有看到這一點!

「你們在門口守著,任何人不得靠近!」走到營房前,汪教官轉身對王牌小隊下命令道。

「是!」王牌小隊五人雖然心懷疑惑與不甘,但對於命令還是只能服從。

接著汪教官轉身進入營房,李逸晨自然也隨之跟了進去!

「你還是一名陣師?」進入營房,汪教官當即開口問道。

第一輪他沒有注意,但是第二輪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李逸晨看似冒失的闖入五人的合圍之中,但卻一下子站在陣心的位置,並且引動陣心之力,使得王牌小隊王牌小隊五人身體不有受控制的撞在了一起!

當然這也許只是一個巧合,可是有了這一次的發現,再回憶第一輪的經過,汪教官立刻意識到這絕對不是巧合!

李逸晨當初那看似隨意的一拳其實剛好打在王牌小隊五人力量的契合點上,原本應該形成的五行平衡被一拳打破,形成的反噬之力瞬間反饋到五人身上,所以李逸晨看上去什麼都沒做,但卻直接將五人震飛出去!

一次可以說是巧合?兩次呢?出手之穩,拿捏之准!這還僅僅只是巧合嗎?

五行滅魔戰陣!此陣乃是集天崖海閣數名陣法大家合力研究出來的合擊戰陣,從陣法的層面上來講,也許不算太過高級,但是此陣五人可成陣,再加五個精通此陣的小隊亦可成陣,而且可以不斷疊加!

也就是說,獵魔戰士五人一隊,可以有無數的戰隊把力量匯合在一起,形成更加強力的陣法,這絕對是部隊作戰的強大的手段,而事實上憑著這套戰陣在對抗魔族的過程中,人類也的確佔到不少便宜。

可是眼前這個合體境中期的煉丹師,居然隨手破之!如果不是這套戰陣已經經歷了無數戰鬥的考驗,甚至汪教官都會覺得這根本就是一套狗屁不通的陣法!

但這個陣法可行,可用也被廣泛推行,若是破解之法被流傳到魔族那邊,對於人類來說,這絕對是一場災難!

如果每個魔族都有這樣的手段,甚至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就能令陣法崩潰,組陣之人自行受傷,那將是什麼樣的後果!

所以汪教官此刻已經沒有考核李逸晨的心思,他必需要把這個問題弄清楚!

「陣法師……應該還算吧!」雖然自己也算是酷愛陣法,但是在天域的經歷令李逸晨意識到,自己以前的那些手段和天域沉澱下來的文化相比還是顯得稚嫩了許多,也許自己嚴格意義上還達不到天域陣法師的標準吧!

「可是你剛才與他們交手的時候,似乎用了破陣的手段啊!」汪教官當即有些看不透李逸晨來。

不過對於李逸晨這個答案他到也沒有太多的懷疑,畢竟這套五行滅魔戰陣乃是集眾多陣法大家之長而創造出來的,就算李逸晨是陣法師,也不可能輕易破解得了,否則這套陣法也不可能在獵魔戰場中被推行數百年了!

而且所謂的戰前培訓,其實這套五行滅魔戰陣便是核心之一,若是不能領悟這套陣法的精髓者,根本無法通過培訓!

「你說他們啊……那是他們的陣法太弱,漏洞太多,所以一眼就能看破啊!」李逸晨當即一本正經地說道。

起初在第一輪的時候,看到對方有著超越自己推演的變化,李逸晨還以為是什麼自己理解不了的高深手段,但一試之下,對方立刻被陣法之力所反噬。

當然當時李逸晨也以為對方是輕視自己,第二輪的時候,李逸晨相信他們有過敗跡之後,估計會發揮出全部的力量,雖然當時同樣看出五人的破綻,彷彿認為他們必有後手。

本著磨礪陣道的心態,李逸晨還是沖了進去,在李逸晨看來,反正就算輸了自己也能見識一下天域陣法的手段。

可是自己微微一控,對方便不由自主的各自互撞橫飛而出,這樣的結果令李逸晨意識到,他們的破綻並非故意留出來,而是他們的這套合擊陣法就只有這樣的水平。

不過仔細一想,李逸晨也就釋然,本來就是用於考核新兵的陣法,人家怎麼可能拿出太高級的手段,否則人人都考不過,誰還上戰場?

所以說起陣法太弱的時候,李逸晨到是一臉的理所當然,不過這樣的聽到汪教官的耳中卻成為另外一番滋味。

「你說什麼?你說陣法太弱?漏洞太多?」如果不是剛才李逸晨的確有無法理解的戰績擺在那裡,汪教官相信自己絕對會一巴掌把這個狂妄的傢伙拍飛出去。

那可是集諸多陣法大家之力共創,又經歷無數戰鬥實踐得出的戰陣!到你嘴裡成為漏洞百出了?

