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也是他先出手,然後百里千歲出劍接招,與之硬撼,在將他震退之後,百里千歲也不追擊,就這麼持劍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再接我一招!」一聲充滿殺意的嘶吼,穆少白腳掌在地面狠狠一踏。身形爆沖而出。如速度快到極致,如浮光掠影般,瞬間跨越距離,出現在百里千歲身前。

手腕一抖。漫天槍影如的暴雨侵襲般。洞穿空氣。籠罩向百里千歲。

「重山槍影,殺!」

第一招的失利,以及百里千歲舉動。讓穆少白陷入瘋狂職中,全力施為,攻勢強橫到了極點。

這一招的施展,卻不少人都為之色變。

然而,面對穆少白威勢如此驚人的一招,百里千歲的臉上依舊笑吟吟,身影巍然不動,沒有絲毫閃避的打算。

勁風侵襲,槍影襲至,百里千歲手臂一揮,手中的古劍,綻射出一道耀眼的劍光,竟是直直的向著穆少白刺去。

這一劍的速度並不快,甚至有不少人都能夠捕捉到這一劍的軌跡,可是見得這一劍,那雙眼赤紅的穆少白,卻是臉色一變。

未等他反應,化作凌厲劍光的古劍,已是刺入漫天槍影之中。

叮…

清脆的精鐵碰撞聲響起。

「好敏銳的洞察力!」韓辰瞳孔驟然一縮,身子前傾,眼中露出一絲驚意。

韓辰都是如此,其他人自然更不必說。

高台上,那漫天的槍影消散,百里千歲手中的古劍,不偏不倚的正刺在穆少白手中那霸氣長槍的槍尖。

「怎麼會…」穆少白臉上也浮現出震撼之色。

他很清楚自己剛剛那一槍的速度有多快,勁道有多強,莫說是一劍刺中,就算是分辨出來,也是苦難之極。

可是沒有想到,百里千歲卻真的就做到了。

「這不可能…」無法接受的穆少白終於是徹底瘋狂了,一聲爆吼,腳掌向後一撤,雙手持槍,瞬間收槍,緊接著一個旋轉,攜著驚人勁道,橫砸而出。

面對穆少白的爆發,百里千歲的臉色依舊很平靜,手臂一屈,古劍收起,隨後劍勢一變,后發先至,一劍斬在長槍上,勁力爆發,『鐺』的一聲,將之盪開。

穆少白身子一震,腳掌蹬蹬蹬向後退了數步。

「我已經接了你三招,接下來,你也來接我幾招!」一聲長笑,百里千歲腳尖在地面一劃,身體飄然而動,如雲般,輕若無物,眨眼的功夫,已是出現在了穆少白的身前。

唰!

「雲捲雲舒!」

淡淡的聲音響起,百里千歲一劍揮出,劍光閃爍,仿若雲層涌動般,捉摸不定。

見得百里千歲出手,穆少白面色大變,沒有絲毫的猶豫,腳尖在地面疾點,迅速向後撤去。

三招交手,他已經清楚的感覺到兩人之間的差距。

不可匹敵!

儘管不想承認,但事實就是如此。

三年來,穆少白的實力提升了不少,可百里千歲相較於三年前,卻提升了更多,與他已不在一個層次了,根本無法抗衡。

三招,而且還是抓住先前,全力出手,可三次都被百里千歲輕描淡寫的一劍,輕鬆破去。

這樣的實力,讓他感到震驚,難以接受。但更多的卻是懼怕,他已不敢再與之硬撼。

身形疾退,想要避開這一招,可是百里千歲的這一劍,又豈是這麼好躲的?

劍若流星,速度快到極致,穆少白的身形才剛剛退後半個身位,劍光已然臨至。

望著那在眼中迅速放大的一點寒星,穆少白瞳孔緊縮,雙手一抬,長槍如棍般向上揮動而起。

鐺!

