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shè命丸文取材的過程也不是那麼輕鬆的,有時候也會遇到許許多多的「意外」。比如說偶然看見黑衣服的魔女想要闖進洋館的地下圖書室,本來是想趁機去探點消息的,可沒想到戰火擴大,自己反而成了殃及的池魚,差一點就被幹掉了。至於諸如因為偷窺被發現,遭到暴力巫女之類的人物揍得體無完膚的事情,更屬於家常便飯了。

總之,看了shè命丸文這些經歷,不得不讓人感嘆,記者果然是一個充滿了血與淚的職業啊!

「咦?」

姬海棠極突然發現了一個有點特別的記憶泡泡,它的個頭不算特別大,與其它的泡泡不同的是,這個記憶泡泡並不是半透明的,而是帶著一點淡淡的粉紅。

看到這個與眾不同的泡泡,姬海棠極好奇之心頓起,她趕緊朝著那東西飛了過去。

粉紅sè的記憶泡泡中顯示的圖像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姬海棠極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在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坡上,一個扎著雙馬尾的小女孩,正跪在草地上,專心致志的編織著一個花環。

「喂喂,海棠,你看我找到什麼了?」

一位長著黑sè短髮的女孩興沖沖的從山下跑了上來,還沒到,就已經大聲的直嚷嚷。

「不是又找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吧?哇啊,討厭啦!不要拿著那種東西靠近我。」

黑髮的女孩把手打開,卻差點讓雙馬尾跳了起來,原來對方手裡拿著的,竟然是一條綠sè的蟲子。

「走開走開,真是的,文文你怎麼總是找些噁心的東西玩啊?」

雙馬尾甩了甩手,不讓對方靠近自己。

「哎,這隻蟲子那裡噁心了,我覺得它挺可愛的啊!你看它爬來爬去的,真有趣。」

女孩望著在自己手上不停蠕動的的蟲子,忍不住撓了撓頭。

「而且我聽人說,這種蟲子以後可是會變成蝴蝶的哦!所以我打算將它養大,看看它是怎麼變成蝴蝶的。」

「不可以,我絕對不同意。」

雙馬尾女孩立刻把頭甩個不停。

「如果你敢那麼做的話,我以後都不會再去你家了。」

「噗,海棠是個膽小鬼。」

見她不同意,女孩嘴巴頓時嘟得高高的。

「一般來說,不喜歡這種東西的人才是正常的吧?」

最後,女孩還是只能無奈的把蝴蝶養成計劃放棄了,她絮絮叨叨的,把蟲子放回了地上去。

「吶吶,海棠,你有想過將來要做什麼嗎?」

黑髮女孩拍了拍手,在雙馬尾身邊躺了下來。

「將來啊……這個,我還沒考慮過呢!」

雙馬尾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想了一下,搖搖頭道。

「文文你呢?」

「我嗎?那還用說,當然是成為像大天狗大人那樣偉大的記者了。」

「記者……」

雙馬尾望著手中的花環,忍不住發起了呆來。

「啊,對了。」

黑髮女孩忽的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猛地起身對她興奮地喊道。

「要不海棠你以後也當一名記者吧,要是我們兩個人聯手的話,一定可以成為幻想鄉最厲害的記者的,我們要讓整個幻想鄉的人都看我們寫的報紙。」

「嗯,真的可以嗎?可是我什麼都不懂啊。」

雙馬尾似乎有些意動了,不過依然有些疑慮。

「嘛,放心,我跟你也是一樣的。人類不是有句俗話嗎?船到橋頭自然直,始終會有辦法的。」

「嗯……」

看著女孩躊躇滿志的樣子,雙馬尾心裡感到不踏實了。

算了,反正她也不可能堅持得了太久的,就當是陪她胡鬧一會吧!