「對啊……」想到這裡是在新兵培訓處,此刻還在琢磨著陣法的李逸晨根本沒有注意到汪教官的神情,還以為對方又在考核自己,當即說道,「第一次,他們五人合力原來是打算集五行之力與一體的攻擊,可是合力之處卻暴露再外,這不等於把陣法交給對手嗎?我只是將自己的拳頭放在那裡,在他們的拳勁襲來之時,微微的抖動,自然就能引起他們的反噬……這樣的陣法,也不知道是哪個蠢貨想出來的,要是到了戰場,估計還沒傷到別人,自己就先掛了;第二次那就更加糟糕了,他們……」

相比起第一次的合體一擊,李逸晨更在第二輪的戰鬥中挑出對方的五處毛病,而且每一處都有理有據,當初隨之這個陣法也就被他批得一文不值。

「你……你……」看著李逸晨越說越起勁的樣子,汪教官指著李逸晨根本說不出話來。

雖然對陣法不懂,但怎麼說他也有著養魂境的修為,事實上在與魔族對戰的時候,他們也要用到五行滅魔戰陣,所以李逸晨指出那些地方他也無法否認,若是對方真的按著李逸晨所說的那樣,似乎這陣法還沒傷到敵人,就直接把自己弄死弄殘了!

但事實上,無論是合體境還是養魂境戰士憑著這套陣法卻誰也沒有遭遇過這樣的打擊啊!

要知道魔族也不是沒有陣法師,如果真像李逸晨所說的那麼簡單,那麼這套陣法估計早已成為人類戰士的墳墓了!

「你到底是不是陣法師?」把人類無法陣法大家研究出來的陣法批判得如同垃圾一樣一文不值,把魔族都無法破解的陣法隨手就能找出漏洞,可是這個傢伙居然說他不是陣法師?此刻汪教官自己都有一種要抓狂的感覺。

這是哪裡來的怪物?

「我只是學過一些陣法,但真的不是陣法師啊!」面對汪教官的質問,李逸晨還是一臉謙虛地說道,「如果能指出像這等低端的陣法的漏洞就能成為陣法師的話,我們天域的陣法師也太不值錢了吧!」

「你……」李逸晨不加最後一句還好,加上這句,汪教官明顯感覺自己胸口彷彿有一口熱血想要噴出來一般。

「你跟我來……」雖然不知道這個傢伙是個什麼樣的怪物,但是汪教官卻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傢伙的情況已經不是自己能問明白的了,現在只得求教軍團長!

畢竟五行滅魔戰陣乃是關係到人類與魔族交戰的核心之一,此事滋事體大,此刻汪教官也不敢再去考慮這個問題自己直接找軍團長存不存在超級上報的問題了!

「又走?」李逸晨想了一下不由眼前一亮,難道對方感覺自己有陣道天賦,準備給自己介紹陣法師指點一下自己?否則除此之外,李逸晨實在不知道還有必要到哪裡去。

「到了你就知道了!」汪教官沒有解釋,事實上面對著這等詭異無比的情況,他也沒法解釋。

「汪教官是準備給我介紹陣法師教我嗎?」不過李逸晨還是帶著幾分試探的問道。

畢竟煉丹經歷與任空的交流和幾次操作之後,他知道自己縱然算不得太強,但至少勉強也能算是一名煉丹師了,可陣之一道,進入天域之後,一直無暇研究,如今這戰前培訓,不就是為了提升大家的實力嗎?

那麼自己有天賦,介紹名師指導一下,那也是理所當然之事了!

聽到李逸晨的話,正走到營房門口的汪教官腳下不由一個踉蹌!連五行滅魔戰陣都被你批得狗屁不是,如今你真有這樣的本事,天下還有多少陣法師能指導你?

「汪教官……你沒事吧……」一個踉蹌險些跌倒,但也正好邁出營房,王牌小隊五人見狀,不由皆是一驚!

李逸晨的手段他們已經親身體會,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但他們明白一件事,兩次都被李逸晨輕意秒敗,絕對不是偶然,此刻看著汪教官也險些跌倒,五人不由深吸一口涼氣!

這傢伙不會連汪教官也能打敗吧? 「沒……沒事……你們去盯著那些小傢伙訓練,我還有事!」汪教官自然不可能說自己是被李逸晨氣得差點摔倒。

也好在剛才是在跨門之際,所以李逸晨並沒有看到汪教官的情況,出門之後只是看到王牌小隊的五人正應命離去。

介紹陣法師!李逸晨到是挺有興趣,在與任空交流之後,李逸晨自然也知道術道天是何等級別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