小臂般粗的槍桿上炸起一溜兒火花,竟是很走運的將百里千歲的這一劍給擋了下來。

只是雖然擋下了百里千歲這一劍,但穆少白卻也不好受,雙手震顫,虎口更是被震裂開來,鮮血潺潺流淌。

對此,穆少白卻彷彿感覺不到般。

擋住這一劍的瞬間。他一聲輕喝,雙手扣緊槍桿,向下一壓,『鐺』的一聲,將百里千歲的劍磕下去,隨後腳步一提,欺進一步,橫槍如山,重重轟向百里千歲。

唰!

就在這時,一柄古樸長劍驟然出現。凌厲的劍鋒散發出驚人的鋒芒氣息。切開空氣,斬向轟來的長槍。

穆少白的反應雖快,但百里千歲的反應也不慢,而且穆少白的這一招似乎早就在他的預料之中。長劍被磕下去的瞬間。他就已是屈臂收劍。迎擊。

鐺!

沒有絲毫的意外,穆少白的這一槍,無功而返。再次被百里千歲擋了下來。

叮叮噹噹…

雖然落於下風,但穆少白卻還不至於被完全壓制,還手之力還是有的。

兩人身影交錯騰挪,凌厲的槍芒、劍影,縱橫揮灑,驚人的威勢,讓不少人看的是心驚肉跳。

可怕,太可怕了。若是自己對上,根本連一招都不可能支撐下來。

大部分武者幾乎都是如此想法。

而韓辰等人,此時卻也是滿眼凝重,眉頭緊皺著。

穆少白的實力,毫無疑問,很強。

而且或許是因為其所修鍊的《三荒山嶽功》的原因,每一招每一式所散發出來的氣勢,都極為驚人,給人極大的壓迫感,且出手也極其強勁,絕對不可小覷。

而相比起來,百里千歲的實力,更是讓人為之側目。

穆少白實力已是如此強橫,在他手中,卻竟然占不到一絲上風,被完全壓制,實在難以想象,這百里千歲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種層次。

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從戰鬥開始到現在,這百里千歲所展現出來的氣息,都很淡,而且也並不強,只有二星劍王初期境界而已。

百里千歲的實力,只有二星劍王初期?誰會相信?

很顯然,百里千歲根本沒有出盡全力。

不敢相信,面對穆少白,百里千歲竟然還可以隱藏實力。

而就在眾人震撼之際,武鬥台上兩人的戰鬥,也開始進入白熱化。

沒有意外,也沒有奇迹。

穆少白的實力,本就不如百里千歲,剛開始交手三招,他就落入了下風,而接下來的交手,他也只是守多攻少。

一連十三招下來,他終於呈現出不支之象。

鐺!

劍光、槍影碰撞,火花四濺中,穆少白蹬蹬蹬倒退數米,才穩住身體。

就在這時,百里千歲縱身而來,手中古劍遞出,如白日流星,速度快到了極致,勁刺而來。

穆少白瞳孔驟縮,當即便要橫槍抵擋。

只是連續十數招的交手,他的雙臂早已麻木,雙手虎口處更是一片血肉模糊。

長槍剛剛抬起,寒星已至。

嗤!

空氣被洞穿,長劍瞬間出現在穆少白的喉嚨前,尚未消散的鋒芒,凝與劍尖,勁刺而出,穆少白喉嚨的皮膚頓時被刺破,殷紅的血珠浸透出來。

「你敗了!」百里千歲微微一笑道。

穆少白面色鐵青,轉身一躍,直接躍下了武鬥台,回到了位子上。

以他脾氣,若是在平時,他即便敗了,也會像之前那楊無極一樣,丟下一兩句場面話,然後再退下去。

但此時,他卻一句話也沒有說。說什麼?下次不會輸給你?

這話他敢說嗎?實在丟不起這個人了!