「很好,那麼為了成為一流的記者,我們要開始努力咯!」

「哦……」

看著那兩個舉手歡呼的女孩子,姬海棠極突然有些想笑,然而淚水卻率先流了出來。

「這個傢伙,那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她竟然還記得這麼清楚,真是個笨蛋呢!」

所以,無論如何,自己絕對要把這個笨蛋帶回去。

因為她欠自己、欠別人太多的東西了。

不能讓她就這麼無聲無息地走掉。

姬海棠極擦去了眼淚,一正臉sè,也不再理會那些泡泡到底都有著shè命丸文怎麼樣的記憶了,迅速的朝著光線指示的方向飛去。

在這個時間已經失去意義的世界中,姬海棠極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飛了多久,或許只有幾分鐘,或者是幾個小時,但是她總算走到了光的盡頭。

就像是沒有星星的夜晚一樣黑暗的世界,在這裡連記憶泡泡都消失不見了。

這裡已經是靈魂的最深層了。在這個無比空曠的世界中,一名少女全身**,就像是尚未出生的胎兒那般抱成了一團,隱藏在那對黑sè的巨大羽翼之下。

在她的四周,若隱若現的,可以看到一些淡黑sè的不明物體將她圍在了裡面。

「文……」

望著好像嬰兒一般熟睡著的shè命丸文,姬海棠極忽然笑了起來。

「我來接你了,文文。」

她握緊手中的四魂之玉,朝著shè命丸文就沖了過去……

「怎麼這麼久啊?」

看到時鐘的那根長的指針都已經轉了一圈了,shè命丸文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大家都開始坐立不安了。

「確實太久了,那三個小鬼在搞什麼?午飯的時間都已經過了啊!」

我也點了點頭,看來當初雇傭那三個妖jīng做女僕並不是一個很好的決定啊!

「啊,煩死啦!我沒跟你說那個。」

魔理沙心裡十分的鬱悶,這傢伙難道就不懂得稍微關心一下別人嗎?

「魔理沙,你就不能安靜一下嗎?」

伊吹萃香對著魔理沙怒目而視,其他人也都不滿的望著她。

「真是的,這算什麼嘛?」

魔理沙更為鬱悶了,說話的是兩個人,為什麼只有自己挨罵了啊?

「你有什麼不滿嗎?」

「沒有。」

看到伊吹萃香眉頭跳個不停,魔理沙趕緊噤聲,她可不敢在這個時候還去招惹對方。

大廳一時又靜了下來。

過了十來分鐘,一直躺在沙發上靜止不動的shè命丸文,這時候終於有反應了。

shè命丸文全身都亮起了淡淡的黃sè光芒,一樣東西緩慢的從她的胸前鑽了出來,最後掉到了地上去。

「海棠。」

「海棠姐。」

「海棠大人。」

伊吹萃香幾個趕緊撲過去,把姬海棠極扶了起來。

「海棠姐你沒事吧?」

看見姬海棠極衣服破破爛爛的,全身都布滿了傷口,犬走椛一陣心疼,淚水就要流出來了。

「我,我沒事。」

姬海棠極望著手中的四魂之玉,忍不住發起了呆來。自己在救shè命丸文的過程中,好像受到什麼東西襲擊了,就在她快要抵擋不住的時候,四魂之玉卻亮了起來,然後姬海棠極就發現自己已經回到這裡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她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一些什麼東西。

「咦,這個東西,原來是黑sè的嗎?」

聽到魔理沙的驚叫,姬海棠極這才發現,原本是純白的四魂之玉,不知道為什麼,顏sè竟然改變了。在那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漆黑之中,似乎正有什麼東西在不停的涌動著。

「讓我看看吧。」

我也察覺到了四魂之玉的異狀,趕緊把它從姬海棠極手中拿了過來。

順便給她施了個治療魔法。

姬海棠極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卻沒有說什麼。

「東方殿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姬海棠極緊張的向我問道,自己到底有沒有救得了shè命丸文,她可是一點把握都沒有。

「嗯,如果在四魂之玉裡面的是靈魂的話,它的顏sè是不會改變的。既然現在已經變成了黑sè,那就表示,被封印的是靈魂之外的東西。」

「這也就是說……」

想到了那個可能,眾人都忍不住流露出了驚喜的神sè。

「嗯,放心吧,已經沒事了。」

我肯定的點了點頭。

「太好啦!」

擔心了這麼久,如今總算可以安心了,所有人頓時激動不已,犬走椛跟河城荷取更是高興得抱成了一團。

「那,東方,文文她什麼時候才會醒過來呢?」

伊吹萃香首先冷靜了下來,又問道。

「應該也差不多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