十六招,這一次,他竟然只支撐了十六招,比三年前竟然還要少。

最關鍵的是,任誰都看出來了,剛剛的交手中,他已經出盡全力了,而百里千歲,卻隱藏著實力。

其間的差距,根本不用說,任誰都能看得出來。

懸殊相差太大,完全沒法比,說場面話,只是自取其辱罷了。

見得穆少白退了下去,百里千歲淡淡一下,還劍入鞘,也退了下去。

第三場比賽,百里千歲對決穆少白,以百里千歲獲勝為結束。

兩人的對決,雖然聲勢不小,不過破壞力卻不大,因為穆少白的攻勢都被百里千歲輕易接下,倒是沒有對武鬥台造成什麼破壞。

不過玄元宗的長老,還是將之修繕了一番,隨後又高聲喝了一句,讓下一組武者上台。

嗖、嗖!

破空聲響起,兩道身影躍上武鬥台。

望著這兩人,全場頓時沉寂了下來,人們眼中,有不解,有疑惑,同時也有激動和興奮。

不解和疑惑,是因為這場比賽的人選,他們又看不懂了。

一襲白衫,手提長劍,玉面如風的荊無風,以及背著兩柄長劍,面色淡漠,有著神王之稱的絕無神。

和先前的墨塵、楊無極一樣。此時的荊無風和絕無神也是如此,一個是名震亂風域的天才,一個是新晉崛起的散修武者。

可是相比墨塵二人。這兩個人卻已經是一個極端了。

絕無神不僅僅是九大宗門中的弟子,更是九大宗門中排名第一的煉神宗,宗內弟子第一人,同時還是整個亂風域中,年輕一輩中第一人,地位尊崇無比,名氣更是高不可攀。

而荊無風,雖然也是一個新銳天才。但論名氣,他不如千山無道、聶人王及韓辰,論實力,相比韓辰等人,也不見得強上多少。

如此一比較,其間的差距就已經出來了。

而且看了剛剛百里千歲的出手,對於這絕無神的實力,人們心中也有了一個大概的猜測。

不說其他,最起碼不會比百里千歲弱!

如果自認不是百里千歲的對手,那麼就不用比了。

「我不是你的對手,我認輸!」荊無風苦笑一聲,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運氣這麼差,搖了搖頭,直接認輸。

「嗯!」對於荊無風的認輸,絕無神也沒有出言譏諷,淡淡的點點頭,應了一聲,便返身回到了位子上。

見狀,荊無風也退了下去。

見得這一幕,場中所有人面面相覷,滿臉驚愕。

儘管心中已經知道,荊無風不可能會是絕無神的對手,但荊無風如此乾脆的認輸,卻還是出乎了眾人的預料之外。

不過意外歸意外,對於荊無風主動認輸的這個決定,人們還是極為贊同的。

兩人的實力差距太大,根本沒有交手的必要,倒不如養精蓄銳,準備後面與其他落敗武者的比賽角逐,爭奪那最後的兩個名額。

第四場比賽,絕無神對陣荊無風,其結果,卻是以荊無風主動認輸,瞬間結束。

草草的收場,頗有些蛇尾的意味。

「九號,十號武者,上台!」玄元宗的長老,高聲喝道。

聽到這個聲音,韓辰輕輕吁了口氣,起身而立,從位子上站了起來。

嗤!

身影微微一閃,殘影彌留,真身卻已是出現在半空,向著武鬥台騰躍而去。

踏!

腳尖一點,穩穩的落在的武鬥台上。

而就在這時,一道破空聲響起,另一道身影也出現在了武鬥台上。

循聲望去,當看到自己的對手時,韓辰的目光瞬間凝了起來。

一襲黑衫,卻恍若星辰!(未完待續。。) 「呵呵,真想不到我的對手會是你!」目光落在韓辰身上,南宮星辰微微一笑,道。

沒錯,這一場比賽,韓辰的對手正是南宮星辰。

「我也沒有想到!」韓辰的面色恢復如常,平靜說道。

雖然略有些意外,不過對於韓辰來說,自己的對手是誰,其實並沒有那麼的重要,因為他的目標早已明確,第一之位。無論對手是誰,他都會全力以赴,擊敗對方。

從比賽開始直到現在,能夠依然屹立,而沒有被淘汰下去的,都非弱者。

就如那墨塵一樣,雖聲名鵲起,但相比較而言,在這十六人中,卻沒有絲毫的優勢可言,可說是墊底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